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崩灭!

正文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崩灭!

    罗帆在这时候面上挂上了淡淡的笑容。

    随着他的操纵,那些仿佛虚影一般的火焰开始不断的升腾而起,直接裹挟着手掌所转化的火焰开始向着那天道之地而去,无比快速的向着那天道之地接近,最终,不多久之后,便已经是蔓延到了那天道之地上,直接将那天道之地都包裹在那火焰之中!

    这火焰并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一种甚至比起那灰蒙蒙的火焰更加高级的一种火焰。

    其中的威能之强,之玄妙,尽皆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层次!

    在这火焰包裹之下,这整个天道之地,在罗帆的感觉之中,简直便像是忽然间被他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一般,其中所有的一切变化都在这瞬间完全被他化入自己的感应之中。

    瞬息间,他便已经是明白了这天道之地的原理,明白了这天道之地与那上方的天道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多么的微妙了

    这天道之地虽说以天道为名,但其实却是那天道的寄生虫!

    它用一种无比微妙,无比玄奥的方式将自己的触手探入那天道之中,从那其中不断的汲取着神秘力量来稳固自身,壮大自身,以及培养在这其中生存着的那无尽修士,再借助那无尽修士的力量加固这天道之地,转而加强这天道之地对于那天道的侵蚀,对其中神秘力量的汲取!

    如此这般,循环往复,让这天道之地不断的壮大,同时也让那天道不断的被削弱当然,这种削弱幅度,相比于整个天道来说,依然是微不足道的。毕竟,这可是那甚至能够掌控这整方天地一切细节,一切玄奥的天道!哪怕是那天道之地在其上面汲取了这么多亿兆年,对于其整体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

    不过,哪怕是再微不足道,寄生虫便是寄生虫!不断的在其身上盗取养分便是在盗取养分。对于这天道而言,对于这天地而言,这天道之地都是一处盗贼窝!那天道之地之中的生灵,也都是盗贼!

    在如此情况之下,这些修士,可以说都已经是获罪于天了。

    除非他们能够真正的挣脱这天地的束缚,能够真正的得到大能力,大超脱,否则的话,他们却必然会事事不顺,必然会在修行之中遭遇到无尽的**颈!

    想要突破,那更是想都别想这,其实才是这天道之地之中的生灵之所以显得这样的弱小的根本原因所在

    罗帆如同掌上观文一般轻松的理解了这天道之地的几乎一切,心中便知道,这是一个自己感悟那神秘存在,也即是被称作天道的存在最好的机会了。

    只要自己能够解决这天道之地,能够将这天道之地之中所盗取的一切资源,一切力量都反馈那神秘存在,也即是那天道,自然而然的就能够得到天道的青睐,到时候自然便有机会探入那天道之中亲身去感应那其中的奥妙,其中的原理

    明白这个,罗帆怎么可能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当下,他在那一声轻笑之后,便猛然抬手向着那天道之地虚虚一抓。

    瞬息间,便有着一只手掌悍然穿透了那天道之地的屏障,直接探入了其中的无穷混乱之中。

    在穿过那无边的火焰的过程之中,这手掌被瞬间点燃,直接化作一只火焰手掌,向着那天到之地深处的,那一个中年男子抓过去!

    罗帆通过之前借助那火焰对这天道之地进行感应却已经知道,那中年男子,其实便是这天道之地的主宰!当然,这种主宰与真正完全掌控一切的主宰却是有些不同。这种主宰,并没偶遇那种绝对主宰的权限。这种主宰的身份,更多的是因为他为这天道之地贡献太多所以使得这天道之地对其有所青睐所形成的。

    这样的主宰身份,并不足以让他成为在这天道之地之中无所不能,但却足以让他与这天道之地在某种程度上连成一体。

    而这种连成一体,固然是能够让他得到巨大的好处,但也会让他一旦受伤便会造成着天道之地出现一定的损伤!

    如此这般一来,罗帆想要对付这天道之地,最好的办法,最轻松的办法,当然就是先对这主宰着手了。

    那中年男子原本正在躲避着其他修士的自杀性攻击,忽然间听到罗帆所发出的那好热闹的声音,再接着便发现那手掌从天而降,好像是与他连在一起一般,向着他快速的侵袭过来,心中瞬间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慌!

    当下,他疯狂挣扎,极力的调动神秘力量向着那手掌轰过去。

    他这时候无比清晰的感受到,若是自己被其他修士的自杀性攻击轰到,最多也不过是身体受伤,顶多就是抛弃现在的这身躯而已。但一旦自己被眼前这个手掌给抓住,那么,等待自己的便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绝不可能出现其他可能!

    面对着这种情况,该怎么选择,那实在是太简单了。

    当下,他的几乎一切神秘力量都轰向那火焰手掌,直接与那火焰手掌接触在一处。

    作为这天道之地之中的主宰,这修士对于神秘力量的体悟与掌握都远远超过了其他守护者。这时候,这些神秘力量却并不是单纯的粗暴与那手掌撞击,而是在轰上去的过程之中时时刻刻的发生某种微妙的蜕变。

    这种蜕变之下,那神秘力量的性质开始进行不断的改变,最终化作一把利剑,悍然穿透了时空,深深的砸入了那火焰手掌之中,与那手掌进行无比惨烈的对轰。

    在这种对轰之中,那火焰手掌轰然崩溃,无数的破洞从那手掌的上上下下两个方向产生,无尽的火焰与神秘力量开始快速的从那里面喷涌出来。

    “相当不错的运用”这时候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心中这样感叹了一声。

    这种将神秘力量化作利剑的手段不单单只是将神秘力量凝聚成为形体而已,而还必须对神秘力量的根本有着极深的体悟,对那利剑的本质更是有着超乎想象的理解方才能够将这两者凝聚在一处,方才能够使得这神秘力量所凝聚出来的利剑不至于徒具其型而没有什么实质

    而显然的,这中年男子这时候的手段显然便时这样的一种手段,是一种有着无尽的威能,已经将利剑的本质发挥到极限的一种手段!

    这这种手段,罗帆在之前却是并不具有的。但,也只是之前而已,在这时候,在自己发出的火焰手掌被击中的瞬间,他就已经是有了感应,自然而然的就掌握了这种变化,同样能够制造出来这样的攻势。

    毕竟,归根结底,罗帆对于这神秘力量的领悟相比于那中年修士来说却也是丝毫不差的既然对方能够领悟,罗帆在稍稍提示之下,自然也能够领悟出来。

    不过,这时候那中年男子却已经是没有心思去为自己的成果兴奋了。

    因为,被罗帆的攻击这么一个耽搁,他却就已经是被其他修士围在中央,一股股恐怖的神秘力量爆发在他的身体周围悍然炸开,恐怖的冲击疯狂的向着他奔涌而至,疯狂的对他进行碾压,直接将他的身躯压碎,甚至穿透他的身躯,穿透他的心灵,穿透他的生命本源,针对他的存在概念进行碾压!

    这时候,这中年男子方才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其他人,他们的自杀性攻击之强,还是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之外啊

    这时候的这种冲击哪里只是如同他之前所想那般只是让自己的肉身失去,只是让自己的力量受损?那根本就是威胁到了自己的性命啊!

    在这瞬间,从那中年修士所在之处传出了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

    在这惨叫之间,他的力量涌动,无穷无尽的冲击不断的从他所在之处释放出来

    而这天道之地更是在这过程之中开始剧烈的震荡起来,那种对于那天道的汲取力度似乎在忽然间减少了一些

    这种减少的幅度相比于这整个天道之地对于天道的汲取来说不算太多,但在这时候,在这天道对于这天道之地的反抗已经达到了最激烈的程度,在这整个天道之地之中的大量修士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自我毁灭来破灭这天道之地的时候,这种增强却已经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让整个天道之地之中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最终,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从肉眼可见的每一寸区域一直到肉眼都见不到,甚至连感知都无法感应的区域都开始破碎开来

    一种莫名的欣喜凭空从不知多少修士心中产生。

    这种欣喜毫无来由,但却让他们觉得这完全便是由他们自己内心深处所产生的欣喜。

    这不是其他,正是那天道所产生的欣喜!

    “还有许多后手没有发出呢”罗帆这时候却是叹了一声。这天道之地的崩溃比起他想象当中的都要快上不少。

    原本他还有着许多手段要施展出来让这天道之地彻底崩溃的,却没想到,自己才刚刚发出一掌而已,居然就已经是让那中年修士近乎身亡,也让这扁平的天道之地近乎完全消失了

    这时候,嗡嗡嗡嗡的声响开始从罗帆的手中传来。

    紧接着,舒思的身躯开始快速的增长,从原本好似微尘一般的大小,转眼间就已经成长到了正常人大小,最终化作一个巨大的身形,站在罗帆的手心之上。

    舒思眼中有着莫名的茫然,紧接着,她的身上有着莫名的神秘光芒开始浮现出来。

    这神秘光芒无比的奇妙,一伸一缩,如同呼吸一般,隐隐间与上方的那天道产生呼应,似乎不断的通过这种呼应从那天道之中汲取着某种养分来促进自身的成长一般。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面上只有一种莫名的疑惑:“怎么是她?她方才分明没有什么动作,没有任何贡献,为什么得到好处的居然会是她?”

    以罗帆的见识,自然是知道,眼前这一幕分明便是舒思在不断的接收这上方的天道给她的好处的现象。但这却更让他感到惊讶。毕竟,舒思一直以来都是在他的守护之下,别说没有任何贡献了,不算拖累,都已经算是给她面子了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那天道居然将好处给了她,而不给做出这一切,甚至间接毁灭了那天道之力的他!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惊讶?!

    不过,显然的,这天道却绝不会理会他的惊讶的,更不可能给他解释。这时候,那种神秘存在只是不断的与舒思身上的神秘光芒交相呼应,不断的将某种无比神秘的存在注入舒思的体内而已。

    随着这种种变化,舒思身上的气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增长了。

    其在入劫层次的步数更是在这过程之中走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大步

    最终,在某一刻,她的身体猛然化作一阵光芒,向上直冲而起,向着那天道快速的冲去。

    罗帆眉头一皱,在这瞬间,他感知一发,瞬间便裹住了那舒思。

    舒思体内的神秘力量毕竟是得自罗帆脚下的那个守护平台。而显然的,这个守护平台早已是被他给完全炼化!这守护平台之中的一切力量,都已经是打上了属于他的烙印!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可以说,舒思身上已经是深深的刻上了属于他的烙印!

    如此这般一来,他想要将感知侵入舒思的体内,直接包裹住她,感应她的一切,那自然只是动念之间的事情而已。

    舒思向上冲的速度无比的迅捷,无比的快速,只是一转眼间,便已经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直接投入了上方的那神秘存在,也即是那天道之中。

    随着她进入其中,罗帆便感受到有着无穷无尽的信息通过自己的感知不断的向着自己奔涌而来。

    这些信息是如此的杂乱,如此的复杂,感觉上似乎是无穷天地的一切信息都在这瞬间蜂拥而至,直接要将他完全淹没一般

    在这瞬间,罗帆的眼神都变得有些怔忪起来,甚至连自己的头脑都感觉阵阵发胀,似乎下一瞬间自己的头脑便要在这种冲击之下完全崩溃,继而完全毁灭了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面上有着一种莫名的表情,神色当中浮现出了一种颇为怪异的神采。这些信息,包罗万象,其中虽然并没有直接蕴含这神秘存在的本质,但却对其有着侧面的描述。他相信,只要他能够将这些信息整理出来,最终必然能够体悟到一些那神秘存在的奥妙的!

    现如今,他已经是完全没有心思去考虑为什么会是舒思得到了这种待遇,被直接引入那神秘存在之中去直接接收其中的信息了。更是没有什么心思去关注那天道之地如何从细节崩溃,那些碎片如何崩散,如何毁灭,如何化作无尽的陨石向着这天地坠落,最终在地面,在时空,在规则法则之中砸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出来

    更没有心思去在意在那其中的那无数生灵,那无数修士的命运到底是怎么样,到底是生是死,生的话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惩罚,或者有着什么样的奖励,死亡的话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死亡,有多彻底,或者只是走个过场这一切的一切,相比于这时候他借助舒思不断的从那神秘存在之中所得到的信息来说,都是那样的微不足道,那样的不值一提!

    这时候,整方天地都开始微微的震颤着。

    原本隐藏起来的那神秘存在,更是完全显露出来,让无论在任何一处时空,任何一处天地的生灵都能够通过抬头看到这神秘存在的存在,也都能够看到那天道之地的崩溃!

    当然,也只有那真正强大的守护者方才能够看到那天道之地的真实模样。对于绝大多数修士来说,那天道之地的崩溃,便只是那凭空显露在虚空之上的那神秘存在之上带上了点点火星,点点光点四处飞散,不断的崩溃而已

    这并没有给他们什么震慑,反而是让他们觉得那神秘存在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神奇,心中自然而然诞生出种种难言的向往之情。

    或许,从今日开始,有着不知多少修士会将那神秘存在同样当成是自己奋斗的目标,修行的目标,便如同这时候的罗帆一般

    上千万守护平台叠加成为一个平台的效果正在开始渐渐的显露出来。

    这种叠加,并没有让那上千万守护平台所守护的区域在物理上完全连在一起。但在时空层面上,却是将他们完全组成了一个整体!

    通过这种联合,现如今,那上千万守护平台所守护的区域虽然依然分散,但却似乎有着无数的根须贯通他们的守护平台所在的区域,最终所有的根须通过时空移转联系在一处,形成了一根巨大的主干,汇合成为罗帆身下的这个守护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