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二章 质问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二章 质问

    在这道尊门下融入的意识空间之中所发生的种种,在其他道尊门下所进入的那些天地之中也同样呈现出来。

    只不过,相比于这道尊门下的表现来说,其他道尊门下的表现却并不相同,有些更好,有些却是更坏。当然,这其实也与那些道尊门下所遭遇的情况有所不同有关虽说总体上来说都是将各个不同时间段的自我给分割出来,分别赋予相应的意志,但因为修行之道的不同,那些不同的道尊门下所投入那些天地自然会产生相应的变化,自然不可能一尘不变。

    在那众多道尊门下之中,有些这时候那最后时间段的,也就是真正的那道尊门下,已经是被过去某个时间段的自我给吞噬掉了。而有些,却已经是完全吞噬掉了绝大部分其他时间段的自我,成为了所有自我之中绝对的主体。

    那些被过去时间段的自我给吞噬掉的道尊门下其实也不算丢脸。

    这种事情认真来说,其实是相当正常的。便如同一个人一生当中不同时间段的心态会有所不同一样,修士,同样是在不同时间段的斗志,意志,情绪,等等等等都会有所区别。在人的一生当中,年轻的时候,斗志更加昂扬,年老的时候,经验更加的丰富。而一旦经验与斗志碰在一起,真正取得胜利的到底是哪一边,就很难说了。与这种情况类似的,修士的情况也是一样。虽说对于修士本身来说,其必然是越是到后面的时间段,其道行境界便越高,掌握的神通手段便越多。但,同样的,却也可能那修士在某些时刻遭受了某种打击,使得自身的心态发生某种转变,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退化如此这般一来,将那个时间段的自我拉出来与最后时间段的自我碰在一起,最终谁取得胜利,也都是不让人惊讶的事情。

    这种情况,对于那最后时间段的自我来说,或许是一个灭顶之灾,代表着他已经是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成为自我主体的能力。但,对于那道尊门下本身来说,或许便是一次升华,一次重生!

    相当于,他将自己过去最为巅峰的心态,意志,情绪,斗志,都重新找了来!

    这,对于其日后的前途来说自然是有着极大的益处

    当然,若是让任何一名道尊门下自己选的话,想来是没有任何一名道尊门下愿意得到这样的收获的。毕竟,对于那道尊门下本身的思维来说,它其实每时每刻都是处于自身时间段之中的最后一段!

    也即是说,若是没有这种考验的话,正在思考的那个自我,便永远不会被取代!而若是参加这样的考验的话,那么,这个自我便有着极大的几率被取代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被取代之后自己的前途能够得到极大的好处,但,那和已经被取代的他来说,又有什么关系?!

    那,难道还是他?

    这种情况,哪怕只是稍稍想上一想,都会深恶痛绝,那些道尊门下怎么可能会去选?

    不过,显然的,这时候让他们陷入这种考验之中的,并不是他们自己,而是那一位在他们眼中是散修的强者,罗帆!

    在这时候,在罗帆身体周围的世界群周围,有着一层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光芒如同光幕一般遮掩住这整个世界群,将这个世界群与外界的那无尽的漆黑力量隔绝开来。

    当然,更准确的说,或许不算隔绝,而是成为了两者的周转的转换层而已

    毕竟,那一层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光芒依然时时刻刻的从外界无边的漆黑力量之中汲取着力量,汲取着威能,而那世界群也同样是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从那光芒之中汲取着某种无法描述的存在来充实这世界群。

    此时此刻,他盘膝悬浮在那世界群的中央,在他身体周围,那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数时空,都在有序的循环运转着。

    在这种运转的过程之中,丝丝缕缕的威能不断的从各方天地,各个世界,各片时空之中释放出来,在诸多天地,诸多世界,诸多时空之间流转不休。

    这种变化,并非是在他的控制之下所生成的。而是这些天地,这些时空,这些世界在流转的过程之中所自然而然产生的!

    正是这种莫名存在之间的循环建立起来,防才使得这无数天地,无数时空,无数世界渐渐的结成一体

    这种变化,也已经是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在那众多天地之中修行的众多修士的修行方式。

    别忘了,这无尽的天地之中,可是包含了当初被罗帆放置在那道尊之路第二层之中的那不灭天地内部的无尽天地的!

    而那不灭天地,在第二层道尊之路之中,早已是被当成了一个天然的异相景观,每时每刻,都有着无数二劫强者在其中修行着!

    而随着这个世界群对于那不灭天地所产生的种种微妙改变,那众多生灵,自然而然的感应到其中的变化。如此这般一来,他们想要得到最大的好处,想要从其中牟取足够的利益,自然也就必须改变自己的修行方式,改变自己与那不灭天地的交互方式了。

    不过,他们哪怕是感受到这不灭天地发生变化,却也只能看到表面,只能够感受到那不灭天地种种变化的表象而已。却根本无法了解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所在。

    在他们的心中,这异相景观的变化,反而像是那道尊之路第二层对这不灭天地原本存在的种种人为的痕迹进行改造,使得这不灭天地变得越来越接近天然,其中蕴含的玄妙也随着变得越来越多

    正是因为这种观点的盛行,那些修士对于这种改变却是乐见其成,更没有什么阻止的努力。

    罗帆感应着这整个世界群种种变化的同时,同样感应着这世界群之中无数生灵的变化。对于那众多道尊之路第二层的修士的种种想法自然是了然于心。

    每每思考这个,他的心中便有着莫名的感慨,甚至心中对自己以往的种种经历,种种原本自己在某些天地所遭遇的,无法理解的变化,都在不知不觉间有了新的感悟。

    “或许,我在某些天地之中所经历的那种种,便被某些强者一直看在眼中吧”

    这个想法,让他前所未有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就像是此时此刻,他对于在自己那不灭天地之中的那些生灵依然有着绝对的掌控权限。只要自己愿意,一下掐过去,都能够瞬间将任何一名在那其中修行的修士,哪怕是二劫强者轻松的毁灭。而这个时候,自己距离那道尊之路第二层却足足隔了第三层与第四层这两层!

    如此遥远的距离,依然有着这种掌控权限,谁知道当初自己在那些天地之中生存,会不会有着某位存在依然能够随意的将自己抹去?!

    甚至,便是现在,他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看似不受限制,看似能够以自身的意志去掌控其他层级的,自己所开辟的天地、世界、时空,但谁又知道,这会不会不过是另一层“不灭天地”而已?会不会有着另外的强者在一个他所无法感应的所在俯瞰着他,并随时可能将他掐死,将他抹去?!

    这种想法,让罗帆心头每每涌起种种复杂的情绪,甚至有着某种无法言喻的破坏从心底生出。

    不过,罗帆终究是罗帆,那意志之强大,之坚定,心灵之圆满,早已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自然不可能真的被之中无端的猜测掌控自己的心灵。

    “不成真圣,终是蝼蚁。别的不说,那些真圣,必然是已经将我的一切做法,甚至是一切想法都看在眼中。而且,他们想要将我抹去,怕甚至连手都不用动,只需要一个意志,一动念就能够达到结果了”

    随着这个想法,他的心情安定了下来,一种更加强烈的斗志,从他的心灵深处泛了出来。

    真圣这种存在,在他的认知当中已经是修士所能够达到的最强存在。因此,在他现如今的理解范畴之中,真圣这种存在,便是修行的终点,别的不说,想要超脱一切,想要真正达到任何存在都无法在自己的头顶能够一个念头决定自己的存亡,就必须首先达到真圣级数!

    至于这上面到底还有没有境界,有没有能够如同真圣决定自己存亡那般决定真圣存亡的境界存在,这就不是他现在所能够考虑的问题了,自然也就不需要考虑其中。

    在这种种想法之后,他的目光便转向那覆盖在他世界群之上的那一层光幕之上。

    这光幕之中,光影流转变化,无穷无尽的,细小如同微尘的世界影像在那些光幕之中密密麻麻的堆积着。

    因为那些世界的影像实在是太小太小,堆积起来甚至都不如一个光点那么大,如此这般一来,这无数世界影像堆积在一起,却反而像是一种无比纯粹的光芒一般,根本看不出其内部居然包罗万有,蕴含着那无数的天地,无穷的世界!

    这些天地的影像,不是其他,正是此时此刻那众多道尊门下的意志所进入的那些天地!

    在那如同微尘一般细小的那些世界光点的内部,那些天地内部所包含的那无数世界的影像同样是显现出来,只要目力足够,同样是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而罗帆这时候,便是那目力足够之人。此时此刻,那无数天地之中的无数世界之内所正在进行的种种厮杀,种种阴谋算计,种种恩怨情仇,在其中显露出来的那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他更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那一名名道尊门下各自的修行之道,他们在各个时间段之中的修行成就,心灵成就,心态成就,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时候直接被他看在眼中。

    可以说,在这时候,每时每刻的,都有着无穷无尽的信息通过他的双眼不断的灌入他的心中,投入他的心灵深处,渐渐分门别类,成为他成长的资粮。

    而他心灵的变化,他思维的变化,又同时影响到他身体之外的那世界群,影响其中的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数时空,使得这些天地、世界、时空也随着开始生出变化,继而让这些时空这些天地,这些世界之间那种难言的循环变得愈发的顺畅起来。

    “果然不愧为道尊门下,修行之道却是玄妙如斯。”时不时的,他便会生出这样的感慨。

    而这感慨的出现,却都是因为他在某一名道尊门下所对应的天地之中看到某种让他感到震惊,给他不小启示的奥妙所发出的感慨。

    从之前那众多道尊门下的意志被他投入那光幕之中的无穷天地之中开始到现在,时间不过是短短的数百个呼吸而已。哪怕是,在那众多道尊门下的感应之中,时间其实已经是过去了以万年甚至千万年计算的时光。

    “此人却是颇有运气,居然能够如此顺利的就重新合一了。”猛地,在某一刻,罗帆忍不住双目一闪,目光集中向着光幕某一个角落的某一个小点之上。

    那里,不是其他,正是那一名被孤立的道尊门下所对应的天地!

    在这时候,一个身影,缓缓的从那一个小点之中走了出来。

    只是,其所走的方向,却非是向外,而是向内,向着罗帆身体周围的这世界群之中走了进来。

    随着他的身形脱离那光点,他本体所对应的世界群却是猛然变化。那原本出现在那世界群之中的混乱开始被镇压下来,原本的混乱被他自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所镇压下来,所有的世界,所有的天地,所有的时空,都开始在他的气息的梳理之下,渐渐的游转着,接近其原本应该存在的位置

    这却是,这道尊门下的意志脱离那天地之后,终于重新与其本体联系在一起,使得那本体重新到完整的状态,继而使得那真身重新拥有镇压那世界群的能力,使得那世界群重新恢复过来。

    这道尊门下神色有些怔忪,有些茫然,对周围那广阔得超乎想象的世界群根本难以理解。

    “这是哪里?我难道又再次进入另一层控制之中?”他喃喃着,眼中神光变幻不定。

    不过,很快的,他眼中的神光便已经稳定了下来,却是他已经清楚的感应到了自己的真身的存在,感应到了自己世界群的存在。甚至,也靠着这世界群的存在,感应到了外界那无边无际的漆黑力量的存在了。

    感应到这种种,他自然便知道,自己所在之处到底是在哪里了。

    明白这种种之后,他的面上表情渐渐泛出震撼之色。

    “居然有这么多的天地,这么多的世界,他以前到底是怎么修行的?!”他的心底不由得泛出这样一个无比震惊的感叹。

    他本身也是道尊门下,也已经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修行了不知多少岁月,自身也拥有着世界群,更是见识了不知多少其他道尊门下的世界群。但,无论是他自己的,还是他以前不知多少亿万年所见过的那些世界群之中,都没有任何一个世界群的规模能够比拟眼前这片世界群的万分之一!

    相比于眼前这世界群,他自身的世界群简直渺小到可以忽略了

    知道这是世界群之后,他眼光闪动,很快的便已经是将自己的目光锁定了这一片世界群的正中央,那罗帆所在的位置!

    “阁下到底有什么目的?”他深吸一口气,神色肃然的道。

    这声音,并没有传播多远,但却被罗帆轻轻松松的听到。

    听到这声音,罗帆只是一笑,道:“什么目的?我等修士做的事情,你说是什么目的?”

    “便是为了提升修为,也不该如此对待我等。难道阁下不怕道尊之怒不成?!”这道尊门下神色难看起来。

    至于对于罗帆是什么目的,他其实是了然于心的。到了他们这个级数的修士,所思所想,所行所求,无非便是为了修行,为了提升自己的境界,为了更进一步而已。罗帆虽然手段宏大得惊人,残酷得惊人,但也绝出不了这个可能性。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一笑,道:“道尊之怒?若是道尊真的会因为这道尊之路之中所发生的一切而感到愤怒的话,我已经早在不知多少亿年以前就死了。”

    他的这话,让那道尊门下一阵结舌。确实,这道尊之路内部其实早已是和外界完全分割了,从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开始,这里发生的种种事情,若是放在外界,怕都足以让这整个道尊之路每一层之中的所有修士都死去千百次方才可能平息得了了。

    但,从当初一直到现在,有任何道尊出手过吗?

    甚至,若不是这道尊之路一直摆在这里,在这道尊之路中的修士都要怀疑道尊是不是真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