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隔膜世界体系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五十四章 隔膜世界体系

    恍惚之间,他便感觉到,自己与这世界似乎已经是融为一体,种种无比神秘的存在在这时候不断的从这世界向他涌过来,不断的融入他的身躯之中,融入他的心神之间,让他有种渐渐充盈,渐渐饱满之感。

    随着这种变化,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双眼似乎隐隐间已经能够看到这世界之外的一些模糊影像。

    在这世界之外,有的,并非混沌,也并非是虚空,而是,一个又一个的,好像是生物细胞一般粘结在一起的无穷世界!

    这无穷世界之中,每一个世界都和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没有本质的差距,一样的完整,一样的玄奇,一样的蕴含不可思议的神秘!

    而从那众多世界之中,他隐隐间能够感觉到,在那其中,几乎都有着自己的一部分!

    “超脱这个世界,去将所有世界之中属于我的每一部分都集合起来”当下,他对于自己该做什么却已经是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却再非之前那种只是靠着本能方才能够想到的,只是打破这个世界而已的一种认知

    这个世界,同样是完整无比,但其结构,其形态,却是与罗帆这点记忆之中所知晓的一切世界都完全不同。

    整个世界,似乎是处于运动与静止的奇异平衡之中。无论是原本是运动还是静止的事物,在这世界之中都同时拥有运动与静止两种特质。

    而且,这两种特质更是以一种无比玄异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无比神秘,无比玄异的整体,排布在这天地之间,充斥着这整方天地,整个世界,让这世界变得无比的生动

    哪怕,这时候这世界只是刚刚从那末日之中转过来,整个世界依然是无比荒凉,其中的生灵都已经消失殆尽,尚且没有来得及重新诞生,也无改这种生动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微动,身形一震,那无穷融合于这整方天地无穷规则法则之间的那丝丝缕缕的线条快速的缩,转眼就已经是在他的身体表面凝聚成为一副衣袍,将他的身躯覆盖住,看起来就像是极为普通的衣袍一般。

    做完这些,他心中微动,抬步轻跨,身形突破了时空,突破了规则法则层,直接跨入了这天地的冥冥之中。

    事实上,天地与生灵的认知之间是有着无比紧密的联系的。

    或者说,天地的存在形势,与生灵的认知是息息相关的。比如,这冥冥之中,在其他修士眼中是不存在的,那么,他们认知当中的那他天地,便并不曾存在这种冥冥之中,在他们感官之下的那大道虽说依然存在,但却以一种与罗帆认知当中完全不同的状态存在着而已

    换句话说,对于罗帆来说,这冥冥之中的存在,其实可以说并不以任何天地的情况为界限,而是以罗帆自己的认知为界限!罗帆认为这天地之中存在着冥冥,那么,这天地,自然便有着这冥冥去接纳他。那大道,也会直接出现在这冥冥之中天地,便是如此的玄妙。

    就像是这时候,罗帆所在的这天地虽说是前所未有的玄异,前所未有的诡异,但在他的认知当中这样的天地依然可以存在着冥冥,那么,他自然也就能够来到这天地的冥冥之中,直接看到这天地一切规则法则的源头,一切时空的源头,一切力量的源头,一切的一切的源头,大道!

    对于这种本质,罗帆也是一直到踏入道尊之路之后,道行境界不断提升,见识不断增长之后方才明悟到的。

    他现在的这一点身体部位只有本体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记忆而已,对于这种种本质自然是并不知道的。不过,虽说不知道,但已经深深刻在生命本源之中的根本观念,却不会消失。因此,这个时候他也不至于因为完全失去那些记忆而无法进入这冥冥之中。

    看着眼前这不知始终,更包罗万象,好像是蕴含了天地宇宙之间一切的一切道理的大道,罗帆神色当中微微有些茫然。

    这大道无比的高妙,其中蕴含的道理之深邃,甚至让他一看都生出向往之心。

    但,可惜的是,在他的心底,却是有着某种无比顽固,无比坚决的意志阻止他融入其中,阻止他直接接引其中的道理与玄奥直接融入自己的身躯来增强自己的道行境界

    那种意志对于眼前这无比高妙的大道的态度,隐隐间带着一种藐视之意,似乎这大道之中蕴含的一些在其看来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至少相对于他来说似乎绝对的微不足道

    “为什么会这样”罗帆这时候心中却是有些茫然了。

    好在,他虽说只是罗帆的一部分而已,但毕竟也是罗帆。过往的修行记忆虽然已经是尽皆消失了,但根本的修行真意,却并没有消退。

    在这时候,他内视自身,开始彻查自己的周身上下,彻查自己的心灵,彻查自己的生命本源。

    这一彻查,他便发现,自己之前构筑身躯之时所没有发现的秘密。自己的身躯,相比于眼前这大道虽说在整体上还有些不如,但在某方面,却似乎比起眼前的这大道要高妙不知多少倍!而且,那种比这大道高妙的存在,更是无比适合他,让他一个感应到,便有一种无法形容的舒适,喜悦,不由自主的要全身心的投注进入其中。

    “原来,是则”在这时候,他的心中闪过这想法。

    随着这想法,他再看眼前这大道,便发现那大道在他眼中的模样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原本无比神秘的种种表述,原本蕴含在其中的众多信息,都开始转化为一种奇特的存在,则!

    则这种对于罗帆来说无比熟悉,甚至感觉上就像是自己最根本本质的神秘存在,就像是一个最基础的单位一般,构筑出了这大道之中一切一切的信息,一切一切的道理,一切一切的力量!一切一切的物质!乃至,其他的一切!

    随着这种变化,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是化作一个黑洞一般,开始疯狂的汲取着从那大道之中所透出的那种种则的构造,更在他的心中隐隐搭建构筑出一个奇特的轮廓出来。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渐渐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当一种强大的排斥力作用在罗帆身上的时候,他方才发现,自己的心中已经又出现了一个人形轮廓。

    这个人形轮廓似乎乃是无数光点堆积凝聚而成,其盘膝坐在他的心头,光点不断的闪烁游转之间,就像这个人影在时时刻刻的蠕动变形,身上的每一点肌肉,每一点皮肤都在不断的游转蠕动一般显得是如此的诡异,又是如此的玄奇!

    “这便是假圣么”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罗帆心中有着一种难言的怅然,又有一种莫名的喜悦。

    现如今,他的道行境界相比于当初他刚刚成型之时的先天大罗来说已经强了不知多少亿万倍!此时此刻,他在这冥冥之中,甚至已经是对那大道形成了强大的压迫,让那大道的运转都隐隐有些混乱起来。

    而这种混乱,行诸于外,流出这冥冥,注入那表象时空之中,却让那时空产生了惊天剧变,让整个时空都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从强烈的震荡之下,整个时空的形态都开始了改变,到处都是混乱,到处都是异变,之中种变化,哪怕是相比于当初这个世界所遭遇的末日,都差不了多少了

    这种变化,也怪不得这世界会排斥罗帆的存在了。

    “可惜,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假圣,而是我自己的假圣,不然便能够主宰这个世界了”罗帆叹了一声,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无奈。

    在他的感觉之中,眼前这大道对他依然有着不小的意义,他依然能够从那大道之中汲取到大量的营养,让他能够继续成长。正是因为如此,他在这时候却是不太愿意离开这个世界。

    只可惜,他虽然已经成为假圣,但他所成就的,却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假圣。

    也即是说,他并没有与这个世界融合在一起,并非是靠着这个世界的力量来跨过那层层境界,踏入假圣之境!而是靠着自己的力量,靠着自己的领悟,以自己的身躯为根基,踏入假圣之境!

    若是以前一种方法成就假圣,那么,他便是这个世界的最强主宰,在这世界之中,他便是至高无上的圣人,几乎能够拥有真圣的一切威能,只要这天地不灭,他便永恒不灭,万劫不磨!

    但,显然的,以罗帆这样的成就假圣的方法,显然不可能拥有这种便利。

    如此这般一来,他存在于这天地之间,其本身的存在感,便已经是开始冲击这天地本身,开始让这天地本身的存在受到影响,也即是说,光是他的存在,就已经是让这天地开始动摇,让这天地隐隐间有着崩溃的危险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天地不排斥他,那才是怪事

    虽说知道这世界只是第五次大劫所衍生出来的世界,但毕竟是自己诞生的世界,毕竟是让自己得到这么多好处的世界。罗帆终究没有心硬到轻松毁灭这一个世界。

    因此,在这时候,他却是叹了一声,停下了对这大道的领悟,心中一动,顺着那世界对他的排斥力,身体一震之间,就已经是被送出了这个世界,出现在那世界的隔膜之间!

    这世界的隔膜,不是其他,正是那无数好似细胞一般粘结在一起的无数无数世界之间的一层无形的存在。这一层无形的存在将众多世界分隔开来,让那众多世界不至于结成一体。

    这种隔膜没有方向,没有大小,甚至没有时间。

    在这其中,简直便像是落入琥珀之中的蚊子一般,连身心意志都要被完全凝固,难以自主。

    好在现如今的罗帆已经是假圣,却已经再非一般修士,哪怕是进入这隔膜之中,自身也自然有着种种时空浮现出来,自然而然的容纳他自身的存在。

    这种手段说起来奇妙,其实说通了却是不值一提。毕竟,这隔膜本身便是隔绝开那众多世界的隔膜。换句话说,世界,根本不可能与隔膜融合在一处。

    如此这般一来,在这隔膜之中冲入世界,其实相当于为这整个隔膜世界体系给添砖加瓦,让这整个隔膜世界体系增加了一些世界出来而已。也即是说,现如今,罗帆所创造出来的那些时空,在这整个隔膜世界体系看来,却也就和他之前所在的那个世界没有本质的区别了。

    将这些时空创造出来之后,罗帆直接便端坐在那些世界之间,开始闭上双眼,感知散发出去,顺着世界之间的感应,向着众多世界蔓延而去。

    他之前所在的那个世界无法容纳他的存在,直接将他排斥出来,与那世界相连的众多世界与那世界本质相似,等级相仿,对他的承受力显然不可能强得太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进入其中,最大的可能,也必然是被那些世界排斥。

    那些排斥,对他来说自然有办法解决。但那却是相当于与世界对抗

    若是一两个世界,他自然是可以接受。但,此时他一眼望过去,周围的世界数量可是以亿兆计算!一次次对抗这么多世界的排斥,进入其中去融合自己的一部分,那可绝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因此,这时候,发现自己开辟的时空也能够融入那隔膜世界体系之中后,他便瞬间有了决定,直接借助这些刚刚开辟出来的世界与那众多隔膜世界之间的联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将感知融入一个个世界之中,罗帆瞬间便感应到了无数个自己的一部分在那众多世界之中的经历。

    相比于他能够觉醒过来,其他的身体部位的经历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那些身体部位,现如今在那众多世界之中,哪怕是运气最好的,都已经是轮了数十次。有那运气不好的,甚至已经是轮了不知多少万次了!

    甚至,便是如今,都有着不知多少个自己的身体部位在一次次的身亡

    “可怜可怜”罗帆叹息着,感知涌动,力量激发,如同钓鱼一般,在那众多世界之中将自己的身体部位钓出来。

    当然,他现在所针对的,自然是那些正在身死,本身在那世界拥有的一切正在消亡,自身的一点灵光正在脱离身体的那些身体部位!

    毕竟,那样的存在本身便已经是失去了自己的身体结构,那世界对其的束缚力却是达到了最低的层次。想要将其钓出来的难度相比于其他世界的身体部位来说却是容易不知多少。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一点点灵光不断的从那众多世界之中闪烁着,并通过世界之间的联系,快速的投入这个时候罗帆所开辟出来的这时空之中,不断的融入他的身体之中

    随着每一点灵光的融入,罗帆便感到丝丝缕缕的记忆不断的浮现在自己的心中。恍恍惚惚之间,他便感觉自己找了许多自己失却的感悟。点滴滴的记忆充实之下,他的道行境界也在不由自主的提升着

    不过是短短的数年之间,他便已经是从假圣之境,跨入了绝望者层次!

    随着他的道行境界得到了这样的提升,他本身的存在感却是变得愈发的巨大,对于周围时空的压力,也比起以前要强大不知多少。

    在不知不觉间,他所在的这一处隔膜,已经是被撑大到了原来的数千倍以上。周围的那些世界,更是在这变化之下,被不断的推开去,让这里好像是化作了满天繁星之中的一处明月一般

    这整个隔膜世界并不是一尘不变的。事实上,整个隔膜世界可以说是时时刻刻的在进行着某种微妙的运动。

    这种微妙的运动根本难以分辨到底是什么规律,似乎根本没有任何规律,又似乎有着无比玄妙的规律存在于其中。

    而随着罗帆本身的成长,他的比重渐渐的压下了越来越多的世界,渐渐的,却是扯动了这隔膜世界体系的运转方式,渐渐的改变了周围那众多世界的运动轨迹,隐隐间,成为了周围越来越多世界的运转轴心,让越来越多的世界开始绕着他进行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的运转起来

    虽说已经是将自己的道行境界推进到了绝望者的层次,相比于原来已经强了不知多少倍。但,罗帆现如今所找来的身体部位,却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说是沧海一粟,都有些夸大了找的身体部位的比重!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想象,现如今这种罗帆比重不断增大的过程,必将会持续极为漫长的一段时间!

    以这种比重的增大幅度来说,发展到最终的状况会是如何,怕将极为震撼人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