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二章 点燃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二章 点燃

    那些灰蒙蒙的火焰乃是神秘力量升华而成,自有种种神秘莫测的威能,通过那种神秘力量之间的联系找到那些神秘力量的主人对于其来说,几乎可以算是本能一般

    在这时候,那灰蒙蒙的火焰不断的蔓延向那众多守护者,使得那众多守护者一个个的大惊失色,开始抽自己的心神,极力的操纵力量去阻拦这些蔓延过来的火焰!

    随着他们抽心神,那些投入这一片区域的那众多神秘力量自然而然的便失去了掌控,其本身的威能开始悍然爆发出来,无尽的冲击随着向着四面八方释放开去,这一片被这众多神秘力量组成的阵势所包围的区域,也即是此时此刻罗帆所在的这一处平台所在之处的时空开始产生种种难言的改变。

    原本遍布这一片区域的那种灰蒙蒙的火焰似乎承受了某种难言的压制,居然开始渐渐的收缩起来。

    “若是任凭你们发挥还真的可能对我造成一些麻烦呢”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想法这个时候这阵势爆发出来的威能比起他想象当中的却是要强悍一些。

    这种直接改变时空,改变规则法则,甚至将这一片天地完全分割独立开去的手段,对于任何一个守护平台来说,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致命的!

    毕竟,一个守护平台本身的神秘力量的源头便是来自于其守护的区域。

    而这种阵势能够将这守护平台与其守护的区域之间的联系截断,使得这守护平台变得独立,这自然的便使得这平台失去了力量源头!

    如此这般一来,这平台所能够为罗帆提供的助力,自然也就被斩断大半。这样一来,对于罗帆来说,那形势自然便是恶劣了不知多少。

    但,那也只是原来,只是这个阵势有着那些守护者掌控的情况下而已。

    在这时候,这阵势的威能完全爆发出来看似威能相比于原来要恐怖无数,但那其中原本不该存在的破绽也出现了不知多少。

    而且,因为只是阵势自主运转所激发的威能,本身的针对性也是相当一般。那威能的运用更是无比粗陋。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这阵势的威能相当恐怖,但对于罗帆来说,也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力了。

    在这时候,他只是心中微动,那些尚且没有被完全压制下去的灰蒙蒙火焰便微微变幻起来,化作了一把把利刃,以比起庖丁解牛更精妙无数倍的方式硬生生的切入了那阵势所释放的恐怖威能之中。随着这些火焰凝聚而成的利刃的切入,这些威能微微震颤之间,彼此相互冲突,最终悍然炸碎开来,一股股恐怖的威能反冲而上,直接冲入了那阵势的本体,也即是那上千万股神秘力量组成的整体!

    甚至于,这种冲撞还并非只是单纯的冲击而已,在这威能的冲击之中,甚至还直接针对了那众多神秘力量相互纠结之间的那些薄弱之处,冲入那众多原本在罗帆眼中就已经是相当明显的破绽之中!

    这般一来,那冲击的效果自然是相比于正常更恐怖不知多少,在冲突之间,以无比顺畅的方式就已经是将那神秘力量组成的整体悍然炸碎开来,让那上千万股神秘力量轰然炸碎,化作无数的碎片投入了周围那无尽的灰蒙蒙火焰之中,被其所点燃,最终化作这灰蒙蒙或眼的一部分,使得这灰蒙蒙的火焰随着变得愈发的旺盛起来

    随着这种变化,这平台与周围时空之间的联系重新建立起来,而罗帆被压制的那些灰蒙蒙的火焰也重新恢复了旺盛,与外界那无边无际的火海勾连在一处,最终让这些火海开始翻涌着,向着这平台所在之处快速的凝聚而来!

    在这种凝聚之间,那种隔绝的效果随着开始渐渐的增强,这平台与周围时空之间的联系也开始被渐渐的削弱。

    随着那种联系被削弱,这平台深处对于这灰色火焰的抵抗力度也开始渐渐的减小

    “果然有效,看来还多亏了他们给我灵感,不然想要真正将其炼化怕是还需要漫长的时光呢”感到那火焰将那平台炼化的速度在急剧加快,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喜悦。

    现如今他周围那些火焰所结合的方式,赫然便是与那众多守护者的神秘力量组合的方式类似!

    换句话说,这时候的罗帆,赫然便是借助这些灰蒙蒙的火焰重现了之前那上千万股神秘力量组成的阵势,由此方才形成了这样一种将这守护平台与其守护的区域完全隔绝出来的效果!

    失去了那周围力量的补充,这守护平台本身便变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那抵抗力相比于罗帆那源源不断的灰色火焰来说,自然便是再无多少效果了

    如此这般一来,在那众多守护者正在艰难的抵抗着罗帆所发出去的那众多灰蒙蒙火焰的时候,在这边的罗帆,却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炼化这一个守护平台,增强自己的底蕴!

    那些灰蒙蒙的火焰本身的威能超乎那众多守护者的想象之外。

    而其这种攻势,更是根本是他们以前所没有想到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这种攻势的抵挡力度,自然便是前所未有的小了。

    所以,此时此刻,每一名守护者都是显得狼狈不堪,用超过那灰蒙蒙火焰千百倍的神秘力量凝聚过去方才稍稍减缓那灰蒙蒙火焰的蔓延速度而已。

    最终,在这灰蒙蒙火焰的蔓延之下,他们所在的区域开始渐渐的变化,一种炙热的热量开始渐渐的笼罩在那些区域的范围之中,而且越来越强,范围越来越广!

    若是平常,这种变化足以引起那众多守护者的力量降临,直接将这种灾难的源头解决了。

    但这时候,那些守护者却是没有任何一个有着时间来管这个,他们越是抵挡那灰蒙蒙的火焰,便越是感到麻烦,心中的信心便变得越少。

    因为,他们现如今虽然能够凭借千百倍的神秘力量稍稍减缓那灰蒙蒙火焰的蔓延,但却也只是减缓而已。无论是将其毁灭还是将其抵挡,他们都根本做不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可以预料最终的结果必然便是他们终于用完了所有的神秘力量,再无法对这火焰形成阻拦,最终让这火焰直接冲破了一切阻碍,一切防御,悍然爬上了他们的身上,爬上了他们所在的这个守护平台的位置!

    而那样的结果会如何,根本就不用多说

    可以说,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可以说已经是陷入了生死危机之中了。

    如此状态下,他们还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些区域那种温度增长的小事?!

    不过,他们不在意,并不代表着这些区域之中的生灵、文明并不在意。要知道,这些在那些守护者看来只是小事的变化,可是足以影响他们的生存环境,甚至影响他们的修炼环境!

    在这些被热量侵袭的区域之中,那众多文明都敏锐的感觉到,天地似乎发生了变化。他们原本认为无比当然的种种规则似乎已经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改变。

    在修行方面,任何微妙的改变,最终的影响都将是翻天覆地的巨大!

    在这时,几乎只是那热量发生变化的时候,他们的修行文明之中就已经是有着大量的修行功法失去了效果。甚至有着大量功法还产生了反效果!

    修炼这些功法的修士,绝大多数都在那时候开始便开始发狂了

    要知道,这些修士在罗帆这等等级的存在眼中虽然是蝼蚁一般弱小,便是那整个修行文明在他们看来也是一根手指点过去便能够瞬间抹去的。但在他们自身看来,他们的一切成就,一切力量,一切能力,都是自己耗费了无穷时光,无限精力,更是付出了不知多少代价方才得到的!这样的情况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修为在消失,看着自己的实力在减弱,看着自己努力的一切都在化作泡影,哪里可能会有修士能够安然承受下来?!

    发狂,那也已经算是相当正常的表现了。

    随着他们的发狂,阵阵骚乱开始渐渐的蔓延开去。众多生灵,都开始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他们所在之处的守护平台自然而然的也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毕竟,这守护平台之中的一切力量都是来自于其所在区域的种种。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区域发生改变,自然而然的也会将这种种改变反馈到那守护平台之上,让这个平台也同样发生改变!不过,因为这区域实在是太大,那发生骚乱之处虽然越来越多,但相比于整体的区域来说,终究还是算不得什么,因此,这种反馈到那守护平台之上的改变自然也就显得并不算多大,没有多明显

    也正是因此,那些守护者方才没有发现这种改变的存在,依然是一心一意的努力去抵挡那些火焰而已

    这种变化足足持续了数年之久。

    当某一刻,那些守护者猛然感受到后力不济,原本无论自己怎么抽取都不见底的那神秘力量忽然间失去了来源,隐隐间已经能够看到那力量尽头的时候,那上千万守护者都呆在了那里。

    虽说,他们知道那神秘力量是不可能自己要多少就有多少,能够永久的被他们调动,永久的存在下去的。但,就算是要到尽头,在他们感觉当中,那至少也要以万亿年计算的时光才有可能啊,这短短的数年之间就到了那个尽头?这是在开玩笑吧!

    当他们忽然发现了这个无比恐怖的事实之后,他们方才开始彻查自己所在的那一片区域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个发现,让他们更是大惊失色,对于罗帆的恐慌在这瞬间猛然提升到了巅峰。

    “这是他做的手脚?!他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这种力量这种力量根本就已经超过了一个守护者该有的极限了!”一名名守护者心中都闪过这样相似或者相同的想法。

    此时此刻,在那众多区域之中,几乎每一寸时空,每一方天地,每一点规则法则,都已经是化作灰色,似乎都已经是被灰色的火焰所同化,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与灰色火焰类似的状态了

    而且,在这过程之中,更是有着无穷热量不断的从这些区域释放出来,渐渐的改变了整片区域的环境,让这些区域现在都变得无比荒凉,原本密密麻麻充斥在这些区域之中的那无数文明,无数生灵,已经减少了至少九成!

    整片区域终于从他们掌控开始之后第一次显现出叫做荒芜的感觉

    这样的剧变若是说发生在几百亿年几千亿年之间,他们虽然震惊,但也不至于失色。但现在这种恐怖的变化却分明是发生在短短的数年之间,这简直就是颠覆了他们的三观!

    “当初那些巅峰强者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啊”那些守护者在这时候心中又是悔恨,又是恐惧。

    他们虽然并不知道这守护平台的一切力量都是来自周围那些区域的种种,但却也知道,这些守护平台的力量会随着周围的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现在这些区域变得如此荒芜,环境改变了这么多,神秘力量会衰竭,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而神秘力量的衰竭,对于他们来说,便是对抗那些顺着神秘联系蔓延过来的晦涩火焰的依凭已经消失了

    而其消失,也就代表着,他们的末日,就在眼前!

    就在这时候,他们便猛然感受到一种无比恐怖的生机从那些他们本来就已经抵挡得极为行库的生机之中释放出来。随着这种生机的释放,那些火焰就像是忽然间得到了无穷的动力一般,开始排开一切,以比之前超过百倍的速度向着他们蔓延而来!

    “怎么事?!为什么会忽然快了这么多?!”这时候,那些守护者却已经不只是在心中这样思考了。他们一个个的开始尖叫出来,眼中显现出来的神色尽是恐慌!

    原本至少还有数年时间方才能够被跨越的路程,这时候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便已经是被那些火焰跨越!

    最终,在他们那绝望的目光之中,那些灰蒙蒙的火焰直接缠绕上了这些守护者的心灵,再从心灵之中蔓延而出,直接缠绕上了他们的周身上下,直接将那上千万名守护者化作上千万个灰蒙蒙的火人!

    在这过程之中,这些守护者几乎激发了自身的一切能力,一切手段,一切神通,甚至几乎已涸泽而渔的方式催动那守护平台释放神秘力量那守护自己,抵挡那灰蒙蒙的火焰。

    只是,最终的结果却也只是将他们变成火人的速度稍稍推慢以呼吸计算的时光而已

    最终,终于有守护者承受不住了,他们开始高声求饶:“饶命!饶命!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求阁下饶我一命!”

    他们的高呼这时候直接传递出去,扑向自己所守护的区域此时此刻的他们显然已经是没有足够的心力来操纵这些声音直接传递到目标而不泄露分毫了

    这样的声响,自然也波及了那些灰蒙蒙的火焰,因此而传递去,让罗帆直接听到这种求饶的声音。

    只是,这时候的他,却根本毫不在意这些声音。

    此时的他,悬浮在那一个守护平台之上,身上的灰蒙蒙火焰一伸一缩,与下方那平台之上所浮现出来的灰蒙蒙火焰的伸缩同步而行,就像是两者根本就是一体的一般。

    没错,现如今的他,已经是完全炼化了这一个守护平台!就像是之前他炼化原本属于舒思的那个守护平台一般总共耗时,不过将近十年哪怕是相比于当初炼化舒思那个平台来说,也快了不知多少倍!

    正是因为他已经完全炼化了那个平台,之前那些灰蒙蒙的火焰方才会忽然获得那样强大的生机,也方才会瞬息间便冲破那些守护者所凝聚的抵抗力量,直接扑到那些守护者的身前,直接点燃他们的一切!

    而也正是在点燃了他们的一切之时,他便感觉到,自己的那灰蒙蒙的力量正在不断的取代着他们留在那些守护平台之上的烙印!

    换句话说,他正在渐渐的成为那些守护平台的主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那些守护者与他无怨无仇,他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他们了,更何况现在他还有着充分的出手借口了。

    随着他无视那些守护者的求饶,那些守护者的哀鸣变得越发的凄厉起来,最终,那种种哀鸣,求饶,渐渐的化作了一种怨恨的怒骂。那些怒骂声难听至极,简直让人怀疑它们居然是智慧生灵所能够说出来的

    这种种怒骂带着冲天的怨气,直接搅动时空,搅动天地,让那些守护平台所在的区域都变得腥风血雨,就像是忽然从人间变成地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