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七章 挣扎!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七章 挣扎!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一名与其他道尊门下主动断开联系的道尊门下只要没有消失,自然便不可能真正的隐瞒住其他人。

    三千万年时间,却也已经足够其他道尊门下发现他的存在了。

    因为这种发现,他们当初对于罗帆的戒惧,自然是在不知不觉间减弱,甚至对于那主动断开联系的道尊门下却也不知不觉间生出一种莫名的不爽与戒备了。

    毕竟,那道尊门下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给他们挖坑!哪怕是道尊门下,被算计了,也绝不可能依然笑呵呵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

    因此,在这些年当中,那一名主动断开联系的道尊门下却在不知不觉间被其他人给排斥孤立起来,现如今,他哪怕是想要与其他人建立联系,却也已经没有人去搭理他了。

    这种情况,固然是让那道尊门下相当不爽,但也激起了他更强的斗志。

    “一切终究还是靠实力说话,若是我有足够的实力,当初就不用那样战战兢兢。若是我有足够的实力,他们便绝对不敢拿我当试验品。若是我有足够的实力,他们怎么敢孤立我?!”这,便是那道尊门下心中的想法。

    正是因为激发了斗志,这道尊门下这些年当中却是一心修行。在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完成了以往需要数十亿年方才能够完成的修行任务,让自己的道行境界比三千万年以前却是提升了老大的一截!

    这一日,这道尊门下完成了一波修行,正要休息一下,便猛然发现,在前方的虚空当中,忽然有着一片虚影闪过。

    这一片虚影是如此的怪异,如此的玄奇,感觉上似乎让他感到极为眼熟,但仔细忆,却又根本无法从自己的记忆之中找到这种眼熟的由来。

    “那是什么?!”他心中好奇,感知直接追着那虚影快速而去。

    那虚影,极为奇妙,其内部有着种种难以形容的混乱与复杂的光影,他甚至能够在其中感应到无穷的恐怖威能在其中酝酿着。

    似乎这威能一旦激发,便足以产生惊天动地的效果,让天地都为之反复一般

    随着他追溯而去,他便发现,在那无边的漆黑力量之中,有着无数的光影在这时候好似一道道流光一般从各个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之前闪过,向着某处快速汇聚而去。

    这些光影玄之又玄,妙而又妙,在虚空游转的过程之中,时时刻刻的吞噬着周围无尽的漆黑力量,时时刻刻的搅动着周围漆黑力量的种种结构,甚至隐隐间带动了在那无尽漆黑力量之中存在的那无数世界群!

    “是那位散修?!”在这时候,这是道尊门下却是终于发现了那光影到底是向何处而去了。

    那一处作为无数光影目标的存在,不是其他,正是当初让他不得不截断与其他道尊门下联系的那一位散修!那让第四师兄哪怕是三千多万年都不敢重新出现的那一位无比强大的存在!

    “不能让这些光影达到目的地!”这个想法,在这瞬间出现在这道尊门下的心中。

    甚至,也几乎是在或前或后的瞬息之间出现在其他众多道尊门下的心中!

    虽然不知道那光影到底是什么,更不知道那光影到达目标,融入那目标之中后会带来什么,但他们一个个却都有着莫名的预感。便是,这种变化,对他们来说绝不会是好事!甚至,那可能是一种他们一生当中所遭遇到的,最为凄惨的变化!

    有着这种预感,哪怕仅仅只是无稽的,没有任何根据的预感而已,这众多道尊门下,都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冒险去看看这个预感是不是真的会出现。

    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他们一生的修行,关系到他们一生的追求!若是预感出错了那自然没事,但万一是真的呢?!万一他们的预感实现了呢?!那他们的一生岂不便是毁了?这得心有多大,方才会将这个预感放在一边,不去理会?!

    不过,显然的,这光影的速度是如此的快速,其性质又是如此的神秘,那些道尊门下便是有心想要阻拦这些光影,却又哪里有多少能够做得到?!

    在这时候,众多神通,众多光影,众多力量,众多玄之又玄的手段不断的在这漆黑的力量之间涌现,种种拦截,迟滞,扭转,转移,尽皆向着那众多光影扑过去,要将这众多光影截住,让这些光影重新来。

    但,最终,几乎所有的手段都根本无法起到作用,那其中的绝大多数光影,都直接无视了那些手段,继续向着目标而去。

    唯有这被孤立的道尊门下韧性十足,在试验了数百种手段不能起到作用之后,终于找到了一种能够截住那光影的微妙手法,以强大的威能硬生生的罩住那光影,直接将其扭曲,将其前进的方向转化成为一个圆弧形状,直接绕转过来,在距离那一名散修的世界群之前不多远的位置开始绕着圈。

    虽说终究没有直接收来,但相比于直接投入那世界群之中的结局,这却已经是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就在这时候,声声惨叫从那各个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之中传出来。

    这些惨叫凄厉无比,更是拥有着超乎想象的穿透力,哪怕是远隔着那重重漆黑的力量,远隔着那甚至比起无尽时空间隔起来的距离都要漫长的距离,也依然是清清楚楚的传入了这一名道尊门下的耳中!

    这种无数道尊门下的凄厉惨叫在这时候不断的传出来,这简直就是要将他的心灵防御直接撕开,还要直接将他的心灵完全震散一般!

    “怎么事?!”在这瞬间,这道尊门下心中又有庆幸,又有惊恐。

    庆幸的乃是自己不必遭遇他们那种恐怖。而惊恐的却是想象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恐怖才会让他们在这时候陷入这种近乎歇斯底里的状态!

    要知道,他们可是道尊门下!而且是已经经过重重考验,一个个都相当于四劫强者的道尊门下!

    这样的存在,说心灵永恒不动,意志坚定如铁都只是一种谦虚的说法而已。以这样的心灵,这样的意志,到底该是怎么样的恐怖才可能让他们在这时候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到底是怎么样的绝望,才可能让他们没有丝毫顾忌的这样高呼?!这其中的种种种种,哪怕只是稍稍思考,他也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在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自己被其他道尊门下孤立的事情了。

    连忙借助自己的世界群去将联系传递到最近之处的那一名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之中。

    这时候,那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似乎已经是完全不设防了,他这么一个联系过去,却就直接接入了那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之中,甚至直接看到了那道尊门下的存在,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那道尊门下现在正处于什么状态!

    在那里,那道尊门下周身上下力量涌动,无数恐怖的力量不断的透体而出,整个世界群在这瞬间就像是被放入一个盆子里面被一只大手疯狂的搅动一般,原本拥有的种种结构,种种微妙,种种玄奥,都在这时候完全破灭了。所剩下的,就只有混乱!

    而在这种混乱之中,那道尊门下的面容却是狰狞扭曲不堪,双眼圆睁,其中似乎有着无数个炸弹在其中接连不断的爆炸开来一般。

    这种场面之惨烈,哪怕是光是看到,也让这道尊门下心生震恐!

    “似乎什么被吸走了”不过,他终究还是道尊门下,在这时候还是很快的就恢复了冷静,开始对那人现在所处的状态进行分析。

    在这分析之中,他也得到了这么一个答案。那便是,在那道尊门下的身体之中,有着某种维系其自身与那世界群之间联系的奇妙事物已经被抽走了!

    正是因为缺失了之中奇妙的事物,方才使得那世界群与那道尊门下的身躯都变得混乱起来

    “死亡虽然不至于,但接下来,他们怕是要承受这种比起千刀万剐恐怖亿万倍的刑罚很长一段时间了”那被孤立的道尊门下在这时候心中暗自叹息一声。

    在这叹息之后,他当机立断,直接便截断了与那人世界群的联系!不单单是因为这时候那个世界群的混乱已经有着向他蔓延过来,要同样波及他的世界群的趋势了。更是因为,他这时候忽然明白过来,自己现如今也并非是处于安全之中!眼前这道尊门下的命运,极有可能也是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别忘了,他现在被抽走的,那种虚影可依然没有来!

    依然是在那虎口之前打着转呢!万一对方产生什么想法,一个用力,那自己的那虚影,说不定便被对方给一口吞掉了

    在如此情况下,他哪里有什么心思去注意其他道尊门下的情况?!

    “给我,来!”一只大手,在这瞬间从他的世界群之中直冲而出,向着极为遥远之处,那正在打着转的那一片虚影直冲而去。

    对于这等已经达到四劫强者级数的修士来说,距离的阻隔,时空的阻隔,甚至天地的阻隔,都已经和纸片差不了多少了。在这时候,哪怕是他的世界群距离那一个虚影还有着极为不可思议的距离,他也依然是在瞬息间,便已经是将自己的大手伸到了目标之处,直接一下向着那虚影猛抓下去,一下便将那虚影握在手中。

    在之前他试验了那么多种办法方才能够做到将那虚影迟滞住,这看起来似乎想要将那虚影直接抓起来是极为困难的事情。但,事实上,这对于这种等级的道尊门下来说,在实验那么多次,确认了那虚影的一些特质之后,再想要施展针对这虚影的手段,哪怕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手段,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

    因此,在这时候,这大手这么一抓之下,那虚影却是没有半点反抗能力的,就已经是被那大手给抓在手心之中,再无法动弹分毫了。

    紧接着,那大手猛然一缩,转眼间,便已经是带着那虚影快速的向着这道尊门下的世界群缩去了。

    与此同时,其他勉强截住那虚影的道尊门下,也同样是施展种种手段要收自己被那散修用不知什么手段夺走的那虚影了。

    当然,相比于这被孤立的道尊门下,其他人的手段便蹒跚了许多,无法做到如同他这般顺畅的将那虚影收去。

    当那虚影重新到自己的世界群之中的瞬间,这被孤立的道尊门下方才松了口气,只感到原本压在自己心头的那一座大山已经是轰然倒塌,一种全身心放松之感油然而生,让他只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悦。

    “啊!”这时候,有一名将自身的虚影收来,已经即将将自己的虚影收世界群之中的道尊门下猛然发出一声惨叫。

    在这惨叫之中,那即将进入其世界群之中的虚影一闪之下,就已经消失无踪。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直接出现在那一个好似明月一般的世界群之上,直直投入其中,成为那明月之上的一点白斑,并且边缘渐渐混淆,渐渐的融入那明月之中,看起来就像是天生就是那明月的一部分一般

    而随着这种变化,那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便好像是忽然失去约束一般,猛然膨胀了数十倍,而且原本那无比纯粹的光芒,也随着开始变得驳杂起来,就像是被泼了无数色彩颜料一般!

    不等这被孤立的道尊门下开始发出什么感慨,便有着一种无法想象的玄奇威能直接透入他的世界群之中,硬生生的破开他世界群之中的一切防护,一切抵抗,直接将那正要重新融入这个世界群之中的虚影包裹在其中!

    “休想得逞!”这道尊门下这时候毛骨悚然,大吼一声,这世界群之中的无穷威能都再无限制的开始爆发出来,疯狂的向着那一股凭空出现在这世界群之中的威能冲过去,直接与其激发出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冲击。

    强大无匹的冲击波四处飞散,直接将这世界群之中的不知多少世界给绞碎。

    这,给这道尊门下造成了不小的损伤,让他在这个过程之中感受到无法形容的痛苦直接侵袭他的心灵

    不过,对于这一切,他却已经没有心思去在意,他这时候心中所思所想,都只有抵抗住那一种凭空出现的威能,守住自己的虚影!

    只可惜,他的这一切抵抗,最终都没有任何效果。

    那威能稍稍一个变幻之间,就已经是将他的一切反抗化作泡影,轻轻松松的带着那虚影,消失在他的世界群之中了

    而下一瞬间,这被孤立但道尊门下便发现,自己与身体,与自己的世界群之间的联系被完全斩断。

    等他过神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方完全陌生的天地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