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尝试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一章 尝试

    时光悠悠,晃眼间,百万年时光便过去了。

    这一日,罗帆身上猛然散发出一丝丝奇异的神秘力量。

    这一股神秘力量相比于他借助那平台所能够调用的神秘力量来说,简直微不足道到极点,但,随着这一缕神秘力量的出现,罗帆的面上却不由得显现出一种满意的笑容。

    而这一缕神秘力量,更是与周围存在着的,那平台所能够诞生的神秘力量格格不入,隐隐间就像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事物一般。

    这种变化,让一旁那道场之中的舒思猛然从那修行状态之中醒转过来。

    “怎么事?为什么守护平台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舒思面色微变,双眼一转,就已经穿透了道场,直接看到了不远处那平台之上的情况。

    这平台这时候在其他人看来是如此的平静,但唯有对这平台无比熟悉的这舒思方才知道,在这平台的内部,这时候到底是何等波涛汹涌!那其中的神秘力量这时候几乎已经是要暴动了,若不是有着某种力量正在外面限制着这神秘力量不至于爆发出来,这神秘力量说不定已经是将整个平台给完全炸碎开来了!

    这种情况,她从没有遇到过,甚至她掌控这平台不知多少亿万年之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任何一个平台曾经出现这种变化。

    她仔细的观察在那平台之上盘膝而坐的罗帆若是说有谁能够引起这种变化,那显然也就唯有这时候在那平台之上的罗帆了

    当看清罗帆的瞬间,她的面色便是一变:“怎么可能?!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力量!”

    她喃喃着,眼中的神光满是无法置信。

    就在这时候,罗帆缓缓的睁开双眼,低头看向下方那个平台,面上猛然显现出一种莫名的喜悦。

    “果然,自己凝炼的力量和被赋予的力量是完全不同的。”他喃喃着。

    听到他的这话,那舒思哪里还不明白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瞬间,她身形一闪,就已经是离开了那道场,直接出现在罗帆不远处,叫道:“你怎么做到的?!”

    罗帆只是一笑,道:“这并不困难。虽然,耗费的时间多了点”

    说话间,那从他身体之中散逸出来的那丝丝缕缕的神秘力量在他的操纵之下猛然一凝,化作一缕细小的丝线,猛然向着下方的平台猛贯进去!

    咔轰

    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在这瞬间从那平台之上爆发出来,整个平台随着开始剧烈的摇晃,似乎有着某种巨大的力量包裹住这平台开始剧烈的摇晃一般。

    这种动静不单单影响了这平台而已,而且还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出去,百里,千里,万里,百万里,千万里,亿万里,一光年,百光年,千光年,万光年,亿光年

    最终,直接传遍了这平台所守护的所有区域,或者说,这平台的力量所辐射的一切区域!

    这,可是不知多少方大天地的广阔面积啊!

    在这无穷的面积之中,天地好像是被一只大手抓着不断的摇晃起来一般,更是有着某种微妙的闷响不断的从虚空深处诞生出来,传遍了在这范围之中的一切生灵的耳中,包括那种,没有耳朵,没有听力的生灵

    这一片区域之中有着不知多少种族,多少文明,这时候便有着不知多少亿万种猜测从各个文明产生。种种骚乱,随着诞生出来。随着这骚乱,这原本就已经不甚平静的区域就已经变得更加的混乱了

    这一切的变化,也唯有罗帆能够感应清楚。在一旁的那舒思虽说能够通过自己的烙印与那平台产生微妙的联系,进而感应那平台之上的种种变化,但终究已经不再是这平台的主人,自然再难以通过这平台去感应这平台辐射范围之中的一切区域之中的情况了。

    不过,显然的,罗帆这时候自然不可能关心这个平台辐射范围之中的变化,对于他来说,现如今更重要的便是真正炼化这个平台!

    没错,他现在在做的,不是其他,正是真正的炼化这个平台!

    将烙印留在这平台内部,虽说已经算是勉强与这平台建立联系,能够操纵这平台,能够借助这平台的力量了。但,那也只是初步的建立联系而已,却并不是真正的将这个平台炼化!

    可以说,现在的他与这平台之间的关系,其实也不过是比起这天地之中其他平台的主人与那平台之间的关系更深上一层而已本质上,却依然没有改变。

    而显然的,那些平台的主人与那平台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真正炼化。毕竟,若是真正的炼化,那便是这平台的主人,两者之间便已经是近乎不可分割的了,哪怕是罗帆,想要将平台夺取过来,也唯有将那平台的主人完全抹杀这么一个办法而已了。

    而之前罗帆得到这平台的方式是怎样,不言而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能算是将这平台完全炼化?

    想要将这平台完全炼化,唯有一种办法,那就是,让这个平台的最深之处都留下自己的烙印,让自己的力量,成为这平台的力量,让自己的意志,成为这平台的意志!

    唯有真正做到这一步,方能算是成功。

    而一旦能够做到这一步,那么,这个平台的秘密,对他来说,也便将真正敞开来,让他能够以比之前容易千百倍的方式去理解,去研究这平台!

    毕竟,若是已经真正的炼化了这平台,那么,他与这平台之间的联系便将紧密无数倍。到得那时,他的意志,自然能够得到平台的反馈,他的想法,也能够得到平台的应和。他想要理解那平台之中的秘密,那平台自然也会直接向他敞开来。

    到得那时,他距离这方天地之中所特有的那种神秘的存在,也便更近了一步。

    有着这样的目的,哪怕是自己的手段会让这方圆不知多少亿亿兆光年范围的区域完全毁灭,他也绝不会有丝毫迟疑,更何况现如今只是让这一片区域出现那点混乱而已了?

    虽然只是刚刚凝练出那一股神秘力量而已,但相比于那平台罗帆已经是有了超乎想象的优势了。

    毕竟,那平台哪怕是再强,哪怕是拥有再多的神秘力量,其毕竟也只是一个平台而已,甚至连自己调动那神秘力量来达到一些精细的目标都做不到。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罗帆这等修行高人,面对着能够轻松将力量玩出一朵花出来,能够让任何一丝丝力量发挥出超过亿万倍力量的效果的罗帆来说,那劣势不要太大了。

    在罗帆的操纵之下,那一缕神秘力量不断的在那平台的缝隙之间游转穿梭,不多一会,就已经是悍然穿过了他之前烙印所烙的深度,向着那平台的更深之处不断的传递,不断的深入!

    在这过程之中,他不断的让这神秘力量绕开这平台本身的神秘力量,那其中的技巧,比起庖丁解牛精妙神秘了不知多少亿万倍。

    若是有那庖丁看到罗帆现如今对这力量的操纵手段,必然会第一时间将用了十几年的刀抛开,直接拜倒在他的面前

    随着这神秘力量的不断深入,这平台的震荡也变得愈发的强烈起来。甚至,让这平台周围的时空都产生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使得那规则法则都不断的变幻震荡,产生了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混乱,无穷无尽的光影在这时候不断的在周围呈现,扭曲,动荡,变幻。

    甚至,在那罗帆方才能够感应到的冥冥之中,那甚至让罗帆看上一眼都要被灼伤的大道都开始在某一处位置产生微妙的扭曲起来了。

    这种变化,早已是超过了舒思的承受能力。虽说已经是努力修行了这么些年,但毕竟她的基础就摆在那里。到了现如今,她其实也只能算是真正稳定住了入劫强者的道行而已。面对着这种甚至波及了不知多少方大天地范围的恐怖异变,她哪里能够承受?

    在这时候,眼见周围的异变越来越强,她终于不满的哼了一声,身形一转,快速的向着远处而去。

    虽说道行境界相比于罗帆来说差了不知多少,但毕竟也是入劫强者,她的速度之快,还是极为惊人的。只不过是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她便已经是穿透了不知多少亿兆光年的距离,跨出了将近一方大天地的范围了

    到了这一步,虽然依然能够感觉到那种震荡,感觉到从那守护平台之上传来的种种异变的威力,但终于已经不再对她造成影响了。

    停下来之后,她转头看向那平台所在之处,凭借着自己的烙印与那平台之间的联系,哪怕是这个时候以她的视线根本不可能穿透那样遥远的距离看到那平台的情况,她也依然是模模糊糊的感应到了在那里所发生的种种,发现了那平台正在进行的种种异变。

    “他到底在干什么?难道想要毁掉那平台吗?”这个想法,便是这女子这时候心中的想法。

    产生这个想法之后,她心中隐隐间却是有了后悔的情绪。后悔自己当初这么轻易的便将那平台交给罗帆!毕竟挡了这一片区域的守护着不知多少亿万年了,对于这区域的感情怎么也已经建立起来。眼看着那平台可能毁灭,也可能带给这一大片不知多少方大天地范围的区域以深重的破坏,她的心情却是相当的不好受。

    不过,显然的,这时候她也只能想想而已了。毕竟,对于罗帆来说,她的实力实在是半点不够看。别说现在怎么想了,便是她当初不愿坐视这个平台被占据,又能如何?!

    就在这时候,一股股奇妙的波动遥远的区域向着这一处区域传递过来,更具体的说,乃是向着这区域之中的那守护平台传递过来!

    “舒思!你在干什么?!难道你想要毁天灭地不成?!”这是一声声的质问。

    所有的波动,都是类似的声音,有些是认识舒思的,有些则是不认识的,但不管是认识不认识,现如今他们的情绪都相当的不满。

    舒思这时候也通过自己的烙印与那平台之间的联系而感应到这些传递到平台之上的波动,心情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当下大声叫道:“不是我!是一个从底层天地飞升上来的修士!他占据了我的守护平台,现在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她极力的想要通过那烙印将这些意念传递到那平台,再通过那平台传递到其他平台之处,让那些质问他的存在知道真相。

    只可惜,她虽说有着那烙印能够与那平台产生联系,但这联系显然是有限的。

    能够让她通过这联系接收到那平台所接受的信息已经算是这神秘力量相当的玄奇,妙用相当的多了。哪里还可能让她如同真正操纵那平台一般,直接让平台送出她的想法?!

    所以,她送出去的这些信息,却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没有激起任何反馈。那些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的波动依然是不断的灌入那平台之中,依然是不断对她进行质问。

    这舒思努力了良久,终于发现自己的努力只是徒劳,不由得叹了一声。

    “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发现不对采取行动吧,不然的话”她叹了一声,静静的悬浮在那里,神色当中有着难掩的纠结。

    那些质问在这时候源源不断的产生,足足持续了数个时辰,一直等到这区域,那平台的震荡已经是达到了让人担心的时候,那些波动方才消失。

    紧接着,随着波动的消失,一股股神秘力量开始从四面八方向着这一片区域快速的涌过来!不过,这些神秘力量却并不是针对那平台,而是对于这平台所辐射的区域,针对这不知多少大天地范围加起来的一片广阔区域!

    这些神秘力量进入这一片区域之后,便开始向着这天地的规则法则深处渗入,对这些规则法则,对时间空间形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支撑,使得这些区域的震颤开始不断的减少起来。

    大体算一下,涌入这些区域之中的那神秘量却是不过数千股而已。

    而就是这数千股神秘力量之间,更是有着许多彼此看不惯的,甚至光是神秘力量的接触,便已经是相互产生冲突,产生争斗了。

    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选择虽说已经是让这一片区域稳定了不少。但最终结果,却是反而是让这一片区域变得更加的危险。

    而且,那神秘力量之间的争斗,相比于一般力量之间的争斗来说,效果却是更加的恐怖。

    两股神秘力量之间相互冲撞之间,几乎是大片大片的时空被毁灭,山川化为虚无,大地直接出现直达地底的深坑!

    这,却是加深了在这区域之中生存的生灵的灾难,让那感应到一些变化的舒思面上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先将这里的情况稳定下来再说吗?!现在争斗什么?!”她怒道。

    以她所在的位置都能够感应到这种混乱,足以表明这种混乱到底是多严重了。而这样严重的混乱,感觉上甚至相比于直接让这区域继续震荡更加的危险

    只可惜,现如今的她,对于这一切却没有任何发言权。现如今的他,唯一能够做的,便时在这里发狠而已。不光是罗帆不会理会她,便时其他守护者,也绝对懒得理会她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却是丝毫没有理会那些神秘力量的到来,只是一心的炼化那个平台。

    想要用自己的神秘力量去取代那平台之中的神秘力量,想要让自己与那神秘平台融合为一,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在他完全无法理解这平台的真正奥妙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在这时候,罗帆的神秘力量已经是悍然穿透了那平台之中无穷神秘力量的阻拦,直接来到了那平台的最深之处,来到了平台之中的无限符文,无穷神秘力量勾勒而成的无数线条之间。但,哪怕是这样,距离他真正炼化这个平台,却依然是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

    对于这情况,罗帆早有预料,在这时候便是操纵着那一缕自己借助那籍天地之中的领悟所得到的神秘力量不断的冲击平台深处本身存在的神秘力量,一点一滴的渗透,艰难的取代那些神秘力量。

    这是一个超乎想象的巨大工程,想要完成,需要的时光将极为漫长。

    对于这一点,罗帆却已经是清清楚楚。但,他对于这个却没有半点气馁,更是并不担心自己的行动会受到什么阻拦。

    毕竟,这平台本身的威能之强,足以让这天地之中的任何生灵戒惧。哪怕是现如今这里出现了问题,其他区域之中的生灵也绝对不敢踏入这一片区域来阻拦他!

    至于用那从各个区域跨空而来的神秘力量现在这区域之中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体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