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二章 心态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二章 心态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可不是你们彼此之间的仇怨!”舒思在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她大吼一声,声音借助那神秘力量直接向着这一片区域不知多少大天地范围的区域传递过去。,

    神秘力量毕竟是神秘力量,以舒思这个时候的能力,能够将自己的声音传过数个大天地的范围就已经算是极限了。但在这神秘力量的加持之下,她的声音却是硬生生的穿过了数百方大天地的范围,终于传递到了那众多正在争斗着的神秘力量波及的范围之中。

    那些神秘力量的主人能够借助这神秘力量感受其他神秘力量的主人乃是自己的对头,自然也能够感应到这些区域所发生的种种,也即是,听到这时候舒思所说的话语。

    在这时候,一把声音从某股神秘力量之中传出来:“舒思?你怎么事?不是你在那守护平台上弄出这些灾难吗?”

    “当然不是我,是我的继任者啊!”舒思在这时候怒道。

    这种事情简直不要太明显了好不好,现在居然还怀疑她

    不过,她终究还是有着相当的节操,哪怕是这时候,居然也遵守当初和罗帆约定好的承诺,像其他人承认罗帆乃是她的继任者,而不是从她手中硬生生抢过去的。

    当然,这其中除了她要遵守承诺之外,或许另一个原因才是重点,那便是,承认自己掌控平台的情况下被其他修士硬生生的将那平台抢走,将自己直接驱逐,实在是太丢脸了

    听到这话,那些守护者却尽皆恍然大悟。他们对于舒思并不熟识,自然是绝大多数都不关心是不是舒思在掌控这一切,也不关心舒思为什么要将那守护平台传承给另一名修士。甚至,许多修士其实也都不关心这一片区域会如何,他们所关心的只是自己对头,只是自己的敌人会如何而已

    只有一名修士算是和舒思有着几分交情,问道:“怎么事?你不是很看重那守护者的身份的嘛,怎么会忽然将这个身份传承给其他人?!”

    “我只是累了而已。而且,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你们在这么弄下去,这一片区域不用等到我的继任者发威,就要被你们给弄没了!”舒思在这时候说道。

    听到这话,瞬间便再无人理会舒思如何了。

    “喂!你们怎么事?!难道你们忘记了你们的责任了吗?!”舒思眼见如此,更加不爽了,大声叫道。

    “我们当然没有忘记我们的责任。不过,我们的责任也不是你这片区域吧。这一片区域其实是你和你的继任者的责任吧。我们现在出手帮忙你不感激也就罢了,居然还在这里叽叽歪歪。”一把有些冷傲的声音在这时候通过那神秘力量直接传递过来,震得舒思身体一阵难受。

    “就是,我们帮助了是情分,不帮助是本分。”又有一名守护者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舒思神色不由得一呆,却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事实正如那些守护着所说的,他们并没有什么义务帮助这一片区域,他们现在出手,其实已经算是尽责任的表现了。至于这时候将这里当成战场去争斗,作为弄乱这一片区域的她来说,也没有什么身份去指责他们

    在这时候,那些守护者已经是直接将舒思丢在一边,继续努力的去为自己伸张情绪,与其他守护者争斗去了。

    随着他们的争斗,这一片区域不知多少方大天地范围之中的时空都被绞散,大地开裂,山峰化作齑粉,生灵毁灭,文明崩溃,修士陷入末日灾难之中。

    整个便是一派世界末日之中的场景。

    光是这一场变化,死在其中的生灵数量,便是要以亿亿兆来计算了

    而且,这个数字更还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增长着,可以说,现如今,这一片区域,几乎就已经是成为了生灵的绝地,几乎每一名生灵都在痛苦,都在哀嚎,都在无力的诅咒苍天,还诅咒大地诅咒他们所能够想到的一切

    在这时候,在那中央的守护平台之上,罗帆却依然是在努力的炼化那平台,对于这区域内部的一切变化根本没有半点理会。

    那舒思愣了良久,最终终于在那无边的哀嚎与痛苦之下过神来。最终,她猛然一咬牙,转身便向着那平台所在的方向飞遁过来。也即是,向着罗帆所在的方向快速的飞过来!

    越是靠近那平台,那时空的震荡,规则法则的混乱就越是严重。

    正常来说,以这舒思本身的能力来说是根本不可能接近那平台的。

    但在这时候,在心中的激荡之下,她却是不顾一切的向着这平台猛冲,在这过程之中,她的身体遭受了无穷冲击,她自身所掌握的那丝丝神秘力量在这时候更是疯狂的凝聚在周围,守护他的身躯,抵挡周围那种种恐怖的变动。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她的鲜血不断的从她的周身毛孔喷涌而出,全身血肉更是不断的被周围的时空所绞碎吞噬,尽数化作种种粉末,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然,她毕竟也是入劫强者,生命力之强大,不言而喻,在这过程之中,她的身躯每时每刻的都在恢复,血肉衍生,鲜血生成,力量更是凭空诞生,尽一切可能的恢复自己的身躯,强化自己的力量,努力的向着那平台靠近。

    在她这种拼命的手段之下,她的身躯开始快速的接近那平台。

    最终,却是终于来到了距离那平台不过一光年之外的位置。

    来到这里,在她前方的时空已经是再无任何正常时空的痕迹了。所有隐藏在时空之间的那众多天地这时候都已经被打破了界限,打破了桎梏,所有的一切天地都混合在一处,所有天地的力量在这时候都毫无保留的从自身的天地之中喷涌出来,与其他天地喷涌出来的力量交织在一处,形成了恐怖的混乱,爆发出了惊人的威能,足以绞杀一切,阻挡一切,毁灭一切!

    面对着眼前这样的场景,哪怕是舒思,也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通过了。

    毕竟,前方的时空,对她来说,已经是一单间进入便会瞬间化作齑粉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比那时有着拼命之心,也不可能直接撞入其中了。

    毕竟,拼命归拼命,但也必须有拼的价值,至少必须达到自己想要断绝结果,毫无价值的失去生命,毫无价值的抛弃自己的一切,这便是一般人都不会做,更何况是她这种修士了。

    眼见前方有着那如此强大的阻拦,而在自己的身后却又是那种人间地狱的场景,舒思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彷徨。

    最后,她怒吼一声:“你不是守护者吗?!为什么不承担你的责任?!”

    她的怒吼裹挟着神秘的力量直接送入那前方的混乱之中,向着那平台远远的传递过去。只是一光年而已,对于这女子来说并不算是多远,对于她所掌握的那神秘力量来说,更是如此。

    因此,这声音,却居然在那恐怖的混乱之中穿透了时空,直接来到了罗帆的身前,直接被他所听到。

    虽说,这些声音在这时候已经是损耗极大,甚至变得为不可查。但终究已经是送到了罗帆之处,被他所听到了

    听到这声音,罗帆的耳朵一动,心头一闪之间,就已经借助这平台的威能直接扫过了这整片区域,并在最终锁定了在一光年之外的那舒思。看到了她那无比狼狈,甚至可以说是残破不堪,时时刻刻都在生灭着的身躯。

    也看到了她眼中那种无比倔强的情绪,一时间,不由得叹了一声,道:“现在的情况,也不再是我能插手的了吧?”

    他的这声音直接穿透了周围的混乱,在舒思的耳边响起,让舒思听得清清楚楚。

    对于舒思来说,有反应就是最好的反应,当下,她便急迫的道:“怎么不能插手?只要你停下动作,让这一片区域恢复正常,他们自然就没有理由插手,当然也就会退去了。”

    “这可不一定。我若是将这里恢复平静,他们又会以我造下无边罪孽,需要惩罚为由来动手,更加不可能退去了。那样的话,这里失去了这种混乱,我反而就没有任何防御了,结果不是更糟糕?”罗帆只是这样道。

    这话当然只是顺口找了个理由而已。毕竟,现在的他已经是炼化那平台,虽然看起来遥遥无期,但终究是在一点点的进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可能放弃?!

    听到他的这话,舒思面上现出茫然之色。

    虽说罗帆只是随意的找了一个理由,甚至可以说是借口而已,但她却知道,罗帆所说的情况乃是极为可能发生的!那些守护着,确确实实的是有可能用想要惩罚罗帆为借口继续留在这里,将这里当成是战场来解决自己的矛盾

    毕竟,平常他们想要找一处战场实在是太难了而以彼此所守护的区域为战场,对于他们来说又是不能接受的。别看他们在这一处区域显得这样的残酷,这样的无情,他们在各自的守护区域却比起舒思也差不了多少。这除了他们遵守自己的职责之外,更重要的便是,那他们对于那区域的态度,决定了那平台对他们的态度。他们对那区域越好,那平台对他们就越好。比如,他们做到舒思这个程度的话,哪怕是离开了那平台,那平台也依然会响应他们的召唤就如同舒思这个时候一般

    有着这样的背景,他们在这时候好容易找到罗帆所在区域这么一个绝好的战场,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那你就驱逐他们啊!这里现在可是你的地盘,你难道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这一片区域就此毁灭吗?!”舒思在这时候焦急的道。

    “这里,不会毁灭。”罗帆这时候只是这样道。

    这一片区域与这守护平台,也即是这通天平台乃是几乎合为一体的。只要这平台没有消失,周围的区域便是毁灭得再彻底,最终都能够恢复过来。

    至于那些在这区域之中的生灵,对于罗帆来说更不是什么问题。不单单是因为他能够随时将这些生灵复活过来,让那众多生灵完全恢复原本的模样。更是因为,这些生灵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是朝生暮死!

    他现如今哪怕是一次普通的修行都可能要数万年,数十万年,甚至一次深层的闭关便要数亿年甚至十数亿年之久。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寿命不过短短百年的生灵,便是修行之后也不过是千年、万年,最多也不过是数千万数亿年的生灵,对他来说与朝生暮死的生灵又有什么区别?

    现在身死和千百万年之后身亡,在他看来,更也不过是这一个眨眼身死和下一个眨眼身死之间的差别而已

    如此这般一来,他怎么可能会看重这些生灵的生死?!

    又怎么可能因为他们的生死而有所动容?!

    事实上,这种心态,也是几乎所有守护者的心态。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心态,所以他们方才能够在这时候毫无顾忌的出手。

    甚至可以说,若不是舒思已经当了这一片区域不知多少亿万年的守护者,她对于这一片区域之中的生灵的心态,也不会有太大的不同。同样便是这样将他们看成蝼蚁的心态,同样不会在乎他们朝生暮死的生命在什么时候失去

    这种心态,对于普通生灵来说乃是一种深恶痛绝的心态。或许有那普通凡人知道之后,便会觉得他们这些存在让他们无比厌恶,甚至无比仇恨,将他们当成是魔!

    但,这却是一种到了某个层次便自然而然会具有的心态

    至于什么一心不变,不管到哪个层次心态都是和普通人一般,依然能够将普通人看成是自己的同类,依然是能够为普通人的身死而悲伤、哭泣

    别说不可能存在这样的修士,便是真的有,那这存在也绝对活不了多久。

    什么层次的力量就需要具有什么层次的眼光,什么层次的心态。以普通人的心态来掌控足以毁灭千百万天地的力量,那相比于一个婴儿去掌控核武器的开关一样荒谬!一旦有朝一日,心灵变化之下,受到某种刺激,说不定便害人害己了

    更别说,普通人的心态,其实便是没有具有长生之心,没有这种长生之心,活着,也只是煎熬而已,迟早会自我了断。

    也即是说,这种哪怕是道行境界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依然能够保持着普通人的心态这种事情,也只有在凡人的臆想当中方才可能存在了

    “那他们呢?!那些生灵呢?!他们也算是你的子民吧,你难道就不管他们的生命?!”这时候,舒思已经是失去了正常的心态,开口大叫起来。

    “那些生命,不过朝生暮死,难道我不插手,他们就能够活很久?”罗帆只是这样道。

    “这不长也是对我们来说而已,对他们来说,那便是一生!”舒思却是依然不依不饶的道。

    “不必担忧,等我事后复活他们便可以了。反正,这也只是小事。”罗帆被她烦得受不了,在这时候叹了一声,这样道。

    听到这话,舒思愣在了那里。

    她这时候方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是被某种情绪左右了自己的心态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她之前居然没有想到确实,只要在事后将那些生灵复活,不就可以了?哪怕是她,也能够借助那平台轻松的做到这一点吧,为什么她之前居然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眼见舒思平静下来,陷入了沉思,罗帆心中一动,一股神秘力量,一送,便已经穿透了无边混乱,直接来到了舒思身周,直接将她包裹住,再一送,就将舒思送到了那混乱并不强烈的所在。

    等到舒思过神来,便发现自己在一片只是微微震荡的所在之中。在无比遥远的,甚至光芒现在都尚且没有传到的位置上,有着一种无比混乱的气息远远的传来。

    这时候,她便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那平台主人的恩惠

    “算了,这些事情,我不管了。”她叹了一声,身形一动,就直接跨入了虚空深处,自己掌控的神秘力量在这瞬间释放出来,开始在她身体周围开始营造出一片正常的时空,或者说,一个道场出来。

    以她的能力,这点小事自然不是什么问题。特别是有着那神秘力量的帮助,一切却是更加的简单。

    在这道场营造出来之后,她的神秘力量渗出,直接将这道场独立开去,将外界的一切动荡都隔绝出去,让那种时时刻刻从道场之外传递进来的细微震荡都完全消失了。

    没有了她在纠缠,这一片区域终于陷入了一种混乱的平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