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章 恍惚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章 恍惚

    这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连通着道尊门下领域之中的一处位置。

    一处此时此刻正在罗帆本体手中的那一团奇异力量所对应的位置!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充斥这一道横亘整个散修领域的创世长河之中的无穷创世之力,便不过是这道尊门下领域之中的创世之力渗透进入这个拳头大小的破洞之后所汇聚而成!

    此时此刻,在罗帆本体的世界群周围,无穷无尽的漆黑力量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围绕着他的世界群不断的旋转着。

    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顺着这个漩涡不断的向着他的世界群深处而去,最终汇聚在他手中那一小团力量之上,继而消失无踪,通过这一团力量,传递到那散修领域之中,融入那创世长河!

    若是单单论速度的话,以那一道横亘整个散修领域的创世长河的规模,以这道尊门下领域之中创世之力涌入的速度,怕是至少需要以亿兆年计算的时光方才可能让那一道长河成型。

    但,这个时候,那长河出现的时光,别说亿兆年了,便是一年的时间都不用!

    这种诡异的矛盾,对于一般生灵来说,绝对足以让他们摸不着头脑,觉得三观被颠覆。

    但,这对于罗帆这种层次的存在来说,这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原因无他,却是因为时光这种存在,在这种被散修称作创世之力的漆黑力量之中,也不过是其中一种特质而已!也即是说,这创世之力之中,原本便已经是用某种无法想象的玄妙方式将时间包含在其中!

    显然的,对于这种已经包含时间的事物来说,用时间来对其进行衡量,本就是一种以偏概全的做法,当然不可能获得正确的结论。

    换句话说,别说只是这么不足一年时间对应亿兆年的时间而已,便是一瞬息去对应无数亿兆年,或者,亿兆年去对应一瞬息,都是一种正常的对比

    显然的,这种以偏概全的做法自然不可能发生在罗帆的身上。

    此时此刻的他,对于这传递时光的矛盾根本毫不在意,只是细细的掌控调整着那一道创世长河,慢慢的将其转向自己所需要的形态,一点点的,将那些散修引导进入那创世长河的深处。

    猛地,他眉头一挑,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口中喃喃道:“没想到居然有人能够这么快发现真相”

    在这喃喃间,他的目光直接穿透了那一股力量,跨过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的屏障,直接照在那创世长河之上,锁定这长河上的某一个门户。

    这时候,在那门户之中,有着一名散修却已经是顶着那创世之力的无尽侵蚀效果快速的向着创世长河的深处而去。

    在这过程之中,他的身躯在那长河之中被创世之力不断的侵蚀,同化,毁灭。

    但,与其他散修不同的是,他的心灵没有因此而动摇半分,没有因为自己身体的任何变化,甚至没有因为自己生命本源的任何变化而有任何绝望之类的负面情绪诞生出来!

    而也正是因为他没有这种情绪,所以这创世之力在将其身躯侵蚀、同化、毁灭之后,却很快便依照他的心灵开始重新构筑他的生命本源,构筑他的神魂,构筑他的力量,构筑他的身躯!

    而这重新构筑出来的身躯,很快的便已经是重新在按创世之力的作用之下,被侵蚀,被同化,被毁灭如此这般,陷入了一个永无休止,更似乎看不到希望的循环之中!

    这一名散修,乃是一名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

    面容清秀,身体瘦削。

    但,其双眼却是透出一种无法言喻的坚定与无法想象的深邃智慧!

    此时此刻,面对着这种近乎绝境的遭遇,他的心神没有一丝半毫的动容,身形前进的速度更是没有丝毫停滞,就像是在追寻着什么关键一般。

    他所进入的那个门户,乃是一个距离原本那深潭最近的一个门户。

    也即是说,距离此时此刻罗帆的分身投影所在位置最近的一个门户!

    如此这般一来,他向着这创世长河的最深处而行,其实就相当于向着罗帆的分身投影所在的方向前进。

    按照他现在这般的速度,最多数年,便会到达他所在之处,亲自与他相见!

    “太过急切了”这时候,在那门户之外,有着散修发出了一声难言的感慨,似乎有些可惜,有些怜悯,更有些莫名的悲切。

    “确实,按照他的理论,这创世之力应该不会有危险,顶多只是带来痛苦而已。但,这也只是理论而已啊,没有经过足够的实验就这样真身前往,这简直就是在玩命啊。”在其身边又有一名散修叹息一声道。

    这两人,却是与方才那一名十六七岁少年模样的散修乃是好友。

    之前,那散修在进入那门户之前却就与他们聊起过自己的理论,甚至邀请他们一同去实验这个理论,一起去寻找这创世长河的源头,看看能否凭借那源头之中最为纯粹,最为凝聚的创世之力来开辟自己的世界群,真正开启自己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修行!

    只是,显然的,他这种理论实在是太激进了

    哪怕是至交好友,这两名散修也着实不敢将自己的性命拿去赌。

    因此,最终在这门户之前,他们三人终究还是分道扬镳。

    那少年模样的散修坚信自己的理论,亲身前往那创世长河的最深处,这两人却打算按照其他散修的方法,一步步适应这创世之力,再于适应了相当浓度的,足够他们修行的创世之力后,便借助创世之力开辟世界群,开启修行之路!

    这一处门户乃是距离创世长河源头最近的一个门户,在众多散修眼中自然便有着极为特殊的意义。

    因此,哪怕是这一道创世长河之中的门户足以让众多散修以更加均匀的方式分布,但这里也聚集着超过十万的散修,却是比起均匀分布的状态至少要多上数千倍

    这时候,相比于这两名那少年修士至交的可惜悲切,其他并不知道究竟的散修对于那少年修士的选择却是嗤之以鼻。

    对于他们来说,那少年修士,也不过是又一个鲁莽认不清形势,丢掉自己性命的散修而已,却并没有投以太多的注意,更不可能因此而产生什么悲切之类的情绪。相反的,更多的散修反而是在为那少年修士的消失而暗自喜悦,喜悦于他的离开让出了位置,让他们能够提前一点时间进入这门户之中去适应那创世之力

    对于创世长河之外的一切变化,那少年修士自然不可能去在意。

    事实上,他此时此刻连同自己的身躯都已经不甚在意了。

    此时此刻的他,全心全意都投注在自己的目标,也即是,不断深入那创世长河,不断向着那创世长河的源头而去这么一件事上了。

    事实上,对于他而言,做到这一步,其实就已经是耗尽了他的一切精力了!

    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散修而已,在之前甚至都没有获得过任何一道创世之力,更别说开辟自己的世界群,开启在这第四层的真正修行之路了。

    所以,虽说之前凭借着大智慧,大魄力做出对这创世之力的准确判断,置之死地而后生,走到了所有散修的前面。但,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这创世之力的威能!

    这时候,这创世之力对于他的侵蚀、同化、毁灭,却不单单只是对于他的身体,对他的力量,对他的生命本源而已,还是在对他的修行之道,对他过往的一切经历进行着这一切!

    就仿佛,这创世之力根本就已经是超越了时光长河,直接透入了他的整个人生经历之中,出现在他的任何一段时间段之内,附加在他每一个时间段的他身上,与他一同诞生,与他一同踏入修行,与他一同冒险,与他一同成长,与他一同经历人生之中的一切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最终同时一同跨入道尊之路,一层层飞升而上,最终来到这第四层,来到这创世长河之中!

    这种无法想象的侵蚀同化效果,对他的意志形成的压力之恐怖,不言而喻。

    在这时候,他甚至有着一种感觉,只要自己稍稍分出一丝半点的心神,产生一丝半毫的杂念,他便将抵挡不住这种侵蚀效果,真正的失去自我,失去一切,完全化作这创世之力的一部分!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的催动,使得他根本无法将自己的注意从此时此刻他心底唯一存在的一个目标之上进行转移。可以说,现如今的他,甚至连自身到达那目标之后要做什么都抛之脑后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关注外界那创世长河之外的什么变化?!

    正是因为他已经只剩下那个目标而已了,所以,在这过程之中,他却是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周围正在进行的那种玄之又玄的变化!

    只见得,此时此刻,在他的身体周围,一方又一方的天地,一个又一个的世界,一片又一片的时空凭空浮现出来,又很快的便在无尽的创世之力碾压下崩溃消亡,根本无法固定下来。看起来便像是有着无数天地、世界、时空的虚影在这时候不断的在其身体周围不断的闪现一般。

    若是这少年修士能够见到这个,对于创世之力的理解必然会大幅度提升,说不定很快便能够找到正确的方法一步构筑出一个远远超越任何在这散修领域之中的所有散修的世界群出来!

    但,可惜的是,至少暂时来说,他却是尚且注意不到这个。

    而且,可以预料,在短时间内,他都没有任何精力去注意这个

    唯有等到其到达了目标,也即是此时此刻罗帆分身投影所在的这一处位置,他方才能够将原本集中于目标的注意力放出,也方才有可能注意到他身体周围那无数时空的闪现。

    当然,到那个时候,或许周围的变化也已经和现在不同也说不定

    “拥有大智慧,大魄力,哪怕是并非道尊门下,只要有着足够的机缘,却也能够与道尊门下相持了。”罗帆看着这少年修士,心中闪过这想法。

    随着这想法,他并不迟疑,在那创世长河之内的分身投影猛然抬手向着那少年修士虚虚抓过去。

    瞬间,那少年修士便感觉道周围的创世之力波动忽然变得更加恐怖,自己所承受的那种痛苦,所承受的那种自己的历史,自己的过往被渗透的感觉猛然开始极度加强。

    他的心神随着这种变化而一阵恍惚,对于外界变化的感应在这种恍惚之间却是变得愈发的模糊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心头一震,发现周围那种创世之力所产生的恐怖压力已经完全消失!

    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难言的空虚之感。

    一眼望过去,他所在的位置却是变成了一片被创世之力包裹起来的星空!

    或者说,一片被无比浓郁的创世之力所环绕着的世界群!

    在这一片世界群之上,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其中每一方天地,每一个世界,每一片时空都在时时刻刻的传递着一种他所无比熟悉的气息。

    那些世界群,恍惚之间,就像是过去一个个时间段的自己!

    从那些天地,那些世界,那些时空之中,他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应到在过去已经被毁灭掉的,一方方被他有意无意之间所开辟出来的天地、世界、时空!

    “这是我的历史!”这少年修士喃喃着。

    随着他这个认知,他恍惚之间就感觉自己已经与周围的整片世界群融合在一处,他的一呼一吸,一举一动,都能够调动这世界群之中蕴含的无穷威能!

    此时此刻的他,感觉自己若是面对之前的他的话,绝对能够一个眼神就将之前的他给完全抹去!

    “原来开辟了世界群之后居然会强大到这个地步”他喃喃着,眼神之中闪现出一种难言的复杂情绪。

    其中蕴含着喜悦,蕴含了震撼,更是蕴含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愤恨。

    喜悦、震撼自然不用多说。那乃是针对周围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的妙用来说的。至于愤恨,那却就是针对那些将道尊门下领域与散修领域分割开来的那些道尊门下!毕竟,若不是他们将这两个领域分开,他早在不知多少亿万年以前就能够获得现在的成就了

    所以,现在他感觉越是强大,对于当初那众多道尊门下的所作所为他便越是愤恨!

    “不过,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我半点印象都没有?”紧接着,这少年修士心中闪过这一个疑惑。

    在他感觉之中,自己应该是依然在那散修领域之中的创世长河深处跋涉才对。怎么一晃眼之间,自己就来到了这里?而且属于自己的世界群居然就已经开辟出来了?这模样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失去了某一段记忆一样

    此时此刻,若是这少年修士能够穿透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看清周围的话他便会发现,他现在所在之处,却并不是平静的创世之力之间,而是在一个无比巨大的,创世之力的漩涡之上!

    他的这一片世界群,便好似是这漩涡之上的一个小水珠一般,绕着这个漩涡不断的盘旋着,隐隐有着要向着那漩涡中央之处,也即是一个规模比起他的世界群要大上不知多少万倍的世界群投去的迹象!

    “多久能够发现呢?”在那漩涡的中央,罗帆看着这一切,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之前发生在那少年散修身上的一切,自然便是罗帆所为了。

    在之前,他在那创世长河之中的分身投影出手,直接将那少年修士抓住,一个轻松转移之间,就将其送入了那三足圆鼎深处那一个通往道尊门下领域的通道之中,直接通过这小小的通道将其送到了他本体所在之处。

    至于这过程为何那少年修士没有半点感觉,这显然是再理所当然不过。

    毕竟,罗帆可是连那第四师兄都轻松解决的强者,这种相比于任何一名道尊门下都要差上不知多少的散修与他的差距之大,说是天壤云泥都有些高估他的实力了,在有心之下,那散修哪里可能发现任何异常?!

    在将其送入这道尊门下之后,因为创世之力的浓度暴涨,却是瞬间便完全灌注进入那散修的身躯内外,灌注进入他自身的时间线之中,直接融入他过往的一切经历之内,以超越他感应的方式,直接便将其过往所开辟的一切天地、世界、时空,不管是有意无意的,都从时间长河之中拉了出来,构筑出了这个世界群!

    也即是说,事实上,从这少年修士进入这道尊门下领域一直到现在,其实时间几乎没有流逝的!至少,对这少年修士来说,他的时间,是几乎没有流逝半点的!

    这少年修士所感应到的那种突兀的变化,其实便是真正的变化,而并非是他现在所以为的,自己的记忆有一段失去了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