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六章 豁出一切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六章 豁出一切

    在这时候,罗帆的面上却没有任何担忧,而是依然冷静莫名。

    在之前,他将那众多守护平台凝聚起来的动作并不算符合这一方天地的根本规则,所以会受到这天地的排斥,让他时时刻刻的感觉到在这过程之中有着莫名的压力笼罩在他的心头,让他产生微妙的担忧,担忧这种手段会不会失败。

    但,显然的,这个时候的情况应是完全不同了!

    在这时候,他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对于那天道之地的抵抗,是符合这一方天地的根本规则的!

    而这种符合规则,却是自然而然的让他产生一种自己得到整方天地加持,自己的一切手段,一切谋划,一切算计,都将成功,更将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

    如此这般的情况下,他此时此刻哪怕是情况已经是变得如此严峻了,他居然也没有生出那种自己就要失败的感觉,而是在心底清楚的知道,接下来必然会有着某种异变出现。而这种异变,必将让自己得到最后的胜利!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此时心中的安定可想而知了。

    他静静的等待着这天地的反应,等待着那种异变的出现当然,他也并非是将自己的生命都寄托在这种感应之上。哪怕是到了这时候,他也有这绝对的把握,自己哪怕是失败,他也绝对能够逃出去,能够不受这一切变动的影响!

    正是因为有着绝对的把握保住自己的安全,所以他方才在这时候这样等待着。

    毕竟,只是放过这一次的计划而已,用这计划的成就去博取比起这个成就更强的成果,这实在是再合算不过了。

    若是真的对他的生命有所威胁,哪怕是此时心中的感觉是如此的明显,如此的强烈,他也绝不会在这里只是静静的等待,而是必然会采取其他行动的什么都不重要,唯有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这时候,上方那众多修士所催动的那手掌已经是渐渐的取得了绝对的上风,对于罗帆所发出去的,那神秘力量所凝聚的长河的碾压却是变得越来越强,与罗帆的距离,与他脚下那上千万守护平台凝聚而成的那一个巨大的平台之间的距离也随着开始渐渐的缩短

    如此这般的状况之下,罗帆看起来已经是危如累卵,整个人看起来就已经是要在下一瞬间就要完全被那手掌碾压崩溃,化作齑粉了!

    在这时候,在罗帆身边那已经化作微尘一般大小的舒思却是开始尖叫起来。

    “快点反抗啊!你不是很强吗?!”她的声音虽然尖锐,但被那种恐怖压力的碾压之下,却是根本没有传出多远,甚至便是在一旁的罗帆,也只是因为自己距离实在是太近,而且感知又是是在敏锐方才听到了这声音而已

    不过,听到这声音,却并不代表他就要按照这声音所说的去做。

    在这时候,他只是顺手虚虚一抓,便已经是将那在一旁的舒思抓在手中,抬手张开,摆在自己的面前。

    这时候的舒思已经如同微尘一般大小,罗帆的手掌在她的眼中已经是化作一片无边广阔的大陆,这样一片大陆之广阔,之巨大,感觉上甚至要以光年来描述方才能够将其规模给描述出来了

    若是一般修士,想要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轻松的将舒思抓在手中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但这时候,在罗帆的动作之下,舒思却是没有感应到任何异常,便发现自己的所在之处已经是完全改变了模样,自己脚下的大地已经换成了一片高低起伏,好像是蕴藏了无数时空在其中的一片大陆了

    好一阵子,舒思方才过神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事,知道自己已经是被罗帆抓在手中。一时间,一种莫名的不爽与安心从心而生,让舒思的神色都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放心,便是失败了,我也能够带着你离开。”罗帆笑着道。

    他对舒思的印象还是相当不错的,若是有可能的话,他终究还是不愿意看着舒思就此身亡。而显然的,若是将舒思留在这里,离开的时候不带她离开,那么,等待舒思的,显然便只有身亡这么一个可能了。逼近,舒思可不是罗帆,她可没有这种在那种强力碾压的力量之下依然能够保持完好无损的能力!

    听到这话,舒思却是叹了一声,再没有什么话说了。

    这其中固然有着自己的安全已经有了保障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现如今的罗帆看起来如此清醒,而且能力依然是如此的高妙,之前关于他疯了那种猜想显然就不是真的。既然他并不是疯了,那么这时候他这样静静的等待着显然便是有着自己的计划。而一直以来,罗帆的一切计划所达成的结果都已经是印入她的心中,对于他的计划的信心,她早已是不知不觉间将其放在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现在发现罗帆正在做着另一个计划,她本能的就已经安定了下来,甚至在心底都开始有着莫名的期待了

    罗帆自然不知道舒思心中的想法有着那么多的变化,这时候他双目平淡的看向上方,看向那正在向着自己碾压过来的那一只手掌!

    这手掌的下方,无数细碎的液体光点四处飞溅,那是他所凝炼的那神秘力量所化的长河被碾碎所致!

    这些力量这时候不断的消散,不断的融入周围的时空之中,渐渐的让那时空发生种种微妙的改变,似乎因为吸取了这众多神秘力量而底蕴不断的增加,潜力不断的增强一般

    当然,底蕴毕竟也只是底蕴,潜力也毕竟只是潜力而已。想要将底蕴转化为实力,终究还是需要一个过程,想要将潜力激发,也终究需要一些时间。而现在,显然的,罗帆最缺少的似乎就是时间

    所以,这种种增强,对于他这时候的状态来说,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好处

    猛地,罗帆眼光一闪,似乎有着一种期待之事终于发生的味道。

    就在这个瞬间,在那天道之地中,有着一位修士忽然身体开始膨胀起来,其中的无尽神秘力量开始疯狂的释放出来,狂猛的冲击这天道之地本身,开始与那上方的天道涌入这天道之地之中的无尽力量开始结合在一处,对这整个天道之地进行极为根本的破坏!

    “你疯了?!”在他身边的那些修士一个个的目瞪口呆,大声呼和。

    “我是疯了,没想到我居然忘记了初心这么多年。”那修士在这时候大吼一声,声音之中蕴含了一种深沉的解脱,就像是已经是将已经加载在自己身上不知多少亿万年的枷锁终于放下了一般。

    随着他的这话,他的身躯轰然一震,悍然崩溃,化作一股好像飓风一般的神秘力量直接将这天道之地炸开了一个越来越大的破洞!

    周围一些修士躲闪不及,居然也被这爆炸卷入其中,自身体内的神秘力量也在这瞬间被引爆,轰然炸碎开来,化作了这种破坏力新的源头,让这种爆炸的威能开始疯狂的增强!

    “没想到还是被他给抢先了”不远处有着一位修士这时候叹了一声,神色当中浮现出一种莫名的解脱之色,身体如同之前那一位修士一般,开始膨胀起来,体内的神秘力量释放得甚至比起之前那一位修士更加的狂猛,造成的结果也更加的暴烈!

    随着他们的动作,其他修士接二连三的有了反应,在这扁平的天道之地内部,几乎是在任何一处位置,都有着这样的修士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以自身在这天道之地之中汲取的无尽神秘力量引爆,直接将其反过来冲击这天道之地,破坏这天道之地!

    “疯了!疯了!他们都疯了!”一声声呼喝在这时候不断的在那些没有做出同样选择的修士之间开始荡着。那些修士一个个的开始四处奔走,远离那些爆炸的源头,想要在这种爆炸之中尽可能的守住自己的生命!

    但显然的,这种事情却是并不太可能的

    毕竟,那些修士可并不是聚集在一处采取行动的。他们是分散到各处位置各自采取行动的!

    换句话说,虽说这时候绝大多数修士都已经是采取了自爆的行动,将自身汲取的一切神秘力量都轰然引爆,用来破坏这天道之地。但同样有着一部分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而是在等待,等待着合适的机会再来进行行动。

    而这机会,或许便是在那些逃亡的修士来到他们的身边之时来临!

    因此,这种骚乱之下,那些修士虽说四处奔走,但却根本无法找到任何一处安全之地,说不定之前一个看起来与他们同样疯狂的修士便会忽然间神色大变,在解脱的呼喝之间,直接引爆自身

    这种坑爹之事接二连三的发生,终于让那些修士再无法信任其他任何人,一个个的开始无比警惕的看着其他修士,逃离的方向也开始不断的躲避其他修士所在的位置,尽可能的远离其他任何修士!

    如此这般一来,这些修士在这过程之中却是渐渐的分散开去

    随着这种骚动,随着这种纷乱,那些修士对于那领头中年男子的支持,自然而然的便散去了。甚至,因为他们之前的支持被抽走,反而是带走了那中年男子的一部分力量,桎梏了他的一部分精力,使得他在这过程之中反而是表现得比之前更差了!

    “该死!你们都疯了吗?!天道如何与你们何干?!我等修士要追求的乃是超脱,乃是永恒!尔等现在只是为了这天道居然抛弃自己的性命?!难道你们都忘记了你们的根本追求了吗?!”那中年男子在这时候高声喝道。

    “不,你错了,我们追求的,首先是守护,之后才是超脱,才是永恒。”这时候,一把声音传入了这中年男子的耳中。

    紧接着,一股无比恐怖的神秘力量轰然在他身边引爆,化作无尽的毁灭向着他狂冲过来,便如同一方方天地向着他疯狂碾压一般!

    在这瞬间,这中年男子大吃一惊,连忙扭转力量在自己身体周围布下一层又一层的防护,形成了一片又一片的时空,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屏障,要抵挡住这种毁灭!

    他的实力,相比于其他众多修士来说强了何止一筹。甚至,这中年男子在这天道之地之中,几乎就相当于在那道尊之路第二层的罗帆一般,有着绝对的优势,甚至能够轻松的碾压在这天道之地之中的一切修士,一切存在!

    在这时候,哪怕是事起仓促,哪怕是那种毁灭力量强悍得甚至足以轻松的让千百名在这里的修士同时身亡。但,在他的防护之下,那无穷毁灭力量却都没有半点侵袭到他的身上,没有半点真正的伤害到他!

    最终,所有的力量尽皆都完全从他的身边绕开,让他身体周围的时空完全毁灭,只留下他身体所在之处的那一点时空安然无恙!

    “你该死!”这中年男子在这时候怒吼一声,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愤怒,那是一种被背叛所产生的愤怒!

    那些修士对这天道之地下手,他虽然不爽,但其实也没有被背叛的感觉。毕竟,这是理念不同,而对方也已经付出自己的生命去贯彻这种理念。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够愤怒,能够疯狂,但却绝不会认为他们是背叛自己。

    但现在则不同,现在,那些修士可是要杀死自己!甚至宁愿引爆自身也要与自己同归于尽,要让自己的一切化为虚无,要让自己完全失去性命,这显然便是毫无遮掩的背叛了

    而被背叛,显然是最容易让人失去理智的行为。

    这时候,眼前这中年男子,心中便生出了这种强烈的,被背叛的愤怒。

    不过,很快的,他的眼光便微微一闪,身体快速的冲破周围的混乱,向着远处逃去。

    因为,在周围,数百名修士正快速的向着他冲过来,这些修士的身体之中的神秘力量更是在这过程之中疯狂的膨胀,不断的要挣脱自己身体的束缚,悍然炸碎开来,要将其最强的威能完全释放出来!

    看他们眼中的神采,分明就是已经豁出自己的性命,已经是要将自己的一切完全抛开的觉悟。哪怕是他比起这些修士都要强悍许多,却也无法安然无损的防护住他们这时候豁出去一切所引发的那种恐怖的攻势!

    毕竟,他就算是再强,却又如何能够阻止他人自己选择去死?

    “还真是热闹啊”这时候,一把莫名的声音传入了这中年男子的耳中。

    这一把声音让他悚然,猛然抬头向着那一个对应着那天道之地外的窗口望过去,果然,在那里这时候已经是没有了什么手掌,也没有了什么场合,只有一个人影静静的悬浮在一个平台之上,静静的俯瞰着他们!

    那,赫然便是罗帆!

    却是,反方才这天到之地之中产生了混乱,使得这中年男子对于那从天道之中引下来的力量失去了操纵,使得那手掌的威能开始幅散开来,渐渐的失去了凝聚度。

    这样的力量,原来有着一分破绽,现在就已经增加到了万分破绽!

    如此这般一来,面对着罗帆,这种手段有着什么效果却是可想而知。罗帆只是心中一动,再度引发一股神秘力量,甚至都不需要化作那长河,而是直接化作灰蒙蒙的火焰,便已经是轻轻松松的钻入了那手掌的内部,直接从内部点燃了那手掌!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不过似乎瞬息之间,那手掌便已经是化作了无尽的灰蒙蒙火焰,对他再无任何威胁。甚至反过来,被他所掌控,成为了他的力量!

    在这时候,罗帆便有一种难言的感觉,这力量并非是被自己的强制手段所压服,而是其在主动的亲近自己,在主动的要成为自己的力量!

    明白这个之后,他就明白,自己所等待的异变已经出现了。

    当下,他毫不犹豫的催动自己脚下的那个上千万守护平台所凝聚而成的守护平台,将其中无尽的神秘力量引出,开始疯狂的融入那上方的灰蒙蒙火焰之中,让那火焰发生一次又一次的升华,一次又一次的跃迁。

    最终,所有火焰的色泽完全消失,那灰蒙蒙的火焰化作完全透明的形态。

    这种火焰有着无尽的威能,若是释放出来,便是将亿兆天地完全毁灭都不会有任何损伤。但这时候,这火焰却是显得无比柔顺,无比顺服,甚至连空间都没有扭曲半点,至于规则法则更是完全无视,就像只是透明的光影一般,静静的浮现于虚空当中。

    这显然便是这种火焰的威能已经是极度内敛,并且完全处于他的绝对掌控之下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