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四十九章 门户

正文 第两千两百四十九章 门户

    这些被烙上声波世界群烙印的创世之力虽说被污染了,但若是用大量的精力与智慧的话,它们却也并非是不能重新洗练恢复纯粹的。

    毕竟,创世之力的本质还在那里,之所以变成在罗帆眼中的鸡肋,也不过是因为上面被烙印下了某种不该有的烙印而已。

    而显然的,只要是烙印,都是能够被消除的。

    这种创世之力上的烙印,也是如此。

    换句话说,那些散修若是想要运用这些创世之力的话,其实也只需要耗费多一些功夫去洗练其中的烙印而已——这,相当麻烦,但显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麻烦,对于创世之力唾手可得的罗帆来说,显然足以让他抛弃这些创世之力……但,对于在这散修领域之中的众多散修来说,别说只是一个声波世界群的烙印而已,便是再多上十个烙印,百个烙印,千个烙印,万个烙印!他们都愿意耗费无尽的精力与时间去将它们一一磨灭,将这些创世之力纳为己有!

    这显然是过往创世之力极度匮乏所留下的后遗症……

    在这样的后遗症之下,那众多散修对于不断从那声波天地,声波世界,声波时空之中逸散出来的丝丝创世之力简直便像是猫见到鱼一般,开始疯狂的搜刮,夺取自己所能够见到的,接触到的,一切的创世之力!

    在这过程之中,他们自然而然的便会相互遇到。

    在那种对创世之力的极度渴求之下,他们之间的争斗,厮杀,自然便是无法避免了。

    也幸好那一道巨大的创世之力长河横亘虚空,让所有散修都能够见得到,这方才使得他们的之间的厮杀争斗有了节制,虽然依然颇为恐怖,颇为血腥。但,至少没有像以前一般动不动便是不死不休,动不动便是同归于尽……

    这种厮杀,随着创世之力的增多而变得越来越少。

    那数量无尽的散修也都渐渐的明白过来,这散修领域之中的形势已经是发生了改变。原本无比匮乏,无比稀少的创世之力,似乎已经不再像原本以为的那样稀少,那样匮乏了……

    短短的数个时辰之间,那原本被众多散修趋之如骛,如同天地至宝一般争夺的众多创世之力渐渐的开始被他们放弃,开始在虚空之间肆意流淌。

    越来越多的散修,在这过程之中渐渐的将自己的目光从原本的那声波天地,声波世界,声波时空之中释放出来的众多创世之力上转向了那一道划开虚空的长河之上!

    经过这些时间的发展,这一道长河已经是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原本出现在这长河表面上,限制住这长河,让这长河不至于无止境扩散的那无数符文组成的阵法,也已经不知不觉间隐没无踪。

    也不知只是隐藏起来,还是已经被那创世之力长河给完全吞噬掉了。

    虽然不过是短短几个时辰而已,但却已经是有着无数散修通过种种手段去试探这长河,去研究这长河,去了解这长河了。

    当然,他们的这种研究,这种了解,却并不像是那些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亲身冲入那长河之中的散修那样鲁莽,而是用种种千奇百怪的手段,或是用投影,或是用分身,或是用某种神通,某种威能,甚至某种力量去探入那长河之中,去了解那长河内部可能存在的危险与机遇……

    虽说,绝大多数的研究了解都是失败了,送入那长河之中的投影或者分身之类的存在,都是很快的就被那长河给吞噬,消失无踪。但,终究还是有着一些研究手段有了反馈,使得那长河的特性,终于渐渐的被这众多散修所了解。

    “里面的创世之力之浓郁,简直比起任何固体都要恐怖!以我的能力,进入里面不用几个呼吸便会被侵蚀同化!”这是一个个散修心中所产生的想法。

    通过种种手段,他们对于那创世长河的本质有了了解,心中却是优势惊喜,又是震撼,又是无奈。

    惊喜震撼的自然便是那长河内部的创世之力是这么浓郁,若是找到办法从里面牟取的话,对他们任何一个来说都有天大的好处!

    但,无奈的却是,眼前这样的情况,这创世之力却像是可望而不可及,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般看得到摸不着……

    “一定有办法的!”这是一个个散修心中的想法。

    这种永不放弃,永不绝望的心智,乃是任何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修士所必须具备的素质。

    哪怕是这众多的散修强弱不同,想法不同,但这种心理素质却是差不多的。

    因此,存在这时候,哪怕是发现那创世之力居然如此棘手,似乎已经是陷入了一个无法利用的死循环之中,他们也没有任何一个产生放弃的想法。

    “那一位前辈呢?”忽然,某一刻,有着一位散修提出了这么一个疑惑。

    他所指的那一位前辈,自然便是被他们错认为乃是从道尊之路第五层甚至更往上的层级逆行下来的罗帆了!

    “他,或许已经是牺牲了自己。哪怕是前辈,怕也难以抵挡这种浓度的创世之力的侵蚀吧……”有着散修在这时候叹息一声,神色当中显得有些莫名的悲切。

    因为罗帆所给他们留下的这创世长河,他们对于罗帆观感早已和最开始相比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本有多恶劣,现在便变得有多美好。

    现如今,这散修这种悲切的情绪,却是完全发自自己的内心,没有半点做戏的味道!

    在这时候,虽然绝大多数散修都是在关注着那创世长河,在寻找着利用创世长河之中存在着的那无数的创世之力的方法上。但,依然是有着大量散修警惕着其他人,自然的,也就时刻倾听其他一切修士所发出的声音。

    所以,这时候,这一名散修的所作出的判断,虽然并非是向着整片散修领域传音,却也直接传扬出去,让很大一部分散修听到了他的判断,也让他们的神色尽皆变得沉凝悲痛起来。

    “或许不会,用我们现在的实力来揣测前辈的实力本就是一个错误。我们做不到的事情,并不代表高层的前辈做不到!别的不说,难道我们有实力制造出这么一条创世长河?!”有散修很是不爽的道。

    他的这话并不是自己判断,而是在反驳之前那人的判断,自然并非是用平常的声音,而是直接传音出去,让几乎所有散修都听到这没头没尾的一句反驳。

    这散修领域之中的众多散修虽然原本沉浸在那创世长河之上,但终究理解力强悍,虽然这话没头没尾,但他们稍稍一个推演,却就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一个个的神色都有了变化。或是变得惶然,或是变得悲伤,或是变得喜悦,甚至,兴奋……

    各种各样,代表了他们不同的想法,不同的判断!

    就在众多散修思绪翻涌,暗自揣摩着那创世长河有关的种种之时,那创世长河却是开始微微震颤起来。

    这震颤所产生的波动在虚空叠加,汇聚,最终化作一把声音。

    “通过长河便能进入道尊门下领域。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这把声音很是平淡,但却直直深入众多散修的心底,让他们一个个的被震撼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渴望从他们的心灵深处疯狂的涌出!

    这并不是被这声音勾出来的情绪,而是早已隐藏在他们心灵深处,只是被无数杂念掩盖的一种情绪!

    这众多散修虽然口口声声的说仇恨道尊门下,口口声声的说要将所有道尊门下毁灭。但,他在他们的心底其实却是无比羡慕道尊门下的。

    羡慕他们能够有着前辈为他们营造完美的修行环境,羡慕他们拥有无上传承,羡慕他们能够在一个极高的位置鄙视他们这些散修……

    只不过是因为自身的自尊,因为自身的遭遇,使得他们不能,也不愿将这种羡慕表现出来,这才转化为那种无法磨灭的仇恨……

    而现如今,那把声音却在说他们有着机会能够进入道尊门下的修行之地,有着机会得到道尊门下的修行环境,这种羡慕的情绪得到了麻醉怎再不需要克制,自然便会表现出来了。

    也是直到这时候,有些对自身把握更加灵敏的散修方才清楚的看清自己的内心,知道了自己的内心对于道尊门下的复杂心态,神色不由得显现出莫名的复杂。

    并不等那众多散修心中产生复杂的变化,在这时候,于那创世长河之上,每隔数光年的长度,便有着一个巨大的门户,凭空浮现于那长河的表面上!

    这些门户似乎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材质所构筑而成,一个个都好似顶天立地,任何正常大小的修士在其面前都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这种构成门户的材质无比坚固,时时刻刻的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强烈存在感,使得任何接近这门户上亿光年范围之内的存在都能够发现这门户的存在,都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着门户……

    这样拥有存在感的门户其本身却是以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姿态与周围的创世长河融合在一处,两者之间甚至没有什么明显的过渡感,感觉上,就像是这些门户本身完全就是由那创世之力凝聚而成的一般!

    所有的门户都各不相同,每一个门户都有着每个门户的特点。

    那门户之上的种种细碎的纹路,种种若隐若现的符文,种种难以想象的光影,都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整道长河的漫长,以亿兆光年计算。哪怕是相隔数光年有一个门户,最终的数量,也达到了一个以亿兆计算方才能够勉强说得清楚的地步!

    但,数量这样多的门户,却没有任何两个是一样的。

    每一个门户,都是最适合那一段创世长河的本质,都与那一段创世长河的运转完美融合,感觉上就像是那一段创世长河自然而然的衍生出一个门户一般……

    门户的存在,显然便是让人通过的。

    在这时候,这散修领域之中的那众多散修都尽皆明白过来,那一位前辈所说的进入长河的方法,怕便是要通过这些门户!

    明白这个,这些散修各自振奋起来。连之前心中所产生的,对于罗帆是生是死的关注都直接抛在一边了——对于修士来说,真正在意的,终究还是自己……在自己的利益并没有凸显出来的时候,他们自然不吝啬自己的关注投注在任何自己所关心的存在身上。但,一旦这种关注会影响自己的利益,他们立马便会将这种关注散去!直接将所有关注的目标转向自己的利益点上!

    “里面的创世之力似乎被门户所排斥,越是离门户近,浓度便越稀薄,越是远离门户,浓度便越浓郁!”一个个聚集在各个门户周围的散修研究着那门户的本质,心中却是越来越惊喜。

    这门户的这种特质对他们的意义有多重大,他们怎可能不清楚?!

    要知道,限制桎梏住他们不能完美利用这些创世之力的,便是那创世长河内部的创世之力实在是太多,浓度实在是太浓,甚至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让他们一旦进入其中,便连身心都会被完全侵蚀,同化,继而完全消失!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一个让创世之力浓度渐变的门户,这简直便是给他们一个适应创世之力的途径,让他们有机会能够一步一步的适应越来越浓郁的创世之力,最终达到完美适应创世长河内部的创世之力的层次,最终做到,能够在那创世长河之中自由的活动,自由的翱翔,自由的,利用创世之力完成自己想要完成的一切!

    明白这个,当下,许多拥有更强冒险心态的散修只是经过一些粗略的实验之后,便直直冲入那门户之中,直接投入那门户正面所拥有的,那已经变得莫名稀薄的创世之力之间!

    虽说是稀薄无比的创世之力,但相对于这些散修自身的状态来说,这种创世之力从强度终究还是他们所难以承受的。

    几乎所有的散修,在投入其中的瞬间,便直接被创世之力侵蚀了自己的身躯,整个身躯都被染成了漆黑的颜色,甚至身体内部的力量性质,自身的心灵,自身的生命本源,生命本质,都在被那种创世之力不断的改变!

    显然,依然是受损严重。但,终究不至于像之前的分身、投影乃至其他散修的本体不通过门户投入那创世长河之中那般直接消失不见!

    “果然是真的!果然,通过这门户能够逐步适应创世之力!”外面观看着的散修在这时候心中却是充满了惊喜,一个个的眼睛都开始发亮起来。

    这些散修在门户之中的变化在其他生灵,甚至是其他层次不够的修士眼中乃是致命的变化,但,对于那些散修而言,这却只是一种比较麻烦的变化而已。

    不管是正在遭受的,还是正在观看的散修,都清清楚楚的知道,这种变化,他们能够承受!

    那些投入门户之中的散修,身上阵阵光芒不断的闪耀,那被创世之力侵蚀同化的部分忽然退去,忽然又快速蔓延,由此形成了拉锯战。

    在这种拉锯的过程之中,那些散修的身躯被侵蚀同化的速度在不断的加长。

    显然,那些散修的身躯,正在不断的适应那创世之力的侵蚀!

    这种和原本推算的结果一般无二的表现,使得那外面的散修更是兴奋,当下便有更多的散修投入其中,进入那门户之内,同样是去承受着那创世之力的强大侵蚀同化,努力的提升自身对创世之力的适应性!

    这创世长河之上存在的门户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再加上这门户本身相对于散修的身躯来说,也实在是相当巨大。

    因此,哪怕是散修的数量极多,这时候分配起来居然也不显得拥挤!那种本该出现的,争夺门户进入顺序的争斗,却反而是没有出现。整个散修领域,呈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秩序感,一种这散修领域几乎从来未曾出现过的强烈的秩序感!

    在众多散修都在尝试着进入门户的时候,在这一道创世长河的深处,一个人影静静的悬浮在无尽的创世之力之间,淡然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的变化。

    这人影,自然便是罗帆。

    此时的他,双眼之中映照出整道创世长河,映照出上面的无数门户,更映照出或是在门户之外做准备,或是已经在门户之内尝试适应那强大的创世之力的无数散修。

    所有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是这般的渺小,让他隐隐有着掌控一切,把握一切的莫名心态浮现出来。

    “还是太早……”看着眼前这一切,他忽然喃喃着,眼神深处有着莫名的神光一闪而过。

    这时候,在他的手中,有着一个三足圆鼎。

    而在这三足圆鼎的深处,有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

    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也即是,那种道尊领域之中充斥着的漆黑力量不断的从这个破洞之中喷涌而出,汇入这一条不知多少亿兆光年之长的绵长河流之中,让这一条河流之中的河水虽然因为外界的空虚而在时时刻刻的散逸进入虚空当中,但看起来也没有减少半分!

    事实上,这整道让那众多散修不敢真正接触的创世长河真正的源头,其实也正是这三足圆鼎深处的,这个拳头大小的破洞而已……(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