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章 混沌大道!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章 混沌大道!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几乎已经是完全颠覆了舒思之前的一切猜测,一切想法,让她发现自己之前的怨恨似乎完全没有必要

    罗帆这时候神色显得有些莫名,口中说道:“天道,其实并非这天地所必须。”

    听到他的这话,舒思面色一愣,本能的反驳道:“这怎么可能?!没有天道,天地何存?!”

    对于舒思这等在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的存在来说,天道的存在,已经是绝对的常识!对他们而言,这天地之中什么都可以没有,什么都可以不存在,但天道,却绝对要存在的!一旦没有了天道,那么,这天地,显然就已经是失去了存在的根基,必然便会崩溃,会毁灭!

    正是因为这样的观念,他们对于天道方才会如此的尊崇,方才眼见罗帆将天道打碎,方才会如此的愤怒,如此的怨恨

    看着舒思这等完全不相信的模样,罗帆却只是微微一笑,向着下方一指,并没有说任何话语。

    顺着罗帆这么一指往下看过去,舒思面上神色便是一滞。

    现在下方那正在渐渐稳定的天地,正在重新从混乱之中建立起来的秩序,正在重新诞生,重新演化出来的生灵,文明,这一切的一切,不正是罗帆说法最好的明证?!若是真的天道消失这天地便会崩溃,便会毁灭,那么,现在天道已经毁灭,下方这天地怎么还存在?怎么没有跟着一同毁灭?!

    如此这般一来,很显然的,罗帆之前所说的那些,根本就不需要他去反驳,这根本就已经是摆在面前的事实了!

    “但,这怎么可能?!没有天道,天地何依?!”舒思喃喃着,神色当中满是疑惑,满是茫然,眼神深处更是有着无数的电光,无数的光影在不断的闪烁着。

    对于舒思这时候的疑惑,罗帆却完全没有插手的想法,只是静静的看着下方那正在演化的天地,看着那正在渐渐重新凝聚的秩序而已。

    对于舒思来说,这种疑惑,乃是一种机缘,是一种她超越自身的一种机缘!

    若是他多嘴去给她一个提示,那就是直接消除她的这种机缘,或许当下舒思会高兴了,但很快她便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心中必然会产生不爽。如此这般吃力不讨好的行为,他怎么可能去做?

    舒思不知道,罗帆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天道,对于任何一方天地来说,都不是必要的!哪怕是这近乎模拟混沌状态某一层的天地,也是如此!

    一直以来,罗帆所经历的那众多天地,众多世界之中,存在天道的,也只有他在这大劫之中所遇到的这一方天地而已,在以前他所遭遇的那一切天地之中,真正不可或缺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大道!

    那先天地而生,后天地而灭的,大道!

    眼前这一方天地在罗帆进入一来,真正掌控一切的,似乎便是那在虚空之上至高无上的天道,似乎一切力量,一切规则,一切力量,一切生机,都是从那天道之中诞生的若是罗帆乃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说不定就震得会认为那天道便是这天地所不可或缺的了。

    但,他显然不是。

    他以前无数次的经验清楚的告诉他,真正掌控这天地一切的,乃是大道!

    而他在当初刚刚踏入这一方天地之时,隐隐间却也感受到了那大道的存在。只不过,那大道无比的巨大,无比的浩瀚,哪怕光是感应到其存在,就已经是给了他无限的压力,甚至让他差点心灵崩塌而已!

    在那之后,他方才发现那天道的存在。

    而也正是那发现,让他不知不觉间便被这天地的观念所同化,不知不觉间,便忽略了那隐藏在背后的,无限浩瀚,无限广博的大道,而将目光渐渐的凝聚在那天道之上了。

    一直到不久之前,他将那天道完全打灭之后,方才发现,自己之前所做的那一切是犯了多大的错误!

    破灭天道,不过是将这天地表面的掌控者给抹杀而已,真正掌控这天地,真正操纵这天地一切的,终究还是那大道

    只要那大道没有被打碎,只要大道依然存在,那么,不管天道如何破灭,不管这天地如何被损毁,不管其中的生灵生灭多少次,这天地,都必然会恢复过来!

    正是因为如此,他之前方才那样的放松,没有任何对舒思的愧疚,更是完全无视那众多生灵所产生的怨恨的侵袭

    猛地,罗帆心头一动:“这天道与大道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熟悉”

    稍稍一想,他便失笑了。却已经是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会感到这种感觉相当的熟悉了,这天道与大道之间的关系,其实根本就和舒思和他之间的关系同一个性质!

    天道拥有的,对这天地的一切掌控能力,乃是大道赋予它的。这,就和舒思之前成为守护者,根本就是罗帆将一些守护平台的操纵权限赋予她一样!

    只不过,两者的规模,层次,都有着天壤之别而已。

    就在这时候,一道无始无终的长河从虚空当中浮现出来,瞬间贯通了整方天地的每一寸虚空,每一方天地,每一块时空,每一点规则法则!

    随着这长河的出现,罗帆在这瞬间便感受到了一种当初感应到那大道之时的那种无上压力,甚至连自己的心神,自己的心灵,自己的生命本源,乃至于自己沟通的那众多层面所对应的存在都在这瞬间感受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压力作用在自己身上!

    恍惚之间,他甚至有种自己的身躯就要在下一瞬间完全崩溃,完全毁灭的感觉

    “这是,大道”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想法。

    “不,这不是一般的大道,这是,混沌大道!”紧接着,他瞬间推翻了自己方才的想法,从心底再一次浮现出了这样一个更加准确的想法。

    随着他这个想法的浮现,他眼中那种无始无终,耀眼到极致,甚至让他感觉无法看清楚其轮廓的光芒瞬间改变,化作一道无始无终的混沌长河,从不知何处而来,流向不知而出!

    在这一道混沌长河之中,似乎有着无尽的世界,无尽的天地,更有着无穷的力量,有着无比混乱的时间,有着无比诡异的空间,更似乎有着无限的物质,乃至无穷的玄奥

    光是看到这混沌长河的瞬间,他就感觉到有着无穷无尽的信息以一种无比粗暴,无比狂躁的方式直接灌入他的心神之中,灌入他的记忆深处,开始疯狂的冲击他的心灵,冲击他的意志,冲击着他的生命本质!

    在这个时候,罗帆便有种自己的身体,自己各个层面所对应的存在都要被这种冲击冲爆了的感觉

    不,这并不只是一种感觉而已,而是真真正正的,他无论是现实层面还是其他不知多少亿万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都已经是在渐渐的崩溃!被从里到外炸开来的,那无尽的信息,无穷的文字,无限的光影给冲开了

    “我现在还没有资格领悟这贯通混沌状态的大道!哪怕,这只是第五次大劫模拟出来的混沌大道而已!”在这时候,罗帆的心灵深处浮现出这样一个想法。

    在这想法之下,无尽的灵光从他的身体之中浮现出来,这些灵光在出现之后,每一瞬间都在产生不知多少亿万次升华,变幻。一道道观念神通不断在其表面呈现出来,再完全融合进入其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时光在这种状态之中已经是完全没有了意义。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只是瞬息,又似乎已经过去了无数亿兆年之久了。

    所有属于则之世界观的观念神通尽皆浮现于那灵光之中,再完全消失!而那灵光随着这变化之后,早已是完全变了个模样,化作一种灰蒙蒙的,好像是浆糊一般的,无异的灵光,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前。

    紧接着,就在罗帆的身躯即将完全崩溃的瞬间,那灵光瞬间化利刃,悍然向着他的身体猛斩过去!

    这一斩,如同剖开了天地,剖开了混沌,剖开了大道,硬生生的斩入了罗帆的身体之中。

    在这瞬间,从他的身体之中传出了无尽的破灭声响,咔轰,咔轰,轰轰轰轰,沙沙沙沙噗噗噗噗

    种种千奇百怪的破灭声响在这时候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之中浮现出来。每一点声响的出现,都带着无尽的信息从他的身体之中泄露出来,而每一点声响的出现,也都让他的眼神变得暗淡一分

    如此这般,在那近乎永无断绝的声响最终被压缩到刹那间响玩之后,罗帆的身躯轰然崩溃!整个身躯连同他的一切存在痕迹,都在瞬息间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中,甚至包括他方才所斩出的那一道灵光的利刃

    随着他完全消失,在其他层面之中,罗帆所对应的存在自然而然的停止了膨胀,停止了破裂,而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重新弥合,重新恢复过来。

    再接着,在现实层面之中,罗帆的身躯开始从虚无之中跨出,重新出现在了舒思的身边。

    不过,这时候的他,却再无当初那种从虚无当中重新走出来的那种悠然,而是一步一吐血,身体一步一崩溃!感觉上,就像是有着无数的炸弹被压缩在他的身体之中不断的爆炸,不断的轰击着他的身躯一般!

    “你怎么了?!”这时候,舒思猛然过神来,不可思议的看向罗帆,眼神之中满是惊异,甚至有着莫名的担忧。

    罗帆一看她的模样便知道那横亘下方的那混沌大道她并没有看到,心中不由得暗自感慨,面上却只是一笑,道:“只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而已。死不了。”

    此时此刻的他,将自己的目光,自己的感知,乃至本能的直觉都完全收敛,完全不去看,不去感应下方那依然不知始终的混沌大道!

    但,哪怕是这样,此时此刻,他心灵深处依然是时时刻而的有着无尽的信息在灌入,依然是时时刻刻的冲击着他的心灵,冲击着他的身躯,冲击着他的生命本源!

    这种恐怖的冲击,让他完全无法承受,整个身体在这冲击之下不断的崩塌,不断的陨灭,在此时此刻,他几乎每一瞬息都需要修复自己的身体上千万次!而几乎每数次修复,他就需要将自己的身体内部的全部力量,全部物质都换过一遍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的罗帆看起来是站在舒思的身边没有任何变化,但事实上,他却是每一瞬息之间都要换过上百万次身躯!

    对于罗帆现在的变化舒思并没有完全清楚,但毕竟道行境界已经不差,却也看出了一些内容,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担忧,道:“真的没事吗?我看你的情况相当不对呢!”

    “呵呵,幸好有了之前与天道的一翻战斗。否则的话我现在还真的可能完就此身亡了。”罗帆这时候却只是一笑,面上神色相比于之前似乎好上了一些。

    身体之中的爆炸,冲击,毁灭,依然是在时时刻刻的进行着。但那频率,那速度,似乎相比于之前要慢上了一些

    他的这话却并不只是一种自我安慰而已,事实上,他这时候之所以还能够存在于这里,依然能够保住自身的身躯完整,确实是因为之前与那天道的一翻战斗!

    正是因为他在之前与天道进行的战斗让他对天道有着相当深入,甚至可以说已经是近乎完全把握的了解,这方才使得他这时候能够通过种种微妙的手段梳理那些灌入他身体内部的信息,使得他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力量将这些信息疏导出去,免得那些信息完全爆发开来,将他的身躯完全撕碎

    从某方面来说,他显然应该感激那天道

    “是吗?”舒思显然是不可能了解这等复杂的变化,这时候眼神当中却满是担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