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书籍天地

正文 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书籍天地

    “……”那女子看着罗帆,面上神色显得万分的无语。『

    罗帆又是一笑,道:“好了,现在事已至此,我不可能再让出这个平台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不管是不是欺负小孩,反正这个平台对他如此重要,他之前没有夺过来之时还好,现在既然已经夺过来了,自然便不可能再送回去了。至于这女子想要怎么样,那就得看看她提的要求如何了。若是要求可以接受,那他也不会吝啬给她一点帮助。当然,若是要求太过分,那就只能哪来回哪去了……

    那女子见到罗帆这种模样,面上神色更是不爽了。

    哪里有这样的?!自己在这里当这个守护者当得好好的,忽然就被人抢走了自己的平台,抢走了自己的身份,现在居然还用一种施舍一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这怎么能忍?!

    当下,她便叫道:“我怎么样才不用你管!哼!我一定会想办法将这个守护平台夺回来的!”

    说着,她哼了一声,转身便要离开。

    罗帆一看,无奈起来,道:“你就打算这么走了?你当初是怎么夺得这个平台的?当初被你夺走平台的那个守护者现在在哪里?”

    听到他的这话,那女子微微一震,转过头来看向罗帆,眼中已经是充满了警惕。

    见到她这个模样,罗帆就知道,当初此人得到这平台怕也不是什么正经手段。而且那之前的守护者的遭遇也不会多好……

    “你想要怎么样?难道你也想要杀人灭口?!”

    “居然是杀人灭口,没想到你看起来不怎么样,手段还是相当果断的嘛。”罗帆看着她,面上现出惊异之色。

    “这又不是我的错,是他一直纠缠好不好!”那女子听了,连忙道。

    “以你的能力怎么都不可能在没有任何加持的情况下战胜一个守护者吧。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人帮你?”罗帆这样问道。

    “哼!现在知道怕了?!要知道,我可不是孤家寡人!”那女子这时候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高高在上的韵味,俯瞰着罗帆,这样道。

    听到这话,罗帆不由得失笑了,道:“你确实不是孤家寡人。只是,我现在占了你的位置这么多年,却没有任何人发现,这又是为什么?”

    那女子面色微微发红。罗帆所说的这个事实分明就是在对她那自己并非孤家寡人的最好反驳!而且是她完全没有办法应对的反驳!

    毕竟,若是她真的有着同伴,怎么会这么不关心她?连她的地盘被人抢了这么多年居然都没有来管……

    不过,输人不输阵,这女子显然不可能这么容易认输的。

    在这时候,她就道:“要不是他们刚好闭关,这时候你早就屁滚尿流了!”

    “好吧好吧,你的所有朋友都已经闭关了,没有任何一个在这些年刚好出关来联系一下你。”罗帆笑着道。

    他的这种调侃的语气,让那女子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放心,我不至于杀人灭口。毕竟,这不是什么大事。”罗帆这时候看那女子面上越来越僵硬的神色,微微一笑,道。

    听到这话,那女子先是松了口气,接着便是阵阵不爽。这是什么意思?!我修行的依凭被人夺走了还不是大事?!

    “这样吧,你离开,我也不放心。杀人灭口又还不至于,既然如此,你便留在这里修行吧,不要离开我的感知范围,让我想要找你随时都能够找到也就可以了。”罗帆淡淡的道。

    “你要禁锢我?!”那女子面色大变,道。

    “比你的手段,我的手段算是温和了吧?”罗帆看着这女子,面上神色毫无变化,只是这样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那女子一口气却是出不来。

    罗帆显然没有什么心思再与她纠缠,心中一动,顺手一指周围,周围遍布的那无数世界群便开始快速的组合,凝聚,构建,转眼间,便化出了一片无比广阔的时空出来,直接放在这平台不远处的一处位置。

    “请吧。”做完这些,他就对那女子这样说道。

    那女子心中很是不爽,有心想要拼死反抗。但终究还是没有办法下定决心,最终只能够慢悠悠的走入了那时空之中去了……

    将那女子送入那时空之中,罗帆才摇头叹了一声。

    顺手一封,那时空便已经是被他直接封入虚空当中,再无法找寻了。

    将那女子制服之后,罗帆才开始将目光转向这个平台所影响的一大片区域……

    在这区域之中的一切,对于这平台来说,都是没有任何秘密的。也即是说,这不知多少亿亿兆光年范围之内的时空对于罗帆来说,他想要从这平台之上知道什么,自然便能够知道什么,巨细无遗,没有半点遗漏!

    而这范围之内有着文明数量那么繁多,修行体系更是比这文明的数量多上不知多少倍,如此这般一来,其中拥有的功法数量之多,却是达到了一个超乎任何生灵想象的境地了。

    根据罗帆之前的了解,这区域之中的一切修行体系,其实都或多或少的与那神秘有所关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那神秘的某种简化之后再简化的版本。

    如此这般一来,罗帆只要研究清楚那些功法,自然也就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接近那神秘,继而接近破开这个第五大劫所构筑出来的,这模拟混沌状态某一层的天地了……

    虽说,这时候的罗帆借助这个通天平台的力量已经是能够运用一些之前那女子所运用的那神秘的力量了。

    但,那毕竟只是初步运用而已,对于那神秘力量的了解也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即是,知道怎么运用这种神秘力量,知道怎么让这神秘力量发挥出某种相应的效果。但却不知道如何修出这样的神秘力量,更不知道这神秘力量的本质是什么。

    相比之下,这区域内部不知多少文明之中的,涉及了这神秘的那修行体系,虽然层次上相比于这平台来说差了不知多少倍。但却是从无到有的接近那神秘!其中的具体修行之法,其中的修行原理,对于罗帆来说,却是有着极大的启示作用。

    特别是,有着那平台所带来的那神秘力量作为对比的情况下,这种启示作用却是更加的强大了。

    这样不知多少亿的修行体系之中,每一个修行体系都有着数量不知多少的修炼门派,自然的,也就是有着数量更加繁多的,修炼功法了。

    想要研究清楚这些修炼功法,那却是一个几乎让人绝望的工程。

    哪怕光是看过那众多功法,记住那众多功法,怕都已经足以让任何一名修士都崩溃了。

    当然,这其中也只是包括了其他修士而已,罗帆显然并没有被包含在其中。

    毕竟,罗帆本身的道心之坚韧,早已达到了一个永恒不动的境地了。再加上现在这些功法与他度过这第五次大劫颇有联系,让他不得不认真,不得不全心全意投入其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因为这数量而崩溃?!

    相反的,他反而是因为这功法数量的繁多而感到莫名的喜悦。

    因为,功法的数量越是繁多,就代表着,其中所涉及的,那神秘力量的方方面面越是繁多,借助这些功法所勾勒出来的,那神秘力量的真实模样,自然也就越精确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心神催动,以自身绝强的感知不断的吸收着那众多功法,将那一部部功法在自己的心中进行分门别类,将那功法之中涉及神秘力量的方方面面都抽取出来,不断的在自己心中堆积着。

    这样的过程,一个持续,便是以万年计算的岁月。

    这么广阔的区域,那么多的生灵,那么多的文明,其中几乎每时每刻的都会有着新的功法被创造出来,甚至有着新的修行体系被创造出来。

    也即是说,搜刮这区域之中的一切修行功法,修行体系的过程,其实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

    哪怕是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搜集了将近十万年之久,罗帆也依然是感到想要将所有的修行功法完全搜集起来乃是一个遥遥无期的工程。

    每一次,他找出若干部功法,那区域之中便自然会有数量相当繁多的功法被创造出来。而这些新创造出来的功法尽皆是在前人的功法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不管是粗陋还是精妙,必然都拥有与前人所不同的玄奥。也即是,罗帆所不可能放弃的……

    大体算起来,现在过去了将近十万年了,他所搜集的功法已经是超过了亿兆,但整体数量,相比于此时此刻在那区域之中存在的功法来说,却也不过是占据了六七成而已了。

    这一日,罗帆叹了一声,停下了不断搜集功法的动作。

    “看来需要先整理一下才行了……”他这样想着,心神开始内收,沉浸在自己的心灵之中。

    他的心灵之中,那众多的功法这个时候已经是化作无穷无尽的本,其数量之繁多,堆积在一起,已经是形成了一方天地。一方的天地!

    其中,天空是,大地是,山峰是,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甚至是那无边无际的海洋,都是!

    这些有的极为巨大,游的极为微小,有些极为坚固,有些极为脆弱,有些极为厚实,有些极为轻薄。无穷无尽的本各行其是,隐隐间居然让这天地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平衡。让这天地居然隐隐有着规则法则在掌控一切,有着种种轮回在背后推动着其中的籍不断的流转变幻。

    在这时候,罗帆沉入这籍的天地之中,就感到,抬眼望去,整方天地的一切都印入他的眼帘。

    “居然会有这样的变化……”看着这一切,他忍不住有些莫名起来。

    要知道,这种变化,却完全不是他故弄玄虚弄出来的!也即是说,他当初所做的,不过是将这众多功法以籍的形式送入自己的心中而已,至于在这之后,这些籍为何会如此组合,为何会变成如此模样,却完全是那些籍,或者说是那些功法相互干涉,相互影响所形成的!

    更具体的说,或许是那些籍本身,或者说是那功法之内所蕴含的,属于那神秘力量的因素在起作用方才让这众多功法组合成为如此模样!

    这看起来很不可思议,其实却也可以理解。量变的积累会引发质变,这种道理放在任何层次都是有道理的。

    若是只是少数籍,少数功法,其中有着些微玄妙,也不至于会产生质变,引发真正无法理解的变化。但,当这功法的数量增加到一定的程度,当其中每一部功法所蕴藏的一丝丝微妙的玄奇累积起来变成一个庞然大物,变成一个足矣开天辟地,衍生众生的时候,那种变化,也就自然而然的变得无法压制,最终在罗帆的心中形成现在这种模样,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心中对于那种神秘力量却是更加感兴趣了。

    若是说之前他想要研究那神秘力量只是为了超脱这方天地,度过这第五次大劫,那么,现在,在见识到这神秘力量光是在那功法本身来说就已经足以引发的剧变之后,他却已经是将这种兴趣转移到了这神秘力量本身上了。

    也即是说,现如今,他感兴趣的,却已经是这神秘力量本身,而再非其所代表的,那一个能够冲破这天地,度过这一次大劫希望的结果!

    “让我看看,这种神秘力量到底有什么玄妙吧!”心中这样想着,他直接投入了籍的海洋之中,以自身的感知散发出去,开始观察,领悟其中的每一部籍,感应让这众多籍所形成这一片海洋的那种背后的机制。

    所有的籍本身都蕴含了丝丝缕缕的神秘,这种神秘极淡极淡,不管是一本,十本,百本,千本,甚至万本加起来都是微不足道的,根本不足以产生任何效果。

    但这时候,以万亿,以亿兆计算的籍加起来,这种神秘却已经变得蔚为大观。

    在这籍天地之中,这种神秘,就已经化作了那种类似这天地大道一般的模样,直接在这天地的背后掌控着这天地的一切规则法则,掌控着一切籍的命运……

    罗帆阅读那众多籍,或者说,读取那众多功法来想要达到自己最终的目标,完全看透那背后的神秘,便好像是一名生灵在正常世界,通过观察万事万物来想要明悟大道一般。

    其中的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也幸好罗帆本身的道行境界足够高深,本身的悟性更是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境地,方才能够做到在其中抓住丝丝痕迹。

    若不然的话,他怕是很快便要沉沦在那天地的种种变化之中,变得浑浑噩噩,甚至都难以脱身而出了……

    就在罗帆在那心灵的籍天地之中不断牟取着那其中隐藏的神秘的奥妙的时候,在那平台之上的某个虚空当中,忽然有着某种微妙的波动从那虚空当中传出。

    这种微妙的波动是如此的玄奇,如此的隐晦,在那波动之中,隐隐间能够感觉到,某种与这平台有着共鸣的特质存在着。

    随着这波动的出现,在那平台之上,隐隐间也有着丝丝缕缕的神秘力量透出来。

    这种力量无比的隐晦,无比的细微,感觉上,哪怕是罗帆依然清醒也难以发现这种力量的存在,更何况现如今罗帆精神内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灵内部,沉浸在那籍天地的海洋之中了。

    这种变化,在这时候却是完全超乎他的感应之外,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不断的向着那一处虚空汇聚,不断的向着那虚空深处,那波动所存在的位置不断的侵入着。

    这样的过程不断的持续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明显。

    到最后,不过数十年之间,就已经是让那一处虚空变了模样,一个若有若无的虚影渐渐的在那里浮现出来。

    那虚影乃是一方无比美丽的天地,在那天地之中,任何天地所能够找到的景象都能够从那其中找到。而在那众多美妙的风景之中,有着一个人影正盘膝而坐,悬浮在虚空之间。

    这个人影不是其他,正是一名被罗帆抢夺了这个平台的女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