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责任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责任

    这女子在这时候似乎通过某种手段观察着这个平台,面上显现出一种兴奋之色。

    “哼!果然是陷入了物我两忘之境!”一声喜悦的呼声从她的口中传出来。

    紧接着,她身上猛然爆发出比起之前强上数百倍的波动,开始更加强力的勾动那平台之上的力量,使得那平台之中透出一股股更强的神秘力量轰入那一个虚幻的时空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那虚幻的时空开始快速的变得真实,在某一刻,在虚空的剧烈震颤之中,直接浮现出来,真真正正的降临了这个时空,这方天地!

    到了这一步,那女子自然是再不受任何阻挡了。

    她轻喝一声,身上力量涌动之间,悍然冲破了她所在的那个时空,将那时空直接撕碎,将其中的一切美丽场景完全毁灭,直接跨越时空,出现在了这平台上空。

    来到这里之后,这女子深吸一口气,面上现出无比满足之色。

    此时此刻,她的身上依然是有着那种种微妙的波动在不断的散发着。这种波动是如此的微妙,如此的玄奇,在涌动之间,不断的渗透进入时空之中,不断的以某种微妙的方式与罗帆身下的那个平台产生共鸣。

    随着这种变化,丝丝缕缕的神秘力量不断的注入她的身躯之中,让她的实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提升着。

    这样的提升过程几乎无休无止,她悬浮在虚空当中的身形随着这种变化更是变得越来越强大,身上的气息也变得越来越高妙。

    好一会,这女子强制停下了这种修行的过程,身上散发出来的波动渐渐收敛,双眼之中的神光开始随着凝聚在平台之上的罗帆身上。

    “我还得多谢你,若不是你将我禁锢起来,我都还不知道那力量居然有着如此妙用”这女子看着罗帆,口中这样喃喃着。

    却是,她被罗帆禁锢在那时空之后,唯有一心研究自己之前投入那平台之中的烙印,希望能够从那烙印之中得到一些收获,使得自己的实力得到提升。

    在以前,她据有那平台,一举一动都能够带动无穷的神秘力量,能够引发超乎想象的剧变,自然不屑于研究这一点烙印之上所带着的那点神秘了。

    正是因为如此,她一直以来却都只是局限于对那神秘力量进行运用而已,哪怕是有些研究,也不过是在研究如何将那神秘力量发挥出更强的威能,造成更大的影响,更强的破坏。

    而现在,在罗帆的逼迫之下,她只能将自己的希望放在这点烙印之上,却是终于踏入了研究这等神秘力量根源,研究这神秘力量奥妙的正确道路上。

    进而,方才让她发现了这神秘力量的深层奥妙,最终让她接触这烙印之上的神秘力量直接沟通了那平台,引导那平台之上的神秘力量,反过来冲击罗帆所留下的桎梏,冲击那一个无形时空对她的禁锢!

    由此,方才有了之前那种种。

    正是因为如此,这女子方才会在这时候说要多谢罗帆。

    此时此刻,在这女子的心中更多的已经不再是对罗帆的愤怒与不爽,而是一种微妙的感激。毕竟,虽说罗帆的手段粗暴,但正是因为他,她方才能够感应到这神秘力量的博大精深,方才能够知道,那神秘力量之中隐藏着那么多的秘密,那么深的奥妙。

    也才能够让她在这时候实力大进,甚至距离突破,距离成道,都似乎更近了一步了。

    不过,虽说心中有着微妙的感激,但并不代表她对于罗帆就会手下留情,就会直接将这个平台让给罗帆。

    刚好相反,正是因为知道了这神秘力量的博大精深,深邃莫测,她方才更加坚决的想要得这个平台,得自己以前所拥有的,对于那神秘力量的无限调用权限!

    毕竟,只是那点烙印都足以让自己活得这么大的好处,让自己的道行境界大进了,若是重新得那无限的神秘力量调用权限能够无限的使用那神秘力量,那么,他能够得到的好处到底有多少,却是不言而喻。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又怎么可能因为心中对于罗帆的一点微妙的感激而放弃?!

    这女子在这时候抬手向着罗帆缓缓的抓过去,在她的身前随着出现了神秘力量所形成的,一个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巨大手掌虚影。

    这个巨大的手掌虚影完全是由神秘的力量所凝聚而成。这力量之中,蕴含了一种特性,那便是极度隐晦!哪怕是明明已经看到了这手掌的存在,也看到了这手掌正缓缓的向着平台之上的罗帆伸过去,但感应起来,却也根本无法感应出这手掌的存在!哪怕是,被这手掌所针对的存在,也是如此|

    这种微妙的手段,在这之前,这女子绝对做不到。

    也唯有现在她对那神秘力量的认识更加深刻,对于那神秘力量的操纵更加微妙方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光是这点变化,就足以看出她的进步提升到底是多么巨大了。

    这手掌虚影眼看着就已经是穿透了那平台的防御,直接来到了罗帆身边,包裹住罗帆,缓缓的收缩。

    虽然只是虚影而已,但这手掌毕竟乃是神秘力量所凝聚而成。若是正常来说,这手掌若是放在一方完美天地之中,却绝对足以让天地反复,直接将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完好的存在完全毁灭!

    所以,可以想象,若是罗帆被这手掌抓住,那结果,却绝对让他难以承受!

    就在这时候,在那女子面上显现出欣喜的时候,罗帆猛然间双眼睁开。

    随着他双眼睁开,这平台一震,一股强大无匹的神秘力量瞬间便绞散了那手掌,甚至更进一步,直接冲上去,绞散了那女子身体周围的波动,绞散了那女子体内的蕴含的神秘力量,甚至,连那女子之前留在体内的那个烙印,都在这时候被快速的冲刷,上面的神秘力量的痕迹开始快速的暗淡起来。

    在这时,那女子猛然间尖叫起来:“不要!给我留一点!给我留一点!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她的动作是如此的迅速,求饶得又是如此的干脆果断,让人怀疑她其实早早的就已经是做好了求饶的准备了

    这时候,罗帆眉头一皱,停下了动作,给那女子的那点烙印之上留下了点滴的神秘力量的痕迹,就这么顿在了那里。

    这时候,那女子方才松了口气,道:“只要你给我留下一点痕迹,我就再也不对付你,甚至向其他人承认你就是这个守护平台的继任者!”

    “你似乎早早就有准备了。”罗帆在这时候神色淡淡的道。

    听到他的这话,那女子身体一抖,神色一苦,道:“这是当然,你怎么说实力也比我强上太多了,又有守护平台加持,我虽然找到了一些诀窍,得到了一些力量的关键,但终究也不至于自信到能够完全战胜你”

    她的这话却并不只是敷衍而已,却是她真正的想法。

    这女子本身虽说战斗经验,见识什么的都比起罗帆要差上无数,但终究也是修行到入劫层次的修士。本身的智慧自然是相当的不弱。虽说之前她已经是得到了那神秘力量的精髓,找到了挖掘那神秘力量深层奥妙的办法,甚至也挖掘出了一点更加精妙的运用手段,但他终究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失去自知之明。

    她却是相当清楚,不管自己有什么优势,不管自己对那力量的运用比以前强了多少。她的道行境界终究还是摆在那里。

    她与罗帆之间的差距,终究还是强大到一个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又怎么可能有足够的信心认为自己凭借这点力量的领悟便能够战胜罗帆?!

    所以,别看她之前表现得那么自信,那么强势,但事实上,在她的心底却已经是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之前那么干脆果断的求饶,也正是因此才会出现的。

    听到她的这些话语,罗帆不由得失笑了。

    方才他虽说是陷入了那一片籍天地之中去领悟那神秘力量的奥妙,但终究也只是相当于沉浸在自己的心灵之中而已。这种状态看似已经是陷入物我两忘之境,但也不至于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都醒不过来。

    如此这般一来,事情的发展就很明显了。

    那女子之前脱身而出的行动因为对他没有多少影响,所以他不会有所感应,自然也就没有阻止。但,在之后,这女子想要将他弄走,想要将他与这个平台的联系切断,那显然威胁就太大了。他自然便有了感应,自然也就能够脱身而出,采取行动反抗了。

    这一切,对于那女子来说本该不是什么难以想到的秘密,但那女子在当时却就没有想到。这也只能用利令智昏来形容了。

    在这时候,那女子可怜兮兮的看着罗帆,神色当中满是期待。

    “还等什么?你方才不是说要向其他人承认我是这平台的继任者?”罗帆淡淡的道。

    “这个,其实,只要我没有反抗,你就是被承认的继任者了”那女子有些迟疑的道。

    听到这话,罗帆不由得苦笑起来。

    其实,道理就是那么简单,这方天地之中有着这么多的守护平台或者说通天平台。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又不算太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不太可能出现某个强者能够覆压一切,统御一切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么多的平台想要形成一个严密的组织,自然也就可能性极小。

    而没有一个严密的组织,对于各个平台的主人更替,自然也就不可能太过关心,太过在意了。所以,可以想象,若是某个平台的主人换了,而之前的主人又没有消息,不管是已经死了,还是心甘情愿的承认了对方的权限,都足以让这件事告一个段落。

    “算了,既然这样,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修行吧。反正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罗帆叹了一声,道。

    听到这话,那女子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大喜过望,道:“你真的愿意让我在这里修行?!”

    “再废话就走!”罗帆皱眉道。

    “啊,不废话,不废话。我叫做舒思,你叫做什么啊?”这女子嘻嘻笑着道,那样子却看见不出对罗帆的多少敬畏。

    却是这女子终究还是通过之前与罗帆的种种相处看出了罗帆并非蛮不讲理之人,心中对他的敬畏已经是少了无数,现在对他的惊惧已经是没有多少了。

    罗帆这时候只是闭上双眼,懒得理会她。

    这舒思见此,也不在纠缠,当下便直接在这平台旁边开辟了一个悬浮在虚空之上道场出来,抬步跨入其中。

    这个道场乃是由无尽的天地与时空构筑而成,每一块石头,每一点尘土,都包罗万象,蕴含了无穷的奥妙。

    可以说,光是这道场拿到其他任何时空之中,就已经足以让罗帆这个等级的存在都侧目了。若是有那道行境界差一点的,甚至会直接出手抢夺,掀起腥风血雨。

    不过,在这里,这道场却也只是极为普通极为平常的事物而已。甚至这女子开辟出来之后都还有些不满意,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值得得意的事情。

    踏入这道场之后,这舒思也不迟疑,直接便勾动在自己体内的那个烙印,开始沟通那神秘的力量,借助那神秘的力量再进一步沟通那平台,开始牵引一丝丝一缕缕的神秘力量不断的从那平台之中渗透,转而注入那道场之中,使得那道场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演化,不断的产生微妙的变动。

    在这种变化之下,这道场渐渐的渗透虚空,不知不觉间,便化作了这虚空的一部分,成为了这天地的一部分看起来越来越像是自然生成的,而不像是修士制造的痕迹。

    在这时候,罗帆扫了这道场一眼,重新闭上双眼,心神再一次的沉浸在那籍天地之中。

    他表面看起来没有多少变化,其实相比于之前,他却已经沟通了这个平台内部的神秘力量。让那神秘力量盘绕在他周围,引而不发,形成了一个无比严密,无比强大的防御,守护住他的周身上下。

    却是正在防备着类似方才那种事情的发生。

    要知道,虽说方才舒思并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但那也只是因为舒思的实力不足而已。若是舒思的实力足够强大,不说想他这个层次,只要是达到三劫层次,那结果怕就已经不是现在这样了。

    毕竟,之前他怎么说也是在物我两忘之境,对于外界的的刺激虽然有些反应,当终究不可能比得上他正常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有那强者出手足够果断,给他造成的麻烦,却要比起正常情况多上无数。

    想要真正打灭他,自然是不可能。但,让他受伤,将他打出修行体悟的状态,那却是再简单不过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这时候方才要有着么多的神秘力量隐藏周围,守护自身。

    对于罗帆的行动,那舒思却似乎没有注意。这时候她却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定与轻松。

    这种安定与轻松是如此的美妙,让她忍不住沉浸其中。

    要知道,在以前,她虽说成为守护着,得到那平台的加持,但那随着加持而来的,守护这一片区域的责任,却也让她心情变得沉重,让她难以真正轻松下来。哪怕是修行,也需要分出一丝注意力去关注这平台所辐射的区域,仔细警惕这一片区域之中可能出现的任何异常。

    事实上,她之前之所以没有什么心思去深入挖掘那神秘力量的奥妙与本质,却也有着这种沉重的责任压在心灵的原因。

    但现在显然就不同了,现在,她虽说失去了那个平台的掌控权,但却也同时失去了那掌控权所带来的责任,却是让他感到一身轻松,感到自己的心灵变得通透起来。

    相比之下,领悟那神秘力量变得隔了一层,难以如同以前那般随心所欲的调动那神秘力量,却已经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代价了。

    “终于能够一心一意的修行了”这舒思在这时候只感到整个天地似乎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变得更加的生动,更加的美妙起来。

    偶尔眼光一扫那平台之上的身影,眼中却是显现出一种幸灾乐祸:“哼,以后你就知道这种责任到底有多重了!”

    她这却是推己及人,觉得要占据那平台,便要承担那所带来的沉重责任。却不知道,在罗帆的眼中,这平台只不过是自己领悟那神秘力量,进一步领悟那高高在上的神秘的途径而已。那平台所带来的责任是什么,他又怎么可能在意?

    至于这责任影响要多大,没有他的守护这天地会出现什么问题,这更不用说了他甚至都还巴不得这天地出问题呢(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