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四十九章 变化

正文 第两千五百四十九章 变化

    这种种表现,显然代表着一个事实,那便是,元正道人在这百亿年之间,已经是凭借自身五劫强者的记忆,将自身的道行境界硬生生的推进到了至高皇者巅峰级数!

    这种进步速度,相对于动辄亿万年来计算的突破时光来说,已经算是无比快速了。

    当然,若是用外来修士被放开限制之后的提升速度来看,这显然又是慢得让人绝望的速度就是了……

    “终于看到了……”这时候,在元正道人的洞府之中,他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洞府,诡异而强大的波动不断的从洞府之中渗透出去,改变周围的时空,甚至隐隐间让他前方的那数量繁多的,与这高塔大陆的观念有着极大区别的那些世界也都是开始了诡异的变动,似乎要被排斥出去了一般。

    这种表现,也代表着,他已经是放开了对自己的封锁。

    身心,重新与这高塔大陆联系在一处了……

    虽然只是刚刚提升到这个境界,但因为过往的记忆,他却就已经是完全掌控了这个境界的一切奥妙,此时此刻,一切处于这个境界的土著修士,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巴掌过去便能了账的存在……

    毕竟,强者的视角和弱者的视角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虽说现在境界不过是至高皇者巅峰而已,但他的前身毕竟是五劫强者!其见识,其气魄,其掌握的修行道理与玄奥,都远比至高皇者要高上不知多少倍。

    这样的他,哪怕是一般的入劫强者怕都没有多少反抗能力,更何况是的土著修士之中的至高皇者了。

    不过,对于这种警戒,现如今的元正道人却是并没有多陶醉其中。

    在这时候,他已经是不断的向着周围的时空牟取这第二层之中所蕴含的深层道理与玄奥。

    不断的,将这些深层的道理与玄奥纳入自身的身心之中,努力的用这些道理与玄奥去冲击那一个他现在所遭遇到的,如同天堑一般的**颈!入劫强者之前的最大**颈!

    哪怕是有了一次经验了,这种做法对他来说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甚至,相比于当初他第一次突破这个天堑**颈之时的难度还要大上数倍以上!

    毕竟,当初他靠的乃是道尊之路的道理与玄奥,现在靠的,只能是这高塔大陆之中蕴含的深层道理与玄奥而已。

    哪怕是这高塔大陆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替代那道尊之路,但毕竟两者的制造者是完全不同的。那道尊之路的制造者乃是那道尊大天地之中的众多道尊,众多真圣!而这高塔大陆的制造者,却不过是刚刚度过第六次大劫的罗帆而已。这种制造者之间天壤云泥一般的差距,注定了这高塔大陆哪怕是有那最后机缘之地之中渗透出来的那无数信息与玄奥的帮助,也绝不可能真的比得上道尊之路的!

    别的不说,那道尊之路只需要第一层便能够让修士跨入入劫强者层次,而这高塔大陆,却是需要一两百层大陆合在一起才可能做到这一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第二层大陆之中所包含的,那对他突破天堑**颈有所帮助的道理与玄奥的浓度能有多少,便可想而知。

    哪怕是元正道人作为有着经验的强者,哪怕是他能够随意的在这一层大陆之中随心所欲的牟取那无尽的道理与玄奥来推进自身的境界,却也依然是感到力有不逮,进步虽然有,但速度却是如同蜗牛一般缓慢……

    心中暗自叹息着,元正道人出了自己的洞府。

    过去了百亿年,这一座城市在大体轮廓上并没有变化,但在细节上,变化却是相当的巨大。对于这一层大陆之中的土著修士来说,百亿年显然已经算不上是一段短暂的时光了。在这样不算短暂的时光之中,这城中的修士自然会换上好几轮,而修士一换,这城中的情况自然也就会随着改变。

    “咦,道友你居然还在此处?”元正道人微微一感应,便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不由得一阵惊讶,传音过去。

    那一股气息不是来自其他,正是来自当初与他交流过一次的,正在这第二层大陆之中搜集第二层特产精粹的那一名同道!

    虽然过去了百亿年,但这一名同道除了道行境界提升到与他同等级别之外,其他的看起来都没有半点变化,依然是和当初那般的悠然。时光的流逝,似乎完全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半点痕迹一般。

    “我才要问这个问题啊。”那同道呵呵一笑,道。

    元正道人心中一动,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同道的洞府之前,这时候,那修士正在自己的洞府之前端坐着,似乎正在欣赏着风景一般。

    “道友搜集那物的话,早该搜集齐全了吧。我记得当初道友需要的不过是千斤而已吧。”元正道人问道。

    那精粹这修士百年能够得到一滴,百亿年的话,便是一亿滴。这种数量,别说是千斤了,便是万斤,十万斤,怕都绰绰有余了。

    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老老实实的按照规矩去搜集这些精粹,这修士也早该在数十亿年之前便搜集够自己需要的精粹而离开这第二层大陆了。

    那修士却是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只是我忽然觉得,在这里搜集精粹,似乎更有得赚,所以就留在这里搜集精粹了。”

    “嗯?莫非道友将那精粹换来了原来想要搜集之物不成?”元正道人恍然大悟。

    这第二层之中的精粹对于土著修士来说乃是一种绝好的修行辅助材料。那土著修士搜集这些材料,为的便是辅助自己修行,让自己能够通过这些精粹将道行境界再向上提升一个或者数个境界。

    但,对于外来者来说,在这高塔大陆之中修行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土著修士能够提升自身的境界,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会被放松压制,最终让自己能够发挥出来的实力得以提升。

    所以,对他们来说,搜集这些精粹显然不是为了自己的修行。

    他们,为的,乃是因为在高塔大陆的更深层之中,有着某种对外来者有用的事物,需要这些精粹方才能够获取到手!

    这一名修士当初来到这里,显然便是为了获得那物而来这第二层获取那精粹的!

    而现在,他却是忽然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完全没有去更深层获取那物的打算,那几乎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便是,那物,他已经是得手了!

    至于如何得手的,更不用说。

    世上其实还有交易这个词的……

    这精粹乃是夺取那物的必备前提。那么,掌握这精粹的这修士,自然而然的,就有着资格与其他修士交易了。他只需要以提供这精粹为代价,换取其他修士为自己出手,自然便能够得到那物了……

    那修士呵呵一笑,道:“正是如此。搜集精粹毕竟需要耗费太长的瞬间,对于那些道友来说,这段时间可是相当宝贵的。有我来替他们浪费时间,他们却是相当乐意呢。”

    听到这个,元正道人只能叹服了。

    虽说时光流速有所不同,对于外界来说,这一层之中的百亿年不过是相当于几年甚至几个月而已,看起来似乎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但,别忘了,那只是对于外界而言罢了!对于在这第二层大陆之中的存在而言,那可是结结实实的过去百亿年啊!

    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待在这么一个不能修行,没有什么他们看得上的道理、玄奥的所在,对于绝大多数外来者来说,显然是一个极大的煎熬!

    正是因为如此,若是只是付出一些可以轻易弥补的代价便能够省下这些时间,那对于绝大多数外来者来说,显然都是乐意的。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元正道人眼前这修士会因此而遭受多少折磨,多少煎熬。毕竟,修士与修士之间是不一样的。对于其他修士而言,在这第二层乃是煎熬,是浪费时间,但或许对他来说,却正是需要这么多时间来做一些事情也说不定。

    所以,他这样选择,却也并非是没有性价比。

    “倒是道友,我在搜集那物之时却没有看见道友。既然如此,道友为何又在这一层停留这么久呢?”那修士笑着问道。

    元正道人只是一笑,道:“我只是进行一些特殊的修行而已,这一点道友不是早便知道了?”

    “当初确实是听过一些,也猜到一些。只是,我却没想到道友居然会耗费这么多年在这里,这可和我的猜测有着不小的差别呢。”那修士却是叹了一声。

    元正道人并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将这个话题绕过,接下来便随意的询问一些这些年高塔大陆的种种情况。

    随着谈论进行,元正道人渐渐知晓了许多他闭关修行这百亿年来的种种特殊发展。

    也不知是不是他当初的举动,让这高塔大陆在这些年之中却是发生了种种微妙的变化,似乎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按照这同道的说法,这些年之中,这第二层大陆却是多了许多奇异的秘境。这些秘境显得极为脆弱,但却与这大陆过去所出现过的一切秘境都有所不同,似乎种类更加的丰富,变化更加的复杂了……

    而且,据说,在更深层之处,那所谓的道祖似乎极为烦躁。

    好像说因为某种变化让其加速大陆时光流速得到进程难度增加了许多……

    还有,据说有着某一名外来修士似乎在寻找什么,然后触动了这高塔大陆的某种机制,似乎被封锁在某一层之中……

    这种种或是道听途说,或是言之凿凿的传言,让元正道人对这高塔大陆的陌生渐渐的消除了。

    隐隐间,他发现有着许多东西似乎都能够从自己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之中找到源头。也即是说,有这许多东西,似乎都是因为自己的动作所引起的……

    “那秘境,应该就没跑了……”心中想着,他忽然对那这些时日这第二层所诞生的秘境产生了一些兴趣。

    问起那些秘境所在之处后,他便告辞了这一位同道。

    这些新诞生的秘境乃是这一层大陆之中的新鲜事物,其中代表着的乃是种种新鲜的利益。而这些新鲜的利益,很显然,绝大多数都是被这第二层之中的各大门派所占据的。

    也即是说,这些秘境,现如今却几乎都不是一般修士想进便进的!

    当然,这是对于其他修士而言罢了。对于元正道人来说,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

    要知道,元正道人现如今可是至高皇者巅峰!

    这样的境界,相对于这第二层大陆之中土著修士最强也不过是假圣级数来说,却已经是强了不知多少万倍了。

    这样的实力差距之下,除非是他的要求已经是触动了那各大门派的根本利益,已经是让各大门派只要不想灭门便绝不可能答应,否则的话,他的绝大多数要求,那各大门派都是不可能拒绝的。

    比如,进入那些秘境去看一看,去瞧一瞧,去领略一下其中的风光,这显然就是无关他们各大门派存在根本的要求。

    新鲜的利益,代表着这利益与各大门派的根本尚且没有融合在一起。自然的,失去了,当然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如此这般一来,很快的,元正道人便已经是轻松进入了最大的,最完善的秘境之中了。

    这个秘境处于云层之上。在那极高极高的天际。在这里,原本空空旷旷的,根本没有任何生机,没有任何除了虚空之外的任何事物。

    但,随着这个秘境的出现,这里已经是变得无比热闹。大量的修士出现在这里,建立了一座又一座的修行城市。

    而那各大门派,显然便都是在这里有着自己的驻点,都在这里驻扎着大量的修士,管理着这些城市,限制着进出这秘境的修士!

    “果然,绝对没错了。这个秘境,就是因为我当初将那些天地融入这高塔大陆而诞生的。”当看清这个秘境的瞬间,元正道人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