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一百九十二章 危急!

正文 第两千一百九十二章 危急!

    不过,显然的,在这时候,他们能够做的,也不过是按照舒思所说的那样去坚持而已。((〔〔(毕竟,若是他们有着什么其他办法,哪里还用得着来询问舒思?!

    舒思感受着众人那种将信将疑的神色,心中暗自无奈,但却也只能强装镇定而已。

    在这时候,那些射入众多守护者守护区域的那些光柱开始微微膨胀,从那其中有着无数的身影开始不断的冲出,撞击着那镇压住那光柱的神秘力量,不断的冲击着那力量,想要将那力量冲破,直接进入那广阔无边的众多守护者守护的区域之中!

    这种变化,让那众多守护者一个个的大惊失色,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与舒思为难?一个个的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所在的区域之内,开始极力的调动那守护整体的力量,努力的抵挡着那种从光柱之中传出来的,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多,越来越恐怖的生灵,极力的要将他们挡在这光柱之中,不得进入他们守护的范围!

    虽说十来亿守护者这时候已经是形成了一个整体,结成了守望相助的联盟了。但,每一名守护者毕竟都有着自己镇压的区域,都有着自己守护的区域。在遭遇到敌人,遭遇到攻击的时候,他们更加关注的显然便是自己所守护的区域,而不是其他守护者的守护区域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那有着战略眼光,能够将自己的目光放在整个守护整体之上的守护者,也不得不转而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守护区域之上。

    毕竟,其他守护者都是这样做了,他若是不这样做,那他所守护的区域便会无人守护,到时候,他守护的区域反而便会成为这整个整体的薄弱之处,继而使得那外来的攻势从他所在的区域破开,最终将整个守护整体完全破开!

    在如此这般的情况下,他们该怎么做,就已经很明显了。

    这时候,每一名守护者都是心神内守,牢牢的防护住自己守护的区域,将自己守护的区域之中可能生的一切异常都完全的把控住,自己所能够调动的那一部分守护整体的力量更是变得无比敏锐无比警惕起来

    那种从光柱之中传出来的冲击越来越强,其中所蕴含的种种属于战争的气息更是在这过程之中开始不断的透出,不断侵染这光柱周围其所能够接触到的一切区域!

    战争,可并不只是生灵之间的战斗方才算是战争。便是力量之间的冲突,也可以说是战争!

    这时候,那些光柱之中传送而来的生灵虽说并没有冲出那光柱,没有开始与这守护区域之中的其他一切生灵进行正都敢,没有与他们进行厮杀,进行一些大众理解范畴当中的战争。但,他们与那禁锢住光柱的力量之间的冲突,却也已经渐渐的达到了战争的等级了。

    而随着这种冲突达到战争的等级,那种因为战争而自然产生的气息,那种伴随着战争而来的煞气,怨气,自然而然的便开始在这些光柱所在之处开始产生,并开始不断的扩大,不断的侵染周围的一切,渐渐的让那些守护整体所凝聚而来的力量也受到了影响,隐隐间居然有着要渐渐的无法将那光柱镇压住的感觉

    “果然,不过数日”这时候,一名名守护者心中闪过类似的想法。

    按照这样的度,他们的力量,最多不过数日,便会完全被瓦解,再无法对那光柱进行镇压、封锁,只能够让那光柱之中存在的一切生灵肆意的冲入他们守护的区域,破坏一切,毁灭一切

    到得那个时候,便是他们不愿意,也只能操纵他们守护范畴之明,一切修士,一切生灵去抵抗这种破坏了。

    而那样的话,他们便相当于陷入了战争泥潭之中,他们原本想要让这些区域脱离战争泥潭,继而成为这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处纯净之处的想法,也便落空了。

    对于这一切,舒思自然是看在眼中。只是,她却也已经无法可想而来。

    她本身的实力,本身掌控的这整个守护整体的权限虽说比起其他守护者要强上不少。但终究她所掌控的区域也比起那些守护者要多上千万倍。对于其他守护者来说,只需要守护自己所掌控的那一片区域而已。而她却要守护上千万片区域!

    如此这般一来,她的实力虽然更强,掌控的力量也更强,但表现得却比起其他守护者更加的忙乱,承受的压力也比起其他守护者更多上无数!

    就在这时候,天空之上的那伪天道却是再一次生了变化。

    又有一道道光柱从天而降,悍然落在了那众多守护者所守护的区域之上。

    这千百亿光柱扎入地面的那一瞬间,那众多守护者便感觉到有着千百亿利剑刺在他们的身上,那种从心底产生的疼痛,恐慌,让他们的面色尽皆大变。

    原本只是那些光柱就已经是让他们有些疲于奔命,甚至感觉不过数日自己便要投降了。而现在,居然有多了数十倍的光柱出现,这样的压力,几乎在这瞬间就已经是要让他们完全失去反抗之心了。

    “该死,居然还来,他到底还有多少力量?!”舒思抬头看着那无比冷酷,简直如同真正的天道一般的那伪天道,心中闪过这样一个无奈而愤怒的想法。

    不过,虽然是无奈而愤怒,但这时候,她能够做的,也不过是承受着这种变化,努力的封锁住那侵入这上千万守护区域之中的那些光柱而已。

    咔咔咔咔咔

    源源不断的破碎声响不断的从那光柱内部传出来。随着这声音,无论任何一名守护者都清楚的知道,那光柱内部的时空,天地,都已经是完全崩碎了。其中的一切力量,都已经是被那从光柱之中涌现出来的,那从战争泥潭之中被传送过来的那些生灵所汲取,化作种种强大的力量开始不断的冲击那光柱之外的封锁力量了

    也是在这一瞬间,他们便清楚的感觉到,那种从那光柱之中涌现出来的恐怖力量猛然暴涨了数十倍之多,甚至让他们一时间把握不住,有着大半的光柱直接便将那封锁的力量给推后了千百万里之外。

    这种变化,让众多守护者都暗道一声不好。

    随着这一声不好,从那光柱之中开始有着无数生灵冲出了光柱,开始闪烁着通红的双眼,周身缠绕着无比瘆人的煞气,开始毁灭周围的一切。无论是时空、天地,还是那万事万物,还是那其中的一切生灵!就好似他们乃是这天地的仇敌,进入这天地之中便已经控制不住自身,要破坏这天地的一切一般!

    “不好,快点镇压!”舒思在这时候惊呼一声。

    虽说力量的对抗,冲突也是战争。但,那力量毕竟是一个整体,其中的战争,一场之中也不过是那些力量内部所蕴含的意志之间的战争而已。哪怕是再强大,再激烈,能够引煞气,引怨气,引种种负面情绪的,也不过是这些力量的意志而已。这相比于那动辄以千百万生灵一同进行的战争来说,能够引怨气的源头,引煞气的源头着实是有着天壤之别。

    也即是说,力量的对抗所引的煞气,却是远比不得生灵之间的战争所引的煞气的!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若是这时候任凭这些从光柱之中出来的生灵开始与光柱周围的那些生灵去进行厮杀,那么,那所产生煞气,任何一瞬间,都足以比拟之前力量对碰数日甚至数月所产生的煞气相媲美了。

    也即是说,若是说之前他们在力量对碰之下依然能够坚持数日的话,那么,这时候若是不理会的话,他们或许数个瞬息便可能支持不住了!

    “你以为我们不想吗?!”这时候,众多守护者却是怒吼出来。

    谁不知道这个时候要将那众多生灵给压去才是正确的处理办法。但,这难道是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

    就像是一个水库的堤坝若是完好无损的时候想要加固这个堤坝,想要让这个堤坝能够坚持得更久自然是有着无数办法。但,一旦这个水库的堤坝破开了一个洞,有着巨量的,急的水从那堤坝之中冲出的话,再想要将这些水压去,就已经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了

    这个时候,那光柱便是那水库之中的水,而他们那守护整体的力量便是堤坝。若是之前那光柱依然被牢牢封锁住的话,他们自然能够通过坚持来将这个封锁进行下去。而现在,那封锁已经被砸开了一个破洞,那其中的生灵,也即是其中的水已经是开始涌出来了,他们投进去也只是自己送死而已,又哪里还可能将那些生灵重新送去?!

    “难道就这么完了?”这时候,哪怕是舒思心中也是生出了一种绝望的想法。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只是想法而已,她自己却并没有因此而完全失去反抗的心思,对于自身所守护的那上千万区域之中的那些光柱也依然是牢牢的封锁着,阻挡着其中正源源不断出现,极力的冲击着那些封锁住光柱的那些生灵!

    不管如何,不管其他地方怎么样,她都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努力!不可能任凭事情的崩溃从自己所在之处开始!

    至于后悔,那更是不可能出现在她的心中。

    哪怕是事情已经是严峻到这个时候,哪怕是她似乎下一瞬间就要被拉入战争泥潭之中,连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想法都要被扭曲,她也完全没有后悔自己之前所做出的任何决定,没有后悔自己参与了那伪天道与天道之间的战斗,没有后悔自己主动去引那伪天道攻击她!

    对于她来说,她方才所做的那一切,都是自己所想要做的,也必须要去做的。哪怕是这样会造成无可挽,无法弥补的后果,他也绝不会因此而后悔!

    “该死!”这时候一声惨叫从某一位守护者的口中传出。

    随着这惨叫之后,这整个守护整体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嘎嘎嘎嘎嘎的声响开始从那惨叫之处开始传出来,并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蔓延。

    那众多守护者偷空望去,便感觉到,在那一处守护者惨叫的位置,已经有了一个空洞出现在那里。

    那个空洞漆黑无比,其中蕴含了无边的煞气,无边的怨气,更是有着一种无比强烈的,属于劫数的气息正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天空之上的那伪天道这时候微微的震颤着,更多的光柱从天而降,开始灌入那众多守护者所守护的区域之中,不断的加强着对那众多守护者所守护区域形成的压力!

    “他已经失败了我们,也已经失败了”这是那众多守护者心中在这瞬间所产生的想法。

    之所以他们会在这时候产生这样的想法,却是,那些尚且在守护那些区域的守护者这时候感觉到,从那些新出现的光柱之中,有着属于之前那惨叫的守护者的气息存在着!

    而这,显然便代表着,那守护者,已经是被那战争泥潭所完全同化,现在,也已经是成为了那战争泥潭的力量,成为了那伪天道的力量,正在帮助那伪天道一同进攻他们!

    “来吧,你们都错了!这是真正的天道!”这时候,一把声音从那些光柱之中传出来。

    这些声音,如同挥之不去的跗骨之蛆一般,缠绕在那众多守护者的耳中,缠绕在他们的心内,让他们一个个的神色变幻,眼神之中闪烁着一种震惊的光芒。

    “这怎么可能”有那守护者大声反驳。

    “没有什么不可能!天道现在正在遭遇伪天道的攻击,现在正需要我们的力量,你们这样反抗天道,就是在帮助伪天道!这样下去,这天地就要完了!所以,放弃反抗,加入进来吧!不要像我之前那样了!只要你们放弃反抗,加入进来,你们就会知道一切,就能够享受我现在所想享受的一切!”这样的声音再一次从那光柱之中传出来。

    紧接着,从那一道道新出现的光柱之上尽皆出现了一个人影,一个面孔的模样。那不是其他,正是之前所惨叫的那一名守护者的模样!

    这时候的他相比于之前那种茫然,那种惶惑,那种恐惧来说,却已经变得意气风,周围缠绕着无边的煞气,无穷力量的气息从其身体之中不断的涌现出来。这种模样,不单单是比起这时候那众多守护者的表现要好上不知多少倍,甚至比起之前劫数尚且没有降临之前他本身的模样都要强上不知多少倍了!

    若是没有看到这样的他,那众多守护者或许还会感到心动,觉得他所说的可能是真的。但真正看到这样的他之后,哪怕是本来对这个事实最为怀疑的那些守护者也再没有任何心动的心思了。

    他们一个个的都无比警惕的盯着这守护者,或者说,这已经变了的守护者。

    那眼神之中,蕴含着一种绝对的警惕与不信任,就像是正在看着一个已经变成疯子的同伴一般

    至于为何如此,那便是因为眼前这守护者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太大了!这种变化的程度,他们完全想不出到底是怎么样的遭遇会造成这样的心态改变。对于他们来说,想要完成这样的改变,便唯有一个可能,那便是,有着某种力量,某种威能直接渗入到他的心灵之中,直接操纵改变了他的心态!

    而改变了心态,对于这众多守护者来说,显然便是不可能接受的。

    毕竟,越是强大,便对于自身越是了解,便对于自己的本源有着越是深刻的认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便明白,组成“我”这个整体的,除了现实层面上的种种物质,除了心灵,除了生命本源,除了自己的意志等等一切的一切之外,心态,同样是组成“我”的一个极为重要的部分!

    若是心态自然而然的变化,自己随着种种际遇而自己改变,那只能说是“我”在成长,在改变,那却几乎是无可避免的一种蜕变,“我”虽然已经有了改变,但也依然是“我”。

    但,若是心态乃是被外界的力量所改变的话,那情况可就完全不同了!

    那,可是几乎是完全对自我的颠覆!被这样一个改变之后,“我”,就已经不再是“我”!自我的意志,也将变得不再是自我的意志!而是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存在!

    这样的遭遇,这样的结果,却是这些守护者所绝对不愿意接受的!

    现了这一点最为无法接受的变化之后,哪怕是那守护者所说的乃是真的,他们都不可能认同,不可能加入其中,更何况这守护者所说的实在是难以分辨到底是真是假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