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七章 失望与满意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七章 失望与满意

    这一个势力在那众多势力之中不过是底层存在而已,其统领者的道行境界,甚至都还比不过舒思!

    不过,不管是在众多势力之间算是什么水平,其本身能够成为一个大势力的主宰,便已经是代表着其掌控的权势超乎想象的恐怖了。

    这样一来,这个势力的总部之繁华,之玄妙,自然便不言而喻!

    此时此刻,出现在罗帆灵光分身面前的,便是一片好似一方大天地一般广阔的恐怖国度!在这个国度之中,凝聚了数百个大天地区域的资源,显得极为辉煌,极为壮阔,更是充满了无尽的玄妙,包含了无穷的力量!

    在其中,有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修士在其中修行,建设着。更是有着数百亿大军在这一个国度之内待命。

    霞光铺天盖地的笼罩这一个国度,无穷无尽的力量在这国度的内部流转不休,组成天地万物的那无数的时空,无数的天地,在这国度之中化作了一个个动力的源泉,为这个国度的完美运转提供无穷无尽,永不休止的动力!

    罗帆的灵光分身来到这里,一眼看过去,便已经是是发现了这个国度的核心所在,也发现了那一位甚至还比不得舒思的强者所在。

    看到之后,这灵光分身没有丝毫迟疑的,便抬步轻跨,周围的时空在他的动作之下开始疯狂的扭曲,疯狂的游转。最终,在一闪过后,灵光分身便已经是直接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光年的距离,出现在了那一位强者的面前。

    这一位强者这时候占据了如同一个大千世界一般广阔的区域,以身化作这天地的万物,在其中按照某种玄之又玄的方式修行着。

    罗帆到来的那一瞬间,便引动了这整个国度的巨大变化,更是引动了这大千世界的剧烈反应!

    “谁?!”一声怒喝从那大千世界之中传出,好似是一声声巨大的轰鸣一般,向着罗帆滚滚而来,雷霆声声的灌入他的耳鼓之中。

    这种声音,听起来就好似真的是一方天地所释放出来的声音一般!

    “化身天地这种修行之法在你没有达到这个境界的时候还是不错的。但现在可就有些不合时宜了。”罗帆的灵光分身淡淡的道。

    说话间,便有一种难言的波动从他身上释放出来,转眼间便已经是包裹住了眼前这一个大千世界!将这个大千世界与外界之间的一切联系都瞬间完全斩断,让这个大千世界在这时候变成一个完全独立的,再无任何信息,无任何力量能够传递出来的世界!

    这种变化,瞬间便引起了那一位化身为大千世界的强者的惊骇,那大千世界在这瞬间开始快速的收缩。

    这种收缩的速度虽说无比快速,但相对于罗帆的反应来说,却依然是微不足道!

    可以说,若是罗帆愿意的话,在这个时候就已经能够顺手将眼前这修士完全抹去了。

    但,显然的,以罗帆的自信,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事情。他此时此刻却只是淡淡的看着眼前的那大千世界的变化而已。

    一直等到那个大千世界完全收缩成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无比威武,无比严肃,眼中带着一种骇然与自信的威严男子之时,他方才淡淡的道:“你看,若是方才我要动手的话,你已经死了上亿次了。”

    听到这话,那中年男子的面上神色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近乎咬牙切齿的这样道。听到这话,罗帆面上显现出古怪之色,道:“这重要吗?难道我是什么人,能够改变你在我手中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现实?你为何对我到底是谁如此在意?”

    那威严中年在这瞬间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我在你面前毫无反抗能力?”

    说话间,他猛然抬手虚空一抓,一根权杖便出现在他的手中。紧接着,他将这权杖猛然一顿虚空,周围有着大千世界那般范围的广阔时空便在这瞬间完全崩灭。在这一片区域之中所蕴含的一切时空,一切天地,更是在这瞬间释放出了无穷不可思议的威能,汇聚成为一股波动,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过,硬生生的撞在这时候覆盖住周围,将这里的内外完全封锁住的那种波动之上!

    随着这种冲击的出现,那一层被罗帆所制造出来的波动好似是化作平静的水面被丢下一个巨大的石头一般,开始产生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这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不断的在那波动的表面扩散着,重叠着,渐渐的变得越来越明显,最终甚至是完全显现出来,让原本依然能够看到的外界的光影都被完全遮掩住了。

    不过,哪怕是到了这一步,那波动所组成的隔绝层却依然存在着,依然是发挥着其那不可思议的效果,将这一片区域与外界的一切都完全分割开来,让一切信息,一切力量,都无法从外界传递进来!

    那中年男子面上显现出一种无比骇然之色,隐隐间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光从他的双眼深处闪过。

    “不可能的!便是天王,都不可能承受我的攻击毫不动容!”他喃喃着,抬手又是一顿手中的权杖。

    这一顿之下,周围那时空的破灭,天地的破灭,变得愈发的恐怖了。

    在这种破灭之下,比方才更加恐怖的波动从那权杖的尾端开始释放出来,以更加狂猛的姿态轰向四面八方。

    而且,这时候这些波动却不只是单纯的那种波动的模样而已了,而是开始转化为种种特殊的形态,或是化作种种千奇百怪的时空,或是化作种种难以形容的生灵,或是转化为种种可以描述或者无法描述的攻击模样,疯狂的冲向那些将其与外界分割开来的波动冲去!

    而那些波动在这时候却是毫不动摇,没有因为这种冲击的临身而有任何变化,依然是那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在不断的闪耀着而已

    最终,在那一*冲击平息下来之后,一切都恢复原来的模样,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罗帆依然是静静的悬浮在那里,那他所构筑出来的波动也依然是那样完美无瑕的隔绝了内外,只有在这内部的时空已经是变得无比残破,那其中的无尽天地更是已经近乎完全毁灭了。哪怕是这其中原本限制一切,编织一切规则法则,这时候也变得混乱起来。

    至于那在中央的那一名威严中年,这时候更是已经变得呆滞下来,就像是看到了一种完全颠覆自己世界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面前一般。

    “现在,想来你应该已经知道你和我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了吧?”罗帆看着这威严中年,淡淡的道。

    “不!你一定是将所有的攻击能力都消除了才换来这种如此恐怖的防御能力!你对我半点办法都没有!”那中年这时候已经是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

    要知道,他在这数百万年之间能够奋斗到这样的成就,能够成就这样的地位,所付出的努力之多,不言而喻,而所积聚的自信之强,更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在这样的情况下,眼见自己的一切手段居然连对手随意发出的手段都无法动摇,自己在对方面前居然从原本在任何生灵面前都是高高在上的那种形象变成了如此卑微,如此渺小。他却终于心态失衡,那种数百万年积累下来的心境,被瞬间便打破了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会在这时候收到这种心灵冲击就变得歇斯底里,失去理智。

    当然,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

    毕竟,他从诞生到修行到现在也不过是数百万年而已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得到了这么恐怖的威能,那对于其心灵的压力,对于心境的压力之大,终究还是太大太大。也即是说,他,虽说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集聚了这么强大的修为,但对于心境方面,却就大大的落后了。

    如此这般一来,自然是稍稍受到一点刺激,力量稍稍产生一些混乱,其心境便跟着混乱起来了。

    若是他乃是天地重生之前那种守护者的话,那情况显然便会完全不同。

    毕竟任何守护者能够从零开始一直修行到夺得守护者的位置,都是付出了无数努力,经历了无穷险阻,更是耗费了不知多少亿万年的时间才做到的。这么多的努力,这么长的时间,哪怕是原本是在心境修行方面没有任何天赋之人,都足以将自己的心境堆积到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了。

    若是那样的守护者在这时候代替眼前这中年男子的位置的话,哪怕是胜不过罗帆,哪怕是会被罗帆更加轻松的解决掉,却也绝对不至于在这么一点心灵挫折之下便歇斯底里,失去理智的。

    所以说,快有快的好处,慢也有慢的优势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眼神当中浮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怜悯。

    “可惜,已经废了。”他叹息着,却是改变了原本的想法。

    原本,他打算将眼前这中年男子当成是自己的傀儡,让他代替自己去施行自己原本打算对这天地所施行的种种手段的若不是如此,他如何会这样无聊的出现在这里等待这中年男子去发出种种攻击,展现种种挣扎手段?!

    但从现在看来,眼前这人的心灵实在是太弱了,若是真的将计划放在他身上,最终的结果,怕是那计划进行到一定阶段他自己便会崩溃,直接从上到下破坏他的计划了。

    “终究还是只能自己动手了。”暗自叹息着,他顺手向着眼前这中年男子虚虚抓过去。

    这一抓之间,他就像是根本没有运用任何力量,只是单纯的,这么向着那个方向虚抓过去而已。

    但,就在他这么一抓之下,他的手掌却是直接没入了虚空当中,完全消失在这一方天地之内,或者说,消失在这现实层面之中!

    紧接着,那中年男子身体一震,整个身躯开始渐渐化虚,从原本绝对真实的实体模样,不多一会,就已经是完全化作虚幻,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与此同时,在这一片区域之内,因为这中年男子所产生的种种改变都开始渐渐的消退,原本被破灭的时空,天地,被搅乱的规则法则,都在这过程之中渐渐的恢复过来,就好似之前的一切改变都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甚至,在这瞬间,这中年男子所掌握的势力之中,这中年男子的众多部下对于这中年男子的记忆都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就像是有着一层迷雾笼罩在那些记忆之上一般

    “终究还是无法做到如同混沌状态那般啊”看着周围的那种种变化,罗帆忍不住暗自叹息一声。

    他方才所做的不是其他,正是直接将自己的手掌探入那概念层面之中,直接抓住这中年男子的存在概念,一震之下,将其存在概念完全震散。而因为各个层面本身都是以一一对应的,在未曾彼此沟通,彼此转化之前,任何一个消失,都会让其失去性命,整个完全消失。所以,那存在概念的消失,自然而然的也便造成了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那中年男子渐渐消失。

    当然,其他层面之中,那中年男子所对应的存在,也同样如此,同样是在这种变化之下渐渐的消失了

    而不同层面之中生灵所对应的存在的消失所造成的结果还有些不同,概念层面之中,那存在概念的消失所造成的影响便是,以这中年男子为主体所影响的一切现象都会因为他的消失而跟着消失。也即是说,被这中年男子所毁灭的事物会重新恢复,被这中年男子所杀死的生灵会重新复活,这中年男子所建立的势力会崩溃,那些记住这中年男子的一切生灵,都会完全失去与其相关的一切记忆!

    当然,这只是最完美的变化而已。具体的影响情况,却是会根据动手之人的能力,动手之人对于那概念层面的理解,对于存在概念的破灭程度而出现不同的结果。

    就像是的现在,罗帆随说已经是将那中年男子的存在概念完全震散,让其存在概念完全消失了,但那中年男子所造成的大多数影响却依然存在着。那些原本记住这中年男子的生灵的记忆,也不过是被迷雾笼罩,变得模糊而已,却并没有完全消失。

    至于其所建立起来的这个势力,自然也依然存在着了

    心中微动,罗帆抬手一拂,眼前这一片区域周围那已经没有任何涟漪的波动瞬间消失,这一片区域与外界之间的一切交流都在瞬间重新建立起来。

    随着这种交流建立起来,一道道遁光快速的从外界向着此处冲过来。

    一片片波动,一股股杀意,都不断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袭来。

    作为一个势力,一个如此庞大,甚至连总部都是一个大天地这般广阔的国度的势力,其构造之严密,自然不必多说。

    现在忽然间那中年男子消失,这自然而然的便会引发一系列的变动。那些原本与这中年男子关系紧密的强者,哪怕是对那中年男子的记忆忽然间变得模糊,也会因为这一系列的变动而采取行动,前来罗帆所在来排除其对这势力所造成的影响!

    “大胆道人!敢入侵本国,找死!”一声声怒吼从四面八方传来,这一处区域因为这样的变化在这时候都似乎变得昏暗了,甚至连天空在这时候都像是被乌云给遮掩住。

    一股股杀机,好像是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的缠绕在罗帆的灵光分身之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强者采取了行动,甚至连军队,都已经是被调动起来,从各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快速的冲过来。

    看着这种如此快速的变化,罗帆的面上却是没有任何惊恐,相反的,反而是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好似是看到了一种让他感到极为惊喜的变化一般。

    “居然如此精锐人,这样的话,我的计划就有更大的成功可能了。”他这时候的心中却闪过这样的想法。

    眼前这无数生灵,这恐怖杀机,甚至那惊天动地,足以将大片大片天地毁灭的军队,对他来说却都只是蝼蚁级别而已。

    别的不说,若是他愿意的话,这时候只要直接透过概念层面,一扫之下,便足以将他们所有人都完全抹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可能因为这些强者的到来,这些军队的到来而产生什么害怕之类的情绪。

    “来吧,让我看看你们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吧。”看着这众多强者,罗帆心中一动,闪过这样的想法。

    随着这样的想法,他顺手一指虚空,在虚空当中,无数时空,无数天地便自然而然的洞开,无数生灵开始从那洞开的时空之中冲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