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跨出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跨出

    就在这时候,那众多守护者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那无尽的奇异力量在这时候开始生出了种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变化。在这变化之间,一种种完全针对那一股股神秘力量的截断威能开始诞生出来。

    在这种截断的威能之下,那七百多万股神秘的力量各自承受了难以形容的冲击,那众多神秘力量的主人,也即是那众多守护者对于各自灌入这一片区域的那神秘利郎的感应被快速的削弱着。

    不多一会之间,种种变化之下,那些守护者,便各自感受到了当初他们曾经感受过一次的感觉。那种神秘力量被截断的痛苦,那种平台的反噬,那种整个自己所掌控区域的异动,都在这时候向他们蜂拥而至,让他们一个个的都身受重创。

    这些吞不下心中那口气,在这时候要纠结其他同伴来与罗帆放对的,要让罗帆吃些亏的,尽皆是当初在罗帆截断神秘力量之时吃亏比较大的守护者。

    他们在之前便已经吃了那么大的亏,当初所受的伤害都还尚且没有完全恢复过来,那伤口甚至都只是刚刚愈合而已,便再一次承受了这样的反噬,那产生的反应,却似乎比起之前更加的激烈,更加的惨烈!

    轰轰轰轰

    声声无比惊人的轰鸣从这天地的各个方向响起,一片片时空的崩灭,一处处守护平台的震荡,哪怕是相隔了无尽遥远的距离,罗帆也能够通过这守护平台而轻松的感应到。

    那七百多万守护者之中,哪怕是运气再好,实力再强的守护者,也在这过程之中承受了超乎想象的冲击,身躯爆碎,良久都难以成型。

    而那运气不好的,或者说,实力不足的守护者,甚至直接便被那守护平台给封印了,有那运气实在是太差的,更是直接便被那平台给丢出去,剥夺了守护者的身份

    这种惨烈的结果,让那一个个感应到这一场变化的众多守护者一个个的骇然不已,原本有那想要浑水摸鱼,趁着罗帆与他们争斗的时候去沾一点便宜的守护者却终于完全打消了自己的想法,这时候将自己的脑袋深深的缩进自己的乌龟壳里面,再也不敢冒出头来了。

    “不过是自食其果而已。”这时候,舒思却是叹了一声,用一种极为超然的语气这样说道。

    她可是罗帆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原先的守护者。对于她来说,哪怕是现在已经失去了这种守护者的身份,也不足以让她完全无视对这一片区域那深厚的感情。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其他守护者接二连三的来攻击这片区域,她自然是深恶痛绝。

    眼看他们倒霉,那心中的舒爽就别提了。

    对于舒思在一旁的兴奋,罗帆却是没有去在意,这时候他只是操纵着这充弥整片区域的那种奇异力量开始不断的瓦解那些被截断了联系的神秘力量,将那些神秘力量一点点的打碎,一点点的吞噬,融入这区域之中,增强这区域的潜力,提升这区域对神秘力量的支持力度

    神秘力量毕竟是神秘力量,哪怕是已经被截断了,光是凭借其本身的特质,想要轻松的对付,也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那些奇异力量有着罗帆在掌控,也只是对这种过程稍稍加快而已,却并不能立马就完成整个吞噬过程。

    至于之前为何能够轻松的将一股神秘力量完全吞噬,那却是因为罗帆将整片区域的力量都凝聚在一起才做到的。而现在的情况可和之前完全不同。现如今的情况却是有着七百多万股神秘的力量在这里等待着这区域去吞噬,那操纵难度,相比于之前可是强了无数

    罗帆神色极为平淡,一心操纵着那奇异力量不断的瓦解那神秘力量。

    在这过程之中,他也不断的体悟着神秘力量的本质,仔细挖掘那神秘力量的深层奥妙。

    毕竟,奇异力量虽说已经蕴藏了神秘力量的一丝奥妙了,但毕竟也只是一丝而已。在神秘力量深处,隐藏着比起奇异力量更深邃无数的奥妙在其中。若是想要真正彻悟这神秘力量,乃至于彻悟在那极高之处隐藏着的那种神秘,自然就需要继续努力,继续前进,却绝不可能因为现在这小小的成就而有所自满。

    那些神秘力量在罗帆掌控的奇异力量的作用之下,一股又一股的被吞噬了。

    而随着每一股神秘力量被吞噬,这一片区域都产生一种微妙的变化,似乎变得更加的强悍,更加的真实,也更加的奥妙

    如此这般,数万年时光便过去了。

    当数万年之后,在罗帆终于操纵那奇异力量将所有的神秘力量尽皆完全吞噬之后,这整片区域都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无尽的玄奇霞光在这区域的天空之上浮现出来,如同流水一般流淌着,照耀着整片区域,让这整片区域在这时候显得这样的神圣,这样的不可思议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表情,抬头看向天空。

    在他的眼中,在那虚空之上,隐隐间有着一条无始无终的河流正在流淌着。

    那河流,不是其他,正是原本他只是惊鸿一瞥之间看到的那一种至高无上的神秘!

    而现在他之所以能够看到这神秘,原因很简单,便是因为,他脚下的这平台,已经发生了某种极为根本的蜕变!

    这平台之中的神秘力量来自于这一片不知多少方大天地范围的区域,换句话说,这一片区域的成长,自然而然的便会反馈到这平台之中的神秘力量上,而这也将自然而然的反馈到这平台本身!

    如此这般一来,现在会发生这种变化,原因也就很明显了。自然便是因为,这整片区域吞噬了那七百多万股神秘力量之后,这区域的本质已经是跨过了某个界限,终于引动了这平台也跨过了某个界限,进而让他获得了以前所没有的能力!

    这看似不可思议,其实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毕竟,之前那七百多万股神秘的力量可是那七百多万名守护者打算给罗帆一个好看,好好报复一下罗帆所释放出来的。

    其量之大,虽然不至于完全将那守护者的守护平台掏空,但弄出个自己所能够控制的神秘力量的一两成终于还是有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七百多万股神秘力量加起来的整体数量之大,显然就已经达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境地之前那些守护者受到那么重的惩罚,除了自身伤势刚刚痊愈之外,他们让那平台受损极大,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这样多的神秘力量完全融入这区域之中,对这区域所产生的影响之大,自然也就可以想象了。

    “终于亲眼看到你了”看着天空之上的那一条神秘的长河,罗帆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声。

    心中微动,他双目一凝,感知开始快速的向着上方探去,想要直接探入那长河之中,去直接搜刮那长河之中的无尽奥妙。若是能够直接感知那长河内部的种种,他自然也就再不需要守着这个平台,再通过这平台之中的那点点神秘力量来去从侧面体悟了。到得那个时候,他直接就能够投入那神秘长河之中一心去体悟其中的道理与玄奥也就可以了

    只可惜,结果显然并没有他期待的那样美好。

    虽然借助那平台他已经是能够用双眼看到了那神秘的长河。但,他的感知探过去之时,却没有接触到半点属于那神秘长河的任何气息,在他的感应之中,那里根本就空无一物,甚至连影像,都并不存在,更别说要让感知探入那长河之中去体悟奥妙了

    “果然还是不行啊”努力尝试了数百万次,发现终于没有任何办法之后,罗帆也只能叹息一声,将自己的感知缓缓收来了。

    收感知之后,他并不在看那神秘长河,而是将自己的目光投往另一处方向。在那一处反向延伸到极为遥远的距离之外,便有着一个守护平台正静静的屹立在那里。

    那一个平台的守护者现在已经消失,整个平台空荡荡的。

    而现如今,在那平台周围,不知多少亿万修士正在进行着惨烈的厮杀显然,却是正在争夺那守护者的地位

    事实上,这种事情,几乎在每一个守护平台空出来之后都必然会出现。这守护平台本身乃是与其所在区域的存亡息息相关的。若是这守护平台失去了主人,那么,这一片区域的防护能力自然便会大幅度的减少。而这平台本身,也将因为这区域变得脆弱而变得脆弱起来。

    因此,每一次守护平台失了主人,这平台便会本能的引来无数修士争夺竞争这守护者的位置!所以,每一次,有守护者消失,这个平台周围,便被必然会陷入一种长时间的厮杀之中

    这一次,这个平台将那守护者驱逐方才不过数万年,却也只是这种争夺的起始而已。若是按照以前的经验,这一场厮杀,至少还有数千万年之久

    “果然只能够从这方面入手了。”借助守护平台之间的联系,罗帆感应着那个平台,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想法之后,他对一旁的舒思道:“接下来,这里就交给你了。”

    舒思微微一愣,道:“什么意思?”

    就在她这话刚出口,她便发现,那一个硬生生夺走守护平台的修士已经是消失在她的面前,甚至她借助这守护平台的力量,都完全没有办法发现他的存在!

    “他就这么走了?”舒思不可思议的喃喃着。罗帆的这种做法,简直是颠覆了她的三观。要知道,守护者固然是有着超乎想象的权限,但同样的,也有着超乎想象的责任!这种责任,让那守护平台必然会对守护者进行限制,若是那弱小的守护者甚至都无法离开平台的范围。便是强大的守护者,也绝不可能离开这守护平台所守护的区域!

    而现在,就在她的面前,就在方才,罗帆,就直接离开了这个平台,甚至离开了这一片区域这让她怎能不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虽说是不可思议,但舒思却还是本能的占据了这个平台,开始与这个平台融合,借助这平台的神秘力量开始感应整片区域,守护这整片区域

    “居然变化这么大”当重新借助这平台感应这整片区域之后,舒思面上便认不出现出一种难言的复杂情绪。

    虽说之前看着这区域一点点的变化她便知道这区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本质已经提升了不知多少。但毕竟也只是在一旁观看而已,以她的能力,所看到的范围也是相当有限。所以却是一点都不直观。

    一直到现在,真正借助这平台感应整片区域,她方才真正的了解到这种变化具体大到何种地步!方才能够真正的确认,之前吞噬那众多神秘力量对这一片区域的好处到底有多少!

    现如今,整片区域相比于的当初,已经是如同仙境相比于地狱一般了。

    现在的这区域之中,各种以前无法想象的玄妙景观,各种超乎以前不知多少倍的修行圣地,各种天材地宝,让对这区域原本情况无比熟悉的舒思却是感到目不暇接。

    这时候的她,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种难言的挫败感:“或许,这个守护者被他当比被我当真的要好无数倍呢”

    这种挫败感之下,让她对于罗帆的感觉忽然有了微妙的变化,一种叫做顺服的情绪,开始第一次在她的心中产生了。

    对于舒思心思的种种转变,罗帆却不可能去理会的。

    这时候,他早已是跨越了那面积有不知多少大天地范围的区域,直接跨入了另一个守护平台所守护的区域。也即是,之前那一个已经无主的,有着无数修士正在其周围不断争夺着这守护者地位的那一个守护平台所守护的区域之中!

    若是以他正常的能力,哪怕是能够轻松通过那一片区域,却也必然需要耗费一点时间。绝不可能一闪之间,就已经是跨越这样遥远的距离,进入另一片区域之中。

    但,奈何他现在已经是那个守护平台真正的主人,那其中的每一股神秘力量,他都能够轻松的操纵!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借助神秘力量的威能,轻轻松松的便拉近了时空的距离,一步跨出,便已经是完成了原本需要耗费不短时间才能够跨越的时空,直接跨入了另一片区域之中。

    “可惜,那些神秘力量不能跟着过来”踏入这一片区域,感受着周围那种无所不在的微妙压力,罗帆不由得暗叹了一声。

    他乃是其他区域的守护者,虽说因为他已经完全炼化那守护平台,使得他不受自身守护平台的桎梏,能够离开那平台守护的区域,但这个守护者的身份,终究还是无法消失的。

    而这个身份,在自身守护的区域之中对他自然是有着巨大的好处。但若是离开自身所守护的区域,却就是一种颇为不弱的桎梏了。

    这时候,他只是站在这里,还没有任何举动,这区域的守护平台就已经是紧紧盯着他,那一股股神秘力量更是已经在虚空当中酝酿着,随时可能向他倾泻无尽的威能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也只能叹息一声,运用自己的能力,一次又一次的挪移时空,向着那距离他现在所在之处不知多少亿亿兆光年距离之外的那守护平台而去。

    随着他越来越接近那守护平台,他感受到的神秘力量的威慑便越强悍。

    隐隐间甚至已经是形成了莫名的压力,开始对他形成微妙的阻拦,甚至渐渐的减缓他的速度,使得他的速度也受到了越来越明显的影响,最终变得越来越慢

    在知道那守护平台已经对自己虎视眈眈之后,罗帆便已经知道这种情况必然会出现,这时候却也并不感到惊异,甚至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的继续赶着路。

    随着他越来越接近那平台的区域,他好似感应到在那区域之中的厮杀似乎变得越来越激烈。那种厮杀之间所产生的混乱气机也变得越来越混乱。

    似乎在那里正在争夺那守护者位置的众多修士都感受到了某种危险,想要尽快的结束这种争夺,尽快的产生守护者

    只可惜,争夺的修士数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哪怕是他们有心想要加快速度,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结束这种争斗毕竟,这可是原本需要不知多少千万年方才可能结束的争斗啊,便是加快的幅度再大,哪怕是达到逆天的程度,加快个千倍、万倍,那也需要不知几百还是几千年才能够结束的!

    所以,最终,在罗帆终于赶到那一处守护平台所在之处时,那厮杀,依然在进行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