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七章 不知进退?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七章 不知进退?

    这种被自我思维蒙蔽的变化,让这媚师姐的心情变得极度恶劣起来。一股无法言喻的愤怒更是在这瞬间从她的心底疯狂冒出,几乎要化作火焰将天地都燃尽了一般!

    “你该死!”她,终于从见到罗帆开始,第一次说出了这种单纯发泄的恶言了。

    面对着这样的媚师姐,罗帆却只是淡淡的一笑,道:“看来,你已经想清楚了。幸好你一直到现在方才想清楚,不然事情怕还真的有些麻烦。”

    他这样说着,身形缓缓的从那介于现实层面与其他层面之间屏障之中走了出来,重新到了现实层面,重新到了此时此刻那已经被那层面之间的屏障所守护起来的那一片世界群之中!

    来到这里之后,这世界群的气息微微一变,那媚师姐方才心头一震,猛然间发现了一个被自己忽略了数百年的事实。这数百年间,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罗帆!甚至都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没有感觉到他的力量痕迹!

    就仿佛这个世界群只不过是天然生成的一个世界群而已,本身乃是没有主人的一般

    “没想到我居然犯了这么多的错误,看来我虽说在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小看他,但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灵,终究还是小看了他。”她心头暗叹,原本的愤怒已经是被她收了起来,那种面上的恐惧、麻木,更是开始随着渐渐的消退了。

    这种变化,让罗帆看得暗自赞叹起来。

    终究乃是道尊之路第五层下来的强者,哪怕是遭遇到这种种打击,居然也能够这么快便恢复过来。

    不过,赞叹归赞叹,却并不代表他便要因此而手下留情。

    在这时候,他顺手一拂,这一片因他而生的世界群开始微微震颤起来。这世界群之中的一切天地,一切世界,一切时空都在这瞬间开始释放出种种微妙的存在。

    这种微妙的存在在出现之后,便开始从四面八方向着此时此刻在这中央的罗帆身周凝聚。渐渐的,组成了一个玄之又玄的存在。

    一个看起来如同一片世界群虚影一般的光影!

    随着这光影,罗帆抬手虚虚一掐,这个世界群的虚影开始快速的向他的手中凝聚,转眼就化作一个小小的,三足圆鼎!

    这个三足圆鼎表面看起来极为古朴,甚至连表面都没有什么复杂的纹路,显得颇为光滑。哪怕是在凡俗世间,这样的三足圆鼎,看起来也不过是普通的工艺品而已,最大的价值怕都只会被认为乃是那三足圆鼎的材质而已。

    但,就是这样一只三足圆鼎,出现在罗帆的手中之后,那媚师姐却已经是面色大变,眼中透出一种不可思议的震撼。

    “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做到的?!”她的口中忍不住传出了这样的声响。

    她乃是来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道尊门下,见识之广博,道行境界之高,都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

    在那个三足圆鼎出现的瞬间,她自然便已经看出来了,那三足圆鼎的性质,其实与现如今在她手中的那一个琉璃镜子一般,乃是由她过往的一切经历,一切修行成就,乃至一切世界的精奥所组合而成的,一种似法宝非法宝,似神通非神通的存在!

    这种存在,本该是在超越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后方才能够得到。但这时候,在她的面前,不过是短短的数百年之间,对方便从对这种存在一无所知,一直到将这种存在完全凝练出来!

    而且,看起来甚至比起她所凝聚出来的要完善,要完美,这让她怎么可能不震撼?!怎么可能不反应不过来?!

    在这时候,罗帆显然完全没有解答她心中疑惑的兴趣。

    他只是微微一笑,握着那一个小小的三足圆鼎,抬步一跨,身形便已经是在瞬息间跨越了无穷虚空,超越了无穷天地,无数世界,无尽时空,直接便出现在了这个世界群之外,出现在了那媚师姐的面前,与那在媚师姐手中握着的那琉璃镜子遥遥相对!

    在这瞬间,他将手中的那三足圆鼎微微一晃,轰隆隆的声响便从那三足圆鼎之中传出来。

    随着这声响,周围那无尽的漆黑力量就像是忽然承受了无法形容的冲击一般,开始轰然崩溃,无尽的细碎从那漆黑的力量之中释放出来,种种恐怖的波动随着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过个,就像是一*的涟漪从罗帆身体开始向着四面八方开始不断的扩散出去一般。

    而那媚师姐在这时候更是将这声音听得清清楚楚,面色随着她听清楚这个而开始变化起来,瞬息间,这面色就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了。

    不等这媚师姐有什么反应,罗帆便已经是将那三足圆鼎对着她一倒。

    在这瞬间,她便已经是看清了那三足圆鼎内部的景象。在那里面,灰蒙蒙的,似乎便是一片混沌一般。

    而在那一片混沌之中,无穷无尽的世界虚影以一种难以形容的方式组合在一处,形成了一片与混沌混杂在一处的诡异状态,便好像是每时每刻的那混沌状态都在转化为万物的虚影,又好像是万物的虚影在每时每刻的转化为混沌状态,显得这样的玄奥,这样的不可思议!

    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吸力从那三足圆鼎之中散发出来。

    这种吸力,直接作用在那媚师姐身上,让她不由自主的便向着那三足圆鼎内部投去。

    “好强!”媚师姐心头闪过这样一个恐怖的念头。

    这种吸力,并非是真实的吸力,又或者说,并不是作用在种种实物之上的一种吸力。而是一种更加诡异的,作用方式更加玄奥,更加难以理解的一种吸力!

    这种吸力所作用的目标,不是其他,正是这媚师姐的观念,是她这无数年所积累下来的,那种种对于世界,对于天地的种种观念!

    在这种吸力的作用下,这媚师姐便感觉到,自己的观念似乎已经是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直接被一只大手抓住,开始不由自主的向着那三足圆鼎内部投去一般。

    而她的观念本身便是与她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现如今她的观念承受着那种吸力,不由自主的向着那吸力的源头投去,她的身躯,自然也就不由自主的被引动,不由自主的向着那三足圆鼎之中投去了

    而且,因为这种投去的过程甚至可以说是她主动的选择,让她这时候想要挣扎都相当于在对抗最强的自己!那难度之大,简直就达到了不可能的程度。

    所以,这时候,哪怕是她心中已经是知道了自己投入那三足圆鼎之中后的遭遇绝对惨烈,但却也根本无法阻止自己的身躯行动,依然是不由自主的向着其中投去。

    “果然没错,果然是已经是将我的手段学会了!怪不得此人居然能够将逆行之路走到这一步!”在这时候,这媚师姐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眼神显得无比的恐惧起来。

    对于这媚师姐,罗帆却是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想法。此时只是一心催动那自己将过往几乎一切修行成就,一切过去经历,一切开辟出来的天地、世界、时空的本质凝聚在一起的这个三足圆鼎,在那媚师姐强力的挣扎之中,将其慢悠悠的吸入了那三足圆鼎之中,直接投入那好像是无数光影与混沌状态重叠而成的那种莫名的状态之中去了

    最终,噗的一声轻响之间,周围重新恢复了一片清明。

    那媚师姐所在之处,便只留下了那一个琉璃镜子正悬浮在漆黑的力量之间,一闪一闪的释放着那种琉璃的光芒而已。

    罗帆正要收那三足圆鼎,猛然间面色微微一变,顺手一拂那三足圆鼎。

    那三足圆鼎便一震之间,脱离了原来的轨迹,直接来到了另一个方向,挡在了那琉璃镜子与他之间!

    就在这个瞬间,一片琉璃光芒从那琉璃镜子之中喷涌而出,好像一道光刃一般,悍然撞在那三足圆鼎之上。

    咔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猛然响起,恐怖无匹的冲击波在这瞬间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过,周围那无尽的漆黑力量在这时候好像是被瞬间砸碎了一般,猛然衍生出了不知多少天地,不知多少时空出来。

    在这瞬间,在罗帆背后的那世界群之中,自然而然的有着同样数量的天地与世界诞生出来,让这世界群的规模再度得到了一定的成长。

    当然,也只是一定的成长而已,毕竟这世界群本身的规模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哪怕是现如今因为战斗而衍生出来的那无数世界的数量如此繁多,与那世界群本身的规模对比的话,那比例却也是微不足道的。

    在这时候,罗帆手中的三足圆鼎轰然一震之间,便有着无数裂缝布满了这三足圆鼎的表面,看起来就像是有着不知多少张蜘蛛网直接包裹在这三足圆鼎的外层一般!

    “可惜了,终究慢了一步。”在这时候,从那三足圆鼎之中传出了这样一把声音。

    一把似乎包含了一切美好,一切迷人特质的声音。一把,来自那媚师姐的声音!

    随着这声音,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猛然一挣之间,便已经是将那三足圆鼎瞬间绞碎,让那三足圆鼎化作无数的碎片,向着四面八方扫去,似乎马上便要直接投入周围那无尽的漆黑力量深处了一般。

    这时候,罗帆的双眼灼灼,眼神深处有着期待,有着莫名的喜悦。

    “居然还有这种变化,看来,我之前领悟到的东西却还有着更深层的变化啊。”他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虽说这时候媚师姐表现出来的实力相比于他之前所预料当中的要强上许多,手段似乎也要精妙不知多少。但这对他来所却并没有什么威胁。

    至少,在他看来,媚师姐无论是手段如何高超,如何强力,最终都不能超越层面的限制,而不能超越层面的限制,在他的面前,便不可能真正有反抗能力。若是他想的话,只需要轻轻松松的一根手指掐过去,便绝对能够将对方掐灭。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媚师姐越是强大,表现出来的手段越是丰富,越是恐怖,便越是能够让他得到更多的领悟,便越是能够让他明白自己缺失之处。这当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虽然你已经领悟到了关键,但,可惜的是,修行,并不是领悟到便能够一蹴而就的。”媚师姐的身形出现在那众多碎片之间,便如同一名刚刚开天辟地的创世神灵正站在虚空当中俯瞰着自己的开辟的天地一般。

    紧接着,她微微招手,那琉璃镜子,便已经是落入她的手中。

    在这时候,她看向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可惜之色,道:“可惜了,若是你没有做出之前那种事情该多好,若是你没有做的话,我虽然不可能让你成为道尊门下,但成为一个道尊再传,还是没问题的。”

    这言下之意,居然是想要将罗帆收为弟子

    听出她的言下之意,罗帆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在自己能够随意的将对方抹去的情况下听到这种话语,那感觉是何种的别扭,却是不言而喻。

    当下,他只是一笑,道:“果然不愧为道尊门下,哪怕是到了这一步,居然也依然如此傲气十足。”

    说话间,他抬手轻轻招动,周围原本被绞碎的,那无数三足圆鼎的碎片便开始从四面八方的那漆黑力量之中开始发光,并受到某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快速的向着罗帆投来,在那媚师姐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这些碎片便已经是悍然在他的手中重新凝聚成一个三足圆鼎而来。

    不过,这个三足圆鼎相比于破碎之前,却已经是模糊了许多,似乎已经是承受了某种难言的损耗了一般。

    媚师姐眉头一皱:“这样还有什么意义?难道他还看不清自己与我之间到底有什么差距不成?”

    “看来,我是高估你了。”在这种想法之下,她却是叹息一声,手中的那琉璃镜子再度发出琉璃光芒,开始一阵一颤,就如同心脏在一下又一下的跳动一般。在好似拥有了某种难言生机的同时,更好像是变得恐怖了数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