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八章 湮灭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八章 湮灭

    在这媚师姐看来,罗帆之前之所以能够在她的攻势之下这么多年都毫不动摇,根本原因便在于他身体周围的那一片无比广大的世界群!

    或者,更具体的说,是他走逆行之路的这种修行本质!

    所以,没有了那世界群的守护的他,简直就像是离开了外壳守护的蜗牛一般,将变得无比的脆弱!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方才会在方才做出那种种选择,甚至故意表现得好像被罗帆轻松解决的模样。为的,便是实验自己之前的猜测,或者说,确认自己之前的猜测!而显然的,罗帆所表现出来的领悟能力虽说超乎想象的强,但那实力,终究也和她的想象没有什么出入

    那攻击力,相比于那世界群所赋予的防御能力来说,简直是差了无数个层次!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在这时候有着这样的信心,觉得这时候罗帆对她而言已经是再无任何威胁,认为自己已经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只要自己愿意,便绝对能够轻松的将罗帆解决掉!

    也因此,她方才会在这时候产生这种认为罗帆不知进退的想法。

    当下,她叹了一声,顺手一拂,那琉璃镜子微微一颤之间,便已经是透出难以想象的琉璃光芒,在虚空当中衍生出无数种玄之又玄的性质,组合成为一道光河,向着罗帆滚滚而来。

    这一道光河的速度是如此的快速,简直是超越了时光,甚至,逆转了时光!

    似乎在其出现之前,它便已经是作用在了罗帆的身上,将罗帆淹没在那琉璃光芒的海洋之中去了

    在这光流之中,无穷无尽的冲击向着他猛砸过来,每一次冲击,都如同无数天地毁灭所释放的那种恐怖的冲击!

    在这种冲击之下,哪怕是他,也感觉到种种难言的痛苦从周身上下浮现出来。便是他方才借助对那琉璃镜子的体悟而凝聚出来的,那三足圆鼎,也在这过程之中发出咔咔咔咔咔的声响,就像是有着无数细碎的裂缝出现在其内部,并在不断的扩大,不断的蔓延一般!

    同时,有着一种难言的隔绝威能直接笼罩在他的身上。

    这种隔绝威能是如此的强悍,如此的恐怖,哪怕是那世界群与他本身的联系,也在这种隔绝威能之下毫无反抗,被那威能一个笼罩,便已经是隔绝开去了。

    在这个瞬间,他若是不运用那不同层面的沟通的话,便已经是被那光河给完全孤立起来,感觉上甚至自己的过去未来都被完全斩断,似乎自己只剩下现在这一瞬间,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个了一般。

    “可惜了。”这时候,那媚师姐心中更有自信,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叹息,眉头微微皱起,眼中现出一种极为不忍的神态。

    紧接着,她猛然抬手一抓。

    随着这一抓,那琉璃光河猛然一震,无穷光芒开始快速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集中,开始疯狂的凝缩,疯狂的碾压在这内部的一切!

    不管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还是其他无形无质的种种玄之又玄的存在,都在这种凝缩碾压的范围之中!

    在这瞬间,罗帆清清楚楚的感应到,在那琉璃光芒之中所蕴含的东西。

    那琉璃光芒,乃是一种天地、世界、时空与观念,与无数修行之道,与无数生灵的意志,与无穷天地意志所凝合在一起的存在!

    而且,这无数存在,更非是随机的混合在一处所形成的一种整体,而是遵循着某种无比玄奇,无比奥妙的规则所凝合在一处的一种无比复杂,无比奥妙的聚合体!

    这种聚合体的构筑规则虽然并非世界观,但却与世界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其中,无数观念是骨骼,那无数力量,无数修行之道,无数生灵意志,无数天地意志,便是血肉,是内脏。

    他们组合在一起所形成的整体,便是一种无比恐怖的,无比凝聚的无上存在!

    这种存在的本质,与世界观虽是表现极为不同,但在极深层次,却是极为相似。有一种自成一体,自成体系的味道

    而这种存在,与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更是格格不入,产生了无比强烈的冲突。

    在这种冲突之中,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躯,自己的意志,自己的生命本源,乃至自己过往的一切修行成就,似乎都在动摇,都在摇晃,根基似乎都在开始断裂了

    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冲击,感受着这样惊人压力,哪怕是罗帆,一时间居然也无法做出有效的应对。

    首先,在他手中的那一个三足圆鼎,第一时间便崩溃了。

    这个三足圆鼎本身乃是他凝聚出来守护自身,攻击对手的,似法宝非法宝,似神通非神通的一种存在。只要此物存在,它自然便会先一步承受一切攻向他的攻击!

    哪怕是这琉璃光河在同时攻击这三足圆鼎以及罗帆自身,这三足圆鼎,也并没有例外的将那些攻势接了过去。

    所以,在这时候,哪怕是罗帆本身的承受能力相比于那三足圆鼎要脆弱许多,但在那琉璃光芒的碾压之下,先一步破碎的,终究还是这三足圆鼎!

    而这一次,这三足圆鼎却已经是连那些碎片都没有留下了。

    在那琉璃光芒的碾压之下,三足圆鼎先一步崩溃成为无数的碎片,紧接着,那些碎片依然是承受着那无数冲击,无数碾压,在那冲击碾压之下,它们更进一步的崩溃,变得越来越碎,最终,完全消失无踪,湮灭于无形之间。

    随着这三足圆鼎的一切存在痕迹被完全抹去,在这琉璃光河之外,那因为罗帆而诞生的那一片世界群也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就像是某种本质被抽走,这世界群难以保持原本的状态了一般。

    紧接着,莫名的混乱,开始出现在那世界群之中。

    不同的天地,不同的世界,不同的时空,在这过程之中似乎都得到了独立,开始有了自己的思维,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立场,彼此开始产生种种难言的矛盾,整个世界群似乎要在下一瞬间便因为这种矛盾而四分五裂,被周围无尽的漆黑力量完全吞噬了一般。

    而在这种种变幻之中,最为活跃的,便是那些拥有道尊门下的天地,世界,时空!

    道尊门下本身虽说已经是被投入了那天地、世界、时空的轮之中,甚至有些已经是轮了亿万次。

    但,他们终究还是道尊门下。无穷岁月之前道尊的教导,道尊在他们心中留下的痕迹,哪怕是经历了那无数轮,也依然无法磨灭,依然是残留在他们的意识深处,心灵深处。

    这种种痕迹,种种教导,平常被掩盖在那无穷的世俗红尘之中,掩藏在那轮的种种痕迹之下。但,一旦遇到机会,它们便会释放出耀眼的光芒,展现出超乎想象的玄奇!

    而这时候,天地失去了限制,失去了根本的规则,这显然就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因为,失去了限制,对他们的限制,自然也就减弱,而对他们的限制一旦减弱,那原本被压制了无数岁月的那道尊的种种教导,种种痕迹,自然而然的便会爆发出来,释放出惊天动地的威能,让这些道尊门下一个个的冲天而起!

    随着这种变化,那些道尊门下的记忆,也开始渐渐的恢复过来。

    当然,从他们得到机会到记忆恢复,那其中却需要一个颇为漫长的过程。

    也幸好这世界群虽说已经在渐渐混乱,但原本那种独立的时空特质却依然存在,哪怕是在这外界,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时光流逝不过是数个呼吸而已,甚至连罗帆这时候都只是在承受着那琉璃光芒的碾压临身,自身却尚且没有因为这碾压而产生什么严重后果的时候,这世界群内部的众多天地,众多世界,众多时空之中,时光怕就已经是流过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世界群的混乱方才会显得这么的明显,那种四分五裂的趋势方才会表现得这般的强烈。

    毕竟,哪怕是失去了那种规则的限制,以以前的惯性,这世界群本也应该持续稳定好一段时间才对的。

    就在这时候,那琉璃光芒便已经是悍然爆发出来,无穷威能直接倾泻在罗帆的身上,直接便将他的身躯撕碎,将他的心神撕碎,将他的意志撕碎,将他的生命本源撕碎,将他的一切的一切,完全撕碎了!

    在外界看来,此时此刻的罗帆,简直就像是化作之前那个三足圆鼎一般,被打碎了一次又一次,一层又一层,最终被完全湮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而那琉璃光芒却并没有就此停止。

    虽说这媚师姐看起来似乎对罗帆的手段颇为不屑,但事实上,她对于他的忌惮却是没有打半点折扣的。

    这时候,她却并没有用对待那三足圆鼎的态度来对待罗帆。哪怕是两者在被打碎的过程之中所表现出来的模样似乎很是相似

    在这时候,哪怕是罗帆看起来已经是被完全打碎,完全湮灭了。她也依然没有停止对其所在之处进行绞杀,没有停下那些琉璃光芒在对罗帆所处位置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只见得,那琉璃光芒在罗帆碎裂之后,依然是不断的涤荡着那一片区域,光芒渗透层层时空,渗透在其破碎的过程之中,周围那漆黑力量所衍生出来的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数时空,乃至渗透其中的无穷光影,更渗透那些天地,那些世界,那些时空,那些光影在破碎之后所产生的那种种冲击,种种光影,种种更加复杂,或者更加简单的一切存在

    如此这般,足足持续了数十个呼吸之间,甚至已经是将这一片区域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是涤荡了数百万次之后,媚师姐方才长呼出一口气,面上显现出一种放松的笑容。

    “终于解决了,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拥有如此潜力的散修”她心中闪过这想法,那琉璃光芒长河在这时候微微收敛,形成了一个光环,直接在其身周盘旋不定。

    紧接着,她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那一个正在渐渐混乱的世界群。

    在那个世界群之中,这时候展现出来的景象,相比于之前却是已经混乱了不知多少倍!

    那无数的天地,无数的世界,无数的时空之中,各种各样不同的光芒透体而出。时不时的,便有天地,世界,时空,在发出种种难言的诡异声响之后,轰然炸碎,化作种种碎片,或是在虚无之间随意游荡,或是硬生生的砸入周围的天地,世界,时空之中,让那些原本就已经是相当混乱的种种存在瞬间被引爆,陷入了之前那存在的命运之中,同样是炸碎开来

    如此这般,几乎形成了连锁反应。

    “看来,应该已经真的死了。”这时候,那媚师姐终于完全放下心来了。

    要知道,她虽然没有太明显的表现出来,但罗帆给她的压力却已经是达到了让她极为恐惧的地步了。哪怕是之前她在罗帆身亡之处涤荡了那数百万次,她心底其实也依然有些怀疑罗帆还能够重新归来。

    一直到这时候,眼见那世界群的混乱终于完全爆发出来了,她方才真正的确定,他是真真正正的死去了

    要知道,这世界群虽然看似只是一片世界群而已,事实上却是任何一名修士从修行开始至今所开辟的一切世界,一切时空,一切天地的组合!不管是现在依然存在的,还是已经湮灭在过去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生灵死亡,这世界群或许还会存在。但,这世界群若是毁灭了,那可就代表着这生灵的一切历史,都已经湮灭了。而一切历史,自然也就代表着,这生灵存在的一切痕迹!

    而现在,这世界群已经是陷入了混乱之中,接下来几乎是一眼可见的,这世界群将会陷入最终的毁灭之中,再无法收拾,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是那散修的一切痕迹在被渐渐抹去的情景,这让她怎能不确信罗帆已经身亡了?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几乎便如同这媚师姐所猜测的那般,这世界群的混乱越来越严重,世界湮灭,时空湮灭,天地湮灭的景象发生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眼看着,整个世界群,似乎就已经要陷入完全毁灭的深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