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一章 真圣?!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一章 真圣?!

    在这贯通的瞬间,恍惚之间,罗帆在各个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都在瞬息间完全崩塌,消散,最终化作虚无,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

    连同他在现实层面之中的身躯,都是如此,没有一丝半毫的残留

    若是以以前的标准来说,现在的罗帆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已经形神俱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再无半点复活的可能了。显然的,对于那一股从不知何处而来的,直接碾压在他身上的那一种强大的压力来说,罗帆在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之后,似乎也已经是被这样的认定了。

    于是,那种遍及众多层面的,直接碾碎罗帆所对应的一切存在的压力,开始渐渐的消退了。随着其消退,这整方原本已经被罗帆所完全掌控,甚至被当成是他意志延伸的天地,开始产生了无数年来的第一次非计划的变动。

    自由的意志,开始出现在这天地之间,开始在众多这天地的生灵之间不断的荡着,让这天地之间开始诞生出了长久以来所缺失的一种难言的生机。

    这种生机,一出现,便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超乎想象的方式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只是一转眼间,便已经是跨越了时间,跨越了空间乃至其他的一切,直接疾扫整方天地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

    让这一方天地之中,无论是顶层天地的一切位置,还是一切底层天地之中,都充斥着这样一种生机。

    所有的生灵,都好似是从一种最为深沉的噩梦之中惊醒过来一般,茫然的四处张望,细致感应周围的一切,想要寻找自己之前所缺失的种种微妙的感觉,寻找让自己在之前变得好似机器人一般的根源

    “方才我是中邪了吗,为什么会做出那种决定”绝大多数生灵都在这样喃喃着,心中或是充满了悔恨,或是充满了痛苦,或是充满了得意,或是充满了自豪,种种类类,几乎包含了生灵所可能出现的一切情绪!

    毕竟,被罗帆操纵之下的生灵所作出的一切决定虽说都是对这一方天地,对罗帆所掌握的这个势力是最为完美的,最为有利的一种决定。但,相对于他们自身来说,那可就不一定了。说不定,在被操纵的过程之中,他们牺牲了自己的父母,牺牲了自己的妻儿子女,牺牲了自己的亲朋好友,乃至,牺牲了自己身体的某些能力这,自然便足以让那些生灵产生种种悔恨之类的情绪了。而同样的,有着付出无数牺牲的生灵,自然也就有着从这种状态之中得到无数好处的生灵了。

    毕竟,总有人需要站在那高层的位置,总有人会掌控集合起来的庞大力量

    而这些,也便是那些存在的自豪得意的根源了

    如此这般的众多情绪在上一刻尚且不存在,在下一瞬间便已经是充斥整方天地,这种忽如其来的变化,却是瞬间引发了强烈的天人交感,使得原本已经被罗帆的烙印所改变的那混沌大道在这瞬间便被瞬间冲散,其中罗帆所留下的一切痕迹都被那无穷众生所产生的种种纷繁杂乱的情绪给取代了。

    这些纷繁杂乱的情绪单独拿出一份来看自然是微不足道,甚至只能够让一个有心之人当成是杂念。但,当它们的数量增加到某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当它们出现的时间足够同步的时候,其所爆发出来的,却就一种哪怕是罗帆都没有想到的恐怖威能了。

    此时此刻,这众多的情绪所集合起来的效果,甚至比起天道,更加的强悍,更加的恐怖!

    它们汇聚在那混沌大道之中的瞬间,凝成了一个整体,甚至能够与大道相持,使得那大道不得不为之改变,让这一方天地因此而生出了无数异象。无数的色泽凭空出现在虚空之上,种种奇异的气候,种种千奇百怪的奇异景观,都在这瞬间出现在这一方天地之中,让这一方天地与此时就像是完全换了方天地一般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纷繁杂乱的情绪毕竟也只是众生的情绪集合而已。本身凝合起来虽说拥有那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但终究没有一个主体在引导掌控这种威能,维持这种威能。

    所以,在激发出这样不可思议的结果,甚至抹去了罗帆在那混沌大道之上留下的痕迹,也即是将这新诞生的天道给抹去,再在这天地之间留下了那种种千奇百怪的异象之后,那无数情绪所凝合起来的整体在那混沌大道的自然涌动之下,直接便崩溃了。

    所有的情绪,随着被这混沌大道给完全抹消,混沌大道,随着重新恢复了最开始的纯粹

    这一切一切的变化,都被那一个凭空浮现于虚空之上,好似存在,又好似不存在的那个光人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光人看着这一切,只是微微一笑,一甩手,身形渐渐的向着高空升去,那种原本尚且存在的点点存在痕迹,随着越是往上升便变得越是微弱,到了最后,等到其升到肉眼难以观测的某个高度之时,那种存在的痕迹已经是完全消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就在这一瞬间,于这天地之中某处的某一名刚刚恢复自由的生灵身心一震,好似感到某种至关重要的存在已经离自己远去了,心情不由得有些怅然。

    随着他的这种怅然的情绪,从虚无之中的不知何处,有着点点滴滴的记忆碎片不断的向它汇聚而来,渐渐的融入它原本便并不丰富的记忆之中,快速的改变它的意志,改变它本身的思维,甚至改变了它的自我

    在这样的种种改变之中,这生灵的身躯开始渐渐的转变。从原本只是一种兽类的模样渐渐的化作人形,化作,一个女子的模样。

    看其模样,赫然是有着几分像是舒思!

    这女子的身形随着那无数记忆碎片不断的汇聚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稳定,而其面上的神色,也虽这那变化而变得越来越痛苦。就好似,那些记忆碎片之中蕴含的东西对她而言乃是一种天大的煎熬一般。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不知多漫长的时光,在这段时光之中,她的身体周围光芒闪耀,就像是无数繁星不断的向着她汇聚,最终融入她的身体之中,使得她的身躯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晶莹一般。

    虽然她在依然是兽体之时根本没有进行修行,只能算是普通兽类而已,但随着那记忆碎片的凝聚,她的身上却是体现出了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波动,越来越强大的存在感,将她与周围的一切都完全区分开来,让她渐渐的成为了这一片区域之中最为明显的存在

    而这里,也因为她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气息,渐渐的形成了一片几乎绝对的隔绝层,使得外界的一切,除了那些记忆碎片之外,再无任何一点能够进入这一片天地。

    这种情况下,她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却是渐渐的变成了这一方天地当中新的禁地

    让在这外界的其他一切生灵都无法进入这一片区域,甚至都难以接近这一片区域!

    足足到了千万年之后,这种情况方才随着那区域的崩溃而消失。

    而这时候,原本源源不断出现,源源不断融入这女子身体之中的那些记忆碎片,也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了。

    而这女子,也第一次睁开了变化之后的双眼,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无法难以言喻的怅然。

    “没想到,我居然复活了这些,是你做的吗?”她喃喃着,抬头仰望天空,看着那一处当初她所无比熟悉的位置,似乎想要寻找那当初存在于那里的某个身影。

    这个女子,自然便是舒思!当然,或许,换一种说法,可以说是舒思的本质加上当初舒思所留下的无数记忆集合起来的一个新的生命。

    至于那到底是不是舒思,却只能见仁见智了。

    此时此刻的她,道行境界却完全没有恢复到她当初自爆之时的那种已经是二三劫强者的那个层次。而只不过是勉强恢复到了接近假圣的级数而已。毕竟,她现在也不过是重新得到了当初她所失去的那众多记忆碎片而已,甚至,都还不完整。在这种甚至都没有修行过一次的情况下能够凭借这些记忆硬生生的堆积出假圣级数的道行境界,这已经算是她取得的记忆碎片足够神奇了,哪里还可能奢望能够更近一步完全恢复自身的道行境界?!

    此时此刻的舒思却没有在意自己的修为,她心中的情绪相当的纷乱,似乎想要痛骂,又骂不出来,想要感激,更是无法做到,更重要的是,想要寻找某个身影,却清楚的知道,那个身影已经是从自己的生命之中消失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都是等我将所欲的怨恨都发泄给你了,再将事情来个扭转?”她喃喃着,眼中所有的情绪终于都化作一种莫名的哀痛。

    一切欢喜,一切痛恨,一切不满,一切期待,最终都化作一种哀痛,一种自己永远再不能见到那一个自己无比熟悉之人的哀痛了。

    沉浸在这种哀痛之中,舒思便好似行尸走肉一般在这天地之间行走着,看着这一片原本有着无比强大的基础,有着无比完美的秩序,但现如今却已经重新陷入混乱之中的天地。

    在这一片天地之中越是行走,她便越是能够感应到其中原本存在着的,属于她所怀念的那人的气息,而随着这样的感应,她也渐渐的从那种行尸走肉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开始重新振作起来。

    而这时候,时间也已经是又过去了数千万年之久了

    “这方天地的秩序乃是你留下的,我绝不可能看着它的所有痕迹完全消失!”这是恢复过来的舒思第一个产生的想法。

    随着这个想法,舒思的行动方式自然便开始了改变。这方天地的情况,从这一刻开始便发生了改变

    对于这天地所发生的一切,罗帆却完全没有去在意。

    在当初,他的身形渐渐的虚幻,存在感渐渐的消失的时候,他便已经是在突破那一方天地,从那一方天地之中超脱了。

    而在他超脱的过程之中,他与那一方天地之中的时光却是渐渐的分隔开来。对于他来说,自己不过只是过去了数个呼吸而已便已经是完全脱离了那一方天地,来到了天地之外,来到了,这第五次大劫的那无边的煞气之中。

    但,当他终于脱离了那一方天地头看过去的时候,却就已经发现,那一方天地已经是完全湮灭,消失在那无边的煞气之中,只留下一方天地经过无穷岁月的流转之后终于耗尽了自己的一切所留下的点点空白

    这种情况,很显然,那天地的消失,并没有任何外来力量甚至内部力量的参与,根本便是那天地自身走到了自身存在寿命的极限,终于再无法维持,如同老人身死一般,完全的消散了

    换句话说,相对于罗帆来说,他方才度过的时光不过是数个呼吸而已。但对于那一方天地而言,它自身却已经是度过了不知多少亿兆个亿亿兆年了。甚至,说不定其中天地都覆灭不知多少亿万次之多了呢。

    感受着后方的变化,罗帆的神色却是相当的平淡,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感触。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相对于那天地在他的手段之下被完全毁灭,相对于在大劫的冲击之下被击碎,这种变化却已经是最好的了。

    “只是给了一点优待,不想你便走到了这一步。”这时候,一把声音传入了罗帆的耳中。

    这声音是如此的玄奇,甚至让罗帆根本找不到任何形容词来形容。就像是从言语诞生以来所出现的任何形容词用在其上面都适合!又像是无论是什么样高贵的形容词用在这声音上面都只是对这声音的一种亵渎而已!

    “真圣!”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两个字眼。

    这两个如同亿万天地一般沉重的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