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恐惧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恐惧

    方才那第四师兄的手段看似霸烈,强悍,那手段甚至给罗帆一种前所未见的强悍之感。但,他不管怎么说,也只是一个虚影而已!

    那世界群乃是虚影,其自身的身躯,也是虚影。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世界群,那身躯,不管怎么说,顶多也都不过是类似分身或者投影之类的存在而已。这样的存在被抹去,对于那第四师兄来说,最多也不过是一点伤害,却不至于完全就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对于这一点,罗帆却是心知肚明。但却也没有直接追究到底的心思。毕竟,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第四师兄!

    这样的存在,其背景之深厚,其人脉之强,都不是一般道尊门下所能够比拟的。若是真的在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就将其杀死,将其完全抹去,这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说不定反而会给他日后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修行带来巨大的麻烦

    而且,对方虽说并没有涉及那其他层面的修行,对于罗帆发动自其他层面的攻势没有多少抵抗能力,但显然是有着一些极为精巧而玄奇的手段能够自保。正是这种精巧而玄奇的手段,使得他这时候没有出现在罗帆的面前,罗帆居然难以借助自己对其他层面的了解来确定他的具体位置!

    不过,从眼前这人影只敢远远质问,却不敢再现身在罗帆面前的情况来看,他显然已经是怕了罗帆。

    面对着这种已经对自己生出恐惧的对手,罗帆显然并不看在眼中。在这时候,他只是淡淡的道:“我想,不是什么问题吧?我修行我的,你们修行你们的,井水不犯河水罢了。”

    听到这话,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的愤怒起来,声声喝骂从各个方向向着这他倾泻而来,滚滚的声浪甚至带动了周围无尽的漆黑力量,使得那漆黑力量好像被狂风卷起的海浪一般,开始不断的翻涌着,似乎随时随刻都可能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能直接将罗帆吞噬打碎!

    这那话语,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若是一个心理素质稍稍差一点之人来到这里承接这种骂声的话,说不定光是这内容就已经足以让其心灵崩溃,死于非命了。

    不过,显然的,这一切,对于罗帆来说却算不得什么。

    他的心灵之稳固,哪里是言语所能够动摇的?!

    在这时候,他只是神色淡淡的,隐隐间更是有着丝丝冷笑在嘴角酝酿着。

    那第四师兄并没有马上答他的话语,而是停顿了好一阵子,方才说道:“你已经证明了你有在这里立足的资格,只希望你日后小心谨慎,莫要给我抓住痛脚。”

    在这话语之下,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的就像是被掐住喉咙一般,那种种喝骂,种种斥责,都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置信的情绪。

    那第四师兄说得大气凛然,但谁都能够听出其中认输的意味!

    “这怎么可能他可是我们之中最强的存在,居然这么快就认输了?难道那人真的强悍到这个地步?!”有道尊门下喃喃着,心中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三观被完全颠覆了一般。

    对于这个,罗帆只是冷笑,却是连说一句话的想法都没有。

    现在的形势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他以自身的实力压服了那第四师兄,让那第四师兄在他的面前再不敢龇牙。其他的,什么口舌上的便宜,又算得了什么?!

    难道对方在口舌上得到半点便宜,就能够让他损失多少不成?!

    那第四师兄显然也没有等待罗帆答的打算,说完那场面话之后,便字隐没无踪,再无半点痕迹能够残留下来。就像是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再无他的存在一般。

    便是那些原本与这第四师兄相熟的道尊门下,也在这时候再找不到他的任何痕迹,就像是,这里,从来没有什么第四师兄存在一般

    这种变化,终于让那些道尊门下真正的确定了那第四师兄并非有着什么谋划,而是果真是认了输。

    到了这一步,他们方才真正的确定了,眼前这刚刚出现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强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们之前又是犯了多大的错误!

    “若是他记恨方才,要与我计较的话,我真的能够顶得住?”这个想法,在那众多道尊门下的心中闪过,让他们一个个的悚然不已,心中一阵阵的发寒。

    要知道,那第四师兄之所以是第四师兄,之所以能够被那无数道尊门下尊称为他们之中的最强者,自然便是因为他本身的实力足够强大,足以压服其他所有道尊门下!而现在,连那足以压服其他一切道尊门下,让他们不得不在其面前装低做小的第四师兄都拿那修士没办法,甚至连自身的存在都不得不隐蔽起来,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痕迹留在这第四层之中,他们这些实力远远不如的存在面对那修士会是什么模样,那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可以说,若是罗帆真的要与他们计较,他们这些人当中,几乎没有一个能够顶得过三招两式!

    一时间,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万马齐喑。唯有这第四层之中的漆黑力量在涌动之间,或者在其内部的种种变化之间产生的种种微妙的声响出现而已,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声音存在了。

    至于之前那种种向着罗帆扑过来,甚至引发了那巨大波浪,好像是要将罗帆的这个世界群完全淹没,要将他完全吞噬的那些声讨的声浪,更就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对于眼前这一切的变化,罗帆只感到理所当然,心中甚至没有什么对于这些道尊门下的不屑出现。

    此时,他只是缓缓闭上双眼,开始无比细致的感应自己这正在接连不断继续演化,壮大着的世界群,体会着这世界群的每一点变化,体会着其中每一方天地,每一个世界,每一片时空在这世界群之中的种种具体入围的作用,感应着这整个世界群对这些天地,这些世界,这些时空的种种微妙的作用。

    通过之前与那第四师兄的一次交手,他虽没有完全悟得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修行方式,但却知道,这种修行方式,必然是与这世界群有关!

    而且,他隐隐间觉察到,这一个世界群,对他来说乃是一次极大的机缘!

    若是他真的将这个世界群的种种妙用,种种玄之又玄的效果挖掘出来,必然能够得到天大的好处!

    明白这个,他现在这样做,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至于去询问那些早早就已经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修行的修士这第四层的修行方法,修行目标这种事情,他暂时却不可能去做。

    并不是因为他之前那些举动使得他与那众多道尊门下产生矛盾,更非是拉不下面子去请教若是有必要的话,别说只是一些小矛盾了,便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他也绝不会不肯在其身上学习自己需要的东西,至于面子这种事情,他更早在不知多少亿万年以前就已经完全抛下了

    之所以不这样做,原因很简单,却是因为,他并不觉得,那第四师兄对于那世界群的安排,便已经是完全挖掘出那世界群的一切潜力了!

    连那第四师兄都是如此,他不相信其他道尊门下能够做到这一步。

    也即是说,他即便是向着其他修士请教,最终所得到的,也可能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而已,反而可能给他的修行带来一些麻烦。

    相比之下,他用自己的心灵去接触,去感应,去理解,去猜想,说不定反而能够绕过种种弯路,直接走到最为通透的通天大道之上!

    世界群对于外界漆黑力量的吸引源源不断,甚至是永无止境,它随着罗帆的心神转变,心意变化而不断的进行着。

    偶尔的,罗帆心中浮现出某点灵光,便会使得那外界的漆黑力量为这个世界群增添千百方天地,千万个世界!偶尔的,他的心思的某一些变化,便会使得那漆黑力量将他世界群之中的某些世界完全绞碎,吞噬

    就像是,这个世界群便是罗帆心灵的映照,而外面的漆黑力量,便是那心灵外延的身躯。心灵的变化,自然便会引起身躯的变化,而身躯的变化,又进一步的引起心灵的变化。

    这样的过程,形成了一个莫名的循环,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微妙效果,让罗帆隐隐间若有所悟,感觉自己似乎明悟了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与此同时,在那世界群深处,那些罗帆过往所开辟的一切世界,一切时空,一切天地,都同样随着他的心灵变化而产生种种微妙的改变。

    最为明显的改变,便是它们的位置,其次,便是那些世界内部的种种规则法则,乃至于种种更加深刻,更加玄奇的存在。

    感觉上就像是有着无数只无形的大手抓着这无尽的时空,无尽的天地在那世界群内部不断的挪移位置一般

    这种世界流转,天地变幻的场景,宏大浩瀚得无法形容。

    而在这种变化之下,这个世界群从远处看来,那光芒便是一闪一闪的,忽而明亮,忽而暗淡,忽而是银色,忽而是金色,忽而甚至化作红色、黄色

    种种类类的颜色几乎都能够从那上面找到!

    “他在做什么?”这时候,远处的那些道尊门下一个个的陷入疑惑之中。罗帆是在修行,他们自然是能够猜到。但,他到底在进行着什么修行,他们却就怎么都猜不到了。

    自古以来,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修行,无不是守住自己的世界群,再在这种基础上,精粹世界群,遵循特殊的法门来构筑这世界群,最终让这个世界群达到一个与自身修行之道完美呼应的效果,最终让这个世界群成为自我升华的依凭,成为自身道行境界跃迁的资粮,在某一刻,在这种契合效果达到某个层次之后,他们自身,连同这世界群同时得到升华,共同飞升到更高的层级!

    这种修行过程,可以说已经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建立以来所公认的,最为完美,最为权威的修行方式了。

    而眼前这新来的强者,却是完全不管不顾这种公认的权威修行之法,居然丝毫不忌讳周围的力量,每时每刻的吞噬外界的力量,甚至还对自身的世界群进行着某种不知所谓的调整,使得那世界群居然释放出那种驳杂不已的光芒,这种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修行方法,让他们怎么可能不产生疑惑?!

    甚至,若不是罗帆之前在与第四师兄争斗的过程之中展示出了足够强大的实力,轻轻松松的压服第四师兄,让第四师兄甚至都不得不隐藏自身的存在,他们就要认为罗帆只是在胡闹,根本不懂得修行了。

    在这时候,那众多道尊门下疑惑非常,却是开始不知不觉间讨论起来,嗡嗡嗡嗡的声响在各个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之间荡着,听起来就像是一个菜市场一般。

    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都在猜测着罗帆的用意。

    有些说这不过是他在摸索方法,有些说这是他在进行一种特殊的修行,有些说那是罗帆本身对自身修行的异象进行的掩饰而已,种种类类,不一而足。

    忽然,在那众多讨论之中,有这样一把声音,让场面为之一静:“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了?他虽说强悍,但怎么也不过是散修而已吧。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听到这话,那众多道尊门下之间的气氛瞬间就沉寂下来。

    这个猜测,其实早早的就已经在这些道尊门下心底浮现出来了。只是,他们却没有任何一个敢说出来而已。毕竟,这种说法,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都可以算得上是在说罗帆的坏话而已罗帆之前表现出来的强大威势,这一句坏话说不定就是他们所能够说出来的最后一句话了

    正是因为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在之前方才将这个可能性撇开,尽可能的往那好的方向靠拢。

    而这时候,终于有人将这个遮羞布揭开,他们却尽皆开始等待着那人的结局,由此才造成了现在这种万马齐喑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