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九章 封印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九章 封印

    “恭喜师姐大功告成!”这时候,一把声音在那媚师姐的耳边响起。

    紧接着,那第四师兄的身形在远处浮现出来,看他的神色却是无比欢喜,无比佩服。就像是媚师姐取得了他所梦寐以求但却根本无法做到的无上成就一般。

    见到他那哪怕是这个时候都要躲得远远的姿态,这媚师姐眉头微微一皱,道:“唐唐一层之主,居然如此胆小怕事,成何体统?!”

    听到这话,那第四师兄面色不变,只是道:“我可没有师姐的能力,对于异变的承受能力实在是太差,若是再不小心谨慎一点,说不定最后便要麻烦师姐了。”

    听着这种近乎强词夺理的说法,那媚师姐面色更加的不爽了。

    只是,她虽是被召唤过来帮助这第四师兄的,但终究和第四师兄也只不过是师姐师弟的关系而已,却并非是第四师兄的师尊,更非是他的母亲,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却也无法如同教训儿子一样教训他。更不可能随意的出手对付这掌控一层,成为一层领导者的道尊门下。所以,这时候哪怕是心中对于第四师兄颇为不爽,她却也只能深吸一口气,将这种不爽压在心中。

    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自然也就不可能会有什么兴趣去继续理会这第四师兄了。

    在这时候,她转过头来,看着眼前那正在渐渐混乱的世界群,随时准备出手去将那里面的众多道尊门下的意志捞出来。

    这世界群毁灭了便毁灭了,作为造成这一切的她自然不可能会在意。但,之前沉沦在这世界群之中的那众多道尊门下的意志,她可就不可能无视了。

    若是被人知道她居然无视这些道尊门下,让他们随着这世界群的崩灭而消亡,那么她便是去,怕也讨不了好。

    说不定便会有更强者来出手教训她了。

    毕竟,道尊门下之间的关系,可是千丝万缕的。谁知道这些道尊门下之中,有没有一些与比她强大的强者关系亲密的?

    那些与这些道尊门下关系亲密的强者,若是发现因为她见死不救的缘故让他们比较看好,关系比较亲密的师弟师妹身死道消,他们便是为了面子,也不可能放过她的!

    在这时候,一个个已经脱身的道尊门下开始重新从四面八方向着这媚师姐所在之处赶过来。

    相比于那第四师兄能够因为谨慎而不接近这媚师姐,他们作为被媚师姐救出来之人,却是怎样都不可能这样做的。所以,这时候,他们却一个个的来到了媚师姐不远处,用各种方式向媚师姐表示感激。

    当然,也有着一些,时刻准备着帮助媚师姐去从那渐渐混乱的世界群之中捞取那些随时可能陷入消亡境地的众多道尊门下出来。

    毕竟,相比于媚师姐对这众多道尊门下的关系比较疏远来说,他们与那些依然陷入这世界群之中的道尊门下的关系却就紧密许多了。

    其中说不定便有着与他们生死交托之人他们又怎么可能无视?

    就在众人都在等待着,就在那世界群正在渐渐崩塌,渐渐消亡的时候。

    猛然间,一种无形的光芒扫过整片世界群。

    紧接着,如同时光倒流一般,这世界群之中的一切天地的混乱,都开始快速的恢复过来,在众人尚且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整个世界群便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被搅乱之前的状态,所有的天地,所有的世界,所有的时空,都在这过程之中重新恢复了最开始那种有序的,彼此联系无比紧密,无比和谐的状态去了

    之前这媚师姐的一切努力,在这时候看来,似乎就只是一场笑话而已。

    “怎么事?!”有道尊门下在这时候大惊失色的惊呼出来。

    在这个瞬间,远处的第四师兄第一时间便消失无踪,连半点痕迹都没有残留在那一处他所在的位置了。

    甚至,这时候若是那第四师姐去寻找的话,都再不可能在原来的位置寻找到他的世界群!

    其他道尊门下在这时候更是惊慌失措,一个个体内的力量开始混乱,眼神乱飘,似乎正在寻找着逃跑的路线。

    而那媚师姐这时候却已经是再没有任何心思注意其他人了。此时的她,神色之中显现出一种难以置信!

    眼前这种情况,并不是代表时光出现混乱,而是代表着,之前她认为已经彻底消亡,彻底被她抹去的那一名散修,已经重新复活了!而且,那种复活方法,更是完全超乎她的理解范畴!

    这对于早已确认过不知多少次罗帆已经身亡的她来说,简直便是在颠覆她的三观,让她感觉自己对于天地的认知,对于世界的认知似乎都是错误的

    不过,她终究是来自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上的强者,却还是很快的便压制了自己心中的种种惊疑,种种震撼,直接抬手一引,在她身体周围盘旋缠绕着的那一道琉璃光河便已经是在瞬间被引动,如同一道长龙一般,悍然向着眼前的世界群猛冲过去。

    咔轰咔轰咔轰

    恐怖的动静在这瞬间从两者接触之处爆发出来。

    原本应该如同刀切牛油一般切入世界群之中的那琉璃光河在这瞬间便像是鸡蛋碰石头一般,悍然崩溃,化作无数琉璃碎片,或者说,琉璃光雾,四处飞散。

    周围那些道尊门下有些躲闪不及,被那琉璃光雾直接扫掉大半或者整个身躯!

    也幸好在这时候他们很快反应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直接借助自身的世界群牵引,逃出自己的意识,归世界群之中,否则的话,光是这光雾,怕就已经是足以将他们完全抹去,让他们的一切存在痕迹完全消亡了!

    要知道,连罗帆在之前承受这琉璃光河的碾压,都失去自己的身躯,失去自己的生命本质了他们这种存在,甚至连罗帆随意施展的手段都无法承受,被瞬间就拉出意志,直接投入他的世界群之中去随意的操纵起来,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这种凝合了这媚师姐过往一切修行成就,一切经历,一切世界,一切天地,一切时空威能的琉璃光芒?!

    对于这种误伤,那媚师姐这时候却已经是没有半点在意了。

    此时此刻的她,一心一意都只是关注着眼前忽然发生巨大变化的世界群!

    只见得,在那世界群的表面,浮现出一种极为奇特的特质。就好像是脱离了天地,脱离了世界,脱离了时空,更脱离了她所理解当中的一切的一切一般!

    在这瞬间,她明明看到到自己的琉璃光芒已经是在某种无比坚固的事物撞击之下完全崩溃了,但不知怎的,他却总有种自己的攻势没有落到实处,在那世界群所在之处其实没有任何事物存在的感觉

    这种诡异的矛盾,让她感到极为不好受,连心情都变得烦躁了许多。

    “我便将你封印起来吧。”这时候,有一把她所无比熟悉的,在之前认为其已经永不可能出现的声音直接传入了她的耳中,让她感到自己的周身一颤,面色惨变起来。

    随着这一把声音,她看到有着一个人影缓缓的从虚无之中走出来,直接无视她周围的那一切琉璃光芒,无视她手中的琉璃镜子,更是无视她的一切防护手段,好似散步一般,慢悠悠的,走到了她身前数尺之外。

    而在这过程之中,她就好似是自己的思维被凝固了一般,虽然一切都能够入眼,入心,但却就怎么都无法残留半点,似乎只是单纯的从她的眼中,从她的心中流过而已,甚至都无法让她做出什么有效的思考,更别说什么有效的应对了。

    在这时候,罗帆抬手缓缓的向着她的额头按过来。

    这手掌是如此的缓慢,其中每一个细节在她的眼中都是如此的清晰,若是她愿意的话,甚至感觉能够将这每一瞬间都当成是亿万年去细细的把握理解这每一个细节之中的玄奥!

    但,就是这样缓慢的手掌,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落在自己的额头之上,根本没有半点反抗能力,甚至,产生不了任何反抗的念头!

    就仿佛她忽然间心思变化,将这手掌落在自己的额头当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了一样。

    而周围那众多道尊门下,同样是有着类似的感觉。此时此刻他们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个都变得呆滞,身心,力量,都好似是被某种无法形容的威能凝固了一般,虽然一切都能够印入自己的双眼,印入自己的心灵,但却一切都无法引发原本本能该引发的反应,无法让他们进行思考,更无法让他们进行相应的应对。

    最终,当那手掌直接落在那媚师姐的额头之时,所有的一切完全恢复过来。

    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的心神,力量,身躯,都完全恢复了原本的状态,一个个冷汗狂冒,看向罗帆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般了。

    那媚师姐在这时候心头恐慌难言,体内的威能就要引爆,在这瞬间,一种琥珀一般的存在却就已经是直接将她的身体淹没了。

    这琥珀一般的存在,并非任何力量,更非是任何物质,甚至都不是时间,空间,而就是一种完全隔绝了这一切的,某一种特殊层面与现实层面的屏障!

    这屏障与罗帆一直以来躲避进入或者用来守护自身的屏障有着很大的不同。平常罗帆所运用的那种屏障,拥有着层面之间屏障的特质,能够让任何没有接触到层面之间奥妙的存在都无法接触,无法破除,甚至都无法感应到。但,其中的时空,其实是与现实层面没有什么不同,或者说,其中,其实也存在着现实层面才存在的时空!

    而此时此刻,他所引导出来的这种层面的屏障却就不同了。因为乃是现实层面与某一个特殊层面的交界,所以这屏障其实却是包含了这个现实层面与那个特殊层面的特质。

    甚至,因为他特意的选择,其中属于特殊层面的特质还要更多一些。

    而这种特质,却是驱逐了其中的时空!

    在这样的情况下,沉浸进入这屏障之中的那媚师姐,却就被完全凝固住,对于时光的流逝,也将再无任何感觉,甚至,时光的流逝,将不会在其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换句话说,从今往后,不管过去多少年,哪怕是亿亿兆年,只要罗帆不将其释放出来,她便会一直停留在现在这一瞬间。

    而哪怕是过去亿亿兆年之久罗帆再将其释放出来,她都不会感觉自己过去了多少时光,而只会觉得自己只不过是过去了一瞬间,甚至都发现不了自己被封印的事实。若是罗帆释放她的时候将手掌按在她的额头,说不定她会以为自己尚且没有被封印过,以为罗帆只是刚准备封印她呢

    “等我先积累一段时间,我们再来切磋一下吧。”罗帆放开这琥珀,淡淡的笑道。

    这种好像与好友说话一般的话语,让周围那众多道尊门下一个个的毛骨悚然。

    那众多道尊门下并不理解,但罗帆在这时候其实却是真心如此想的。

    他之前之所以能够在毁灭之后重新归来,原因自然便是他已经是将现实层面与其他众多层面沟通在一处的缘故。现实层面的他哪怕是一切层面都被抹去,只要其他层面之中有着任何一个自己对应的存在完好无损,他便能够通过层面之间的联系完全恢复过来!这一点,根本不必去说它。

    他现在所在意的,却是自己在之前会被那媚师姐如此轻易的便解决掉现实层面的自己!

    通过之前那种对抗,他却已经是知道,自己对于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修行领悟,甚至对于道尊之路第五层的某些修行领悟其实已经是正确的。甚至,若是单论领悟的话,说不定自己相比于这媚师姐都要强上一些。

    而已这样强悍的领悟却在媚师姐手下没有反抗能力,这根本原因便在于,自己少了足够时光的积累!

    或者说,他虽然已经领悟到了。但这些领悟,却尚且没有完全转化为他的实力,没有完全转化为他的修为!

    别的不说,那媚师姐之所以能够发出那等威能的琉璃光芒,乃是她已经是将自身因为这道尊之路第四层而诞生的世界群完全贯彻自己的修行之道,将其中的一切威能,一切物质,一切生灵意志,一切天地意志都完全融合在心了。

    而现在的罗帆,却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让这世界群之中的天地、世界、时空开始按照他的则之世界观规则去运转而已。

    这种差距之大,不言而喻。

    有着这样的差距,会造成之前那种结果,也就并不奇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