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坑

正文 第两千一百八十九章 坑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舒思明显是感受到了成就感,更是感受到,自己的道行境界隐隐间能够收到某种推进力,好似自己能够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提升一般。

    就在众多守护者感受到那种难言的安全感,觉得这天地将能够更加长久的支撑下去,甚至可能直接就这样将天地的劫数扭转,让这天地从此脱离这劫数影响之时,一种微妙的变化忽然出现在这天地之间。

    一种莫名的压力,随着这种微妙的变化,渐渐的浮现于这众多守护者心中。

    这种压力,使得他们一个个的感到自己以及自己的守护平台似乎被某种力量所排斥一般,一种越来越强的别扭之感渐渐的涌现出来

    “这是怎么事为什么我们守护了这天地反而有种做错了事情的感觉”有守护者在这时候承受不住这种毫无原因的压力,忍不住向着其他守护者抱怨起来。

    他们这些守护者虽说在方才表现拙劣,但终究还是守护者,见识怎么说也是差不了的。方才那种毫无来由的压力,那种自己连同守护平台一同受到排斥的感觉,分明便是这天地正在对他们进行警告,甚至要对他们进行惩罚的表现!

    “难道,这劫数,本身便是天意?!”又有守护者不可思议的说道。

    这种结论得出得却是再自然不过了。毕竟,他们守护了这天地,让这天地有着脱离那劫数影响的希望却要受到这天地的排斥,可能遭遇到这天地的惩罚,那么,这反过来说,岂不便是这天地本身期待这劫数,享受这劫数,他们的行为反而是违反而来这天地的意愿,反而是阻止了这天地的正常发展?!

    随着这话,有越来越多的守护者心中产生了认同之意。

    “不要多想,我们乃是守护者,我们的责任便是守护!便是这天地想要进行毁灭,我们也绝不可能违反我们的本心!不然的话,我们过往的一切修行都算什么?!”舒思在这时候冷喝一声。

    她的冷喝声瞬间传遍了整方天地,被那十来亿守护者听了个清楚。

    听到她的这话,那众多守护者的面色都是微微变幻,有些守护者自然是认同舒思的说法,觉得舒思所说的便是他们心底最真切的念头。但,却也有着许多不以为然,并不觉得舒思所说的是正确的。

    这种情况,显然的,这一个完整的阵法似乎就要分裂了

    “我觉得还是听从这天地的意愿来得好。”忽然,有着一名守护者这样叹了一声,道。

    说话间,他开始催动自己的守护平台与这整个阵法断绝联系,瞬间就从那整体之中脱离出去,直接投入了周围那战争泥潭之中。

    随着其脱离这个守护整体,他的眼神瞬间便有了改变,他的意志更是瞬间换成了一种与之前所完全不同的,更倾向于征服,倾向于毁灭的状态!

    这种改变,发生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他来说,便如同只是他自己的心思在这个时候忽然间发生改变而已,却并没有任何觉得不对的感觉。反而是感到无比的快活,看向之前那些同病相怜的守护者更是只有不屑之意!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种变化,许多原本打算同样脱离这守护整体的守护者却瞬间悚然,直接打消了原本的想法。毕竟,自己的意志被完全扭曲,甚至连自己都完全没有察觉,这实在是让人毛骨悚然。他们这些原本最为坚定自我的守护者明知道这种可能,却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下定决心投入其中?哪怕,这可能是天意的期待,也是如此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舒思却反而松了口气。

    若是真的有那么多的守护者选择脱离,选择离开这个守护整体,那么这个守护整体的力量便会大减,到时候说不定便不再能够镇压住这天地,不再能够让这天地避免被那战争泥潭拖入深渊的命运了。

    不过,这显然也只是暂时的。若是再任凭那众多守护者自己去做心理斗争,说不定他们什么时候便会忽然想不开投入那战争泥潭之中了。

    当下,舒思便直接道:“有着方才那种危险,我想现在应该布下一些限制,不知诸位以为如何?”

    听到她的这话,那些守护者起初都是一个个的皱起眉头,显然是对这种情况颇为不爽。

    但,很快的,之前那脱离守护整体的那守护者的变化在他们心中重新浮现出来,瞬间便完全打消了他们心中的不爽,让他们一个个的神色变得郑重起来。

    “正该如此!”当下,一个个守护者都是这样宣称。其中,最为坚决的,反而是那些之前不太认同舒思的想法,认为应当遵从天意的那些守护者!

    相比于其他认同舒思想法的那些守护者本心有着足够的自信认为自己不会改变主意,不会被那战争泥潭所淹没来说,他们因为本身对于舒思的理论并不认同,在这众多守护者之中本身却是显得最不坚定。如此这般一来,他们自身都没有足够的自信自己能够在长久的岁月之中一直坚守自身的心意,一直贯彻自身,并不投注在那战争泥潭之中的意愿!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是更加期待在自己想不开的时候有着某种力量能够将自己拉来,免得自己真的投入了那深渊之中,不得超脱了

    他们的表现,却是让舒思大喜过望。

    当下,也不多废话,直接便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将改造方式传递给那众多守护者,让那众多守护者开始改造他们的守护平台,改造那些守护平台与其他守护平台之间的联系。

    这种改造的目标便是,他们一旦改造完成,这些守护者的守护平台便将真正与其他守护平台联系在一起,想要脱离,除非这个整体之中的守护者全部同意,其中最重要的,自然便是舒思同意,方才可能做到!

    更准确的说法,他们这样的改造,其实便是将这守护平台的一部分权限赋予给其他守护者,赋予给舒思!

    若是只是单独某个守护者进行这样的改造,那些守护者哪怕是自身再没有自信,再想要有着某种束缚镇压住他们自己,他们也是绝不会愿意的。毕竟,这可是将自身的权限分散,分得越多,自己的权限便会受到越大的影响,最终自己的修为也会受到越大的影响!

    但,显然的,这时候的情况却并非如此,这时候分散这种权限的,并不是他们自己一个,而是所有的守护者都是如此!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分散出去权限虽然便是已经分散出去了,并不会因为如此而减少,而得到恢复。但同样的,他们却也会在同时得到众多其他守护平台的权限!而这种权限整体加起来,却是绝不会比他们被分散出去的要少上多少,甚至可能在整体上会相比于他们所分散出去的权限要多上一些

    如此这般一来,通过这种权限的交换,他们可以说便是再无任何损失。

    而在这样没有损失的前提之下,他们却能够通过权限的交换与其他守护者紧密相连,守望相助,这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一件不错的好事。

    因此,他们方才会愿意做出这样的选择。

    那些本身对自己有着足够信心的守护者虽说对于这种将自身与其他守护者完全联系,让自身失去脱离这守护整体的权限的准备虽然没有那些对自身没有充足信心的守护者那么狂热,但终究也是认同这种做法的。

    因此,他们虽然慢了其他守护者一步,最终却也依然是紧随其后,跟着那些守护者一同完成了这种对自身守护平台的改造,完成了对于其他守护平台之间联系的改造。

    这种改造看似意义重大,但其实在那神秘力量的帮助之下,这种改造却并不是什么难事。不管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他们便已经是完成了所有的改造。

    当这改造完成,这整个守护整体之间的联系猛然间紧密了不知多少倍!

    原本依然有些虚浮的那种镇压力度在这时候猛然暴涨了十倍以上。若是说之前只是看到了一点镇压住这整方天地,使得这天地之中的劫数不至于将整方天地完全颠覆,完全毁灭而已。那么,现在,他们就已经不再只是看到希望而已,而是确确实实的看到了那种正在发展的趋势!

    这一个守护整体现如今对于这整方天地的镇压力度,却是超乎想象的强悍,任凭那一大片比起这十来亿守护平台守护的区域广阔不知多少倍的战争泥潭如何翻涌,如何冲击,那守护整体都已经是岿然不动,甚至,不知是岿然不动,而是反过来,开始将自身的镇压守护力度不断的向外扩散,不断的向着那战争泥潭深处扩散,渐渐的护住越来越广阔的时空,守住越来越多守护平台守护的区域!

    这种情况,对于舒思来说,自然是一个无比惊喜的事实。

    恍惚之间,她更是感觉自己身上似乎多了某种光芒,某种叫做功德的光芒

    不过,这显然只是错觉而已。

    当她望自身的时候,便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上多了丝丝缕缕的黑雾!

    这些黑雾是如此的诡异,肉眼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但无论她用任何感知,哪怕是将脚下那上千万守护平台所集合起来的那守护平台的神秘力量都用上,她也根本半点都感应不到这种黑雾的存在!就仿佛,那黑雾只不过是她的错觉一般

    “你们身上没有没有一种黑雾存在?”在这时候,舒思面色微微一震,直接便借助那神秘力量将自己的话语传到那十来亿守护者之处。

    她自己的黑雾都无法用那神秘力量感应到,那显然便表明,她借助那神秘力量去观察其他守护者并没有看到那黑雾的存在显然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而已,并不能证明那些守护者身上真的没有任何黑雾存在!

    “啊,真的有!”这时候,一声声惊呼从各处传来。那是一名名守护者惊骇万分的话语。

    “这是什么?!怎么性质如此怪异!”

    “不是业力,业力的话不会这么诡异。更不是功德,若是功德,不可能给我这种不舒服的感觉。”有那比较理智的守护者这时候却已经是得出了一定的结论。

    这种结论并不难以得出,若是这些守护者都恢复冷静,自然是一转想法便能够直接得出来。但,在这种众多守护者都是惊骇欲绝,觉得事情已经是脱离他们掌控,甚至正在担心这种力量会给他们带来无法逆转的伤害时候,能够直接得出这样的结论,却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时候,舒思心头一震,也从那种惊骇之中过神来,他抬头看向天空,双眼直接穿透了无尽表现,看到了在那天空最深处的那天道!

    此时此刻,那天道在她的眼中却已经是发生了某种难言的改变,上面的流光好似是已经是产生了某种混乱。众多流光彼此之间更是有着种种难以言喻的冲突正在进行着。这种冲突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恐怖,甚至表现在了那天道的表面上,使得舒思现如今感觉到那天道似乎都有种随时随刻都可能断开与自己的联系的感觉!

    “有什么东西在天道之中施加破坏!”这是她在这瞬间产生的想法。

    随着这想法,她第一时间就将之前所遭遇到的,那天道的种种异常表现都丢向了那天道之中正在施加破坏的那种存在身上了。

    毕竟,那天意想要这天地产生劫数,想要这天地陷入混乱,想要这天地完全颠覆原本有着无限发展潜力的现在结构的事实怎么看都难以理解,怎么想都不是正常的天道该有的一种表现!

    “若是这样的话,我们身上这些黑雾,必然便是那种正在进行破坏的存在所是引发的!”她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眼神已经是变得坚定起来。

    “如此一来,我或许知道该怎么帮天道了”舒思心中紧接着闪过这样的想法。

    没错,她这时候所想的,却已经是从镇压这天地,守住这守护平台所守护的区域转成了帮助那天道了

    毕竟,对于她来说,她从天道之中得到的好处实在是太多太多。甚至,她忆起来,自己当初能够成为某个守护平台的主宰,成为守护者,怕也是那天道在背后出了大力!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天道可以说对她恩重如山。

    再加上,这天道更是关系到了这一方天地的安定祥和,关系到这一方天地能否从那种混乱之中转过来。这种帮助天道去将其中造成一切混乱的那种存在抹去的心思自然而然的便浮现出来了。

    “那存在现在给我们这种黑雾必然只是一种警告而已。它现在与天道争斗,就算是再强,都必然已经是用尽精力,绝不可能有任何力量能够泄露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要引得它的力量分散,自然便是帮助了天道!说不定,我们所引发的那点力量,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舒思心中转着这样的想法,看向众多守护者的眼神已经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其中有着一种决意,更有着一种歉疚。

    她虽说认为自己做的乃是对这一方天地有天大好处的好事,但却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做法,绝不可能得到太多守护者的认同!

    引得那天道之中进行破坏的守护者的力量降临该怎么做暂且不去说它,单单说那些力量降临之后会做什么,这就足以让那绝大多数守护者打退堂鼓了。

    那些力量,显然不可能出现来只是为了打个招呼而已。它们的出现,必然伴随着对那众多引发这力量降临的存在的打击!

    而以那存在甚至能够在天道之中搞破坏,其强大之处,不言而喻。其力量,哪怕是再小,相对于他们这些守护者来说也必然是强悍到超乎想象!说不定光是那点力量,就已经足以将他们这些守护者之中的任何一个完全抹去了!

    这样惊人的危险,哪怕是舒思,若是没有从那天道之中得到那么多的好处,得到那样大的恩惠,都不太可能会下定决心去做。更何况是其他守护者了。

    因此,想要执行这个计划,对于舒思来说,唯一的办法便唯有一个,那便是,瞒住其他守护者,直接先斩后奏,等到事情完全确定之后,再让那些守护者知道!

    舒思眼中那种歉疚,也正是因为这样而出现的

    那众多守护者自然是不知道舒思只是这么一转眼间便已经是想出了这么一个将他们坑如深渊的计划,此时此刻却依然是在纠缠着这些黑雾到底是什么,在茫然着该怎么去做才能够将这些黑雾消除,才能够让自身恢复原本的正常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