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五章 分支!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五章 分支!

    这一场内讧在许多散修的预料当中,让他们面上挂上了恍然之色。但更多的散修却是大为震惊,一时间木木着表情在那里,根本反应不过来!

    那老者虽说承受了这样多的攻势,但终究也是超乎一般散修之上的修士,却也并不至于完全无法反应过来便被这种攻击给完全毁灭了。在那众多攻击即将临身之前,他便已经是反应了过来,更是做出了最为明智的应对。

    他,选择了逃跑

    以他的能力,便是做好了无数严密的准备都不一定能够顶得住此时此刻淹没过来的那众多攻击,更何况这时候事起仓促,他在之前根本没有料到那些散修居然会如此的决绝,若是出手抵挡,哪里可能抵挡得住?!

    可以说,在这样的时刻,他唯一的选择便只有一个,那便是躲!

    好在,这老者终究还是众多散修这种破强的存在,躲避的手段极为高妙,终究是在最后一瞬间将将消失在那无数攻击的核心之中。

    咔轰咻

    种种诡异的声响在那众多攻击的核心之处爆发出来,周围的虚空转眼间便已经是涌现出了无限的虚影,似乎是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数破灭,无数毁灭在这瞬间将那一片虚空完全淹没一般。

    这种如此巨大的声势,自然不可能局限在一个小范围之中而已。

    在这老者不远处的许多散修都成了被殃及的池鱼,或是躲避,或是出手抵挡攻势的余波,看起来便好像是一群原本平静的游鱼猛然四散一般,场面看起来激烈得超乎想象!

    “卑鄙,无耻!”那些躲避开去的散修在这时候一个个的怒吼着。

    只是,他们能够做的也不过是怒吼而已了。

    毕竟,这时候他们的对手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实在是势单力孤,哪怕是心中愤怒欲狂,却也只能暂避其锋

    “居然敢躲?!冒犯了陛下,你不老老实实请罪,居然还敢反抗?!”一名发动攻势的散修在这时候怒吼着,直接将攻势一转,转向另一处虚空。

    在那里,之前那一名老者在这瞬间浮现出来。

    显然,方才他在那无数攻势核心之中躲避开来,便是转移到了这一处虚空之中!

    那一名攻击的散修这么发声,却就给了其他众多散修一个信号,使得他们一个个的将自己的攻势从原本扑空的状态转向了这一处虚空。

    面对着这种如同海浪一般的攻势,这老者心中愤怒欲狂,却也只能够再一次选择躲避了。

    不过,这时候,终于有其他人出手了。

    只见得,一道道光芒从四面八方向着那些攻击的散修发出的神通、威能、力量、光芒而去,转眼间已经是与他们碰在一处,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恐怖冲击,强大无匹的冲击波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传递出去,周围的虚空转眼间便已经被种种破灭,种种毁灭,种种奇异的光影所充斥。

    “你们想要投靠可以投靠!用原本的同伴做梯子就有些过分了!”一把声音在这种恐怖的冲击之中传了出来,在众多散修的耳中荡着。

    这显然是那出手阻止那些散修对那老者攻击的散修所发出的声音!

    听到这话,那些最先采取攻击的散修却是没有任何一个神色有所变化,至于羞愧什么的,更是半点没有!

    毕竟,他们既然敢在这现在的形势下悍然背叛原本的阵营,显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将什么都豁出去了。这种责问自然也是在他们的预料当中。如此这般一来,怎么可能因为这样一句小小的责问而变色?!

    “看来,你们也同样要对陛下不利,同样该死!”当下,那些散修之中,有一个这样直接道。

    那攻击目标,瞬间就从原本向着那老者转向了这开口的散修。

    对于这些散修来说,搞定一个敌人的功绩自然是远远比不得搞定一大片敌人的功绩了。现如今这些散修送上把柄给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不抓住?!

    当下,这一场内讧的规模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开始扩大。

    原本不过是数百名散修对于那老者进行攻击而已,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变成了数百万散修分成两个阵营相互攻讦了!

    随着这种变化,他们对于那上万名统治者所营造的那计划的影响能力自然便是大幅度的减小。

    趁着这个机会,那一道拱桥,已经是硬生生的贯入了那创世长河之中,直接在那创世长河表面上的那一个无比玄妙的阵法上面开出了一个小小的,仅仅能够容纳这拱桥的破洞出来!

    随着这种变化,那拱桥周围,处于创世长河表面上的那无数符文产生了越来越大的混乱,无数符文失去了自己的位置,失去了自己的运转轨迹,开始与其他符文不断的碰撞,在碰撞之间彼此同时受损,甚至,同时湮灭!

    而这种碰撞,这种受损,这种湮灭,更是造成了更大的影响,使得周围更广阔范围之内的符文变得混乱起来,让这种碰撞变得越来越多,让这种受损也变得越来越常见,让那湮灭更是几乎连绵不断的出现!

    在这种变化之下,那创世长河内部的无穷创世之力的混乱程度也达到了一个巅峰。

    最终,当那符文的混乱跨越了某个界限的瞬间,那无穷创世之力好像是冲开了堤坝的洪水一般,将那拱桥周围的符文完全冲破!

    就在其破碎的瞬间,一声无比奇异的声响响彻了整个散修领域,让这散修领域之中的一切修士都猛然明白过来,一种惊天的剧变,正发生在这散修领域之中的某处!

    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随着从那一处创世长河表面的破孔之中喷涌而出,直接便将那一道拱桥给完全淹没。

    那拱桥本身虽是众多文明的精华所凝聚而成的产物,但本身相对于那创世之力来说终究还是差了不知多少。特别是,这时候那创世之力更是凝聚了破开桎梏那一个瞬间所带着的无边恐怖的冲击力的情况下,这拱桥表现得却就愈发的脆弱了,几乎是第一时间的,它就已经是在那创世之力的洪流之中破裂开来,转眼就已经化作无数碎片开始伴随着这洪流一同向着这拱桥的源头,也即是那上万文明统治者所凝聚的上万个阵营直冲而来!

    “完了完了”周围那些散修一个个眼中现出绝望之色,几乎一个个的失声了,有那能够开口的,也是类似这样的话语翻来覆去不断的重复而已。

    至于之前他们的内讧,自然更不可能进行下去了对于那些背叛者来说,这种现象已经是达成了他们的目的,自然不需要再出手。而对于原本那些反对者来说,这种情况却代表着他们的一切努力已经失败,自然也更不需要再出手了

    “求陛下收留!”一名名背叛者在这时候只是高呼着,眼中有着期待,有着兴奋,更有着忐忑。

    虽说他们之前表现得那样决绝,似乎已经是得到了那文明统治者的承诺了。但其实一切都只是他们自把自为而已。那些文明的统治者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任何暗示,甚至连知不知道他们的存在都是不一定的。

    因此,在这时候,事到临头,他们却是反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根本无法和之前悍然出手那样表现出决绝

    显然的,那些文明的统治者没有任何一个理会这些散修。

    对于这些散修来说,那些文明的统治者是在将这创世长河破开,让创世之力直接充斥整个散修领域,给他们的修行带来巨大的便利。

    但,对于那些文明的统治者来说,他们的目的,却根本就并非那些散修所想。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让创世之力充斥整个散修领域,而是为了营造出一条受他们控制的创世长河支流!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会理会这些猜错了他们做法的散修?!

    哪怕是,之前这些散修为了帮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不可能改变他们的决意!

    在这时候,那上万个阵营之上所散发出来的种种力量,种种光芒,种种神通都猛然一变,从原本在虚空当中汇聚在一处形成拱桥,转换成为另外一种形式,开始从那创世长河开始,在虚空当中不断的勾勒,不断的组合,形成一个又一个复杂的结构,组成一座又一座在众多散修眼中复杂得无法想象的阵法出来!

    那无数创世之力在喷涌而出的过程之中不单单是向着前方有着一个冲击的力量,便是向着四面八方,向着那创世长河的各个方向,都有着一个个扩大,扩散的力量在源源不断的涌现!

    如此这般一来,若是没有力量限制的话,这创世长河表面的那个破洞,必然会不断的增大,最终达到将整道创世长河完全斩断,让其中蕴含的无穷创世之力再无任何限制的释放出来,真正向着整个散修领域铺洒而去,使得这整个散修领域陷入了那些散修所担忧的那种状态!

    而在这时候,随着那上万个阵营所营造出来的那一个又一个玄之又玄,繁复无方,蕴含着种种不可思议奥妙的阵法开始在其中浮现,渐渐的包裹住那一片被冲得越来越大的创世长河的表面阵法之后,这种向四面八方扩散的力量被瞬间遏制住。

    “噗”在这瞬间,那上万个阵营之中的不知多少修士一个个的鲜血喷涌而出,洋洋洒洒的模样,将那上万个阵营直接染红了。看起来就像是有着一片血红血红的云雾将他们那一个个阵营包裹住一般

    “好强的压力!”一名文明的统治者闷哼一声,口中吐出这个看似平常,但实则蕴含了无边惊骇的话语。

    他相比于手下的那些散修来说自然是表现好了不知多少,吐血,当然是没有的。但,即便是没有吐血,他的面色也是变了一变,一看便知道他所承受的冲击并不平常。

    “顶住!若是顶不住,我们就完了!”一名文明的统治者在这时候怒吼出来,却是用自身的强大意志为其他统治者打气。

    “这还用说?谁比谁傻不成?”那之前说压力好强的统治者冷笑一声,道。

    说话间,从一名名统治者身上有着比方才强悍不知多少倍的,属于世界群的威能释放出来,灌入那阵营之中,顺着那阵营的操纵途径,传递到那一个个围绕喷涌而出的众多创世之力的阵法之中,极力的加强那阵法。

    他们毕竟已经是计划了那么长时间,眼前这样的变化虽说如此激烈,但其实也已经是在他们的预料当中

    在这时候,他们虽说一个个为这种创世之力的恐怖冲击的强悍程度而感到震撼,但也并没有任何一个真正的惊慌。没有任何一个有所失措!

    那一个个众多阵营所营造而成的阵法随着那创世之力的延伸而不断的延伸着,极力的跟上那创世之力,极力的限制那创世之力化作一道河流的模样,向着他们快速的延伸过来

    “他们居然想要控制创世长河”外面围观的散修这时候终于看清楚这些文明的统治者到底想要做什么了,一个个的面上显现出无比震撼之色。

    要知道,创世长河这种存在相比于他们自身来说宏大了不知多少亿兆倍。哪怕是他们的想象力再增加百倍,千倍,也不敢想象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操控这创世长河!别说操纵了,便是要在这长河之中自由自在的活动,他们都只是敢想一想,而不敢确定自己一定能够达到了

    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明明相比于自己不过是多了一个抱团程序的散修,居然就敢产生这种操纵创世长河,从创世长河之中引出一道支流出来的狂想!这种能力,这种手段,这种魄力,让他们怎能不感到震撼?!

    至于那些之前悍然背叛的背叛者来说,这时候更是面色变幻不定。

    眼前这种情况对于其他散修来说确实是好事,足以让他们免于整个散修领域化作对他们无比恶劣的环境的危险,使得他们终于有资格继续生存下去。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可就是一个坏到不能再坏的消息了。

    没有了那种恶劣的环境,他们之前的那种做法岂不便是枉做小人?!

    事后,那些遭到背叛的散修会怎么看他们?!之前承受他们攻击的强者会怎么对待他们?!

    一想到那种种恐怖的手段,这些散修便忍不住的心头发麻,神色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

    若是平常,这时候怕是有着不少散修会讽刺他们,甚至直接出手对付他们。但,显然的现在并非平常。

    现在,那些文明的统治者正在努力的驯服创世长河延伸出来的支流,稍有不慎,他们所预想当中最为恶劣的情况便会发生!可以说,他们已经可以算是处于生死存亡之际了,紧张都来不及,努力的为自己寻找更强的生机都来不及,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讽刺这些背叛者?!对付这些背叛者?!

    “给我!分!”这一处门户之外的文明的统治者在这时候暴吼一声。

    随着这一声爆吼,那众多阵营的统治者眼神一闪,操纵这个阵营所施展的手段开始变化。在这手段变化的过程之中,那一个个围绕住创世长河支流的一个个阵法开始不断的扩大,不断的涌动,渐渐的,渗入了那创世之力之中!

    “噗噗噗”声声吐血的声响在这时候再度从那众多阵营之中传来,却是其中所有的散修都已经是同时吐血了。

    没错,这次并不是几乎所有,而是,真正的,所有散修,都已经吐血!

    而且,这种规模,相比于之前却是至少要强上十倍以上!

    有些散修甚至直接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硬生生的从自己的喉咙之中吐了出来!

    如此这般变化之后,那上万个阵营范围之中的血色迷雾却是显得愈发的浓郁起来,那一种惨烈的气息相比于之前暴涨了不知多少倍了。

    随着他们付出了这样大的代价,那一道原本喷涌而出的那一道创世长河的支流开始从原本的一道渐渐分叉,化作一道又一道,形成了一股又一股,看那数量,赫然便是上万!刚好与那一个个阵营一一对应!

    这种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原本握成一把的上万根头发在某处位置忽然散开,洋洋洒洒,密密麻麻的散成一团了一般。

    随着这种变化,原本汇合在一起的,属于那支流的恐怖冲击力也开始被分散到那上万股更加细小的支流之上,让原本根本无法抵御的恐怖冲击,减弱到了有着一丝希望抵御的程度

    感受着这种支流的变化,那众多文明的统治者一个个的大喜过望。

    “可以成功!”他们心中一个个的闪过这样的想法。

    就在这时候,就在众多统治者正期待着最后的结果出现之时,声声恭喜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恭喜诸位长开创了新的时代!”

    随着这一把把恭喜的声音,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人影在一股股世界群的威能包裹之下,出现在那上万个阵营的周围。

    “你们想要摘桃子?!”这一处文明的统治者惊怒欲狂的吼道。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