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四章 放权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四章 放权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当真正将这平台完全炼化之后,一切的前因后果,自然便已经是尽皆在罗帆心中浮现,这让他也不由得感慨了一声。

    原本他只是因为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那其他守护者的行动而已,却没想到,这种放任却在最终给他带来了如此惊人的好处,居然让他将原本需要不知多少亿万年方才可能完成的炼化过程直接压缩到了这么短的时间便完成了。

    在那感慨过后,他就然不由自主的对那些守护者产生了一种感激的情绪。

    “若不是你们,我怕还需要浪费大量的时光呢。”他暗自谢了一句,便采取了行动,毫不留情的对那众多守护者所留下的神秘力量进行分割,打散,吞噬,融合,将其完全融入这一大片区域之中!

    感谢归感谢,该怎么做却还怎么做,这便是罗帆的做法。

    那些守护者的行为虽说在侧面来说给他带来了相当的好处,但这却并非他们自己的意愿。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必要去真的感谢他们。而且,便真的感谢他们,也并不代表他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自己这个平台守护的范围肆意妄为

    毕竟,在之前这一片区域对他来说来只是一处没有什么意义的区域而已。但如今,在他将这个平台完全炼化之后,这一片区域的意义却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

    这也是他直到将这平台完全炼化之后方才明白过来的。

    这一片区域,事实上,便是这一个守护平台的力量源头!

    没错,并不是因为这个平台的存在才让这一片区域存在,而是因为这一片区域存在,方才使得这平台得以存在!

    正是因为有着这一片区域广阔的时空,无穷的规则法则,无限的天地,以及无尽的文明混合在一起产生反应,方才使得这平台能够拥有那等不可思议的神秘力量,也才能够给罗帆提供研究的资源!

    明白了这个之后,他对于这一片区域的感觉又怎么可能不有所改变?!

    虽说,他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如同那舒思一般将守护这区域当成是自己的毕生目标,但却也不可能再坐视这区域被其他守护者破坏了。

    随着这些灌入这区域之中的神秘力量被打散吞噬融合,那些神秘力量的主人都在某种难以想象的神秘联系沟通之下身受重创,便是最为轻微的,也是再吐了一口血,有那严重的,甚至连现在的身躯都直接被脚下的平台给直接崩碎,好一阵子方才恢复过来

    对于那些守护者来说,这乃是巨大的损失,但对于这一片区域来说,这却是一种极大的收获。

    之前,那平台自主散发出来的神秘力量便已经是将这一片区域的混乱消弭得差不多了。在这时候,随着这些神秘力量的融入,这一片区域的秩序却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建立起来。

    那神秘力量的来源乃是整片区域之中各种存在的合力反应所产生的结果之一,其自然也就代表着这种种存在的某种特质。将其融入某处区域之中,自然而然的便会对这区域的全方位都有所增强了。

    所以,有着现在这种景象,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在这时候,罗帆再一次采取了行动,他心中微动,抬手虚虚一抓,原本已经在某处时空之中静静看着这一片区域演化的舒思便感到周身一震,被一股无可抵御的恐怖力量包裹住,再微微一拉,一震之间,就已经是将她拉到了一处她无比熟悉,其中却又夹杂着丝丝陌生的所在。

    那一个她呆了不知多少时光,现如今却已经发生了不小变化的平台!

    同时,她也看到了一个让她感觉无比复杂的男子,罗帆

    “你打算干什么?我可不觉得你还有什么需要用到我。”舒思看着罗帆,眉头皱起,这样道。

    对于罗帆,她心中自然是有着相当的怨气。毕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守护了那么长时间的地方被毁灭得彻彻底底,哪怕是明明知道这只是暂时的,随时可能恢复过来,她的心中也不可能毫无怨气。

    罗帆听到这话,却是一笑,道:“自然是有事要你帮忙。你对于这一片区域应该极为熟悉吧,那么,你就帮我来将这区域恢复过来吧。”

    听到这话,舒思愣在了那里,眼中现出茫然之色。好一会,这种茫然变成了无法置信,叫道:“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将守护平台还给我?!”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这么说。”罗帆微微笑道。

    听到这话,舒思看向罗帆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了。听罗帆的意思,分明是因为要恢复这一片区域的种种太过麻烦,所以宁愿放弃这个平台,这种人,简直就像是那种为了吃蟠桃却因为要清洗太过麻烦而直接放弃的那种人

    不过,显然的,不管这是不是真的,不管罗帆到底是疯了还是傻了,她都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在这时候,她瞬间就叫道:“好!马上来吧!”

    罗帆听了,也没有迟疑,只是淡淡的一笑,便将那女子抓来了这平台之上,直接放开这平台的深处,敞开来等待这女子将自己的烙印留在其中。

    这女子毫不犹豫的抬手向着那平台一指,自己的烙印便深深的刻入那平台的深处,而且达到了她之前所没有达到的那个深度!

    随着她将自己的烙印深深的留在那平台深处,感受着自己无比熟悉的那种神秘力量充盈感应那种玄妙感觉再度涌上来的时候,她方才真的确信,原来罗帆所说的居然是真的,他居然真的将这个平台的所有权交了出来,让给了她

    当确认了这一点,她看向罗帆的目光却是变得有些难言的怪异。

    “你果真是疯了。”良久,她做出了结论,猛然抬手向着罗帆一指,一股宏大无匹的神秘力量从那平台之中涌出来,化作一只大手向着罗帆猛拍过去!

    虽说当初她掌握着平台也无法对抗得了罗帆,被罗帆轻轻松松的就制服,将平台夺去。但,这也只是当初而已,现如今她相比于当初已经是有了长足的进步。对于那神秘力量的理解更非是当初所能够比拟的。如此这般一来,她操纵这神秘力量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之强,相比于当初却至少要以百倍来计算!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却是有着足够的自信,自己现如今对罗帆出手,却有着极大的希望能够取得胜利,甚至可能能够轻松的将其制服!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向着他快速而来的那手掌。

    当这手掌即将临身的时候,他抬手轻轻一招,那手掌便悍然崩溃,重新化作一股神秘力量,围绕着他的开始游转,便如同无比听话的神龙一般

    眼见这一幕,舒思面上不由得现出不可思议之色,道:“这怎么可能?!”

    罗帆能够在她的攻击下丝毫无损,这一点她哪怕是不太愿意承认,但也知道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毕竟,罗帆虽然之前的一系列行动看起来像是疯了,但她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罗帆乃是一名比起她要强大不知多少的强者。这样的强者,哪怕是只留下一丁点的理智,都足以让她吃不了兜着走,自己的攻击哪怕是再强,面对着这样的强者,却也极有可能落空。

    但,不管是怎么想罗帆能够安然无恙,但她也没有想到,罗帆居然会以这样的手段来解决她的攻击

    “你难道忘记了我之前正在做什么了?”罗帆只是淡淡的笑道。

    他能够将这平台的操纵权限交给舒思,自然便表明,他有足够的把握能够制服舒思在这之后所产生的任何想法,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而直接翻脸攻击他,显然也是那种种手段之中,最为容易猜出来的一种

    至于他是如何做到的,那更加简单。这个平台现如今已经是被他所完全炼化了。也即是说,这平台之中的一切神秘力量的深处,却已经是尽皆被打上了最深刻的,属于他的烙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能够随心所欲的操纵这平台之上所蕴含的一切神秘力量,包括,那已经被那女子打入烙印的那部分神秘力量

    毕竟,那女子也只是将自己的烙印留在这平台的深层而已,甚至都没有直达那神秘力量的根源。如此这般一来,其对于那神秘力量的操纵,不管在她自身看来再怎么深刻,事实上都只是局限于表面而已。

    这般一来,罗帆想要将这神秘力量的操纵权限夺取过来,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发生方才这样的事情,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犯了错,自然是要受到惩罚。罗帆虽然早就知道这舒思在得到这神秘力量之后,极有可能会采取行动攻击他,但却并不代表他就要原谅这种攻击。

    当下,他心中微动,那些已经与这舒思几乎融合在一处的神秘力量瞬间暴动起来,恐怖的冲击瞬间从舒思的身体内部爆发出来,转眼间,便已经是直接将舒思的身躯悍然炸碎开来,甚至将那无尽的碎片也都是完全剿灭,让舒思转眼间就已经是化作最细微的齑粉,被风微微一吹,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平台之上,转眼间便再一次恢复了只有罗帆一个人存在的状态。

    好一阵子之后,阵阵微风吹过,一点点的碎片从四面八方开始不断的汇聚过来,不多一会,便已经是悍然凝聚成为一个人影。

    那不是其他,正是舒思。

    这个人影刚刚凝聚出来之时,尚且有着几分茫然,似乎有些弄不清楚情况。待得她看清楚一旁的罗帆之时,面上便忍不住现出一种细微的惊恐之色。

    显然是想起了之前罗帆所做的一切,心中却是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对他的恐惧!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神色当中显现出了淡淡的笑容,道:“这只是对你的一次惩罚而已。放心,你的性命还在。不过,这也只是这一次而已,若是下一次再发生这种事情,你就须怪不得我了。”

    听到这话,舒思身体一颤,几乎本能的就点了点头。

    方才那一瞬间,却是罗帆直接将她除了存在概念之外的一切都完全抹去!包括她的肉身,她的神魂,她的生命本源,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

    这,虽然依然留下存在概念,但那也只是保住了她本身的存在而已,对于她来说,她却就是真真正正的死过一次了

    那种死亡的恐惧,那种难以形容的痛苦,那种陷入最深层虚无的悲哀,在方才已经是将她给完全淹没,再没有给她留下半点出路,在那一瞬间,她甚至被临死之前的无尽负面情绪给完全淹没,整个心灵都要被拉入那负面情绪宇宙之中去了。

    最终虽说被罗帆借助她的存在概念复活过来,但那其中的深刻记忆,却已经是深深的刻在她的心底,她的感觉是如何的,可想而知。

    “方才若是他的动作再慢一点,我就真的死了”在这时候,舒思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她并没有修炼过存在概念,存在概念其实还是依存于她现实当中的身躯的。换句话说,单单凭借她自己,却是根本做不到从存在概念之中将自身的身心重新凝聚出来,让自己得以复活!

    如此这般一来,若是她在那种“死亡”的状态之中沉沦太久,她的存在概念自然便会随着而渐渐崩溃,最终,真正完全散去,让她真正的死去。

    有着这样的认知,她却是对罗帆产生了更深层的恐惧。

    不管罗帆方才的警告有着几分是认真的,她都不可能再将其无视。哪怕是罗帆只是随口恐吓她而已,接下来便是她再犯事,他也只是再一次如同方才那样再吓她一吓,她也完全没有勇气去尝试了。

    毕竟,哪怕是方才那样的恐吓而已,那危险程度也无比惊人!若是罗帆一个时间掌控不够精确,她可就真的死了

    眼见舒思已经是真正老实下来了,罗帆才点点头,道:“好了,那就开始行动吧。你越是快速,那些生灵,那些文明就越快恢复。”

    听到这话,舒思连忙点点头,心神渐渐的从罗帆之前所带给她的恐惧之中抽离出来,注意力渐渐的转向这平台所守护的那一片广阔的区域之上。

    毕竟,对于这一片区域,她还是有着真正感情的,眼见这区域现在化作一种完全不同的秩序,完全没有之前那种感觉,其中的文明,其中的生命种族,其中的生灵,都要渐渐的化作全新的存在,她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随着精神集中,那种之前罗帆在她心中种下的恐惧却是渐渐的散去了。

    一时间,她身体周围光影开始扭曲,变幻,种种奇异的光影渐渐的浮现出来。

    这些光影起初极为粗陋,根本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但随着她的用心,随着神秘力量的灌注,这些光影变得越来越精细,其真实模样,所指代之处,也开始渐渐的显露出来。

    “原来是这样运用神秘力量”这时候,罗帆在一旁看着,却是凭借自己对神秘力量的深层掌控,清清楚楚的把握住了舒思对于神秘力量的每一点运用诀窍,瞬间有种眼界大开之感,感到自己对于那神秘力量的了解似乎更深入了一层。

    舒思毕竟掌控那神秘力量已经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了,哪怕是在以前她并没有花费多少心思去挖掘那神秘力量的深层道理,但对于表面上的力量运用来说,却早已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

    其中各种运用的方式,种种诀窍,种种道理,却根本不是罗帆短时间内所能够全盘超越的

    就像是现在,要完全复活这一大片区域之中的所有文明,所有生灵,恢复其中的一切秩序,若是罗帆来做的话,便是直接运用神秘力量覆盖这一片区域,借助神秘力量那种难言的特性,逆转时空,直接将那些生灵从过去直接召唤出来,让他们先复活,再借助他们自身的种种特质,来恢复这区域的秩序。

    这样的做法,自然同样能够将这区域完全恢复过来,将所有生灵完全复活。但,所需要耗费的神秘力量,却就将达到一个让他也感到心痛的地步!

    但,这时候舒思所做的显然就不一样了。

    舒思现在正在做的,却是借助神秘力量来将那些生灵的烙印从时空长河之中召唤出来,最终再于周围的虚幻光影之中让他们复活,最终再重建秩序。最后,等到周围那虚幻光影之中的一切都恢复了最开始被打灭之前的模样之后,她再借助虚幻与真实之间的替换,直接将这虚幻光影替换掉现实的这一大片区域,继而让他们真正的完全复活,让这区域完全恢复被破坏之前的模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