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章 办法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章 办法

    这道尊门下的心神清明无比,在这个瞬间,他心中无数想法闪过,之前那过程之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种变化背后所代表的东西,都无法掩藏,被他瞬间知道得清清楚楚。

    方才那一瞬间的变化,赫然便是,他若是进入那一个世界,那一个时间段所代表的那个时间段的他,便会瞬间占据主体之位,将其他一切时间段的他的意志完全吞噬!使得那个时间段的他的意志,成为他的主体,成为真正的他!

    这样的话,对于那个时间段的他的意志来说,那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代表着他能够从原本只是不知多少亿万分之一的意志提升到唯一的地位。

    但,对于其他所有的时间段的意志来说,那可就是代表着灭顶之灾了。

    被吞噬,被融合,自然便已经是相当于并不存在了!这和直接被灭杀,又有什么区别?!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时方才会有那样的变化,其他众多时间段的他的意志都是感到生命受到威胁的生死危机,而那一个世界所对应的时间段的他,却是感到机缘,感到欣喜

    明白这个,这道尊门下的面上又是后怕,又是悔恨。

    后怕的是自己方才差点便消失了,而悔恨的却是,自己之前那么干脆的便将代表着自己那个时间段的世界给崩灭了!

    若是那个世界依然存在的话,他现在便能够直接通过自己本身所拥有的主导的地位,强制的操纵自己的意志身躯重新到那个世界。那样的话,其他所有的意志,自然而然的便会因为那个世界的规则而与自己打破隔阂,完全的融入自己的意志之中。

    那样的话,自己便是唯一的自己,再不会如同现在这般,有着无数的的意志在自己的心灵深处嘟嘟囔囔,吵吵闹闹

    但,显然的,这种情况已经不可能出现。而且,永远不可能再出现了!

    他将那世界崩灭之后,他已经是失去了根源。他,已经是再不可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没有了那个世界的规则,他便是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维持现如今这样的状态,与其他一切时间段的自我意志并列而存而已

    “这便是你的用意吗?”在这个瞬间,这道尊门下心中忽然闪过这个想法,神色当中却是显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

    这是一种对于那一名制造这一切冲突的散修的恐惧!

    那散修,居然利用自己作为四劫强者,作为道尊门下所有的自信,硬生生的坑了他一把。坑得他甚至无法翻身,坑得他现在恨不得立马身死!

    而且,可以预料,连他都是这样了,其他道尊门下的结局想来也不会好太多。说不定,他们的情况相比于他更加的惨烈,更加的难以翻身!

    “这次之后,到底还有多少位道友还依然是原来的道友呢?”这道尊门下叹息一声,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伤感。

    虽说他当初与那些道尊门下已经是几乎闹翻了。但终究不可能完全斩断与他们的联系。他与他们之间的感情,终究还是存在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道尊门下被过去时间段的自我代替,那种感觉,显然不可能好受。

    哪怕是,那过去时间段的他们,也是他们

    盘膝悬浮在这虚无之中,这道尊门下开始内守自身,与自身一个个意志的交流着。

    这不知多少亿万时间段的意志,每一个,都代表着一个他。亿万个,便代表着亿万个他。如此这般一来,他内守自身,聚集这亿万时间段的自我去商量现在这种情况,显然便代表着,他将自己的智慧提升个无数倍!

    若是,他能够将所有意志的合力全部发挥出来的话

    这无数意志,其实都是他,只不过是不同时间段的他而已。所以,他们的思维方式,却是几乎都是类似的,只有在小部分细节方面会有些差别而已。

    在这时候,他们开始思考现在的形势,开始思考破局之法,短时间内显然是不可能得到结果。却必须等到时间增长,等到争论加剧,等到他们适应了自身与其他意志不同的地位,进而慢慢的让他们的思维因为地位的不同而发生改变,变得与其他意志产生不同之后,方才可以让这种讨论变得有意义。

    毕竟,唯有不同的思维,不同的想法,不同的立场,不同的灵感,方才可能让讨论得出众人自身所无法得出的计划,无法得出的想法。

    若是都是同样的意志,同样的想法,那顶多也不过是异口同声的一种宣言而已,哪里有讨论的意义?哪里可能得到这种思维之外的想法?!

    对于这一点,这道尊门下也是清清楚楚。

    所以,他在这时候却并没有马上想要得出结论的打算,甚至都没有直接去考虑解决破局的办法。相反的,反而是在极力的强调彼此的位置的不同,反复的让那其中的无数意志适应自己现在的位置,适应自己现在的地位。

    哪怕是这样可能造成不同意志之间的矛盾,也在所不休!

    以他现在的智慧,根本想不到任何破局之法,同样的,其他智慧也不可能想到。如此这般一来,唯有让他们先变得不同,才能够通过这种不同的相互刺激,以亿万分之一的可能衍生出破局之法出来

    至于这是不是饮鸩止渴,他也顾不得了。

    对于这道尊门下来说,这种过程,并不简单。因为,在这其中的那亿万意志本身便已经是距离相当靠近的时间段了。只有这样,他们方才可能同时如同现在时间段的他一般,看透周围的世界,看到彼此的存在,也才可能最终汇聚在一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都是清清楚楚现在的情况,彼此的思维方式,也都是极度的相似。

    如此这般一来,要将其思维方式扭曲,让其思维方式变得不同,那难度之大,显然是可以想象的。

    这样足部过了数万年之久,甚至争吵都在那无数意志之间发生了不知多少万次之后,这种不同,方才渐渐的勉强达到可以彼此讨论的程度!

    而且,便是这样,那众多不同时间段的意志之间也是依然极为相似,看起来仿佛便像是无数个克隆人渐渐的诞生自我的的意识一般

    这种不同,虽说已经足以让他们开始讨论,但因为不同实在是太小,所激发的智慧灵光也实在是太弱,因此,在短时间内,显然是不可能得到破局办法的。

    好在,这种讨论的进行,却是使得他们的不同开始被不断的增加,不断的放大。最终使得他们的讨论变得越来越有内容,那讨论之中所激发出来的智慧灵光,也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耀眼!

    如此这般一来,又是十几万年之后,在这道尊门下看似完整的意志身躯深处,却已经像是形成了一个复杂的文明一般了。其中无数的意志,已经是变得千奇百怪,各不相同。

    甚至,那些意志甚至已经是在那意志身躯之中,开辟出了一方奇异的天地,所有的意志都化身投入这天地之中,在其中进行着如同一般生灵在一般天地之中进行的一切活动!

    其中,有着合作,有着敌对,有着厮杀,有着恩情

    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完善的文明!

    某一日,现在时间段的这道尊门下看着眼前这一方天地,叹了一声,面上显现出苦涩之色:“没想到不知不觉之间便变成这样了,不知道这到底是得还是失”

    眼前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在他的计划之中。他当初虽说给了个开头,但从开头之后,一切就已经是脱离他的控制了。最终那众多时间段的他变得如此不同,发生这样巨大的改变,甚至彼此合作开辟出这样一方天地,这一切的一切,却都已经是在他的掌控之下发生的了。

    哪怕是他最终发现有些不对,想要阻止,却也已经做不到了。

    至于他为何想要阻止,这原因更加简单。眼前这种情况,分明就是修行的大忌!除了极少数极少数的修行之道外,任何修行之道,几乎都是追究精纯唯一的。在自己的意志之中硬生生的分割出无数的,不同的意志,这在几乎一切修行之道中,都是禁忌之中的禁忌!甚至有些更是将这个描述成为走火入魔,描述成为被魔头占据自身

    而现在,这道尊门下的心中,居然被他硬生生的构筑出这样一个文明出来。这种情况,几乎就已经是将这禁忌发挥到极致,怎能让他不担忧?

    若是说原本只是众多意志分出不同,各自讨论而已,他还有着一些办法能够通过类似梦中证道之法来将其重新融合,但现如今,当他们都已经化作这等繁复完善的模样之后,他却就已经再无任何办法了。

    “该怎么做,我已经知道了。”这一日,在那众多的意志之中,有着某个三千万年之前那个时间段的的意志前来寻找这现在时间段的这道尊门下,说道。

    这个三千万年之前的意志,相比于现在时间段的他来说,已经是有了很大的不同。

    现在的他,乃是一名看起来极为悠然的修士,而三千万年之前的他,经过这些岁月的发展,却已经是化作一名生模样。看起来便像是一名极为高明的谋士!

    这个生模样的他这时候双目之中上闪现出一种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情绪,神色当中满是自信。

    听到他的这话,这道尊门下道:“该怎么做?!”

    这生模样的道尊门下微微一笑,道:“重新分开。所有人都重新到各自的世界之中,各自发展,最后挑动世界之间的战争,由某个自我征服所有世界,征服所有其他自我,吞噬其他所有自我。这样的话,我们最终便能够重新合一。而且,说不定这样也就能够直接突破这方天地了。”

    “这不可能!我的世界已经毁灭了,这种争斗,我绝对会一败涂地的!”这道尊门下直接便否决了这个方法。

    说话间,他更是不怀好意的看着这生,道:“而且,这种方法,和现在我们直接开启争斗,所有人进行厮杀,最终由某一个人吞噬其他所有人有什么区别?”

    那生却是一笑,说道:“当然有区别,而且区别大了。若是现在厮杀的话,取得胜利的,绝对就是你。因为你占据了这身躯的主体,占据了这个世界的主导权。但,若是你得到了胜利,因为你失去了自己的世界,面对其他无数的自我,面对其他拥有世界的,无数时间段的自我,你一定会失败。”

    说着,他的笑容更是温和了。

    “而一旦你失败了,那就代表了我们所有人全部都失败,我们的一切,都会被过去某个时间段的自我给当成资粮。这,难道不是这种结果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得出来的原因所在吗?”他说着,双眼似乎已经是看透了一切,让这道尊门下有种自己的一切秘密都完全无法掩藏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周围似乎有着无数道目光从四面八方投过来,凝聚在此时此刻的这道尊门下身上,让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阵阵发寒。

    这些,分明就是其他几乎一切的,其他时间段的自我的目光!

    而他们的目光投过来,显然便是这生方才的提议,其实已经是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是同意了,或者说,已经是统一了意见的想法!

    哪怕是他这时候有着绝对的权限,对这身躯,对这天地,都能够有着超越其他几乎所有自我的操纵权限,控制能力。但,面对着这样的目光,面对着这样的气氛,他依然感到阵阵发寒。

    “你们已经商量好了?!”他冷冷的道。

    被其他时间段的自我所逼迫,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乃是第一次,但这个第一次,却是让他感到自己似乎已经是被一切排斥,让他感到似乎已经生无所恋。

    他们,是要直接牺牲自己啊!

    “也不能说是已经商量好了,而是我们通过无数次的推演,无数次的讨论,发现最好的办法,只有这个。其他任何办法,相对于这个来说,损失都实在是太大,而且最终结果也无法确定。”那生这样笑道。

    “牺牲了我,你们便已经变成虚幻,难道你们不明白这一点?”这道尊门下这样说道。

    “虚幻吗?或许吧。但,谁又知道,是不是我们才是真实,而你只不过是虚幻呢?要知道,你的存在,可是经过我们所有人集合在一起方才形成的。而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已经被分开,你的存在,真的是真实的吗?”那生笑呵呵的道。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玩味的情绪。

    这道尊门下身体一震,紧接着冷笑起来:“若是这样说的话,我们所有人之中又有哪一个不是这样?你难道不是之前时间段的自我都凝聚在一起形成的?!你,不也是虚幻的?!”

    “至少,我相比于你要真实。”那生面上神色丝毫不动的道。

    虽然是同样的自我,但处于不同的地位之后,经过这二十多万年的发展,他们却已经是变成了几乎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现如今勾心斗角起来,居然相比于仇敌之间更加的激烈!

    “难道,你们就不怕我直接拼个鱼死网破吗?!”那道尊门下停顿了好一阵子,才有些干涩的说道。

    这句话出口,显然就已经代表着他已经是黔驴计穷,却是已经再无什么有效的反抗了。

    听到这话,那生只是摇头一笑,道:“虽说我们已经是完全不同,但终究都还是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什么样的心态,我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们毕竟没有马上就将你杀死,你依然是活着,而且,因为所在的位置乃是在虚无之中,形势与我们所有人都不相同。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必然会有侥幸心理,必然会有着一种自己是不是能够化不可能为可能,是不是能够在虚无之中闯出另一片天地,将我们所有人都压服的侥幸心理。所以,你却不可能在这时候和我们同归于尽的。”

    这道尊门下在这时候却已经是无话可说了。

    他的一切想法,都已经被那另一个自我给完全猜透。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说什么,都只是自欺欺人而已,又有什么意义?

    而事实也正如和生所说,他确确实实的是拥有着侥幸心理,心中虽然知道自己若是如同那生所说的那样去做的话,失败的可能是几乎是百分之九十。

    但,那其中却也还存在着百分之十的可能是自己在这虚无之中获得更多的优势,最终将其他所有的世界征服,将其他所有的自我连同他们的世界重新吞噬,最终获得比起现在更加浑厚无数倍的根基,去与其他时间段的自我争锋,继而将所有时间段的自我重新融合,将他们完全化作自己的一部分,成就原来的,或者说,全新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