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六章 千万支流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六章 千万支流

    “此话便过分了,我们只是为了散修领域的安全而已。你们不得不承认,现在你们已经有些顶不住了。”这时候,刚刚出现的那众多散修之中有着一个淡淡的开口。

    这开口的散修身上萦绕着属于世界群的威能!

    甚至,这威能相比于原本的上万统治者身上所萦绕的那种世界群的威能都要强上许多!存在于这虚空当中,自然涌动之间,让虚空诞生出了片片虚影,便好似是一方方天地,一个个世界,一片片时空不断的在四面八方浮现一般。

    看那些洗你出现的修士的数量,比起原本那上万个阵营之中所有修士加起来的数量要更多上百倍以上行!

    这样多的修士凭空出现于这里本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在这时候,他们的出现却是显得这样的自然,就仿佛他们原本便已经在这里,甚至,相比于那上万个阵营的散修要更早存在于这里,只是一直到现在方才显露出来一样!

    听到这一把声音,那原本存在于这里的上万名统治者一个个的面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无耻之极!”

    那些新出现的修士在出现之时却是遵循着一种极为微妙,极为玄奇的规则,所出现的位置,更是精妙无双,隐隐间组成了一个相比于那上万个阵营合起来更加强悍的阵法出来。

    此时此刻,他们完全没有理会高层的争论,身上的力量,威能,神通,都不断的涌现出来,以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方式开始组合在一处,产生种种相比于他们的力量单纯叠加起来强悍了不知多少万倍的无上威能!

    那上万个阵营之中有着上万名统治者。

    这比起上万个阵营数量要多上百倍数量的修士之中,统治者的数量却并不只是多了百倍而已,而是多了上千倍之多!

    在那些底层的修士按照他们的计划布置阵法的时候,他们却是一个个的正在做好准备,属于他们的世界群的威能在这时候在他们身上不断的酝酿着,等待着某个机会爆发出来。

    那上万个阵营的统治者在这时候愤怒得恨不得直接将那些新出现的摘桃者一个个的用牙齿撕碎,但终究没有决心与他们同归于尽。

    在这时候甚至都不敢将原本限制住那上万创世长河支流的阵法收回,将自己的力量转而用来对抗那些新出现的散修!

    这时候的他们,甚至不得不为那些新出现的散修让开道路,避免自身的阵法与他们所构筑的那阵法之间的巨大冲突……

    在这种理智而无奈的配合之下,那新出现的阵法开始一点点的切入原本的阵法之中,渐渐的覆盖住原本的阵法,渐渐的包裹住了那上万支流!

    眼见如此,那些新出现的,拥有世界群的上千万统治者一个个的双眼大亮,属于自身世界群的威能悍然爆发,灌入周围他们的手下所营造出来的那个阵法之中,顺着这个阵法,快速的穿梭涌动,最终融入这整个阵法的方方面面,化作这阵法的根本骨架,让那阵法变得愈发的稳固,也愈发的强悍起来!

    在这瞬间,那阵法开始不断发力,硬生生的便切入了那上万创世长河的支流之中。

    无数符文疯狂涌动之间,强大无匹的反噬力量通过那强悍无比的阵法反馈回来,传入了这些新出现的众多散修身上,使得他们一个个的在这瞬间闷哼出声。甚至,有些散修更是顶不住这种反噬而哇的一声喷出鲜血,场面相比于之前那上万个阵营的散修来说虽然是好了一点,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原本那上万阵营的散修毕竟是已经有了经验,在千钧一发之际将那力量放松,虽然也承受了一定的反噬,但却没有达到让他们身体受损,不得不吐血来缓解的地步。

    此时此刻,他们的表现,却是相比于外面上百倍数量的散修要好上许多。

    眼见那些散修被一阵阵血雾覆盖,那些散修一个个面上都不由自主的挂上了一种淡淡的幸灾乐祸之色,显然是因为这些新来的散修摘桃子的行动而极为记恨他们了。

    在这时候,那被分出来的创世长河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原本已经分成上万条细小支流的创世长河之中的每一条支流这时候都在那新的阵法的作用之下开始继续不断的切割,划分……

    每一道细小的支流,在这时候都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上千条更加细小的支流,以比之前更加开放的姿态向着更广阔的虚空涌去!

    这种场面,便像是一棵大树的根须从那创世长河的本体之中分出来一般。最开始,这根须只有一根主根而已,虽然扭曲,不规则,但看起来依然算是有序。但,这主根在延伸了一段距离之后,忽然分开,长出了上万根相比于主根要小上万倍的根须出来!这上万根细小的根须因为是千万各个方向的,所以其所覆盖的虚空范围便要相比于之前的主根要广阔数倍!

    在这之后,这上万根须又延展出了一段距离之后,居然再一次切割,再一次细化!从每一根细小的根据之上,再度分出了上千根须!

    如此这般一来,便使得原本只是一条支流的创世长河,变成了拥有上千万条支流的地步!

    那创世长河支流所覆盖的面积,相比于之前上万根须的时候相比却又要广阔了上百倍以上了。

    如此这般一来,当这些根须延展到众多散修所在的区域之时,那根须所覆盖的整体面积,已经增强到了方圆数千光年范围的地步了。

    “有什么手段还不快用?!你们摘桃子便摘桃子,若是摘了桃子还将事情搞坏,你们就自己去死吧!”这个文明的统治者在这时候大吼出来。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着急,蕴含了无奈。

    若是原来只是上万根须而已,他还有着办法能够将那些创世长河给重新想办法封口,使得那创世之力不至于源源不断,永无止境的向着整片散修领域铺洒而去。

    但,现在这根须虽说每一根都细小了上千倍,但那数量也增加了上千倍之多,这么多的数量,却已经不再是他所能够掌控的了。

    因此,哪怕是心中极度不甘,恨不得用牙齿将那些摘桃子的散修给嚼碎,但他也不得不将自己的希望放在那些人身上。

    毕竟,一旦搞不定的话,那创世长河肆意肆虐,那这一片散修领域可就几乎是全完了!

    到时候,他们这些统治者或许能够凭借自身拥有的世界群在无穷创世之力之间自由生存,但其他人呢?!现在一时之间难道他们能够将这散修领域之中存在的所有散修都收入他们的世界群之中不成?!

    就算是他们愿意毫无保留的开放自己的世界群,他们的世界群也容纳不了那么多的散修啊!

    “放心,既然敢出手,我们怎会没有把握?你们只要看着就可以了。”这时候,后来出现的一名统治者淡淡的笑道。

    随着这话,四面八方的虚空开始不断的扭曲,一个个世界群的虚影悍然出现在那一根根根须的前方,挡在那根须延展道路上!

    “原来,你的世界群居然能够升华出这种能力,怪不得居然能够用那么诡异的方式出现在这里……”这文明的统治者在这时候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愤恨之色。

    这些散修并没有得到真正完满的世界群构筑的方法,并不能用最直接的方式将世界群按照他们的修行之道去安排,这使得他们只能够用类似罗帆的方式,让这些世界群自然的与他们自身呼应,自然而然的随着他们自身的修行而发生改变。

    而且,因为没有足够的创世之力,这种自然而然的调整更是不能尽兴,只能一段一段的,一点一点的改变而已,却是无法做到如同罗帆在那道尊门下领域之中一般,时时刻刻的让那世界群调整,时时刻刻的向他自身的修行之道靠拢……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想要如同那道尊门下一般,直接将世界群所能够带来的威能完全凝聚起来,那自然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情。

    也即是说,若是这些拥有自身世界群的散修去与真正的道尊门下对上的话,任何一个,怕都是比不得那些道尊门下的……而且,差距说不定将会相当的巨大!

    这,也是那些道尊门下并不选择这种修行之法进行修行的根本原因所在。

    但,这也并不代表着这些散修的修行便没有了特色。

    甚至,恰恰相反,因为他们这种断断续续的完善,让自身所能够得到的世界群的威能一步一步的成长,却是使得他们获得了一种道尊门下所没有的特质!

    那便是,他们不知不觉间,从那世界群的威能之中升华出了种种难以形容的玄奇能力!

    这种种玄奇的能力,根据不同散修不同的修行之道,根据那些散修的世界群的调整完善程度,通过不同世界群所完善的不同之处而成型。

    可以说,每一名散修所拥有的,从那世界群某阶段的威能组合之中升华出来的特殊能力,都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是传说中的超能力者所获得的超能力一般……

    其中,对于绝大多数拥有世界群的散修来说,他们所获得的,从那世界群某阶段的威能组合之中升华出来的能力都没有多大的用处,远比不得他们自身的手段那般有用,故而不被那些散修看在眼中。

    但,能力有着无数,绝大多数的能力是鸡肋,显然便有着一部分散修所获得的能力并非鸡肋!而是拥有着超乎想象的用处,甚至足以让那散修因为之中能力而做到无数一般散修瞠目结舌的成就!

    此时此刻,这些新出现的散修之中,其中一名统治者的能力,显然便拥有着这种能够让一般的散修瞠目结舌的资格!

    “过奖。”那一名统治者在这时候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口中这样道。

    在这笑容之间,他猛然面色微变,身上的诸多毛孔忽然有着血雾喷涌而出,直接将周围一大片的虚空化作一片血红!

    “哈哈哈哈……”看到这一幕,这文明的统治者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真的用自己的能力拦在所有的创世之力面前?!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那一位开辟出创世长河的大能吗?!我看你有几条命能够被灭!”你这文明的统治者哈哈大笑起来,神色当中充满了无边的愤怒。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自己辛辛苦苦联系众多统治者,集合了这么多人的智慧与能力,在一个几乎所有散修认为不可能的环境下将创世长河剖开一个破口,让他们看到了超脱这创世长河控制的曙光,但就在这曙光出现之时,一些自己联系过,却拒绝了自己的统治者硬生生的插进来摘了桃子,这所带来的憋屈与愤怒可想而知。

    他没有马上与这些统治者同归于尽,已经算是他足够理智了。

    在这时候,周围那些围观的巨量散修已经早已四散开去,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处位置,便只剩下这些统治者连同自身部下的众多精英构筑出来的两个嵌套在一起的阵法,以及那从一化作万,再化作千万的创世长河而已了。

    在这两个嵌套在一起的阵法背后数十光年之后的,便是这一处门户之外的文明!

    在其中,同样有着大量的散修存在着。

    这些散修,便是依附这个文明的修士,也是这文明的一份子。

    此时此刻,他们一个个的惊骇欲绝,遥遥看着那不断扩散,好像要直接将那阵法完全淹没的众多根须,似乎看到了无边海浪向他们涌过来一般。一种难言的绝望让他们呆滞在那里。

    这些依附于文明却没有被挑走前往构筑那上万阵营组成阵法的散修本就是被抛弃的存在。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那应对能力相比于那众多精英来说,更是有着相当不小的差距……许多这时候都陷入了两难之中。想要离开,却不知何处而去,想要留下,却不敢确定这里会安全……

    正是因为这种两难,使得他们在这时候有着这样的表现,让他们无法做到如同其他散修一般飘逸而去。

    “拦住了……”这时候,有着一名在这文明之中的散修惊呼出来。

    这惊呼激起了众多散修茫然的心绪,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一道道细小的创世长河的尽头,看向那一根根根须的尽头!

    只见得,在那根须之上,一个个世界群的虚影疯狂的演化,快速的从原本的虚影状态转化为真实世界群的模样!

    而原本不断延伸,不断推进的创世之力却是在这时候停滞下来。就像是被那世界群虚影给不断的吸收,不断的汲取一般!

    一个世界群内部可能是有着无穷广阔的空间,但,在外面看来,其大小却可大可小。或许可能充斥一切虚空,或许可能不过是微尘那般渺小。

    具体如何表现,却得看那世界群的主人如何去设定。也看那外面观看之人心中的观念。

    而这时候,因为这散修领域之中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足够的创世之力覆盖了,所以在几乎所有散修眼中,这没有创世之力的虚空便被他们不知不觉间看成是宇宙虚空同样性质的存在。

    这种存在之中的空间尺度,自然也就不知不觉间向着宇宙虚空的空间尺度靠拢了。

    也即是说,原本,那多少光年多少光年的距离,其实本就是是不存在的,是在这散修领域之中的散修所赋予这虚空的一种特质而已!

    如此这般一来,那些世界群在他们的眼中,自然也就相当于一团有一团不大不小的星云。内部虽然无比巨大,但外面看起来也不过是一个个恒星系那般的规模而已……

    所以,这时候,在那文明之中的众多散修看来,那一根根创世长河的支流尽头,却就有着一团团星云挡住了那些支流,不断的汲取着那些支流之中的创世之力!

    “这样的话,或许真的能够将它们完全挡住!”有着散修喃喃着,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难言的期待。

    创世之力的危险,他们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若是真的被创世之力完全覆盖住,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有着足够的自信自己能够安然无恙。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相比于那些敢于前往加入那一个个阵营,甚至敢于前去围观的散修都更加的恐惧于创世之力充斥散修领域……

    “确实是有可能,但,前提是,他能够顶住长河的压力。”这时候,一把莫名的声音传入了这些散修的耳中。

    紧接着,虚空当中出现了一个人影,一个在众多散修眼中乃是处于传说之中的,对于整个散修领域有着无穷大恩的那一位大能的身影。

    罗帆的身影!(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雲\来\阁,或手机访问http://m.yunlai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