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九章 新的天道?!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九章 新的天道?!

    这一次,就并不是整个势力了,而是这一个势力所占据的那一切区域之中的每一名生灵,每一股力量,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在开始以能够让这一片区域的战斗力变得更强的方式施展自身的力量!

    一时间,一种几乎任何生灵都难以听到的,无法言喻的齿轮声响在这整放天地之间荡着。

    种种微妙的波动从各处产生,开始不断的凝聚,并在这过程之中,缓缓的向着前方推进,最终渐渐的涌动之间,撞在此时此刻挡在这一个势力四面八方的那一个近乎完善的包围圈之上。

    在这种撞击之中,天地剧烈的震颤,那隐藏在那近乎完美的包围圈上的一个个细微的破绽居然在这过程之中开始渐渐的变大,更变得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巨大,那种完美的姿态随着这种变化便已经是渐渐的消失了

    这种种情况,让那周围各个势力一个个的震撼起来,几乎都无法理解眼前所发生的到底是什么!

    要知道,他们这种手段虽然只是根据彼此的默契而构筑起来的而已,但他们在这种包围构筑起来之后,却就已经是对于这个包围圈再清楚不过了,对于这个包围圈的威能,更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但现如今,他们的包围圈甚至都还没有遭遇到什么攻击,只是被某种无形的波动扫过而已,居然便已经是几近崩塌!原本所有的那种无比完美的联系居然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几乎已经称得上是一盘散沙了!

    这样的攻势,甚至相比于他们自身的力量去攻击都强不到哪里去,这种如此诡异的变化,让他们怎么可能不震惊,怎么可能不感到无法接受?!

    “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分明还没有采取行动,为什么忽然间我们的攻势就瓦解了简直就像是一个食物链底端的存在面对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一样好像是本能的溃败”有着势力的主宰喃喃着,神色当中满是一种无法置信。

    罗帆在这时候却是没有理会他们怎么想的,甚至也都没有去多理会这个势力在他的命令之后会怎么做。

    毕竟,对他来说,只要他的这个命令传下去了,那么接下来的发展就已经是再自然不过。必然便是这个势力在这时候不断的滚滚而流,将周围的势力一个个的冲破,让周围那些势力一个个的溃败,而自身不断的壮大。直到,另一次异变出现

    至于那周围近乎完美的攻势会忽然间溃败,这对于那其他势力的主宰来说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但对于他来说,这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因为,这个势力内部的那种种生灵的组合,完全是根据他的意愿在组合,是根据他本身的想法在重组!其中,每一点力量,每一点威能与整个整体之间的关系,都达到了完美契合的程度!

    也即是说,现如今,他所构筑出来的,这一个整体,却是真真正正的,达到了完美,而不是几乎完美而已!

    这种真正的完美,在这一方天地之间,显然是契合了种种神秘莫测的规则法则,自然而然的变得这个整体拥有了那种碾压其他一切组合的气息!而这,也即是现在这般,周围那些势力的组合根本无法承受这种完美的气息冲击,自然而然的被从冲散的根本原因所在!

    那主宰的感觉其实并没有错误,这种情况,就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对于其下的存在那种近乎绝对的碾压!

    便像是,一头神龙,哪怕只是刚刚出生,本身甚至都没有多少力量,都足以让一切普通生灵恐惧,让它们哪怕是拥有比那幼龙更强大的力量,都只能毫无反抗的将自己的喉咙送上前去让那幼龙随意的啃噬

    此时此刻,罗帆所构筑出来的这个整体,便是幼龙!而周围那众多势力所组合起来的强大整体,便是那一头比起幼龙更加强大,但本质却是比幼龙小上不知多少的存在了。

    这样的情况下,这组合崩溃,却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虽说没有了罗帆掌控,但有着罗帆之前布下的基础,这时候整个势力所占据的一切区域之中的力量都凝聚在一起,开始滚滚向外,一层又一层的冲击,一层又一层的碾压,直接便将那一盘散沙一般的,众多势力组合的力量给碾碎了。

    那些势力所占据的地盘,更是在这过程之中被不断的吞噬,被不断的同化,渐渐的加入了罗帆所征服的这个势力之中,成为了这个势力同样完美的组合部分,继续向外扩散而去

    如此这般,这个势力不断的壮大着,不断的加强着,渐渐的,占据这天地的区域已经是达到了以前数万倍的地步。

    这样的面积,相对于整方天地来说,依然算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但却已经是足以让周围那众多势力在其阴影之下蜷缩不敢动弹了

    而这一切,不过是在短短的万年之间,便已经完成了。

    随着这种变化,罗帆所期待的,天人感应造成这天地的大道的改变,却也是在开始渐渐的展现出了效果。

    不知不觉间,罗帆便感觉到,自己的这灵光分身好似是已经得到了天地之间的某种无上加持,似乎自己能够随心所欲的融入这天地之中,能够随心所欲的从那某种冥冥中的存在之中汲取自己所需要的养分,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好处

    这种情况,显然是他已经将自己的一部分特质,嵌入了那混沌大道之中方才有的表现!

    或者,用另一种说法的话,是他已经是将自己的一部分融入了混沌大道之中才有的表现!

    虽说,这种变化,相对于整个混沌大道来说依然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依然是那样的不值一提,但毕竟已经是与他的目标产生了一定的关联,代表着,他当初的谋划,却是有着极大的成功可能

    只需要,他继续前进,耗费更多的时间,去完成将整方天地完全征服,完全颠覆的壮志,便可以了!

    时光悠悠流逝,罗帆所掌握的这个势力不断的增强着,不断的壮大着。

    周围那些势力本身因为不过是普通势力而已,虽说势力的主宰相当强悍,但对势力的掌控,却只是一种极为普通的掌控方法而已。相比于罗帆这等将整个势力之中的一切力量都完全凝聚在一起的方式来说,这种如同一盘散沙堆积的构成,哪里有什么抵抗能力?!最终,哪怕是他们用尽了一切手段,都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罗帆这个势力将他们不断的打碎,征服,吞噬

    这样的过程不断的持续着,一万年,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

    不知不觉间,一亿年时光,便已经过去了。

    在这一亿年时光之中,这整方天地的历史,简直便是一部传奇的历史!

    而这传奇的主角,便是那征服了某一个势力的罗帆

    从当初只是一个小势力开始,万年之后,他便已经成长为这天地之间最大势力的主宰。在十万年之后,便已经是吞噬了原本这天地之中存在的所有势力,将这些势力尽皆融合,化为一个无比和谐,配合无比完美,甚至每一名生灵都可以算是罗帆肢体延伸的一个整体!

    百万年之后,这个势力却就已经是将之前那些势力尚且没有征服的,这一方天地的一半区域都完全征服吞噬了。

    千万年之后,整方天地,无论是繁华还是荒芜,无论是强大还是弱小,无论是天上还是地下,无论是真实还是虚幻,一切的一切,尽皆已经被这个势力所征服!

    甚至,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完全融入了这一个势力之中,成为了这势力的一部分,让这个势力膨胀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似乎已经达到了其所能够成长的极限了。

    但,那却并不是这个势力的尽头。这个势力在这之后,却依然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依然是继续不断的征服着。只不过,其目标,却已经并不放在这上层天地,上层时空,而是放在了,那构成这天地万事万物,乃至一切能量,一切元气的那无数天地,无数时空之上而已!

    相对于这一方天地来说,那些底层时空的数量多了不知多少亿亿兆倍,若是真的要将其用数字来描述的话,这个数量说不定会超越正常定义之中的数字极限!

    但,那些时空的层次,终究相比于顶层时空要差上不知多少倍。

    如此这般一来,任何一名这顶层时空的生灵,哪怕是再普通的生灵,只要能够掌握住这顶层时空所赋予的威能,便能够轻松的征服无数个底层时空!无数底层天地!

    所以,哪怕是那底层时空的数量相比于顶层时空要少上无数,对于已经将整个顶层时空,也即是这整方天地完全征服的罗帆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在接下来那九千万年之间,这顶层时空的天地显得一片荒芜,任何生灵刚自诞生,便自然而然的被这罗帆所布置的种种规则给硬生生的拉入底层时空之中,去执行他当初所颁布的目标,去征服一个又一个的底层时空,将一方又一方的底层天地都不断的拉入这个势力之中,成为这个势力的一部分实力

    如此这般,到了现在,在这一亿年将满的时候,天地终于产生了一种罗帆所期待的变化。

    那混沌大道,终于完完全全的展示在了他的灵光分身之前!

    而在这时候,因为那其中已经是有着很大一部分已经是沾染上了他的痕迹,打下了他的烙印,因此这种混沌大道呈现在他面前之时他却是完全没有感应到那其中所释放出来的无尽的信息在向着他的身体渗透,而是只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喜悦,莫名的舒畅。只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化作了这混沌大道,成为了这一方天地真正的,唯一的主宰!

    那混沌大道,终于不再成为要他性命的凶器,而是成为了助他成长的推进器!

    “你到底做了什么”这时候,从这天地之中的某一处,响起了这样一声本不该响起的,在这天地之中唯一的一名独立意志的声音!

    这是来自罗帆的熟人,舒思!

    这声音并没有多大,甚至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威能能够直接传递到罗帆所在之处,但甚至已经借助所有生灵完全掌握这整方天地无论是顶层还是底层时空的罗帆却是一下子便听到了这一把声音。

    当下,他顺手一抓,混沌大道微微一颤之间,那远隔他不知多少亿兆光年之遥的舒思便在一震天旋地转之间,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也即是,这一整个包裹住整方天地的无上势力的中央之处!

    “你,吞噬了这一方天地。”舒思看着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似乎是绝望,似乎是愤恨,又似乎是最深的怨恨,无数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处,最终化作的,乃是一种近乎麻木的神态。

    “我吞噬了这一方天地?不不不。”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难道不是吗?!我现在能够从这天地的任何一处位置感应到你的气息!无论是顶层时空,还是底层时空,无论是天空之上,还是大地深处,甚至,任何一名生灵的心灵深处!难道,这还不是你将这整方天地吞噬的表现吗?!”舒思怒道。

    她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无穷绝望。

    对于对这一方天地无比喜爱,甚至恨不得牺牲自己成就这一方天地的舒思来说,眼见这一方天地以这样的方式死去,这对她来说便是一种最大的折磨。这些年,她甚至有无数次考虑来与罗帆同归于尽,但又担心这样做会让这一方天地也跟着完全毁灭

    这样的煎熬,对于她而言是何等的难以承受,不言而喻。

    “当然不是。我只是取代了这一方天地的大道而已。若是硬要说的话,我现在,就是这天地的天道。”罗帆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的身上腾起一股以前所从未有过的庞大气息,整个人似乎已经是凌驾于这天地的一切之上,好似是已经化作一种至高无上的,掌控一切的存在一般。

    恍惚之间,舒思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她以前在某物看到的影子。那种,天道的影子!

    一时间,舒思眼中显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骇然,口中喃喃道:“怎么可能你居然成了天道这天地这般辛苦,付出了这么多代价方才脱离天道的桎梏,你现在居然重新成为了这天地的天道你居然背叛了你一直以来的目标,你怎么敢怎么做?你怎么敢”

    她周身上下的气息微微震颤着,种种难言的混乱不断的从她身躯之中释放出来,渐渐的搅动周围的时空,搅动周围的规则法则,让周围渐渐的化作一种好似浆糊一般的灰蒙蒙色泽!

    罗帆看着舒思的表现,叹息一声,道:“有了天道和没有天道,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区别?便是没有天道,你们也是在大道的控制之下,有了天道,不过是在这种控制之上再加一种控制而已,又有什么好排斥的?”

    当然,他的这话却也只是说说而已,若是在他的头顶出现了一层新的桎梏,他绝对会拼尽一切去将其打破的

    不过,现在多了一层桎梏的不是他,他自然就能够用这样的话语来打消舒思的敌意了。

    舒思显然不可能被罗帆这么一句话语就直接颠覆自己心中的决意,在这个时候,她冷笑起来,道:“既然如此,你之前为何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去将天道打碎,以至于现在都只能分身进入这一方天地,连本体都不能进来?!”

    罗帆只是摇摇头,道:“看来,你是怎么说都说不通的。也罢,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想要从你身上得到的,也不需要在意你对我的想法,你便去吧。”

    说着,顺手一拂,舒思便已经是被他送到了视线所及的范围之外。而这,距离他原来所在之处,却已经是有不知多少亿兆光年之遥了。

    舒思呆呆的悬浮在半空中,周围的一切变化,却已经是再不能如她的感应,她静静的悬浮着,身心俱疲,周身上下力量不断的压缩着。一倍又一倍,一层又一层,恍恍惚惚之间,他便已经是将自己身躯的力量压缩到了原本的亿万分之一。

    那种原本无比强大的存在感在这瞬间更是猛然增强到了原本的不知多少倍。

    紧接着,她大叫一声,瞬间引爆了自己体内的一切力量,引爆了自己体内的一切威能,一切时空,乃至于自己的生命本源

    轰隆隆的巨响连绵不断的从她所在之处开始爆发出来,并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直接便将周围不知多少万光年范围之内的时空完全绞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