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四十一章 意外

正文 第两千两百四十一章 意外

    就在这时候,一把声音出现在这第四师兄的耳中。

    “怎么,又想要逃?”

    听到这一把声音,这第四师兄毛骨悚然,身体内部的血液都像是在这瞬间完全凝固了一般,神色更是变得无比僵硬起来。

    这不正是那散修的声音?!

    这一把声音的出现,显然也正代表了他之前想法的正确,自己果然一直以来都在对方的眼皮底下!自己所认为隐蔽的一切,在对方眼中或许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当下,他不敢怠慢,疯狂催动自己的世界群,催动自己所掌控的,那世界群之中所衍生出来的,一种玄之又玄,妙而又妙的玄奇存在。

    在这瞬间,他的周身上下就像是覆盖了一层无比玄奇的光影,整个人好像是已经完全脱离了这道尊之路第四层,脱离了这现实层面,前往了另一处无法想象的,难以接触的奇妙时空去了。

    作为第四师兄,他虽一直以来在罗帆面前表现得极为窝囊,但怎么都是能够轻松压下其他一切道尊门下的强者,又怎么可能真的弱到哪里去?就眼前这种护身手段,其实就已经足以让他无视其他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一切道尊门下,哪怕是他直接站在这里任凭那众多道尊门下攻击,他们也绝不能伤害到他半点!

    不过,显然的,作为他想要防御的目标,罗帆却显然不是他这样能够防御得住的。

    “相比于她,你终究还是差了无数啊。”这时候,一声叹息在他的耳边响起。

    原本,他身体周围的防御本该是连声音都完全截住,一切感知,甚至一切光芒,都难以穿透的。但这时候,这样一把声音,却就好像他身体周围的防御完全不存在一般,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穿透了那防御,直接灌入他的双耳之中去了

    这种情况,却是让这第四师兄面上神色变得更加恐慌起来了。

    以他这个层次的目光自然不可能如同普通人一般认为声音并没有什么。他却是无比清楚,哪怕只是声音而已所能够做到的到底有多少。

    要知道,若是他来施展的话,光是声音,他就已经足以让与他同一个层次的道尊门下生死两难了!

    他可不相信那如此夸张的散修与他的实力差距会比不得他与其他道尊门下之间的差距!

    所以,这时候,这声音能够透出他的防御,他就已经确定了。对方若是想要对自己出手的话,这时候光是这声音的出现,就已经是足以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下一瞬间,他的预感实现了。

    之间的,一股莫名的声音在这屏障内部微微一凝,便已经是化作两只手掌,直接抓住了那无形无质的屏障,微微一震,一撕之间,就已经是将那屏障瞬间撕开,让这第四师兄重新到了最开始那种状态,那种毫无遮掩,毫无保障面对着罗帆的那种状态!

    “可惜了。”罗帆叹息一声。

    随着这一声叹息,那第四师兄便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身形好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掌抓着一般,开始快速的向着这世界群之外,向着这一片奇异的虚空之外,向着那漆黑力量深处的,罗帆世界群所在之处快速的飘去。

    这飘荡的速度快速无比,几乎超越了时光。

    但,他毕竟是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第四师兄,哪怕是这样快的速度,他也依然能够看清周围的变化。

    这一眼看过去,他便更是悚然了。

    虽说只是在那声音响起之后的一小段时间未曾感应外界而已,但外界的情况却就与之前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现如今,在这外界存在着的,那无数道尊门下的世界群却几乎已经尽皆崩溃!所有的世界,所有的天地,所有的时空,都已经是失去了那世界群整体的限制,开始自由的脱离世界群,向着周围那漆黑的力量深处游去

    如此这般一来,那一片片世界群看起来已经像是一片又一片的星空,却再非是原本的那种星辰的模样了。

    在这种变化之下,有那原本距离就接近的世界群之间,这时候的几片星空已经是连成了一片,看起来就像是化作了一片更加巨大,更加广阔的星空了。

    这些星空,在这时候依然没有停止变化,而是依然是在顺着自己的本质而在那漆黑的力量之间移动着,似乎正在寻找着自己的地位,寻找着最适合自己的位置!

    按照这样的趋势,若是没有什么力量阻止的话,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怕真的会化作一大片广阔无边的星空

    “我的呢?”在这瞬间,这第四师兄心头一颤,艰难的转头向着来处感应过去。

    这一个感应,他的面色却是更加难看起来。

    只见得,原本已经被他完全隐藏起来的那世界群,这时候已经是脱离了原来隐藏的所在,直接浮现于那无尽的漆黑力量之中,并开始不断的膨胀起来。

    只是他脱离的这一点时间而已,其就已经从原本微尘一般细小膨胀到了甚至相比于其他所有道尊门下的世界群都要巨大的程度!

    而且,在其内部,也同样有着混乱在渐渐的诞生。

    只不过,相比于其他道尊门下,因为他的世界群的结构更加的严密,更加的完善,所以这种混乱受到的阻力也更加的强大,虽然已经是有了迹象,但终究还没有完全爆发,变得再无法限制

    不过,这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若是他不马上去,不重新去镇压自己的世界群,那么饿,等待他的世界群的,必然便是其他道尊门下的世界群那般的结局!

    就在他心中转着这无数想法的时候,他便已经发现自己悍然撞入了一个如同太阳一般的世界群之中。

    紧接着,种种玄之又玄的威能扫过他的心灵,扫过他的记忆,开始不断的清洗他的心灵,清洗他的记忆,清扫他过往一切岁月所留下的痕迹。

    这种威能是如此的强悍,如此的无法抵御,让他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在失去自己的一部分!

    “住手!住手!”这第四师兄在这时候疯狂感到吼着。

    他体内的一切力量,一切威能,他所从那世界群之中所得到的一切存在,都在这时候疯狂的暴动,用尽一切手段想要阻挡这种威能对其心灵,对其记忆的操作。

    只可惜,无论他怎么努力,哪怕是他体内的那些威能,那些力量,那从世界群之中所得到的玄妙存在的差点都要将他的身躯完全撕碎了。也依然无法阻挡这种威能的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在这威能之下,他的记忆开始变得干干净净,看着他的心灵开始变得清澈透亮

    最终,他那种吼声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弱,不多一会,就应是完全消失。

    他体内的力量,威能,乃至那种玄妙存在,都在这时候渐渐的平静下来,就像是化作一潭死水一般。

    紧接着,在那世界群之中的某一方天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那不断前冲的身躯毫无阻滞的直直撞入了那天地之中,硬生生的被那世界的生命轮所吞噬,绞碎,直接投入那天地的轮之中。

    “就让我看看你这样还能不能恢复过来吧。”在这时候,在这世界群中央的罗帆口中这样喃喃着。

    方才那一切,显然便是他的手段。

    事实上,包括方才对待这第四师兄,他其实都并不只是借助自身在这时现实层面的实力而已。在这过程之中,他却是借助了自己在其他层面所对应的存在!借助这种存在,找到了那众多道尊门下,包括这第四师兄在那个层面的位置,再通过反推,确定他们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位置!

    在这之后,他方才借助自己世界群的威能,将那众多道尊门下吞噬进入他的世界群之中,投入那众多的天地、世界、时空的轮,让他们的智慧,他们的天赋,他们的知识,都成为这些天地,这些世界,这些时空进化的资粮!

    至于最后对那第四师兄,他的手段虽说更多一些,但却也只是局限于他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所得到的这世界群所衍生出来的威能而已。除此之外,却是连那种其他层面的威能都没有释放出半点。

    这也正是他之前失望之处。

    毕竟,这第四师兄偌大的名声,最终居然与那其他道尊门下之间的差距只是那么小而已,相比于那媚师姐来说差得却是太多太多了

    这其实也是他的眼光太高的缘故。

    要知道,这第四师兄与其他道尊门下之间的差距其实已经不算小了。若是真正对上的话,哪怕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千百位道尊门下同时对其出手,他也能够轻松的镇压下来!这样的实力,却已经不愧为这第四师兄了

    至于那媚师姐,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这样的存在分明是从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跑下来的,这已经是相当于一个大人到幼儿园之中一样了,那差距比较大一点,不是很正常?

    罗帆静静的悬浮在这虚空当中,一眼扫过去,那无数道尊门下在那众多天地,世界,时空之中的变化已经是印入他的眼帘。

    这些道尊门下本身能够成为道尊承认的弟子,其天赋,悟性,心志,自然都是亿万里挑一的存在。那些天地,那些世界,那些时空对于他们来说,显然都只是小挑战而已。

    虽然只是刚刚将他们洗练投入轮之中,但现如今他们却就已经是有不少脱颖而出,开始对其所在的天地、世界、时空进行相应的改造了。

    这种改造,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多,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激烈。

    忽然,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抬手虚虚一点,在某一方天地之中,便有一名修士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包裹住。

    这修士在这瞬间面色猛然一变,但还是很快的压制下来,若无所觉的继续着自己的修行。

    “不必再装了。难道你觉得我会无聊的随机找到你?”罗帆这个时候微微笑着道。

    随着这话,在那一方天地之中,在那修士的面前,他的身形开始凝聚出来。

    眼见罗帆出现在这里,那修士终于失去了一切侥幸之心,叹息一声,道:“阁下到底想要怎样?我现在已经是很是老实了,为何阁下还要苦苦相迫?”

    罗帆只是一笑,道:“老实?居然不知不觉间操纵了这一方天地的轮,这种行为可怎么看都不像老实。”

    说话间,罗帆用一种莫名的表情上下打量着这一名看起来颇为英俊的青年修士。

    之前没有发现,但现在他仔细一看便从其隐藏着的气息发现了这修士到底是什么人了。

    这修士,不是其他,正是当初那第一个脱离那意识天地,第一个投入这世界群天地轮之中的那一名道尊门下!也即是,当初被那众多道尊门下所孤立,排斥的那一名道尊门下!

    此时此刻,此人无论是哪方面看起来都和当初再无任何相似之处,但对于作为这整片世界群主人的罗帆来说,这种种表象的改变,又如何能够隐瞒得了他?!

    而这道尊门下之所以引起罗帆的注意,原因无他,却正如罗帆所说的,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通过某种极为隐晦的手段,间接的,掌控了这一方天地的轮!

    正是因为他掌控了这一方天地的轮,方才使得他现如今早已是恢复了当初的所有记忆,甚至将当初自己的一切力量,一切威能,一切道行,都已经是找了来!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凌驾于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之上,甚至,凌驾于这世界群之中的一切生灵之上毕竟,这世界群之中哪怕是拥有着其他原本能够与他比拟的道尊门下,现如今也已经是陷入了轮之中,实力几乎是涓滴不剩了,自然也便不能与他相比了。

    “我也只不过是想要留下一点记忆而已,这并不过分吧?以阁下对这天地的掌控,想来是知道我在这些个轮可没有半点出格之处。”这修士叹息一声,无奈的道。

    他这时候身上的气息开始慢慢的提升,整个人看起来更是一时一变,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从原本不过是假圣级数的层次提升到了他原本最巅峰之时的四劫强者的层次!

    这种提升,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就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之前那种虽然飘逸,玄妙,智慧,但却依然能够把握的姿态,早已变成了一种至高无上的姿态!或者,用另一种说法的话,之前的他看起来还是这天地土生土长的修士,哪怕是强一点,也与这天地交相呼应,显得极为和谐。但现如今,完全恢复之后的他,已经像是一个比起这一方天地更加庞大,更加恐怖的存在被硬生生的压入这一方天地之中一般!似乎他只要一用力,只要稍稍一个挣扎,就可能将这整方天地破开,然这一方天地无法残留一丝半点!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恍然之色。

    “原来如此,看来你当初并没有完美的将所有的时间段的意志融合,而是保留了一个在自己的意志深处啊。怪不得居然能够这么快的就恢复自己的记忆与实力。”

    眼前这道尊门下的实力相比于罗帆终究还是差得太多太多。而且,其让罗帆感兴趣的一切变化,也终究是在罗帆的这世界群之中所出现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罗帆愿意的话,追溯他的一切行为,了解他的一切变化根源,那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所以,他却是在转眼间便已经是确定了这道尊门下之所以能够有这种变化的根本原因所在。

    事实上,当初这道尊门下在脱离那意识天地的时候,却并没有将每一个时间段的意志完全融合。而是通过某种极为玄奇的秘法,将某一个独立的意识藏在自己的意识深处。并且,更是将自己的所有记忆都藏在这个意识之中!

    然后,在自身被投入某一方天地之中的天地轮之中后,他虽说同样没有避开那天地轮对自身记忆,对自身心灵的洗涤,但终究因为有了一个寄托了所有记忆的独立意志在分担着自己承受的那种洗涤。所以,却是使得这种洗涤无法尽全功,最终在他的心底残留了一丝丝的引子!

    正是这一丝丝的引子,使得他在若干次轮之后,终于觉醒了自己的记忆,最终找了自己的一切道行

    在这之后,自然便是掌控轮,守住自己的一切了

    在更之后的,自然便是被罗帆发现了痕迹,最终,便是有了这一次与罗帆的面对面。

    “居然能够想到残留一点引子,莫非你在当初开始就已经对现在的遭遇有了预想?!”罗帆笑呵呵的对着这修士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