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六章 居高临下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六章 居高临下

    若是罗帆没有领悟那众多层面的奥妙的话,这个时候必然就已经抓瞎。因为,眼前这媚师姐的这种手段已经是压过了他这个世界群的变化,甚至,压过了他的,那则之世界观的变化了。

    但,显然的,有着其他层面的支撑,哪怕是他在这现实层面的身心被完全抹去,哪怕是他的生命本源,他的生命烙印被完全消抹掉,他也依然能够在下一瞬间完全恢复过来,甚至不会有半点受伤的痕迹。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需要担心这种单纯涉及现实层面的攻击?!

    眼前这媚师姐的攻击越是强大,对他来说,便越是能够让他领悟到一些他以前所没有领悟到的东西!越是能够让他在之后的进步变得越快!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着这媚师姐所发出的,这种超乎他想象的攻势,他怎能不欢喜?!

    在这时候,那琉璃镜子开始渐渐的震荡起来,一种难以形容的,无上威能直接攒住罗帆的整个世界群,种种不是则之世界观之中的观念开始从这世界群之中凭空涌现出来。

    这些观念,就像是凭空从一方方天地,一个个世界,一片片时空之中浮现出来一般,渐渐的篡夺了这些天地,这些世界,这些时空的运转规律,开始扭曲这些天地,这些时空,渐渐的让这整个世界群的运转方式产生越来越大的变化。

    随着这种变化,罗帆的心神也开始渐渐的承受越来越强的压力。

    恍恍惚惚之间,他记忆之中的种种经历,似乎也在开始发生微妙的改变,便好像是有着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重新安排,重新构筑他记忆之中的种种经历,不断的篡改他的过去一般

    “果然,这道尊之路第四层是超越时空将过去与现在混淆在一起了”在这时候,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紧接着,他身躯一颤,身形瞬息间,便已经是消失在这现实层面之中。

    随着他的身躯消失在这现实层面,那种改变他心神,改变他记忆,改变他生命本源的威能瞬间失去了目标。

    而他的记忆,也随着这种威能的消失而开始快速的恢复过来,转眼间,便已经是重新恢复到完全没有修改过的状态了。

    随着他的心神恢复过来,那一个完全由罗帆的过去所构筑而成的世界群猛然间像是得到了某种加持一般,任何对其的改变,似乎都需要同时改变某种加持在其上面的无上存在。

    咔咔咔咔的声响,随着在那琉璃镜子之上浮现出来。

    在这种声响之下,那媚师姐的面色猛然变幻起来,一种似乎是惊惧,又似乎是不可思议,更好像是恍然的神色,出现在她的面上。

    这种如此复杂的变化,让这媚师姐的魅力暴涨的同时,更是让她的恐怖程度暴增数分!

    “果然不愧为能够将逆行之路走到这一步的存在。”她这样说着,那琉璃镜子微微一颤之间,一片琉璃光芒从其上面直冲而出,瞬间撞在眼前那一个罗帆所构筑出来的世界群之上。

    这琉璃光芒玄之又玄,在撞在这世界群之上的顺价,便忽然化作烟雾一般的状态,一闪之间,就已经是将这整个世界群完全包裹在其中,让这整个世界群在这时候看起来就像是变成了琉璃色泽一般!

    随着这种变化,那种从琉璃镜子之上传来的咔咔咔咔声响转而像是转移到了那世界群之中一般。

    就像是那世界群之内的每一方天地,每一个世界,每一片时空,在这时候都开始咔咔咔咔的作响了一样

    这种情况,对于这个世界群来说,简直便像是其中的无数天地,无数世界,都在这时候开始破裂,开始破碎了似的。

    只是,无论那种咔咔咔咔的声响到底是多激烈,无论是那种破碎的感觉到底多强烈,那其中的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数时空,在这时候都没有任何裂缝出现。甚至,便是那些天地,那些世界本身原本被改变的种种规则,种种观念本源,都在这时候开始渐渐的恢复过来。

    感觉上,就好似这些世界和那种外界包裹过来的琉璃光雾乃是不同的层面一般

    这种情况,无论是那媚师姐,还是罗帆,都感应得清清楚楚。

    对于媚师姐来说,她根本感觉不到这种变化的根源,只知道有着某种自己无法动摇的恐怖威能正在支撑着这些天地,这些世界,这些时空,自己若是无法打破这种威能,那么,无论自己怎么用力,怎么加强手段,都不可能动摇那些天地,那些世界,那些时空!

    但,显然的,对于罗帆来说,他感应到的却就更多了。

    那琉璃光芒包裹住他的世界群看起来似乎是占了绝对的上风,使得他的世界群完全处于其掌握之中,似乎能够被其随意揉捏,随意的改变。但同时的,这种变化,却也代表着,他的世界群与那琉璃光芒,与那琉璃镜子的本质,与那媚师姐的本质,前所未有的接近!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琉璃光芒的每一点变化,每一点作用,都能够让他感应得清清楚楚!

    其中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的奥妙,所包含的,种种类类的玄奇,却是尽皆被他纳入自身的感应之中。

    如此这般一来,在那媚师姐施展手段的过程之中,他却是如同黑洞一般,疯狂的吸收她所掌握的种种玄奇,种种奥妙,种种有关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甚至是道尊只路第五层的种种领悟,种种修行成就

    至于为何那威能怎么都动摇不了他的世界群,那原因更加简单,却正是因为他将各个层面之间的屏障直接以一种隐晦的手段加持在这世界群之上的缘故!

    正是因为这层面之间的屏障被加持在那上面,所以,任何无法突破屏障的威能,任何无法突破这屏障的力量,都不可能伤害到在那屏障守护之下的,那世界群之中的一切天地,一切世界,一切时空!

    甚至,这时候那媚师姐的手段能够让那些世界发出那样咔咔咔咔的声响,都已经是那媚师姐的手段高超,实力强悍,神通威能玄妙,甚至能够隐隐间接触到那屏障的缘故了。哪里还可能真正伤害到那屏障守护之内的天地、世界、时空?!

    那媚师姐虽然知道眼前这人乃是破纪录的存在,但显然不可能就此认输。

    在这时候,她一种手段不成,便瞬间换了另一种手段。那在她手中的琉璃镜子不断的变换着,种种光芒,种种威能,种种波动,种种玄之又玄的冲击,不断的从其中涌现出来。

    不断的投向眼前静静摆放在其面前的,那属于罗帆的世界群而去,不断的想要改变其中的天地,改变其中的世界,改变其中的时空!

    但最终,在其手段之下,却只有一个个尚且没有完全融入那世界群之中的生命轮之中的道尊门下被一个个的从那世界群表面的光幕之中被抓取出来而已,对于那些天地本身,世界本身,时空本身,却是再无任何其他效果!

    相反的,这种种手段,反而像是某种淬炼手段一般,让那世界群在这过程之中变得愈发的纯粹,散发出愈发璀璨的光芒。

    那些道尊门下一个个有些茫然的被从那意识世界之中抓取出来。一个个的表情都颇为呆滞。

    他们在你意识世界之中乃是被分割成为无数时间段的意识,现在被震出来,他们却是尚且没有分出高下,尚且没哟某个意识将其他一切意识完全融合。在这样的情况下被震出,所有的意识却是被硬生生的糅合成为一体,所有的独立的意识本身都在这过程之中毫无任何缓和的打散,重构。

    这种情况下,之前那些独立的意志之间的种种思维,种种想法,自然是在一瞬间同时出现在这些所有意识的凝聚体心中,同时浮现于这些道尊门下的思维之中。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这些道尊门下来说,他们这个时候心中同时出现相互敌对的无数个阵营,无数种思维。这简直便如同最为惨烈的精神分裂一般了。若不是这些道尊门下本身其实都已经是四劫强者的层次,说不定光是这种冲击,就足以让他们瞬间疯掉了。

    现在只是这样有些呆滞,有些茫然而已,这已经是相当难得的表现了。

    好一阵子之后,方才有一些道尊门下过神来,大概明白了到底是怎么事,当下叹息一声,向着那媚师姐躬身一礼,谢过了其救命之恩,之后转身快快的归自己世界群,重新稳定自己的世界群去了。

    因为他们这些道尊门下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所以他们的世界群在之前的混乱之中,却几乎都已经是受到了无法弥补的伤害,那是重新稳定下来,却也再难以恢复原本的巅峰状态,只能够处于一种残破的状态而已了。

    不过,他们心中却反而是没有半点不爽,相反的反而是大为庆幸起来。

    庆幸自己能够这么慢才决出结果!

    哪怕是世界群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了,但,他们终究还是自己,终究不会如同那些先一步决出结果的道尊门下一般,被其他时间段的自己所取代!被其他时间段的自己所取代,这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依然是他,不会有什么变化。但对于他自己而言,那自己可就完全不是自己,相当于自己已经完全消失了!

    相比之下,世界群残破有算得了什么?别说只是世界群变得残破而已,便是这整个世界群完全毁掉了,又怎样?!

    世界群只是毁掉而已,又不是被观念完全改变,对于他们的意志,他们的记忆又不会有什么影响。顶多也就是重新耗费一定的时间借助这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威能重新将其创造出来而已,相比于自身被完全取代,自身完全消亡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

    这媚师姐的手段相当的丰富,在耗费数十日将那众多道尊门下的意识释放出来之后,她又施展了无数手段足足数百年之久,方才开始重复以前的手段。

    这数百年之间,她的神色从原本警惕,震惊,一直到后来的恐惧,麻木。

    若是要算数量的话,她在这数百年间所施展的手段怕是足足有上万亿以上!

    这么多的手段,每一种都几乎可以让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世界群直接崩灭。如此这般的众多手段直接倾泻在罗帆的这世界群之上,最终却只是让这世界群之上的咔咔咔咔的声响变得越发的密集而已,对于这世界群本身,甚至根本没有任何能够看到的伤害!

    到了数百年之后的现在,这媚师姐早已是狼狈不堪。那原本好像包含了一切美好形容词的双眼之中,已经是蕴满了不可思议的恐慌。

    若不是心中尚且有着一点倔强在支撑着她的动作,她说不定早早的就已经是逃离这一个让她绝望的所在了。

    此时此刻的她,心中的观念几乎已经崩溃。

    “逆行之路,真的这么强大?我已经是将我的一切手段都用了,甚至在这之间我都因为压力而得到了数次自我超越,为什么现在都动摇不了他的世界群?!他到底是使用什么手段?!”这些想法,在这时候不断的出现在媚师姐的心中,让她感觉自己的无数观念都像是要崩溃了一般。

    就在这媚师姐已经是无法可施,开始重复以前的手段的时候,罗帆已经知道,是停止这种永无止境的攻势的时候了。

    当下,他淡淡的道:“看来,你的手段已经用尽了。虽然数量繁多,但似乎核心奥妙也不过是数万种而已啊。”

    这声音,直接穿透了那层面之间的屏障,直接传入了那漆黑的力量之中,再顺着那漆黑的力量,直接灌入了那媚师姐的耳中,让她清清楚楚的听到这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媚师姐的面色便猛然大变起来。

    “你居然一直都在试探我的手段?!”她不可思议的道。

    这种情况,其实本该不难想到。毕竟,若不是这个可能,这么长时间的承受她的攻势还可能是其他什么缘故?

    只可惜,对于媚师姐来说,占据绝对的上风,处于绝对强势的地位,一直以来一旦动手便能够轻易的将对手的一切完全抹去的她,却早已习惯性的将自己的对手放在弱势的地位上了。如此这般一来,这个对手远远强于自己方才可能做出的选择,却是被她一开始便排除了。

    所以,如此明了的事情,她居然足足等了数百年,都没有看出来,一直等到罗帆开口揭开谜底她才明白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