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七章 轻易溃灭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七章 轻易溃灭

    此时此刻的罗帆,自然不过是分身投影而已。

    他悬浮在这个文明的前方虚空之上,遥遥看着远处那千万创世长河支流被那上千万的世界群虚影硬生生拦住,将其中无穷创世之力疯狂吞噬。

    以他的见识,自然是一眼能够看出这上千万世界群的来源乃是一名名散修的世界群。不过,虽说源头是那些世界群,但这些毕竟不是那些世界群的本体,而不过是在某种能力下投影出来的一种投影而已。

    这样的投影,汲取无穷创世之力后,自然能够化作真实,甚至能够让这众多投影的源头,也即是那一个个世界群通过玄妙的变幻转移过来,与其融合在一处。

    但,在这时候,在其尚且没有化作真实之前,想要支撑这些世界群投影的存在,却就并不是靠那众多世界群的源头,而是靠着那投影出这些世界群投影的能力的主人!

    也即是,一名已经拥有世界群的散修!那一名在创世长河的某个门户之外,统治了某个文明的统治者!也是,这一次摘桃子行动的提议者,计划者,指挥者!

    如此这般一来,这些世界群的投影所承受的,那创世之力的冲击,压力,自然都通过这种能力最终转移汇聚到这统治者的身上,作用在,其本身的世界群之上!

    而这种压力,原本该是足以提供将所有创世之力扩散到整个散修领域的。它又怎么可能被一名散修完全拦住?!

    可以说,此时此刻的那散修,其实便是在与时间赛跑。

    他必须尽快的将那些世界群化作真实,让那些世界群脱离投影的状态,让那些创世之力的压力转移到那世界群本身之上!

    如果,他能够在自己的身心完全崩溃颠覆之前完成这一切,那自然就什么事都没有。他不单单将丝毫无损,甚至因为承受了这种恐怖的压力,让他的世界群,让他自身,都将得到巨大的提升,最终让他的道行境界大步向前跨进一步。

    但,若是他慢上一点,在那世界群投影接过创世之力的压力之前就已经承受不住的话,那么最终结果显然便是,他的身心完全崩溃,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不知道他现在后悔了没有?”罗帆悬浮在这文明之外,喃喃着道。

    “参见前辈!多谢前辈创造创世长河,为我等提供了修行的希望!”这时候,众多散修在罗帆的背后拜倒,口中高呼。

    不管那创世长河多危险,不管那些进入创世长河的散修到底是去了何处,是身死道消,还是如同那些乐观的同道所猜测的那般,是进入了道尊门下领域之中了,都无法改变这一道创世长河的出现完全改变了所有散修的修行前景的事实!都无法改变,创造这创世长河的大能,给了他们原本近乎绝望的修行前景增添了一缕希望。

    一缕,他们不知多少亿万年苦求而不得的希望!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散修既然已经认出了罗帆,又怎么可能不前来表达自身的感激?

    更何况,他们现在更是抱着让罗帆保护他们的期待,这种感激自然更加不能省了……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只是淡淡的道:“不必感激,我有我的打算,我的计划,或许,最终你们会为你们现在的感激而悔恨不已。”

    听着这种寓意不明的话语,那众多散修一个个的暗自发愣,心中产生了种种不祥的预感。

    虽说魄力上这些散修相比于其他散修要差上许多,但终究也是能够通过自身努力跨入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强大存在,又怎么可能笨到哪里去?

    通过罗帆这么一句话,他们却是想了太多太多,种种怀疑不断的从他们心底冒出来,在这瞬间,他们一个个的神色都发生了剧变,眼神都变得有些莫名起来。

    “难道,里面真的有什么阴谋算计?难道,他真的是在给我们设陷阱?……”

    场面因为众多散修的这种想法而变得沉寂下来。

    对于这一切,罗帆却是并不在意,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那上千万的创世长河支流以及那上千万世界群,感知转动之间,将那每一个世界群,每一道支流的情况都映入心中,做到一切都了然于心。

    很快的,他便已经是确认了那主导者是哪个世界群,其中的统治者又是谁了……

    他的目光一凝,直接便锁定了那一名散修。

    只见得,此时此刻那一名散修周身血雾不断的喷涌出来,身体之中每时每刻都有着世界群的威能不断的释放出来,却又很快的就消失于周围的虚空当中,就像是周围的虚空尽是黑洞,正在疯狂的吞噬一切一般!

    相比于这一名统治者如此惨烈的状态,其他统治者的表现却也好不了多少,同样是在喷涌着无穷血雾,同样是在这过程之中受损极为严重。

    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罗帆才需要耗费一些功夫去感知才确定那散修才是源头,才是那世界群威能的真正源头!

    若不然的话,单单他一个在那里周身喷血,其他人却是半点损失都没有,半点变化都没有,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他有些不对,知道他就是承受最大压力的存在了……

    心中微动,他抬步轻跨,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主导者所对应的世界群的投影之前。

    虽说是将所有参与的统治者的世界群都投影出来,但其中毕竟人我有别。

    其他人的世界群和自己的世界群又怎么可能一视同仁?!

    这统治者可不是那种拥有绝对牺牲觉悟的存在。

    对于他来说,在这过程之中将好处倾向自己,让自己能够在这过程之中得到更多的好处,几乎是理所当然的。

    来到这个世界群的虚影之前,罗帆抬手虚虚一拂,那世界群的虚影微微一颤之间,便已经是自然散开,化作一片宇宙星空,四散而去。

    随着这变化,在那中央阵营之中的那主导者面色大变,轰的一声巨响之间,整个身躯轰然炸开,强大无匹的威能从其身上释放出去,直接将周围的虚空完全绞碎,让周围距离他不远之处的众多散修都被那威能所吞噬,直接在那威能之下,轰然一震,身体直接炸碎开来!

    这一个能够将上万支流再度划分,分出上千万支流的阵法本就是一个无比精细,无比玄奇的阵法。这样的阵法,一旦某一处位置受到损伤,最终都必然会反应在阵法的整体之上!

    哪怕是有着种种补偿措施,有着种种替代措施,不会因为一点细小的疏忽或者损伤便让整个阵法崩溃,但对于这阵法的效率,强度,却都是必然有着相当不小的影响的……

    只见得,在这瞬间,这整个将那上万支流切割成为上千万支流的阵法开始微微颤动起来。

    其对于那每一道支流的束缚力量都在这瞬间开始减弱。

    若是这创世之力不过是稳定的流水而已的话,这时候这种变化尚且不足以引发太过强烈的变化,顶多也不过就是那些支流稍稍震颤几下而已。

    但,显然的,这种若是并不存在!

    创世之力可是那种能够开天辟地,能够将散修完全吞噬的无上力量!

    它们被束缚在那支流之中本身就已经是一个逆反其本身运转规则的变化,每时每刻的,这众多创世之力都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释放出无穷不可思议的压力去碾压包裹住支流的阵法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束缚住这支流的力量忽然间减弱,那些创世之力自然受到引动,其中无穷压力便好像找到了倾泻口一般,开始疯狂的闲着这晃动的支流不断的凝聚,不断的炸开,疯狂碾压之间,让那创世长河的支流开始不断的激荡,不断的扭曲。

    甚至,在几个呼吸过后,有着一道支流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悍然炸碎开来!

    无穷的创世之力在这瞬间从这一道支流之中喷涌而出,开始疯狂的向着整个散修领域扩散而去!

    “糟糕!”一声声惊呼在这瞬间从四面八方向传来!

    紧接着,一道道身影开始快速的向着远处逃离,尽可能的远离这创世之力弥漫的位置!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废物之前说得那么满,现在这么快就不行了?!”这一处文明的统治者在这时候惊怒交加,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愤恨……

    不过,也只是愤恨而已,却并没有达到绝望的程度。

    毕竟,经过这一系列的变化,便是其他散修的计划成功了,对他来说,好处也并不算太大,甚至反而会让自己沦落到只比起一般散修好上一点点的状态而已。而一旦事情失败,自己虽然会受到巨大损失,但拥有世界群的自己终究也能够在众多创世之力的充斥之下自由生存,甚至,修行环境比起之前还要好上许多……

    如此这般一来,这种对于一般散修来说近乎绝境的变化,对他来说也不过尔尔。甚至,他这时候的愤恨,更多的还是因为那统治者硬生生的抢过他的计划却又没有执行能力,将那计划执行得一团糟的缘故……

    这,自然也就不足以让他产生绝望的情绪了。

    “是他。”这时候,一把蕴含着惊恐,绝望的声响传入了他的耳中。

    本能的,他便已经知道了这其中所指的他到底是谁了……

    原本在那剧变之中只不过是愤恨的这统治者在这瞬间面上终于显现出一丝绝望之色了。

    他感知四扫,瞬间就锁定了在某个已经崩散的世界群虚影之前悬浮着的,并没有任何掩藏自身意图的身影。

    一个看起来极为眼熟,甚至在他的记忆之中已经是化作一个不可动摇,无法战胜的代表的身影!那当处创造出这一道创世长河的那一位大能的身影!那一位在他心底认为,有着某种算计,可能将他们所有散修当成某种棋子的身影!

    “最初的计划已经得到结果了……”在这瞬间,一名散修喃喃着,眼中透出一种狂热,又有一种绝望。

    这一名散修不是其他,正是最开始向着这文明的统治者提出这一次计划的那一名研究者!

    当初那研究者提出这个计划,为的不过就是确认这创世长河背后有没有什么大能在进行某种算计。至于这过程之中所产生的,创世长河的支流,给众多散修带来的好处,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次要的而已。

    只不过后来经过一次次的异变,最终让那众多支流喧宾夺主,成为了众多散修,众多统治者关注的重点,原本那个目的,反而是被他们给不知不觉间忽略掉了。

    而现在,罗帆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毁掉了众人的计划,直接让众人所营造出来的那一道道长河开始扭曲,变幻,崩溃,这却反而是契合了这研究者当初提出计划之时的最初预想结果……

    他的这话,直接让那原本就已经无比警惕的众多统治者与散修听得清清楚楚。

    瞬间,那些知道其中究竟的统治者面色尽皆变得更加的难看起来。这种话语在这时候出现,简直就是在直接控诉他们之前的行为是多么的多余啊……

    而那些原本并不知道这个计划究竟,只是听从命令的散修,也即是那一个个文明之中的成员,却就一个个双眼变得通红,神色变得无比的仇恨起来了。

    他们一直以来都被告知这个计划能够给他们带来多少多少好处,能够让他们之后的修行变得多么多么顺利,却从来没有被告知这个计划居然只是以成功和失败来试探一个结果而已。在这瞬间,他们心中自然会产生了一种自己已经被背叛了的情绪。

    在这种情绪之下,他们的理智之弦几乎随时可能崩断,那种仇恨的神色渐渐向着狰狞转换。

    随着一名名散修的心绪变化,这一个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阵法开始更加晃动起来了,原本这个阵法是尚且能够支撑许久,甚至有着机会重新修复阵法损伤的。但,这时候,随着众多散修的心绪不稳,它却是一溃到底,崩溃的速度,规模,都开始疯狂的增长起来。

    “原来是这个,将世界群的根本威能种子埋藏在这里,这样最终世界群若是能够营造出来,却几乎就相当于脱胎换骨了一次……”罗帆在这时候却已经是得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答案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