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 哪来的自信?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 哪来的自信?

    脱胎换骨这种事情无论是在生灵身上还是在物质身上,甚至是天地、世界、时空身上都有着无穷好处!

    其中的好处数量种类繁多,但其中最为直接的便是,脱胎换骨,直接打破了那存在的先天桎梏,使得其潜力大幅度增加,让其拥有获得更高成就的基础!

    对于眼前这个世界群,显然也是如此。

    在这散修领域之中的众多散修,无论是一般的成员,还是那种已经建立文明,成为文明统治者,开辟出自己世界群的强者,从世界群的角度来说,他们其实都可以称得上是先天不足的强者。

    以世界群的角度而言,创世之力,便是它们自身成长的资粮。相当于,一个普通人从小长大所吸收的众多营养。

    如此这般一来,在这散修领域之中的那些散修,哪怕是拥有再多创世之力的强者,在开辟自身的世界群之时,也不可能做到无限制的吸收创世之力,一鼓作气的将自身世界群开辟出来。而只能够靠着一股又一股的创世之力,时断时续的,一点点的让世界群在饥饿的状态下一点点的成长而已。

    而这,显然便相当于一个婴儿在成型之时,其母亲根本无法有足够的营养提供它成型,时断时续的,给一口饿三天,如此这般一来,这婴儿诞生之后怎么可能不是先天不足?!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些散修的世界群虽然已经开辟出来了,但任何一名散修,哪怕是那最强者所开辟出来的世界群,相比于道尊门下领域之中的任何一名道尊门下所随意演化出来的世界群都要差上许多!

    这种先天不足,想要弥补,唯一的选择便是,脱胎换骨……

    好处与难度是一一对应的,脱胎换骨能够获得这样多的好处,其难度显然也不可能小到哪里。

    对于一般生灵来说,想要脱胎换骨,需要修炼某种精妙的功法,通过种种资源打破身体原本的平衡,原本的结构,再通过某种极为玄奇的变化重新建立平衡,重新建立结构。最终达到脱胎换骨的效果。

    连一般生灵都是如此困难了,想要让一个世界群完全脱胎换骨,这难度相比于对一名生灵来说要难上不知多少亿万倍!那又岂是能够简单成功的?

    显然的,对于这个世界群的主人来说,他便借助自身世界群升华出来的能力想到了这么一个借助创世长河的威能打破这世界群的平衡、结构,继而通过创世之力重新建立平衡,结构,使得这世界群脱胎换骨!

    若是没有罗帆在这里,他的这种打算还真的有着极大的可能成功……

    这并非是因为罗帆不允许世界群脱胎换骨,必然会阻止。而是因为,在其脱胎换骨的过程之中,旧平衡,旧结构被打破,新平衡,新结构暂且没有建立的时候便是它最为脆弱的时候。

    在这时候,任何触动,都可能给这世界群带来巨大的损害,将整个脱胎换骨的过程完全破坏!

    显然的,方才罗帆虽然无意打断其脱胎换骨的过程,但他直接拂开这个世界群的一切表象,直接观察那世界群最为核心之处的玄妙的过程,却就已经是在事实让扰乱了这个世界群原本脆弱的抵抗力,直接让这种脱胎换骨的过程被完全打断了。

    “可惜了……”发现其中的究竟,罗帆不由得叹了一声。

    在这时候,两层巨大的阵法都已经彻底的崩溃。

    原本只是一道崩溃的支流,在这时候已经如同根本结构崩塌一般,崩溃开始疯狂的向着其他所有的支流蔓延而去!

    种种惊天动地的声响在这虚空当中传出来,一股股磅礴无匹的创世之力在这瞬间不断的从那些支流之中释放出来,快速的向着虚空弥漫,充斥着原本没有任何创世之力的绝对虚空!

    因为周围乃是绝对虚空,没有任何创世之力,所以这些创世之力的扩散却是不单单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反而是因为那虚空对于创世之力的渴求而好似受到一股推力一般,扩散速度相比于那创世长河的压力更大上数倍!

    远远看来,便好像是一大团云雾如同在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扑去,疯狂的将一切虚空完全吞噬了一般。

    “快点进入世界群!”一名统治者在这时候大吼出来。

    在这话之间,他自身世界群的威能直接扩散出来,尽可能的将自己周围的散修包裹在自己的这威能之中,帮助这些散修承受周围飞扑而来的,那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

    这吼声,让众多散修,众多统治者一个个的恍然大悟,当下却一个个的抛弃原本已经崩溃的阵势,快速的抱团。

    以拥有世界群的统治者为中心的抱团!

    好在,这众多散修原本便已经是以文明为中心大体抱团了,这时候却也没有什么要依附谁,不能依附谁,谁承受的压力太大,谁没有承受多少压力的矛盾出现。

    不,并不是所有的散修都没有这样的矛盾。

    有着一个阵营的数万散修,在这时候已经是陷入了混乱当中!

    那个阵营,便是那一名主导着最后面摘桃子行动的那一名统治者座下的散修!

    别忘了,此时此刻,那一名统治者因为阵法的反噬,早已是身躯崩溃,不知是身亡还是其他,并没有出现在这一处位置了……

    没有了那一名名正言顺的依附者,那众多散修自然是陷入了莫名的混乱之中,无法统一自己的意见,对于依附哪一名统治者,或者说,对于哪一名统治者会接受他们感到万分茫然。

    若是平常事情不要这么紧急,依然能够让他们冷静思考,甚至冷静商量的时候,这种混乱自然算不得什么,他们很快就能够通过商议、试探,找到一个愿意接受他们的统治者。

    但显然的,这时候并不是那种能够让他们冷静商议、试探的时候!

    在这时候,那众多统治者一个个的都焦急万分,甚至都在担心自己的世界群威能能否承受住那无边创世之力,便是要将自身统治的散修纳入保护范围,都已经算是硬着头皮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理会那些并非他手下的散修?!

    因此,眼看着,这些散修却就已经是要被那创世之力给完全淹没,一名名散修的眼中都透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绝望之色。

    他们本能的向着各个方向撞去,想要沉入某一名统治者的守护圈之中。

    但,别说那些守护圈距离他们实在不近——毕竟,哪怕从宏观上看来,各个统治者彼此有着紧密的联系,彼此之间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似乎靠得极近一般。但,那也只是宏观上来看而已。事实上,这众多阵营之间的距离,却是至少要以光年计算!

    这样的距离,在这种火烧眉毛的时候,却足以成为这众多散修眼中的天堑,使得他们绝大多数都来不及到达另一名统治者的阵营。

    便是有着少数运气较好,反应较快,速度较快的散修能够在极短的时间穿透遥远的距离,来到另一名统治者的统治阵营之外,却也根本无法撞入那阵营之中。直接便被那统治者所释放的世界群的威能给拦截在外,被当成创世之力,硬生生的挡住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要知道,这些统治者发出这种世界群的威能可是为了拦截在他们眼中可能给他们带来无边危险,甚至足以将他们所有人吞噬的那种创世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世界群威能的防御能力,隔绝能力他们怎么可能不开启到极颠?这样开启到极颠的防御,又岂是这些承受不住创世之力的散修所能够突破的?有着这样的表现,又有什么奇怪的?

    “不!”那众多散修最终在声声惨叫之中,被创世之力完全包裹住。

    最终,陷入了无休无止的生灭之中。

    “该死!”这时候,一股世界群的威能凭空于那创世之力之中,那一处主导者失踪而使得所有散修陷入了创世之力包裹之中的那个阵营冒了出来。

    一名修士,随着那世界群的威能浮现于那一处虚空当中,看其模样,赫然便是之前整个身躯崩溃的那一名主导者!

    看着周围自己座下的精华修士在那创世之力之中不断的生灭,这统治者面上神色变得愈发的难看起来。

    “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他心中闪过这个想法,眼中有着痛悔之色。

    虽然他已经在这里了,也已经是拥有足够的世界群威能来将自己座下的那众多精华散修给守护起来。但,在这时候他却完全不敢这样做。

    因为,这时候那些散修已经是被创世之力所渗透!已经是在开启创世之力的适应过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若是将他们护住,将他们与创世之力隔开,那最终结果不单单不会守护住他们的性命,相反的,反而会直接要了他们的性命!

    这一点,在之前那么多年之间其实已经是发生了许多次了。

    以前曾经有着修士在进入创世长河之前做好了准备,让外面的同道在看到他抵挡不住的时候便将其重新拉出创世长河。

    当其时,那散修在创世长河之中的表现极为惨烈,在外面的同道看得不忍,便遵照其之前的说法,将其从那创世长河之中硬生生的拉了出来。

    但,就在那一瞬间,无比惨烈的事情发生了。

    那依然存在于那散修体内的创世之力直接将那散修完全侵蚀一空,让那散修的一切存在痕迹都被完全抹去,让那散修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从那之后,所有人就都明白过来,一旦进入了创世之力之中,开始承受创世之力的考验,开启适应创世之力的进程,那便再无后路可退,只能够一路走下去了。

    对于为何会这样,有着许多研究,最为靠谱的一种说法便是,修士进入创世之力之中身心便因为创世之力而重新建立一个奇异的平衡。渗入修士体内的创世之力会将修士快速侵蚀、破坏,而外面的创世之力却会将被侵蚀破坏的身心不断的修复,由此形成一个完整虚幻,组成一个奇妙的平衡!

    在这样的平衡之中,内部与外面的创世之力缺一不可。一旦缺失其中任何一种,那修士必然无幸!

    在这样的情况下,将那创世之力之中的修士拉出来,便相当于将外面的创世之力拿走,自然便破坏了这平衡,修士自然便会被体内的创世之力完全侵蚀干净了。

    痛悔之中,这统治者眼光一闪,扫向了一个几乎所有修士都不敢看的方向。

    其原本世界群投影所在的方向!罗帆所在的方向!

    此时此刻,那个在他眼中如同笼罩诸天万界的身影依然悬浮在那里,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不断翻涌,不断冲击,都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影响,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神色淡定,平和,就像是周围那无比惨烈的景象根本不存在一般。

    看着这个身影的身形,这统治者身体微微一抖,眼中透出一种惊骇与恐慌:“阁下到底想要做什么?!”

    罗帆听了,摇头失笑,道:“我要做什么?这一切可是你们自己弄出来的。与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与你无关?!若不是你方才对我的世界群投影动手,这阵势怎么会崩溃,形势怎么可能恶劣到这个地步?!”那统治者大吼出来。

    虽然心中无比恐惧,但因为周围种种刺激心灵的惨烈,他这时候却已经是完全豁出去了。

    “你确信你真的能够成功?”罗帆只是微微一笑,抬手向着这统治者后方一指。

    那统治者微微一震,他怎会不知道那后方有什么?在那后方,是一条横亘整个散修领域的,无比绵长,无比巨大的创世长河!

    这创世长河是如何巨大?光是不知多少亿万门户之中的任何一个外面都已经足以散修聚集组成文明了,其规模达到何等程度,难道还用说?

    这样巨大的规模存在,他们之前所开出来的那上千万支流简直便如同一个巨人身上长出的一根细小的毛发一般渺小。

    “等到时机到了,我们自然便会封住这些支流,让那创世长河重新弥合!”这统治者咬着牙,道。

    “这样自欺欺人的话,就没有意思了。”罗帆只是这样叹息一声。

    他抬步轻跨,身形转眼间就已经是来到了那散修的面前。

    这时候,这散修身体周围的世界群威能方才有所反应,极力涌动,向着罗帆快速的碾过来,想要阻止他的任何动作!

    但,可惜的是,这种手段终究还是太慢了。

    在这时候,罗帆已经是出手拍在了那统治者的肩膀上了。

    随着这手掌拍在那肩膀上,这统治者就感到一种滔天威能冲刷过他的一切,不管是身躯、力量、威能、世界群,还是心灵,生命本质,都在这瞬间被这种浩瀚无匹的威能冲刷过了一遍。

    随着这种冲刷,这统治者就感到自己的一切力量都已经消失,连同那世界群的感应,都已经被完全隔绝了。

    世界群被隔绝,他所拥有的,那世界群的威能,自然也便完全消失了。

    “怎么可能……我在这里的明明只是分身而已,为什么忽然间变成了本体?!”在这瞬间,这统治者面上显现出无比惊骇之色。

    要知道,一直以来,他的本体都是在自身的世界群之中而已。离开那世界群来到这里的,也不过是一具在世界群威能支撑之下所形成的分身罢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之前他看起来被完全绞碎,似乎已经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也依然能够重新恢复,重新出现在这里。

    但,此时此刻,他却感觉到,自己的分身与本体之间的差别已经被完全抹去!原本只不过是分身的这一具身躯,忽然间已经完全化作本体了……至于他本体现在如何,因为他与世界群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完全截断了,他却是半点都不清楚,自然便更无法确认自己此时此刻到底是处于什么状态了。

    “这种威能,不过是最终冲击的万分之一。”罗帆淡淡的道,“就算是这样,你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挡得住最后的冲击?”

    听到这话,那原本正惊骇欲绝的统治者神色一僵,心中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排斥他这句话是真实的这个可能性的存在:“不可能!按照力道趋势增长,最后的冲击,绝不可能达到你现在发出的这种威能的程度!”

    “这种恐惧催动下所说的话语,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罗帆只是笑着道。

    说话间,顺手一拂,那种完全封印住这统治者的威能便已经完全消失。

    随着这种威能消失,这统治者便感觉到自身开始重新与自身的世界群建立了联系……

    但,就在他感应到自身世界群的一瞬间,他猛然面色大变:“你到底干了什么?!”(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