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一章 对手!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一章 对手!

    这是一片与周围完全格格不入的时空。

    别说与周围格格不入,便是与罗帆的存在概念本身也是完全格格不入!

    罗帆则之世界观之中的时空,无论表现是怎么样的,无论结构如何,甚至到底是不是完整,是不是能够称得上是时空,最终追根究底,都必然能够找到他的则之世界观!

    换句话说,哪怕是看起来与则之世界观完全相反的某种事物,只要是在这他的存在概念之中,分析到最后,都必然能够从他的则之世界观之中找到根据!

    而眼前这时空却不同。

    眼前这时空看起来一片繁荣,更是显得无比完整,似乎便是一个极为完美,生机勃勃的时空,但其中,罗帆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一种完全属于另一种世界观的气息!

    那种气息是这样的隐晦,若不是罗帆乃是则之世界观的主人,乃是这存在概念的主人,说不定都根本感应不到这种隐晦的另一种世界观的存在

    “让我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罗帆心中微动,感知直接向着那时空之中侵入,转眼间便已经是席卷了这整个时空。

    要知道,这里已经是他存在概念极深层的所在了。在这里,他甚至将自身的掌控力催动到极限都只能够让自己的概念身躯凝练到万丈高下而已。他的感知相对于这一层的存在到底有多强,可想而知!

    可以说,若是他俺愿意,甚至直接一个感知将这时空完全崩碎,也只是想不想的问题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这一个时空有着极强的防御,却也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让他瞬息间便已经是用感知深入到了这整个时空的方方面面,掌握了这整个时空内部的一切存在的结构与奥妙!

    这一个时空,极为奇妙,其存在方式,隐隐间与外面的天地有些类似。同样是万事万物都由无尽的天地组成。同样是整个时空看起来很是寻常,但内里的比起表面看起来要丰富复杂不知多少亿万倍!

    “果然是某种那天地的土著所留下的痕迹!”在这瞬间,罗帆便已经是完全确定了这一个时空的来源了。

    对天地有着这样的认知的,将世界的根本当成是这种模样,认为天地便必然是这种无尽时空组成,无尽天地组成的,也唯有那种从没有见过其他天地,只看过外面那罗帆劫数之中所遭遇到的这个时空之中土生土长的修士才可能形成。

    在罗帆的存在概念内部存在着这样的时空,那显然便绝不可能是在罗帆的影响下所出现的,而必然便是那种原本在她怀疑之中存在的,那正在监视掌控他一切行为的那一名修士所留下的!

    当然,在这样深层的位置找到这样的时空并不代表那修士便已经是能够深入到这一层,甚至已经足以操纵这存在概念深层的时空了。

    那只是表明,那修士的手段隐晦难言,隐隐间已经是影响了这一层的概念层了而已

    或许,对于他自身来说,甚至都没有认识到这样深层的概念层,甚至可能没有认识到那概念层面也是有着可能的

    确认了这个时空的本质,罗帆自然不会再迟疑,他心中微动,感知直接将这整个时空完全裹住,微微一颤之间,就已经是将这时空与外界星云之间的联系完全截断,让这时空在这时候完全的独立开去。

    随着这种变化,他便猛然感受到一种莫名的轻松从心底浮现出来。

    “看来我的猜测果然没错!”罗帆心中瞬间闪过这样的想法。

    随着,他的感知快速的往上升,逆反之前向着这存在概念深处深入的整个过程,不断的向着更上层的概念层而来,只是转眼间,便已经是悍然穿透了无尽的概念层,直接出现在了宏观的概念层面上!

    随着他一同降临这个宏观概念层面的还有一物,那便是,在他手中存在着的,那一个小小的,甚至比起微尘更细小无数亿万倍的那个奇妙时空!

    “让我看看你的主人到底在哪里吧。”罗帆心中喃喃着。

    紧接着,这存在概念抬起手指,悍然向着他手心之上的这个无比细小的,比起微尘小上无数亿万倍的奇妙时空点过去。

    在这一点之下,这时空轰然一震,整个时空开始疯狂的解体,其中存在的一切概念都开始随着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这种细微的存在概念本身便是结合成为一体都难以在宏观概念层面上存在的,现如今崩溃开来,所有的时空,所有的物质,所有的能量都重新化作存在概念,对于外界的抵御能力自然而然的便开始减弱,若是没有其他帮助存在的话,甚至连亿万分之一刹那都不可能存留下来,在那亿万分之一刹那之间便会完全崩溃

    但,显然的,罗帆将其点开却并不是为了将其毁灭而已。在这时候他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存在概念湮灭消失。

    在这时候,在那时空崩溃开来的那一瞬间,他便将自身的存在概念直接包裹住那些存在概念,直接护住那些存在概念,让那些存在概念能够留存下来,并按照其本性,开始发散开去,向着四面八方涌荡而出这看起来便像是天女散花一般

    那些细微的存在概念并没有往固定一个方向,发散的过程之中每一点概念的方向都与之前不同,似乎乃是完全随机的四散而去一般。

    哪怕是有着罗帆的存在概念守护,这些存在概念本身也着实是太脆弱了,终究也不可能留存太久。

    在不断发散之间,越来越多的存在概念都不断的湮灭,消亡。

    留下的存在概念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到最后,在数日之后,那些分散开去的存在概念已经是消失了绝大部分,只剩下稍稍的数块存在概念似乎能够从某一方向之上得到补充,居然能够勉强支持下来,一直到这数日之后,居然依然看不出多少损伤。

    罗帆的存在概念已经是包裹住那所有分散开去的存在概念,对于这一切变化自然是清清楚楚。

    在这时候,他瞬间就已经是锁定了那剩下的极少部分存在概念,衡量了一下方向,便知道了那用特殊而隐晦的手段监控自己的存在的存在概念到底是在哪个方向了。

    那存在所存在的方向本身与其存在概念便有着莫名的联系,换句话说,只有前进方向与那存在的存在概念相同,方才可能在前进的过程之中得到补充,进而一直存在下去。

    随着确定了方向,罗帆自然再不等待下去,而是开始催动那存在概念的速度,开始疯狂的加速,跨越了无穷存在概念的阻拦,最终终于来到了一处在概念层面来说已经极为遥远的一处所在,或者说,一处存在概念之前!

    这一处存在概念相比于这概念层面上的其他存在概念来说却是有着不同。

    它便如同一条长河一般,横贯概念层面,不知始终,不知粗细

    便好似,是这概念层面之中的天道

    那一点被罗帆的存在概念包裹住的存在概念在这时候无比主动的投入了那存在概念长河之中,在那概念长河的微微涌动之间,便已经是与其完全融合,好像从没有脱离过一般。

    “便是你吗?”罗帆心中一动,在现实层面的双眼缓缓睁开,向着虚空当中的某个方向望过去。

    他对于概念层面的理解经过这一次的变化却已经是比以前增强了不知多少。在这时候早已能够做到通过那概念层面上的位置来确定现实层面的位置了。

    此时此刻,他的双眼好似是穿透了无尽的时空,照过了无尽的阻隔,看到了在某一处特殊时空之中所隐藏的某物。

    那是一道长河,一道不知始终,不知长短,不知粗细的长河。

    在那长河之中,蕴含的并不是河水,更非是海水,而是一种神秘力量!或者说,天道之力!

    这长河蜿蜒于虚空当中,或者说,其所在之处,便已经是自成时空,自成天地,独立一体。此时此刻,在罗帆的视线照在这长河之上的瞬间,那长河便微微一颤,猛然间,一只大手从那长河之中伸出,微微一掐,便已经抓住了罗帆的视线,就掐住了实物一般,猛然一拉,一震,那视线便已经是悍然崩溃,让罗帆感到眼前一黑,那长河的存在再度消失于自己的视线之中。

    紧接着,他在概念层面上的存在概念便发现,那概念长河已经是转移了位置,消失在他的面前。

    “走了?”罗帆眉头一皱,心中微动,视线一凝,便已经是再度向着之前那奇异时空所在之处照过去。

    这一照,他便发现,那长河果真已经是完全消失,甚至连半点痕迹都没有残留下来!

    四处张望看看,甚至是将自己的感知向着四面八方分疯狂扫荡,他都再无找到任何它存在的痕迹,就像是这天地之间从来没有那长河存在一般

    可以说,若是只是在现实层面发现这长河的话,他这时候说不定便已经是失去那长河的位置了。但,显然的是,现如今,罗帆真正发现这长河的,并不是靠现实层面的种种感知,而是靠着那概念层面的存在概念!

    在这时候,他的存在概念在那长河四面八方一扫,便已经是发现在原来位置的不远处那概念长河的存在!

    心神一转,以概念层面与现实层面进行稍稍转换,他便确定了那长河在这时候到底转移到何处了。

    当下,他在现实层面的视线一转,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转过去,一闪之间,便已经是再一次锁定了那一处在另一个方向的奇异时空,心中微动,视线一震之间,就已经再一次穿透了那时空,看到了那长河!

    就在这时候,从那长河之中传出了一声轻咦:“你居然能够发现我?”

    这一声轻咦极为清朗,似乎是一名而是三四岁的男子所发出的声音!

    紧接着,那长河之中有着一个青年的人影慢慢的从那河中悬浮而起,最终停留在与河面将触未触的状态。

    这个人影虽然活灵活现,看起来乃是真正的血肉之躯,但罗帆却是一看便知道,这个人影不过是神秘力量所凝聚而成,或者说,天道之力所凝聚而成的而已!看起来虽活灵活现,却并没有半点血肉!

    这个人影在这时候双目已经,笼罩在罗帆的视线之上,就像是看着一个实体之物。

    “你在监控我?”罗帆这时候淡淡的道。

    他的声音通过他的视线直接传递过去,轰入那奇异时空之中。

    随着这声音之中所带来的力量,那一道视线开始微微一凝,瞬间化作一个似虚似实的人影出来,遥遥看着罗帆。

    到了罗帆他们这个层次,任何属于他们的一切都能够延伸出无数变化。哪怕只是视线这种无形无质的存在,也是一样。现如今,将视线凝化成为类似分身一般的存在,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手段而已。

    “没错。”那个人影这时候却是没有半点否认的想法,直接便承认了这个事实。

    “为什么?”罗帆皱眉,淡淡的问道。他的一切手段哪怕是在其他守护者看来也只是有些过分而已,绝不至于丧心病狂,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觉得眼前这一名比起其他守护者超过不知多少倍的存在会在意。

    虽说,他心中知道,这存在或许便是这一次劫数给自己准备的对手

    “我能够感觉到,我要成道,就需要打败你。”那人影在这时候神色有些迷茫的说道,那样子,似乎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来的一般。

    “就是因为这个?”罗帆不由得有些惊异,他原本还以为对方会扯出什么你犯了规矩,你破坏了世界的平衡之类的事情来说事的,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没有扯半点这些,而是直接说出了这个更加难以反驳的理由

    “当然就是这个了,不然你以为会是什么?”那人影这时候神色却是显得有些怪异,似乎觉得罗帆会对这个理由而感到好奇有些无法理解。

    罗帆叹了一声,摇摇头道:“确实是够了。这样的理由,已经足以让任何修士做出任何决定,犯下任何事情了。”

    “不过,你为什么只是监控呢?”罗帆接着又问道。毕竟,若是要战胜自己方才能够成道,正常来说早该是用最快的速度战胜自己方才是正确的选择,而对方却并不如此选择,反而是用一种极为诡异,极为隐晦的手段监控他的存在,观察着他的一切行为。这种情况怎么看都不符合对方的目的吧

    “并非我不想动手,只是现在我没有足够的把握而已。你现在发现我的存在已经证明了我这种感觉的正确。事实上,我只是刚刚监控你而已,你居然就已经发现了。”那人影显得有些遗憾。

    就在这时候,那长河微微涌动,猛然间形成了无数珍禽异兽,再接着,这无数珍禽异兽完全崩灭,再度一转,就化作无数修士,再猛然崩溃,再接着化作无数世界,无尽时空,跟着,这些再度崩溃,最终化作种种变幻莫测的无数诡异的光影,那难以分辨出到底是什么事物,有着什么特殊威能的光影出来!

    这一切的变化,让这原本平静流淌的天道之力长河在这时候变得无比动荡起来,好像是忽然间产生了难言的混乱一般。

    罗帆在这时候更是感觉到,似乎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波动不断的扫过他的身躯,扫过他的存在概念,甚至扫过他其他层面上的那种种存在!

    “又来?”罗帆皱眉。

    若是之前,他必然难以感应到这种波动,难以把握住这种波动的目的。但通过之前挖掘那存在概念深层的奥妙,更是在其中找到了对方在自己存在概念之上留下的痕迹,他却已经是对对方的手段有了一种本能的感应了。

    所以,这时候,他却是瞬间便知道,对方乃是在通过与之前类似的办法查探他的一切!

    这种查探手段的本质原理与之前的监控其实一般无二,只不过更加的暴烈,更加的毫无顾忌而已!

    就像是这时候,他便猛然感受到,在那的存在概念以及其他层面之中,无穷尽的类似之前那时空一般的时空正不断的钻入他那各个层面之上的那种种与他对应的存在之中!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他轻喝一声,在现实层面之中的身躯之中猛然有着无尽的神秘力量喷涌而出,瞬间转化做种种难以形容的灰蒙蒙光芒,直接穿透了各个层面。每穿过一个层面,这些光芒便产生了某种难言的变化,变得与那个层面无比的契合,直接投入那层面之中与他对应的存在之上。

    随着这些光芒所转换之物的投入,那些与他对应的存在各自震颤着,直接将那无数想要侵入其中的时空完全绞碎,让那些层面之中的存在尽皆变得纯净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