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三章 身影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三章 身影

    舒思终究比起自己的弟子要强悍无数倍,不断镇压,不断梳理,不断挖掘之下,终究还是在某一刻接触到了弟子变化的根源,接触到了,那一点引发她周身上下暴动的源头!

    而也正是在接触到那源头的瞬间,她便完全震惊了。

    因为,那源头,她居然有着莫名的熟悉感,似乎自己已经接触过不知多少岁月,甚至已经是将其存在的这个概念深深刻入自己的本能之中了!

    那不是其他,赫然便是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一个,罗帆的身影!

    只是,此时此刻,在自己弟子心中的那个身影显得是那样的宏大,而且形态也发生了那样巨大的改变,甚至让他都不敢辨认那便是当初的罗帆,若不是对他的熟悉已经达到了某个极限,说不定都要将这个身影当成是这天地之间凭空出现的某种现象而已了!

    在接触到这源头的瞬间,她自然也就明白了对方得到这个源头的前因后果,知道了方才他居然凭空出现在虚空之上,在那原本该是天道所在之处!

    “难道,他也要成为天道?!”在这瞬间,舒思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想到这个,她不由得悚然。想要成为天道的存在她已经见过,正是那伪天道。而那伪天道给这一方天地带来了多大的困扰,让这一方天地遭受了多强多危险,他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够再一次看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现罗帆居然有着想要成为伪天道的可能,她却是忽然间感到茫然失措,不知该怎么应对了。

    随着她感到茫然失措,在她弟子体内的那个身影释放出来的种种玄之又玄的道理开始继续发威,直接便让那女子在这瞬间身躯一震,周身上下的力量产生的混乱差点便将他的身躯,将她的心灵,将她的意志给完全撕碎了。

    受到这等冲击,那女子忍不住闷哼出来,身体周围的天地微微震颤之间,原本已经渐渐平缓的那种混乱声响居然变得更加的混乱起来。

    发现这个,舒思瞬间过神来,当下使用力,悍然压入自己弟子的身体之中,直接将那一个玄之又玄的身影包裹住,猛然一拉,好像是拉扯着一方大天地一般,在无穷的动静之间,轰隆隆直响之下,就将那个身影硬生生的拉出了她的身体之外!

    这个身影被拉出来之后,开始一伸一缩,无尽的吸力在其身上产生,开始极力的汲取周围对于一切能量,一切规则法则,甚至一切天地。

    似乎想要由虚化实,从虚幻的状态走向真实!

    就像是某种从底层天地之中跨越时空层级出现在这天地之间的那种强大的修士第一个要做的一般!

    眼见如此,舒思便知道这已经是关键了。

    若是这身影真的化虚为实的话,那对于她来说,对于她的弟子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灾难!

    因为,这个身影,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罗帆!而是一个罗帆的影子投影在那女子的心灵之上所化的一种虚幻的存在。这种虚幻的存在,若是那女子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硬生生的斩灭的话,对其自然没有什么影响,她能够轻轻松松的便将其承受下来,甚至可能得到巨大的好处。但,现如今被舒思硬生生的从其心灵之中抓出来,却就像是硬生生的将这身影与那女子的心灵力量结合在一处再拉出来一般,却已经是让这身影得到了实质!而且,是从那女子身上所诞生出来的实质!

    如此这般一来,一旦其化虚为实,真正的成长起来,化作真实的生灵,真实的修士的话,那么,它自然便会主动的汲取在其身边的,与其本身一脉相承的,那女子的心灵力量!甚至可能最终会将其心灵的力量汲取殆尽,让那女子直接心灵衰竭而亡!

    甚至,更进一步,直接将造成它脱离那女子心灵的舒思也跟着一同汲取,将其力量,将其心灵,将其一切的一切,尽皆汲取一空!

    到得那个时候,对于舒思来说,对于那女子来说,显然便是以灾难了。

    若是在以前,或许舒思还不可能看清楚这个,但经过这些年的体悟,经过这些年的提升,她的见识,她的道行,都已经是有了长足的进步,所得到的,所知道的,自然都比以前要多上许多,对于这个事实,却是一看便知!

    因此,在这瞬间,舒思却是毫不犹豫的催动自身最强的力量,凝聚出一道道灵光,化作一个平台,硬生生的向着眼前这个刚刚浮现出来的,和她印象之中的罗帆有着巨大区别,但本质却是莫名相似的身影猛砸下去!

    在这瞬间,周围无尽的天地开始自然震颤,一种种难以形容的神秘力量跨空而来,自然凝聚在这一个被灵光凝聚而成的平台之上,悍然向着罗帆的身影猛砸下来!

    这一砸之间,虚空震荡,无尽挡在这平台之前的天地自然而然的挪移开来,让其与那罗帆的身影之间再无任何阻挡,更无任何力量存在!

    甚至,便是这天地的规则法则,在这时候也自然而然的让开位置,自然而然的将虚空留给这平台!

    如此这般一来,却是使得这平台好似超越时光一般,刚自出现,便已经是悍然砸入了那个身影的头颅之上!

    在这瞬息间,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冲击波从两者接触的位置开始向着四面八方而去,转眼间便已经是将周围的天地尽皆绞碎!让这一片原本无比相合,无比美妙的修行圣地,直接化作一片废墟,一片无法收拾的废墟!

    在这瞬间,舒思的弟子身体一颤,猛然间过神来。

    不过,刚自过神来,她便已经是承受了那种极为恐怖的冲击,身体好像一块落叶一般,被瞬间送出不知多少万光年之外了。

    在这时候,舒思却没有心思注意被重得那样狼狈的弟子,而是双瞳微缩,目光凝聚在此时此刻出现在那冲击波正中央的位置,凝聚在那已经被那灵光平台硬生生印在头颅,甚至让这个平台直接取代了其头颅的那个身影!

    在这瞬间,那个身影却是有了行动。

    他微微一抓之间,那一个灵光平台便已经是脱离了舒思的掌握,瞬间从一件由她随心所欲掌控的器物,成为了一件与她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无主之物!

    紧接着,那灵光平台轰然崩散,一个头颅,出现在那个平台原本所在之处,也即是那个人影的脖子之上。

    眼见如此,舒思心中暗自叫苦。

    要知道,她虽说知道眼前这个身影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自己战胜。毕竟,它虽说并不是真正的罗帆,但却是来自罗帆之处!以罗帆的威能,那是当初自己未曾与其分开修行之时,都已经极为不凡,能够轻轻松松的运用自己的身影发挥出甚至超越自己的未能了,更何况这个时候罗帆已经再一次修行了那么多年了

    不过,哪怕是知道对方不好对付,但对方如此轻易的将自己打磨了数十万年之久的手段直接夺走,她依然是感到有些无法接受!

    在这个时候,她娇喝一声,身体之中威能涌动,无尽的灵光,无穷的思维,无尽的力量不断的涌动着,疯狂的汇聚,疯狂的向着此时此刻的罗帆的身影凝聚而来,转眼间,便已经是直接灌入了那一个灵光平台之中!

    那灵光平台在这时候释放出强烈无比的光芒,冲击着那些从舒思身上爆发出来的种种灵光、思维、力量,两者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冲突。

    噼里啪啦这种声响连绵不断的响起。轰隆隆的声响更也是毫不停滞。种种冲击波不断地四散,周围的时空就像是化作破布一般,被随意的揉动着,化作种种千奇百怪的姿态!

    在这瞬间,舒思的身体好像化作了一个大号的守护平台,直接联系了周围无尽的时空,其范围甚至比起当初某个守护平台守护的区域都要大上十倍!

    在这种联系之中,那些被其联系到的时空自然而然的便产生了种种难以言喻的神秘力量,不断的通过这等无比玄奇的联系将其转移过来,不断的注入舒思的身体之中,化作她的威能,她的手段,不断地加强她这时候不断的冲入那平台之中的种种力量之上。

    随着她得到这样的支撑,她的手段威能暴涨,最终终于突破了那平台之上释放出来的种种抵抗,直接灌入了那平台之中!

    随着那众多手段灌入那平台之中,那平台开始嗡嗡嗡嗡的震颤起来。

    这种震颤,使得舒思固然是无法掌控这平台,但同样也使得罗帆的身影再无法掌控那个平台做任何事情了。

    到了这一步,舒思动作不停,身上光芒一展,一道长河悍然从其头顶冲出,一闪之间,跨越时空,直直冲入了那个人影的头颅之中,并开始快速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转眼便已经是扩散到了其周身上下,让其整个身躯都好像被那长河给完全充斥了一般。

    随着这种变化,那个人影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在这颤抖之中,其对于那平台的掌控却是大幅度的减弱。使得舒思在这瞬间直接将那平台的掌控权限直接夺了来。让那平台在她的控制之下,微微一震之间,直接印在了那人影的心口之上。

    一股无边恐怖的破灭威能疯狂的从那平台之中释放出来。

    这种威能,凝聚了方才那身影灌入其中的威能,更是凝聚了舒思本身所掌握的一切手段,乃至于她这些年踏遍这天地大片区域之后所建立起来的联系所牟取而来的那无尽的神秘力量!

    这种威能之强,足以毁天灭地!

    那身影在这种冲击之中,极力的挣扎,极力的抵抗着,几次身影都要被那平台崩散剿灭,却都是在最后一刻重新凝聚来,重新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只可惜,这身影终究不过是以一点身影凝聚了那女子心灵的一些力量所凝成的而已,本身虽说蕴含了无尽的玄奥,包含了无穷的道理,拥有无限的手段。但终究受制于自身的力量层次限制,难以完美发挥出来。最终,在舒思灌入其体内的力量与外界那平台的里应外合之下,终究在一声闷哼之间,轰然炸开,只给这一方天地留下了一个数光年范围的破灭废墟之后,再没有半点存在的痕迹残留下来了

    眼见这个身影完全炸开,再无半点残留,舒思才松了口气。

    “没想到只是一点烙印而已就已经如此强悍,他到底已经强大到哪个层次了?”在这瞬间,她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周围那身影爆发所产生的种种冲击波,种种混乱,在这时候却都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半点痕迹。一切都好像微风一般,只是从她的身边划过,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不过,相比于那种种冲击对她毫无影响,她这时候的面色却也并不好看。

    相反的,而是面色变得无比的苍白,简直就像是遭遇到了某种近乎无法承受的伤害一般。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却是眼前的爆发冲击虽说没有对她本身造成什么影响,但却对周围的天地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不光是这数光年范围之内的时空被完全绞碎成为废墟,需要让这天地本身的力量不断凝聚才能够恢复过来。那数光年之外的数十万光年,数百万光年的广阔范围,其实都受到这冲击所影响,这时候却是从深层产生种种难言的震荡,显得动荡不休,时时刻刻都有着种种微妙的毁灭在其中生成。

    而这,对于能够借用这些范围力量的舒思来说,显然也会转移到她的身上,使得她这时候看似没有直接在这冲击之中受到伤害。但事实上却是因为与天地的联系,从这冲击之中得到了超乎想象的强烈伤害!

    “啊!”这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叫。

    舒思一听,便知道这是自己的那一个弟子,不由得一阵苦笑,身形一晃,直接跨越混乱的时空,直接出现在那于那冲击之中好似化作一片落叶一般在冲击之中不断翻滚,无法自主的那弟子的身边,一股力量发出,直接就罩住了这名弟子。

    相比于她自身来说,这一名弟子本身不过是接近假圣而已,对于周围这等无尽天地,无尽时空,无穷规则法则破碎,混乱所产生的恐怖冲击却是没有多少承受能力。

    若是她不去理会的话,对方必然会在那冲击之下受损严重,甚至可能连这一具肉身都会被毁灭掉,连性命都可能受到影响

    “方才是怎么事?”那女子原本正感到自己的性命要消亡了,忽然间便被一股灵光包裹住身躯,然后便感到一种哪怕是天地陨灭都不会消失的安全感,不由得心头一定。转头一看,便看到了舒思,当下便连忙问道。

    “只是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已。”舒思叹了一声。

    听到这话,这女子微微茫然。方才舒思将罗帆的身影从她心灵之中抓出来的那一瞬间,却在同时将其心灵之中的点点记忆给抓出来了。所以,此时此刻,这女子却一时间没有办法想起自己之前到底时看到了什么,更不可能记得那自己所看到的那个形象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不过,舒思毕竟并非完全将其记忆抹去,而只不过是将那罗帆的身影抠出来而已。因此,很快的,在一阵想之下,这女子终究还是想起了自己乃是因为看到某个人影才会造成后面的那一切,一时间面色却是大变,道:“那到底是谁?!为什么我只是看到他的影像便会变成这等模样?!”

    此时此刻的这女子,全身上下已经是千疮百孔,身体内部更是混乱不堪。体内原本建立得无比完美的力量体系,修行体系,修行之道,更同样是已经再看不出之前的半点痕迹。感觉上似乎就像是被一根铁棍插进来疯狂的搅拌一般!

    这种恐怖的情况,简直是让她绝望。若不是依然有着舒思存在,她说不定便会完全被这种绝望所淹没了。

    “那是我的一位故人。当初,他乃是站在天地重生之前天地最巅峰的存在。便是现在的我,也不如他当初的一根手指。”舒思在这时候叹了一声。

    只是一番对话之间,舒思便已经是带着这女子跨越了数亿光年的距离,来到了那混乱冲击的范围之外,直接站立在一座高峰之上。

    在这里一眼望过去,那一片天地就像是完全被撕碎重构了一般,种种难以形容的光影时时刻刻的在其中衍生出来,一种种舒思无比熟悉,但在这天地重生之后却从没有感受到的绝灭气息更是滚滚而来。

    而这种混乱,在这时候更是造成了周围的强烈混乱,众多生灵四处奔走,为这种前所未见的恐怖而惊惶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