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强与弱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强与弱

    “这是哪位师弟或者师妹?居然积累如此雄厚,能够在初入第四层便获得这等加持,日后前途却是不可限量啊。”这时候,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某处传出了这样一把声音。

    这声音出现之后,直接便跨越无限时空,跨越无限的力量,直接传遍了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每一寸虚空,包括,此时此刻罗帆所在之处的这一处世界群之中!

    只不过,相比于对于其他虚空,相比于其他力量,其他世界群,传入罗帆所在的这世界群之时,这声音却是受到了极大的削弱。便像是有着某种难言的过滤能量在过滤这声音种所蕴含的某些存在一般。

    也正是因为这种过滤,使得这声音之中原本所蕴含的,那种足以让一切四劫强者心灵震撼,深受感染的威能瞬间大幅度的减弱,让罗帆轻轻松松便发现了这声音的来源,更是明白了这声音的主人所处的层次。

    “看来,这第四册和之前几层的结构也没有什么区别,同样是道尊门下占据了绝大多数资源,散修却是陷入了无资源可用的境地”在这时候,罗帆心中瞬间就已经有了明悟,从这声音之中明悟了许多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种种现状。

    这声音的主人,修行基础极度扎实。而且,在那无比深厚,无比扎实的基础这种,他更是能够清楚的感应到一种他在之前几层的道尊门下身上所感应到的气质。那种无法用言喻描述,甚至无法分类,但只要一个感应便知道那是属于道尊门下的一种气质!

    从这方面便可以知道,这说话之人,必然便是道尊门下!

    而已这声音的主人对于新来之人师弟师妹的称呼,显然,他极有可能便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主宰,那第四师兄!

    分析出这种种,罗帆叹了一声,淡淡的道:“我却非是道尊门下,阁下误会了。”

    他的声音,直接透出他所在的世界群,向着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每一个世界群传递过去,转眼间,便已经是渗透了每一个世界群,被每一个世界群的主宰,或者说,每一个世界群的核心的修士听得清清楚楚。

    随着他的这声音,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好像忽然间从原本平静的油锅被忽然滴入清水一般,轰然一爆,种种声浪,种种力量波动从各处开始爆发出来。转眼间,就已经是让这道尊之路第四层变得无比嘈杂起来!

    “怎么可能?!散修如何能够进入这里?!”一个个道尊门下在这时候都有着类似的传音爆发出来,向着这整个第四层的每一寸虚空传出来。

    “难道是某位散修一直到现在方才度过考验,得到加持?!”又有道尊门下这样惊呼。

    他的这种近乎无稽的惊呼在这时候居然得到了许多道尊门下的附和,更是让许多道尊门下在这时候都有些放松了。

    毕竟,相比于有着散修能够直接在进入这第四层不久之后就获得这种恐怖的加持,甚至得到凌驾于他们几乎绝大多数道尊门下之上的世界群,他们更愿意相信一名在这第四层得到无尽积累,拥有无穷奇遇的散修一鸣惊人

    只有这样,他们心中的那种挫败感方才不会太强。

    “原来如此,看来,第三层之中果然是有了剧变。”这时候,那疑似第四师兄的存在再度开口了。

    随着这话,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微微一震,无尽的漆黑力量开始涌动,在罗帆所在之处的那一处世界群之外力量开始凝聚,一片世界群的虚影凭空出现在这里。

    这一片世界群从外面看来相当暗淡,似乎比起在这第四层之中其他位置的任何一个星辰都要暗淡上许多倍。

    但,只要进入这个世界群之中去看上一看便会发现,这世界群之中的世界之多,甚至还超过罗帆的世界群!而且,那世界的质量,甚至都比起罗帆的世界群都差不了多少!甚至,在世界的彼此联系,彼此勾连之上,这个世界群甚至还胜过罗帆的世界群!

    而在这一片世界群的正中央,有着一个身影静静的悬浮着。

    这个身影乃是一名老者的模样。他的身躯看起来极为瘦弱,几乎便像是皮包骨一般,但双眼却是无比的深邃,其中透出的智慧简直便超过了罗帆以往所见到的任何存在!在这双深邃莫测的眼睛之中,天地宇宙的一切道理,一切玄奇似乎都没有了秘密

    这整个世界群虽然只是虚影而已,但光是出现,却就已经是给周围的漆黑力量,给周围的虚空,给周围一定范围之内的世界群都带来了无法言喻的压力!

    在这瞬间,罗帆那正依然在不断诞生,不断演化,不断伸缩浮动的那世界群就像是承受了无尽的压力一般,连演化的速度都似乎减慢了许多。

    与此同时,罗帆自身更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有着两道无比浩瀚的视线正从一个极高的层次向着自己望过来,似乎要看透自己的一切,要得到自己的一切秘密一般。

    “放肆。”感受着这种视线与压力,罗帆面色一变,轻喝一声。

    随着这一声轻喝,他周围的那世界群微微一震,无数世界释放出种种难以形容的微妙威能,结合在一处,瞬间形成一片难言的光芒,从这个世界群之中冲天而起,悍然向着前方那一个世界群的虚影猛撞过去!

    无声无息的,那世界群的虚影被瞬间洞穿了一个破洞,从这一头直接连通那一头,透过这破洞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光芒在那无边的漆黑之中形成了一道光路,一道无比漫长,其中似乎能够容纳亿兆世界存在的光路!

    在这瞬间,一声闷哼从那世界群虚影正中的那一名老者的口中传出。

    紧接着,那老者抬手轻轻一拂,这个世界群的虚影微微一震之间,便已经是有着无尽的威能释放出来,开始向着中央一个碾压之间,便已经是将那被光路洞开的破洞给直接弥补来,让那世界群的虚影重新恢复了完整。

    而随着他的动作,那一道光路却是瞬间断开,看起来就像是一段光芒脉冲向着远处传递而去一般,渐渐的消失在那无边的漆黑力量之中,再无法看到了。

    “有点手段,尚且没有完成构筑便有着这样的威能,看来是不能留你了。”那个老者在这时候这样说道。

    说话间,其世界群虚影之中,每一个世界都在这瞬间产生了种种难言的动作。

    种种千奇百怪的奇异声响在这时候不断的从那一个个的世界之中传出来,不断的向着中央汇聚,渐渐的在那个人影周围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虚影,一个看起来好像那老者一般模样,但却比那老者巨大不知多少倍,玄妙不知多少倍,感觉上居然隐隐透出世界观特质的一个巨人的虚影!

    从声响化作虚影,那其中所涉及的变化之多,之玄妙,简直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那其中,每一个世界之于这个世界群,都像是齿轮与一个完整的精细机械一般!每一个世界似乎都是这整个机械极为重要极为关键的一部分,它们的一切变化,似乎都与这整个整体的根本变化息息相关,它们的一切威能,也都能够最终汇聚成为一个无法分割的整体,让这整个世界群的威能比正常提升不知多少亿万倍

    在这时候,这个虚影成型之后,它猛然睁开双眼。

    一时间,无尽的威能从其双眼之中释放出来,周围无尽的漆黑力量在这瞬间好似在这瞬间从原本近乎混沌状态的层次化作了某人体内的力量一般,在瞬息间便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一片几乎不可能出现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绝对虚无,直接出现在了这个世界群的虚影周围,更是出现在了,罗帆所在的那个世界群的周围!

    这种虚无,直接隔断了罗帆的这个世界群与周围那些漆黑力量之间的联系,也隔断了此时此刻罗帆这个世界群正在进行的,那种汲取漆黑力量不断的演化,不断成长的进程!

    这种进程被隔断的瞬间,罗帆便感到身体一个咯噔,一种无法想象的反噬从这世界群之中爆发出来,如同无尽的海浪一般向着他直扑而来,转眼间便砸在他的身体之上,让他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身躯只是一晃之间,便已经是完全崩溃,甚至连同他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生命本源,乃至其他一切存在的痕迹,都随着完全的崩溃了

    “可惜了。”那一个世界群虚影之中老者在这时候摇头叹息一声,看起来似乎很是为罗帆的身亡而遗憾一般。

    “原来,你想要杀我。”就在这疑似第四师兄的强者在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感慨着失败者的命运之时,一把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这一把声音,他有些陌生,也有些耳熟。似乎只是偶尔听过一次的声音而已。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他便感到肝胆俱裂,一种不知多少亿兆年以来所从没有出现过的恐惧在这瞬间凭空出现在他的心中!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还没死?!”在这种恐惧之下,他,终于失态了。

    “这很奇怪吗?”这一把声音再一次说道。

    随着这声音,原本那正开始有着崩溃迹象的那一个世界群开始重新凝聚起来,紧接着,那周围因为他汇聚世界群虚影的无尽威能而隔绝开来的无尽漆黑力量直接冲破了那一片虚无,以疯狂的姿态投入那世界群之中,开始让那世界群以比之前更加快速的速度开始成长起来!

    在这时候,这老者却已经明白过来,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人怎么在一切都被抹去的情况下依然能够活过来,但这却并不能阻止他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在这瞬间,这个世界群虚影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变得凝实,其中每一个世界都开始以无比狂猛的姿态释放着自身的种种威能,向着那中央他所在的位置不断的汇聚,最终让那一个在他身体周围出现的那一个巨人虚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变得凝实起来!

    随着其变得凝实,那种从这虚影之上所浮现出来的世界观的气息变得愈发的强烈,也变得愈发的繁复起来。

    不过,这一切的变化,却都没有对罗帆造成任何影响。

    在这时候,重新浮现于那世界群中央的罗帆甚至没有什么动作,那一个世界群的虚影,那一个巨人的虚影,那一个老者,便已经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尽皆一点一滴的被抹去!

    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这个疑似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第四师兄的存在,便已经是连同其世界群的虚影,连同其集合世界群的力量所凝聚出来的,那种作为世界群力量升华的巨人,便已经被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抹去,再无任何存在的痕迹残留了

    这种干脆的过程,瞬间就像是按下了时光暂停的开关一般,直接让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陷入了绝对的寂静之中。

    那从各个道尊门下口中所发出的种种声音,都在瞬间完全消失。甚至,那各个世界群各自所产生的种种声响,在这时候都被这种寂静的感觉给完全的压制,没有半点能够透露出来了。

    好一阵子,方才有着一名道尊门下有些茫然的开口:“第四师兄的手段,被抹去了”

    随着这一把声音,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瞬间变得无比嘈杂,这种嘈杂,是比起之前更加强烈不知多少倍的那种嘈杂!在这种嘈杂之中,罗帆甚至能够感受到那无数的惶恐情绪,无数的恐惧情绪在堆积,在酝酿。

    “道尊门下?”罗帆听着这些声音,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触。

    自从他踏入这道尊之路后,他虽说能够称得上是一帆风顺,能够在与一层层道尊之路内部的道尊门下的竞争当中取得上风,但,无论是在哪一层,哪怕是在第三层之中,道尊门下都给他带来了足够强大的压力。

    那道尊门下一举一动之中所透出来的底气与气魄,都让他感到暗自震撼。

    哪怕是自己在与其竞争当中能够取得上风,他的心底也不敢对道尊门下有任何轻视。

    但,到了现在,他却发现,自己再难以保持对道尊门下的敬畏了。

    那道尊门下在他心中,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不过是那么一事的存在而已

    “没想到,不过是一次大劫而已,形势就已经发生了这等巨大的变化”他喃喃着,眼神之中有些莫名。

    方才他使用的手段其实很简单,不过是借助其他层面自己所对应的存在去直接攻击在他眼前的那世界群的虚影所对应的存在而已。

    这样的手段,在那他所遭遇的第五次大劫之中,他施展了不知多少次,最终所得到的效果却是寥寥,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没有多少效果。正是因为如此,却是让他不知不觉间有些轻视了这种手段,忽略了这种手段到底是多强大,多恐怖。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他方才施展这种手段之时,心中其实还在思考对方会以什么样的手法来消除自己的攻击,甚至反过来对自己形成伤害的。

    却没想到,他只不过是刚刚采取这种手段而已,甚至都只是微微用力,没有将这种手段的大部分威能激发出来,自己的对手,这几乎已经确定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所有道尊门下之中的最强者,那第四师兄,就已经被他给轻松的解决了

    这种情况,简直便像是自己明明已经将一条神龙当成是自己的大敌,心中已经是做好了与其进行无数年的纠缠,甚至都做好了要付出无数代价方才能够取得一点上风的打算了。却不想,自己只是刚刚动动手指,对方就已经直接崩塌,死于非命

    这种莫名的落差,自然是让他有了莫名的恍惚,也让他终于真正的明白过来,自己与那道尊门下之间的差距,已经不知不觉间增大到了这样不可思议的层次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种手段,绝不是散修所可能拥有的!”在这瞬间,一把声音从不知何处传来,直接灌入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一切世界群之中,更灌入世界群之中的一切修士的耳中!

    这一把声音,无论是罗帆还是其他道尊门下都无比熟悉,正是方才那世界群虚影之中的老者的声音!

    也即是,那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第四师兄的声音!

    听到这一把声音,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的松了一口气:“是第四师兄!他还没死!”

    “不错!我就知道第四师兄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死的!”又有道尊门下如此兴奋莫名的叫道。

    “第四师兄,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道尊门下不是那么简单的!”又有道尊门下在这时候大吼出来,那声音却是显得那样的兴奋。

    对于这种种变化,罗帆这时候面上却只是显现出一种莫名的不屑之色。

    那些道尊门下没有发现,他却是清清楚楚,这时候那第四师兄已经是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