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四十三章 失望

正文 第两千两百四十三章 失望

    这道尊门下之前所构筑出来的那无数天地,世界,时空粉碎所化的那无数碎片在这时候已经被完全绞碎,化作虚无了。

    若是对于一般修士,或者对于其他道尊门下来说,这些碎片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宝贝,能够大幅度的增强他们的底蕴,使得他们大幅度的缩短自身的世界群的演化过程。但,显然的,对于罗帆来说,这些却不过是杂质而已。

    毕竟,对于其他道尊门下来说,他们并没有独属于自身的,完善的世界观。

    他们改造这世界群,完善这世界群的方法,不过是遵循他们所获得的种种传承,根据自身的观念,自身的观念神通来让自己世界群之中的天地、世界、时空的结构契合这无数观念与观念神通,继而让这世界群获得某种无法言喻的升华,带动他们自身,也跟着产生升华。

    对于这样的他们来说,外来的力量,其他道尊门下的天地、世界、时空所化的碎片,自然便是最好的资粮。其中存在着的,他们也能够运用的种种基本结构,必然能够大幅度的减少他们的工作量,使得他们的世界群的升华过程变得更加顺利,也更加的短暂!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若是遇到这种碎片,却必然会无比渴求的将它们完全吞噬

    但,显然的,罗帆却与其他道尊门下完全不同。

    对于他来说,外来的一切力量,一切物质,其实都是与他的世界群有着本质的不同!

    因为,他本身已经建立了近乎完善的,独特的,与其他一切世界观都完全不同的世界观!

    这种世界观,让一切遵循其他观念诞生的物质、能量,乃至其他一切,哪怕是看起来与他的世界群之中所诞生的一切看似极为相似,本质却依然完全不同!

    这种不同,便使得,这些在其他道尊门下看来如同宝贝一般的成长资粮,对他来说却完全就是污染源,是杂质,哪怕是这世界群诞生一点,都需要驱除的存在!如此这般一来,他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些碎片?

    此时此刻,他却已经是通过对这世界群的操纵,直接将这些碎片转移到了世界群之外,直接撒入了那周围无尽的漆黑力量之中,被那漆黑力量所吞噬,同化了

    看着眼前的道尊门下,罗帆却没有再给他选择。

    而是抬手向着那道尊门下缓缓的点过去。

    面对着这一点,那道尊门下的面上显现出惊骇之色。

    这一点看似很是寻常,但他却从那一点之中看到了无边的危险!就仿佛,这一点点下来,将会造成无法想象的恐怖后果!

    只是,面对着这看似寻常普通的一点,他却显得如此的无力。哪怕是极力的挣扎,哪怕是已经是将自身的威能,自身的手段运用到了极限,却也依然无法让自己的位置稍稍移动半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手指直接点在他的额头!

    在这瞬间,他便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本源开始震颤起来,就像是忽然承受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镇压一般。

    在这震颤之中,他的意识渐渐迷蒙,眼神渐渐的变得茫然起来。

    紧接着,那不断震颤着的生命本源也开始渐渐的平息下来,渐渐的,凝固于虚空当中,看起来就像是已经化作了死物,化作了一种怪异的虚幻的雕塑了

    这时候,罗帆长呼出一口气,喃喃着:“果然,要将一名道尊门下制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他方才所做的,其实便是要侵入这道尊门下的记忆之中去寻找他所想要知道的,那关于散修领域的种种讯息。但,显然的,并没有成功。最终只不过是让他让这道尊门下陷入了迷蒙之中,失去了对自身的掌控能力而已。

    在方才那一瞬间,他隐隐间已经接触到了对方的记忆。但,在你记忆之中,他就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压力向他袭来。

    那种压力之恐怖,甚至让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无比脆弱的蝼蚁,似乎下一瞬间就要被完全碾碎了!

    也幸好他在那一瞬间当机立断,直接截断了这种探测,直接截断自己与其记忆之间的联系,方才使得那种压力断开,让自己不至于完全承受这种压力

    在收自己对其记忆的探测之后,他心念电转,开始仔细的思索这种压力到底是什么,是怎么来的,又有什么效果。

    罗帆终究是罗帆,以他超乎想象广博的见识,以他走遍不知多少天地所积累的知识,终究让他很快便找到了这种压力的来源。

    “只是道尊门下这么一个称呼而已,居然就已经得到了这种护佑”他暗自叹息一声。

    这种压力,并非是来自道尊,至少,并不是直接来自道尊!不管是道尊的圣人烙印还是关于道尊的记忆,都不是他以前并非没有探测过这种记忆,这种烙印,那烙印,那记忆虽说玄奇,但不激发的话,终究不会有太大的威能,顶多也不过是深邃奥妙莫测,并不留存在他的记忆之中而已。

    事实上,这种压力之所以会出现,根本原因却在于,这道尊门下的身份!

    因为其有着道尊门下这么一个身份,方才使得这天地,或者说,这道尊之路,对其有着一分对于其他修士所没有的关注。或者说,对于其他修士所没有的护持!正是这种护持,使得任何存在,都无法窥视他的记忆!

    心中微动,他细细感应一番,便发现在周围有着某种无形的力量正渐渐的消退,减弱

    那种不是其他,正是道尊之狱的力量!

    显然的,若不是他方才当机立断,截断了与那道尊门下记忆之间的联系,他这时候已经是被那道尊之狱的力量给裹住,送入那道尊之狱之中去了

    苦笑着,他也并不腹诽什么不公平。事实上,眼前这道尊门下终究是道尊门下。

    而这道尊之路,也终究是众多道尊所开辟出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给自己门下一些优待,又有什么奇怪的?事实上,他们不理会散修与这些道尊门下的争斗,甚至便是这些道尊门下身亡他们都没有去管,这已经算是很宽宏了

    至于为何道尊门下身亡那些道尊并不在乎,这道尊之路也并没有任何惩罚出现,反而是探测道尊门下的记忆会激起这样激烈的反应,这原因就更加简单了。

    要知道,道尊门下身亡,对于那些道尊来说,不过是自己不知多少亿亿兆弟子之中死去一两个而已,简直就像是自己身上的灰尘少了几点,那又算得了什么?

    相比之下,窥视那些道尊门下的记忆,那是在窥视这些道尊传承!相当于,在偷窥他们!这种事情怎么能忍?!

    罗帆将心比心,若是有人要杀死自己亿兆弟子之中的一个,他绝不会多在意,顶多就骂一声那弟子是废物而已。但相比之下,若是有人想要窥视那弟子的记忆,想要通过那记忆得到自己传授那弟子的功法,修行之道,那就绝对是在对自己的挑衅,哪怕是天涯海角,都要将其抹去!

    “本想要直接从记忆之中挖掘出办法,看来终究还是无法去走捷径啊。”良久,他叹了一声,神色当中显现出莫名的无奈之色。

    既然无法窥视这道尊门下的记忆,他也就懒得再对这道尊门下怎样了。

    心中微动,他顺手将这和道尊门下一拂,便将其送入这一方天地的轮之中,开始对其身心进行洗涤,不断的清扫其所拥有的一切记忆,一切情感,乃至一切力量!

    天地轮对于生灵记忆的洗涤乃是一种极为玄妙的过程,其中哪怕是这天地的主人,都无法参与其中。

    也即是说,这种洗涤,却完全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那洗涤出来的记忆,也已经完全毁坏,哪怕是罗帆却也无法窥视了。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使得这种洗涤并不会引动这道尊之路的激烈反应,也没有引动那背后的道尊的一些反应

    因为前车之鉴,这时候罗帆操纵这轮却是加大了对这道尊门下的洗涤力度,也增加了洗涤次数。

    原本只需要数万次便能够洗涤完成的过程,他却是足足洗涤了数十亿次方才停下来,将这几乎已经真正化作一张白纸,或者说,一个空白的生命本源,投入这天地之中,开始一次新的轮。

    可以预料,经过这种洗涤之后,这道尊门下所残留下来的记忆必然是超乎想象的少。日后他想要再找到记忆,想要再找资质,那必然是一个极为困难的过程。甚至,相比于其他道尊门下,必然都要难上千百倍!

    也即是说,日后的他,怕是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方才能够脱颖而出,成为这一方天地升华进步的动力

    没错,只不过是花费更长时间而已,却并不会改变他脱颖而出的最终结果。

    哪怕是被洗涤了这么多次,哪怕是罗帆自认为已经将其洗涤得干干净净,再无半点残留了,但道尊门下终究还是道尊门下!

    他的本质,依然是存在着。

    有着这样的本质,哪怕是被洗涤得再干净,他也依然会最终超乎众生,脱颖而出,站在天地的最巅峰!除非,有同样是道尊门下的存在与其处于同一方天地

    罗帆心中微动,顺手一抓,在另一方天地之中,便有着一名道尊门下所化的生灵被他一下便抓出原来的天地,直接投入这一方天地之中。

    他本身的威能就已经是超乎想象的高,便是并非这一个世界群的主宰,怕都能够让那只不过是假圣级数的道尊门下发现不了到底是什么力量,用什么方法将其从原本的天地送到这一方天地之中了。

    更何况,他本身便是这世界群的主宰,得到这世界群的加持,他的威能要更强大不知多少倍了。

    这时候,那被抓过来的道尊门下只感到周身一震,周围的环境就已经是完全变了个模样,一时间却是暗自惊惧。

    “怎么事?我不是正在自己的洞府闭关修行吗?怎么忽然间来到了这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难道这是幻境,有哪位擅长幻境的前辈出手对付我?!”这道尊门下心中暗自惊惧,神色虽说极力的要保持平静,但终究还是露出了一点恐慌的神色。

    不同的天地,规则法则自然是有着一些不同,特别是在这些时日罗帆不断调整这世界群之中各方天地,世界,时空之后,各方天地、世界、时空之间的结构都有了改变,彼此的倾向性显得愈发的明显的情况下,这道尊门下如今所在的天地与其原本所在的天地之间的不同,却已经是巨大到了足以让他的假圣境界完全失去作用的地步了。

    “我的力量怎么都消失了?!”这道尊门下心中一震,面上惊惧之色终于再无法掩藏了。

    虽说,他只不过是失去了假圣的位业,失去了假圣所带来的威能而已,认真来说,并没有完全失去修为,失去力量。

    但,因为假圣与伪圣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在这时候,失去假圣位业的他,就感觉到自己好像是忽然间从翱翔九天之上的神龙化作了地底淤泥之中的泥鳅一般

    那种落差感,便让他有种自己的力量已经完全消失的错觉。

    强自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恐慌,他开始仔细的分析。

    很快的,他长呼出一口气,神色之中疑惑更显:“看来,并不是我的力量已经完全失去了,而是,我已经穿越了这方天地,已经再非我原来的天地!”

    他静静的站在这里,眼神之中呈现出一种好奇,一种震撼,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疑惑。

    哪怕是被洗涤了记忆轮重生,这道尊门下到现在也已经是修行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了外界虽说过去了不久,但因为在这世界群内部各方天地,各个世界,各片时空之间的时光流速都各不相同,所以这时候绝大多数天地都已经是过去了不知多少亿万年的岁月了若不然,也不可能这众多道尊门下都轮那么多次了

    这么漫长的岁月,穿越这种事情他也已经见过不知多少次了,自然是极为熟悉。而现在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很显然,便是穿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