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零一章 心灵轮回

正文 第两千两百零一章 心灵轮回

    那众多守护者对于舒思这种冷静却是很是惊异。要知道,现如今她所遭遇的攻势可是集合了数百亿守护者的力量!哪怕是其自身掌握的力量超越一般守护者上千万倍,却也绝对不可能逃出生天的!

    特别是,他们自认为,自己若是处于舒思的境遇上的话,无论自己的实力提升千万倍还是上亿倍,都是不可能有任何安然无恙的可能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在这时候,在舒思旁边的那一个神秘力量琥珀微微一震。

    猛然有着某种波动从其上面释放出来,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疾扫。

    这波动是如此的玄奇,如此的奥妙,哪怕是那众多守护者见多识广,也根本无法了解这种波动的特质。他们只能够知道,这种波动在瞬息间便超越了一切时空,直接扫过他们的本体,扫过他们的守护平台!

    甚至,他们在这瞬间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便是,这波动已经是掌握了他们的一切秘密,掌握了他们所隐藏起来的一切底牌!

    “不好!”这时候,那众多守护者都暗自惊呼起来。

    要知道,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最大的依凭就是神秘!只要自己的秘密不被他人所知晓,那么自己便不会有危险。至少,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而若是自己的秘密被敌人所知晓,那哪怕是这敌人再弱,都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更何况,眼前他们的敌人可不是那种弱小的存在,而是那种动一动便能够将他们完全抹去的恐怖存在!被这样的存在知道自己的秘密,那简直就相当于将自己送到对方的刀口之下一样了

    随着他们心中这种想法闪过,那种波动已经是又有了反应。

    只见得,所有波动收敛去,直接便在那琥珀之上凝聚出了种种难言的图案,转化为丝丝缕缕繁复无匹的花纹出来。

    随着这种变化,那众多守护者便感觉自己的心神受到了无法言喻的牵引,完全无视他们本身的防护,无视他们加持在自身心灵之上的那无数手段,开始脱离他们的身躯,直接跨越时空,投入了那个琥珀之中!

    在这瞬间,所有围攻舒思的那些守护平台都停滞下来。

    而那平台之上的守护者更是一个个的呆滞在那里,眼神茫然,身体僵硬,就像是已经是完全失去了意志,成为了傀儡一般了。

    在这变化之后,舒思便感到周身一松,原本那种即将降临的恐怖转眼便已经完全消失。

    全身上下重新变得一片轻松。

    心中微动,这上千万守护平台所重叠而成的守护平台便已经是脱离了那数百亿守护者所营造的奇异时空,重新到了其原来的位置,依然是如同以前那般掌控着那上千万守护平台所守护的区域!

    “果然,什么事都没有”舒思心中闪过这想法,面上现出一种又是欣喜又是无奈的神色。

    眼前这种变化的结果是在她的预料当中,但眼前这样变化的过程,却并不是她之前所能够想到的。要知道,在她之前想来,这守护平台都受到巨大的影响了,罗帆必然会如同之前那两次一般,分出一点心神出来轻松解决那众多守护者。

    但,却没想到,罗帆确确实实是将那众多守护者给轻松解决了。但,他却是连一点心神都没有分出!

    甚至,感觉上,甚至就像是他只是感觉到自己身上有着蚊子降落所以稍稍震荡一下自己的肌肉一样而就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居然就已经是直接将那所有守护者完全解决掉了

    这种变化,哪怕是她明明知道罗帆的恐怖,也依然是震撼莫名,更是深切的感受到自己与罗帆之间的差距相比于以前已经是再一次增大了。

    那众多守护者的心神被吸入那琥珀表面的那无数的花纹之中后,便好像是化作了一个个普通人一般,开始被投入一个个生死轮之中,一次次的感受着世界的恶意,感受着轮的恶意,享受着一次次凡人的生死幻灭,享受着一种种针对他们心灵弱点的毁灭性打击

    最开始,这些守护者依然能够谨守自己的心神,知道自己的处境,明白自己乃是陷入某种心灵打击之中。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们轮的次数超过亿万次,超过亿兆次,甚至超过亿亿兆次,那轮所造成的痕迹,终于家年的将他们的心中的清明笼罩,渐渐的使得他们渐渐的忘记了一切,渐渐的沉浸在那一次次的轮,一次次的幻灭之中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的反抗力度自然便是随着变得越来越小。

    不过是数百亿心灵而已,对于早已习惯这种攻势的罗帆来说,他本能的便已经能够营造出对他们有着绝对针对性,让他们完全无法防御的种种场景出来了。这时候他却甚至都不需要分出自己的心神,不需要打断自己自己本身的修行过程,便已经是压得那众多守护者再无任何反抗能力了。

    随着心灵被镇压,那些守护者的本体自然而然的萎缩,被他们牵引而来的神秘力量感应他们心灵的变化,自然而然的开始改变,开始震颤,隐隐间,却是开始变得混乱起来。

    这种混乱,波及开去,却是使得他们这中守护者所营造出来的那一个奇异的时空也开始渐渐的混乱起来。

    原本,那众多守护者凝聚在一起所形成的那时空本身乃是极为稳固的,甚至让他们有着足够的自信能够禁锢住舒思,禁锢住那上千万守护平台所凝聚而成的那个平台的。但,随着那些守护者的变化,这种稳固的结构开始渐渐的失去,那时空之中开始出现种种千奇百怪的光影,开始浮现出种种难以想象的力量出来,渐渐的使得这时空好像乱成一锅粥一般,什么都出现,却又什么多无法固定下来

    这种景象,让整个时空变得越来越广阔,更是使得那众多守护平台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

    在某一刻,当这种变化达到某个界限的瞬间,一种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在这时空深处爆发出来。

    这种声响之下,无数裂缝出现在那众多守护平台之间,转眼间便遍布了整个时空,直接将这时空之中的一切虚空都包裹住。

    紧接着,无数混乱的能量涌动之间,这时空被瞬间撕开,所有的守护平台重新到了各处区域,重新到了他们原来所在之处!

    随着这种变化,一股股神秘力量开始暴动起来,瞬间便将绝大多数在守护平台之上的那守护者的身躯完全撕碎。

    显然的,距离太远,却已经是让那些守护者的心灵与神秘力量之间的联系完全断开,继而使得那些神秘力量失去控制,开始按照本能排斥一切不属于这守护平台的存在。在这时候,也便是那些守护者的身躯了

    也只有极少数的数十万名守护者因为自身对于那守护平台的炼化程度较深,本身的身躯也已经是与那守护平台交相呼应了,这方才使得他们免于被那神秘力量完全撕碎的结果。

    心灵与*之间的关系乃是一种极为玄奇的关系。

    这两者被完全断开,自然而然的便会在两者之上都有所反应。

    在这瞬间,几乎所有守护者的心灵都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从心底深处产生。原本已经完全沉浸在那轮之中的心灵猛然间得到了一点灵光,转眼间便找了自我,明白了自己这些时日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从他们的心灵被投入这琥珀表面所营造出来的那无数花纹之中,一直等到他们现如今恢复过来,在外界看来不过是短短的数年而已。

    但在他们自我的感应当中,这时间却已经是有不知多少亿亿兆年岁月了!

    如此漫长的岁月的折磨,在他们的心灵之上早已是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使得他们现如今哪怕是已经是找了自我,也发现自己的心灵变得浑浊不堪,种种莫名其妙的痕迹让他们感到自己的道行境界大退,以前领悟的无尽玄奥依然掌握的,最多也不过一成而已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是感应不到自己的肉身的存在,更感应不到原本与自己联系无比紧密的守护平台的存在了!

    这种情况,代表着什么,他们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这分明是代表着,他们已经是被彻彻底底的禁锢在这一片无边无际的轮死地之中了!

    “到底是谁?!为何如此狠毒的对待我们?!”有着守护者仰天无比悲壮的大吼着。声音嘶哑无比,蕴含了一种无尽的绝望。

    这些守护者本质毕竟极高,哪怕是在这时候受到极大的限制,哪怕是心灵受到巨大的影响,却也不至于没有半点能力,不至于真的如同被禁锢的普通生灵一般。在这时候,这吼声却是直接穿透了其所在的那一处轮世界,超越出去,灌入了其他众多轮世界之中,被其中的一切生灵,包括其他守护者所听到!

    “我们对付的又不是你?!为什么你要对我们出手?!”又有守护者在这时候怒吼出来,声音同样是超越天地,灌入其他众多轮世界之中,被一切守护者所听到

    紧接着,一声声质问,求饶,哀求,不甘的声响不断的从那各个轮世界之中传出来,在那众多轮世界之间荡着。

    对于这一切,罗帆显然是不可能有应的要知道,他之前可是哪怕是遭遇到这些守护者的攻势都没有分出一点心神来处理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眼前这样的质问,他怎么可能会有心思来应?

    在这时候,这些守护者无论是怎么怒骂,怎么哀求,怎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都没有丝毫理会,甚至都完全没有将他们的话语听入耳中,而只是一心一意的自我修行而已。

    那众多守护者在那里不断的喧哗着的过程中,这些轮世界却没有停止活动,依然是将他们一次次的投入那一个个轮之中,依然是一次次的让他们享受世界的恶意,享受众生的恶意,在他们的心灵之上一次又一次的刻上新的痕迹。

    当初的他们心灵完好无损都无法承受这种变化,最终被那种种痕迹完全遮掩了心灵,完全陷入了轮世界之中,成为轮世界的一部分。现如今他们的心灵早已是千疮百孔,哪怕是早已有了准备,哪怕是已经是有了些微抵抗能力,表现却也不可能比起当初好上多少。

    所以,最终,在千百万次轮之后,他们之中的吼声的却是变得越来越少,到最后,终于完全消失,整片轮世界群,或者说,那众多花纹之中再度陷入了一片沉寂当中。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那些守护者,却已经是失去了最后一次脱离这轮世界的机会,从今往后,除非罗帆愿意,否则的话,他们却也只能随着这些轮世界的消亡而消亡了。

    当然,这些守护者哪怕是最差的都是入劫强者,这样的强者本身所拥有的心灵本质却是极高,正常来说,想要将他们的心灵完全湮灭,想要让他们与轮世界同声同灭,那也需要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需要的轮次数也将极为恐怖。

    至少,在短时间内,还不至于走到那一步。

    就在这时候,天空之上,在那天道稍稍高上一点的位置上,仲裁法庭凭空凝聚出来。

    紧接着,一种超乎众生感应,甚至超乎守护者感应的一种玄之又玄的威能从其中释放出来,直接投入那数百亿失去守护者心灵的区域之中,开始让这些区域开始启动了新一轮的,守护者选拔的过程

    对于仲裁法庭来说,至少,对于罗帆夺取其控制权限之前的那仲裁法庭来说,公平,秩序,便是其最终的追求。对于这样的仲裁法庭而言,那些守护者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分量!对于他们的出事,这仲裁法庭,仲裁法官,都不可能会去在意。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仲裁法庭,自然不会因为那些守护者的心灵依然存在便不去理会那些守护区域即将爆发的混乱。它只会在看到那些区域若是再不出现守护者便会完全混乱之后,便开启让这些区域出现守护者的进程

    也即是,守护者选拔的进程

    如此这般一来,却是真正的斩断了那些守护者归的希望。

    只要是新的守护者出现,他们哪怕是能够重新归来,也将变成无家可归的幽魂,守护者的身份,也在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毕竟,那些新出现的守护者却不可能为了他们而放弃自身已经到手的守护者的身份

    在仲裁法庭的参与之下,这新开启的守护者选拔的进程推进得却是超乎想象的快速。原本需要数千万年时光的选拔过程,不过是短短的百万年时间而已,便已经是结束了。

    当最后一名守护者出现之后,那仲裁法庭终于重新隐没。

    而这也代表着,那些原本的守护者,终于再无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这一切的变化,看得其他守护者一个个的心底充满了戒惧。事实上,除了那数百亿参与围攻舒思的守护者之外,依然有着不知多少守护者其实对舒思充满了恶意的。甚至,他们不参与这种围攻,也只是因为心中留存一点谨慎,觉得有着那数百亿守护者去围攻已经是绰绰有余,再不需要他们去冒险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见那数百亿守护者去围攻之后陷入这种厄运,他们心底又是惧怕,又是庆幸。

    一个个的,甚至连行动都有所收敛。

    如此这般一来,却反而是让这一方天地在这百万年之间反而是显得稍稍平静了一些,那种原本绝对放纵的感觉却是稍稍收敛了一些。

    当然,也只是一些而已

    这一日,不知是不是本能的感觉到大局已定,罗帆所在的那一处琥珀微微一震,所有的花纹微微一震之间,悍然放开。

    随着花纹放开,其中的一切轮世界轰然崩溃。一点点心灵随着从那轮世界之中脱离出来,并随着花纹的变化,脱离了花纹,浮现于虚空当中。

    这些心灵一点点都是浑浊无比,其中有着无尽的痕迹,有着无数的迷茫。

    被放出来之后,他们好半天都尚且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有些心灵还在为自己的轮世界崩溃而不断哀嚎,不断的痛哭,不断的怒骂上天,怒骂造成那轮世界的存在不得好死

    如此这般,好半天之后,方才有着心灵渐渐的过神来,开始渐渐的反应过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终,一点点心灵渐渐的变得沉默下来。场面也渐渐的陷入沉寂当中。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有着一点心灵喃喃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