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二章 层面之战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二章 层面之战

    在这变化之下,那长河之上的种种奇异的变化轰然崩溃,化作漫天的飞雨四处飘散,重新落到那长河之中。

    “嗯?果然不是巧合!”在这时候,那长河之中浮现出来的人影眉头一凝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巧合?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

    他这时候却也已经是没有什么话要与眼前这长河分说了。既然已经确定了眼前这长河便是自己的对手,那么该怎么做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他在这时候,心中微动,时空一个移转之间,那一个在他脚下的守护平台便已经是直接扭曲时空直接来到了这神秘力量长河所在的那一片奇异时空之外。

    紧接着,他将视线一凝,那视线便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无上威能,直接便将那时空的屏障完全撕开,直接让罗帆与那长河终于第一次面对面而立。

    那长河之上的人影在这时候神色变得颇为不好看,口中这样道:“现在尚且不是我们交手的时候,你太弱,我也太弱了。”

    说话间,他一挥手,那神秘力量长河便微微翻涌着,直接搅动时空,隐隐间便引动了那上方的神秘存在,也即是那天道的威能,瞬间形成一种无法形容的变化,让这时空在罗帆的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似乎正在渐渐的消失。

    这种变化,虽然在罗帆眼前发生,但他却是完全无法掌握其中的任何痕迹,无法理解其中到底是什么在起作用。似乎这只是这天地本身的某种自然现象,是这天地规则法则自然运转的结果!

    不单单是在现实层面之中有着这样的变化,便是在那概念层面上,在罗帆面前的那长河的存在概念也在这时候开始渐渐的化虚,眼看着就要消失在他的面前了。

    “怎么能够让你这么轻易的离开?”罗帆心中闪过这想法,直接催动他脚下的那守护平台,一股股无法形容的神秘力量便开始从这平台之中喷涌而出,在虚空当中开始快速的演化为无尽的锁链,直接插入眼前那正在渐渐化虚的那奇异时空之中,向着那长河而去,转眼间,就已经是一道道的插入那长河之中,穿透那长河,在其周围开始不断的绕圈,将那长河直接锁住!

    要知道,为了找到这长河,他可是在那概念层面努力了那么长时间,甚至是费劲了心血,现在眼见这长河已经在自己的面前了,他还怎么可能那样轻易的就让这长河就此消失?!

    面对着这种变化,那长河消失的速度微微一滞,就像是果真是被某种力量给封锁住一般。

    不光是这现实层面的,便是那概念层面的那存在概念,在这时候也已经是微微一凝,似乎已经是被封锁住了。

    在这时候,罗帆现实层面的身躯并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在概念层面上的存在概念直接开始动作起来。

    因为他对于存在概念本身的挖掘已经是深入到了那不知多少亿万层的深度了,所以他对于那存在概念本身的理解,却已经是深入达到了某个难以想象的地步。虽然尚且没有花费多少心思去研究,但光是本能的感应,却就已经是让他能够利用这存在概念施展出种种以前所不敢想象的神通出来了。

    在这个时候,他的存在概念采取了行动,抬手向着那眼前的长河概念一指,无尽的细微存在概念从他手中直喷而出,在虚空当中开始变动,转化为一个个无比奇妙的符文,直接牵引周围无尽的存在概念向其凝聚而去,转眼就已经化作一个巨大的印玺,随着他的动作向着眼前那长河猛砸下去!

    这个印玺乃是一种概念神通的表象,本身具有绝对的镇压威能!

    在这印玺之下的一切存在概念都承受不住这印玺的威能,在这印玺之下开始不断的凝固,最终随着印玺的经过而被收入那印玺之中。一直到最后,那印玺终于猛然砸入了那正在渐渐变虚的长河之中,微微一颤之间,就已经是扫过那整道长河,让那长河原本正在变虚的过程终于完全停滞了下来!

    “你做了什么?”在现实层面,那长河之上的人影在这时候皱眉开口问道。

    “只是让你无法离开而已。”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抬手向着那长河虚虚一拍。

    随着这一拍,无尽的神秘力量在虚空当中演化出无尽的火焰,随着他的这么一拍化作手掌向着那长河猛拍过去!

    这些火焰,乃是比起那灰蒙蒙火焰更加高级,更加强悍的火焰。光是在这虚空当中呈现,便已经是直接毁灭了不知多少亿万时空,消耗了不知多少规则法则了。

    当这火焰手掌穿透那奇异时空的瞬间,那奇异时空便被瞬间点燃,其中的一切,都化作了这火焰的力量,成为了这火焰的一部分,不单单不抵挡这火焰,反而是反过来帮助这火焰,使得这火焰在向着那长河而去的过程之中变得愈发的巨大,愈发的恐怖起来了!

    就在这时候,那长河之上的人影轻喝一声,道:“原本不想要这么快和你对上了,也罢,既然这样,就让我试试看你有多少能力吧!”

    随着这话,那长河微微一个震颤,从那天道之中便有着无尽的恐怖威能释放出来,直接穿透时空,穿透一切,出现在这长河的内部,轰然引爆之间,产生无匹的冲击,直接便将那无数封锁这长河锁链给完全崩散。

    与此同时,在那概念层面上,那长河概念也同样是生出微妙的变化,恐怖的威能从那内部爆发出来,直接冲得罗帆凝聚出来的这个概念印玺轰然崩溃,重新化作无尽的存在概念向着四面八方飘散而去。

    “居然能够直接操纵天道?!”罗帆在这瞬间心中暗自震惊。

    眼前这长河现在所施展的手段不是其他,赫然便是直接操纵那天道释放威能来直接对付他!这种手段,有些类似之前那天道之地之中的那些修士,但却比那些修士做的更加的精巧,更加的绝对!

    那些天道之地之中的修士只能够如同借力一般去借用那天道之中的威能,在借用的过程之中本身还需要承受无尽的压力,而且,所借用而来的力量更是无法做到完美的利用,无法将那些威能完全的发挥出来!

    而眼前这长河就不同了,他似乎就是这天道的一部分,牵引那天道的力量,就像是牵引自身的力量一般,在运用的过程之中不单单不用承受那力量的压力,甚至反过来能够接受那力量的加持,那力量的提升,甚至将这种过程当成是一种修行过程!

    而且,除了这个之外,其对于那威能的运用,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别说是借用力量了,便是绝大多数修士对于自身力量的运用怕都达不到他对那天道之力的运用那个层次了。

    这种情况的出现,让罗帆瞬间便知道,眼前这存在与那天道的关系,怕是比起那天道之地之中的生灵更加紧密。

    甚至,有可能他便是直接真正融入了那天道之中的修士!

    在这时候,在那长河之中爆发出来的无尽力量在这时候开始不断的变幻,以几乎无可抵御的姿态,将罗帆贯穿那长河之中的众多锁链给完全绞碎,使得那长河随着渐渐的恢复了自由。

    这整个过程看起来似乎很是粗暴,只是强大的力量从那深处爆发冲击这些锁链而已。但事实上这其中的变化之精微,之玄妙,却是达到了一个正常修士所无法想象的境地!

    那其中每时每刻,每一股威能,每一点力量所涉及的变化都要以亿兆来计算。

    其中但有一点不谐之处,那锁链便绝对不会有任何损伤,那长河也必然会依然处于那锁链的封锁之中!

    毕竟,这可是罗帆所发出的封锁,又岂是那种普通的封锁所能够比拟的?哪里可能是单纯的力量粗暴冲击所能够打破的?!弱非是那样精妙的冲击,普通的冲击也只能够加强这锁链的封锁力度而已

    这看似不可思议,但连普通人都能够做到将绳索绑得越是挣扎就缠得越紧,难道罗帆还会比起那种普通人差不成?

    这种变化,涉及了各个层面,其他层面罗帆尚且没有能力去针对那长河这且不用说它。但在那概念层面上,在罗帆绝对的针对之下,那概念长河却也同样是轻轻松松的就将罗帆封镇的那印玺绞碎了。

    此时此刻,那长河可以说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自由,若是要离开的话,这时候已经是能够轻松的离开了。

    但,显然的,这长河也并不是没有脾气的。

    方才被罗帆这么一个阻拦,他显然是已经被触怒,在这时候却完全没有离开的打算,反而是开始引动那天道降临一股股恐怖的威能,从现实层面,从概念层面,乃至其他层面都释放出来,开始对这罗帆疯狂的涌过来。

    这些从天道之中释放出来的威能玄妙异常,本身的作用效果尚且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它一出现,便已经是自然而然的引动周围的无尽变化,让周围的规则法则开始扭曲变幻,化作种种难以想象的恐怖结构,甚至让周围无尽的时空释放出无穷不可思议的破灭威能,在那种规则法则的恐怖结构凝炼之下,被包裹着,向着罗帆各个层面所对应的存在猛轰过来!

    这种攻势若是单单论一个层面的话,对于罗帆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但,奈何这其中涉及了那无数个层面!

    每一个层面的攻击都是这样的强大,甚至,这样的致命!

    罗帆在各个层面之中都有着对应之物,这让他有着资格涉及这众多层面的同时,却也让他在这过程之中多了无数的弱点每一个层面,都与他的存在息息相关!一旦是某个层面的他被轰碎,那么,等待他的,便是身受重伤,甚至直接身死道消!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现在要做出的抵挡,却并非单独的现实层面或者概念层面而已,而是无数个层面都必须同时对这些攻势加以抵挡!

    这难度,相比于单独抵挡一个来说,强了不知多少被。

    毕竟,现如今的罗帆虽说已经是在种种刺激种种引导之下已经能够感应到那一个个层面了。但,终究他真正涉及,真正有能力进行绝对操纵的,也不过是概念层面和现实层面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这种攻击之下,自然是显得疲于奔命,手忙脚乱。

    好在,那长河显然更加关注的乃是现实层面,对于其他层面的攻势虽然同样强大,但却没有多少掌控,显得极为分散,漏洞之大,甚至只要罗帆能够进行对自己相应存在的操纵便能够躲避开去。

    甚至,因为那攻势威能的分散,便是他没有躲避开去,最终直接承受那攻势,也有着极大的可能能够只是自己对应的存在受损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给了罗帆足够的生机。

    在这时候,于现实层面与概念层面,罗帆轻轻松松的便躲避开去了那种恐怖的威能,甚至反过来将那威能打碎。在那现实层面上更是更加强力的催动自己之前发出去的那火焰手掌向那长河轰过去!

    面对着这变化,那长河在现实层面却不得不重新激发一股天道的威能来抵挡这火焰手掌,努力的消除这火焰手掌的威能,隔绝这火焰手掌的破坏!

    不过,显然的,虽说能够引动那天道的威能,但这对于这长河来说似乎也并不像罗帆之前所猜想的那般毫无消耗。在这时候,他相比于之前引动那天道的威能之时却是要缓慢上许多,引动的威能也要弱小上一些最终虽然将那火焰手掌给完全打碎了,但却终究无法抵挡剩下的火焰碎片直接溅落在那长河之上,点燃了那长河,让那长河之上开始有一片越来越广阔的火海开始出现了

    “果然,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并不是战斗的时候”这时候,那长河之上的人影再度开口了。

    随着他的开口,这长河微微震荡起来,紧接着一大片神秘力量被其直接丢弃,裹挟着那越来越旺盛的火海留在原地,而那长河的本体,连同各个层面上相对应的存在,都开始化虚,消散。

    等到罗帆终于艰难的扭动那各个层面上自己对应的存在躲避完那之前天道威能所引发的冲击之时,那长河已经是完全消失在他的感应之中。无论是哪个层面上都是如此

    “可惜,没有把饭将他留下来。”看着眼前空荡荡的虚空,罗帆不由得叹息一声。

    方才在各个层面上操纵自己对应的存在躲避那天道威能所引发的攻势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哪怕是他意志惊人的强悍,哪怕是他的道行境界已经是提升到了眼前这个要渡第五次大劫的层次了,在现在第一次感应到那各个层面的存在之时,却也无法完美的掌控这一切。

    因此,在最终,他虽说在绝大多数的层面上让自己对应的存在躲避开那种威能的攻势,逃脱升天,不受任何损伤了。但,终究在一些层面上无法做到完美的躲避,让那些层面上自己对应的存在承受了一定的攻势,或多或少的受了一点伤势。

    这种伤势,在现实层面虽然并没有完全显露出来,甚至感觉上似乎对他现实层面甚至概念层面上的概念没有什么力量的削弱,但终究还是让他身上出现了一点不圆满的感觉。让任何人看到他都能够自然而然的感觉他身上似乎有什么不对。

    这种情况,若是进行战斗的话,对只是局限在现实层面或者概念层面上的情况下不会有太多的影响。也即是说,若是在这两个层面上,他的战斗力不会有半点削弱。

    但,若是如同之前与那长河战斗之时一般,涉及诸多层面的话,那影响可就大了

    所以,这时候,他虽然明知道那长河躲避他是有着顾忌,但却也没有办法再全心全意的去搜索那长河的存在,而是必须先努力的修复自己在各个层面所受的伤势了。

    心中微动,他重新催动脚下的那守护平台,瞬间,那守护平台微微一扭,便已经挪移时空,直接到了原来所在之处。

    到这里之后,他也不多废话,直接沉浸在脚下的守护平台之上,开始引导那守护平台之中存在的神秘力量,或者说天道之力开始向他的身体渗透,向着他所拥有的那各个层面凝所对应的存在渗透而去!

    此时此刻的他,心中有着莫名的满足,更是有着难掩的欣喜。

    要知道,虽说之前与那长河的战斗让他受伤了,但这种战斗对他来说却也是一次不大不小的收获!

    若是没有这一次战斗,他必然难以涉及那各个层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