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九章 屏障之秘!

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九章 屏障之秘!

    在这统治者的感应当中,他的世界群所在之处,甚至是他所掌握的那个文明的整体,四面八方,却已经是尽皆被创世之力所包裹住!

    从他之前这分身离开自己的世界群到现在,在他的感觉之中时间不过是数十个呼吸而已,这点时间,正常来说便是那创世之力扩散的速度哪怕是再快,顶多扩大个数光年已经是相当夸张了,哪里可能扩散到距离这一处位置不知多少亿兆光年之外的他的世界群所在?!

    在这瞬间,他所能够想到的,便是眼前这个大能施展了一些他所不了解的手段!

    正是这种他所不了解的手段,使得这无穷的创世之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扩散到了那不知多少亿兆光年之外的他的世界群所在之处!

    “看来,你虽说已经凝成了自己的世界群,但对于创世之力的理解终究还是止于表面而已。”罗帆这时候却只是叹息一声。

    事实上,他方才确实是并没有做其他什么。

    眼前这统治者之所以觉得只是过了数十个呼吸而已那外面的创世之力就已经是扩散到了那么广阔的范围很不可思议,但其实,对于他来说,时间确确实实是只不过过去了数十个呼吸,但对于外界而言,对于创世之力本身而言,甚至对于整个散修领域而言,时间却已经是过去了数年之久!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便是因为,方才那一瞬间,罗帆打乱了这统治者与周围虚空的联系,搅乱了其原本一脉相承的时光感知,让他本能的从周围的创世之力之中寻找自己的时间坐标。

    而对于周围的创世之力来说,时间,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属性,甚至,是其中一种变量而已。

    如此这般一来,这创世之力内部的时间坐标,却是完全随机的,根本与外界这散修领域之中的时间根本没有任何联系!

    这统治者通过周围的创世之力中的时间坐标确定了时间不过是过去数十个呼吸而已。但事实上,这散修领域之中的时间,却就是过去了数年了……

    “你难道不怕道尊之狱吗?!”那统治者看着罗帆,眼中透出一种惊骇欲绝的神采,勉强咬牙说道。

    听到这个,罗帆却只是一笑,道:“道尊之狱?我现在的行为可并没有违逆任何一种哪怕是再细微的道尊之路基本规则的。道尊之狱又怎么可能找上我?”

    “你害死了这散修领域之中的九成修士,难道这还符合道尊之路的基本规则?!”那统治者显然是极为不服。

    罗帆摇头失笑,道:“你什么时候觉得道尊之路会将你们的死活放在眼中?对于道尊之路来说,你们,或者说,我们,不过是其存在的漫长历史当中的某一段之中微不足道的一些寄生虫而已。我将你们灭得再多,对于它而言又有什么损失?甚至相反的,我灭得更多,对道尊之路说不定还有一些意外的好处呢,它不嘉奖我就算了,怎么可能来对付我?”

    他的这话,让那统治者面色惨变。

    他很想嘴硬的反驳罗帆的说法,但他的理智却让他清楚的知道,罗帆所说的乃是真的……

    对于这道尊之路来说,他们这些散修,甚至是所有的道尊门下的生死都是无所谓的。别说现在那众多散修只是生死未卜而已,便是所有的都被杀光了,那道尊之路也绝不会怪罪他。

    除非,眼前这人乃是从更高层逆行而来的……

    想到这里,他双眼一亮,却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当下,他冷笑起来,道:“那就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这种底气吧!给我降临吧,道尊之狱的力量!”

    在这瞬间,他原本准备好的后手猛然引动。

    随着他的后手引动,道尊之狱的力量瞬间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他的身上,包裹住他的身形,并开始向着四面八方疾扫而去,瞬间包裹住一旁的罗帆。

    “差点被你忽悠了。你若是真的是第四层的修士,那道尊之狱自然不可能因为你做这些而被引动。但,你可是从更高层逆行而来的修士!这本就是违逆道尊之路的规则的!只要被道尊之狱发现你的存在,你就绝对躲不了!而你杀戮众多散修的行为,也必然被秋后算账!来吧,让我们一起进入道尊之狱吧!以我之前犯下的错,顶多也不过是被关上数亿年而已,你却必然要被打入最深渊,甚至,永不超生!”这统治者大笑道。

    听到这话,罗帆愣了愣,接着同情的看着眼前的统治者,道:“我什么时候说我是更高层逆行而来?”

    随着他这话语,那扫过他身体的那道尊之狱的力量在这瞬间直接扑了个空,就好像是他的身体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又像是那道尊之狱的力量不过是幻影!

    在这瞬间,这统治者的感知感应到在创世之力的深处,在远处,有着一声声惊叫传来:“道尊之狱的力量?!谁引动了道尊之狱的力量?!我明明已经完全收敛了!”

    在这声声惊叫之中,一股股波动从四面八方传来。

    接着,他的身形渐渐的消失,却是被道尊之狱的力量包裹着投入那道尊之狱深处而去了……

    “怎么可能……这么强大,怎么可能不是更高层的?!……哪怕是道尊门下,都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吧……这真的是这第四层的修士所能够达到的等级?!”他在这时候完全不顾自己引动道尊之狱的力量殃及池鱼,只是喃喃着,带着一脸不可思议,渐渐的消失无踪了……

    “可惜了,若是将此人吸入世界群之中,必然能够掀起一番风波。”看着这统治者身形渐渐被投入道尊之狱中,罗帆不由得叹息一声,神色当中显得有些遗憾。

    此人能够在这么一点时间以散修之身掀起这一场巨大的风波,甚至说动上千万其他统治者与他一同行动,这其中固然有着他自身从世界群之中升华出来的能力极为适合这一次行动的缘故,但更重要的却是,他的领导能力、主导能力,都强悍到某个让人震撼的程度!

    而有着这样的领导能力,主导能力,投入一片世界群之中,却绝对能够脱颖而出,最终说不定能够引发整片世界群的大规模战争,让众多世界群都发生剧变呢——对于罗帆来说,世界群的变化,便是他在这第四层的修行方式,变化越大,就代表着他在这第四层的修行进步可能越大!如此一来,对于这统治者被投入道尊之狱中,他怎能不感到可惜?

    那统治者并没有在意自己之前引动的道尊之狱的力量引发了什么结果,让多少散修被当成池鱼一同投入道尊之狱中。罗帆却就与他完全不同了。

    对于罗帆而言,这无数散修,代表着是乃是无数的资粮!

    一名散修被投入道尊之狱中,就代表着他缺少了这散修所能够给他带来的修行资粮!

    如此这般一来,他怎么可能不在意这些散修?!

    此时此刻,他一眼扫过去,却就已经是将所有被道尊之狱包裹住的散修看在眼中。

    那众多散修之中,绝大多数都是一个个文明的统治者。这些统治者能够在众多散修之中脱颖而出,本就是代表着他们所做的事情相比于其他散修要多上许多。而做的事情一多,违逆道尊之路规则的可能自然也就更大,被道尊之狱发现之后引动的动静自然也就更大了……

    “虽然有些可惜,但还是省了我不少事。”看着那众多统治者在道尊之狱的力量包裹下不断的消失,罗帆在遗憾之中却是夹杂着一丝满意。

    遗憾的自然是这些统治者被投入狱中让他损失了他们能够给他带来的修行资粮。而满意的却是,他们的离开,将使得他们的世界群随着消散。

    而这,也就将使得原本依附在他们世界群之上的那众多散修只能够直面那创世之力,能够被他直接便拉入道尊门下领域之中,自主诞生世界群,再与他的世界群连在一起,本体被拉入世界群之中,如同之前那些道尊门下、散修一般,帮助他的世界群进行演化了……

    在这时候,随着那众多统治者一个个的被拉入道尊之狱,他们的世界群开始不稳起来。

    其中的天地、世界、时空开始渐渐的散开,继而被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给吞噬,绞碎,重新化作创世之力……

    而那些原本靠着这世界群防御方才能够在这无边创世之力之中存在的那众多散修却是一个个的惊骇欲绝,种种或是惊恐,或是愤怒,或是惊疑不定,或是绝望,或是豁出去的表现在他们身上浮现出来。

    最终,带着那种种复杂的情绪,他们几乎全部都被拉入创世之力之中,开始了一般修士在创世之力之中的无限生灭循环。

    经过了数年的发展,现如今,那整道创世长河已然是完全崩溃。

    其中存在着的,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在这时候更是已经是脱离了这创世长河的限制,铺洒在了整个散修领域之中,让这整个散修领域的每一寸虚空都充斥着这无限的创世之力。

    只不过,越是距离原本创世长河源头,也即是那一个拳头大小的,连接那道尊门下领域的破洞越远的位置,那创世之力的浓度便越低而已。

    当然,这也只是相对来说罢了,哪怕是最低浓度的创世之力,相比于一般散修所能够轻松抵御的那个浓度来说,依然是强了不知多少倍就是了……

    之所以会在这数年之间便发展到这一步,原因也很简单。却正是罗帆这些年完全没有去维护那一个维持创世长河稳定的阵法!

    那一道创世长河毕竟是充斥着无穷无尽创世之力的一道长河。

    其中创世之力的压力之大,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种压力,哪怕是单独一点,都已经足以让这第四层之中的任何散修耗尽手段方才能够抵挡了。更何况那创世长河无穷绵长,想要抵挡,那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想要凭借一个阵法来将其完全承受住,哪怕是这个阵法乃是融合了罗帆对于世界群的种种体悟,融合了他的一切修行成就,也是一件极为勉强的事情的。

    之前之所以那个阵法能够一直稳定下来,一直让这创世长河稳定存在,根本原因其实就是因为罗帆坐镇在那长河的源头!因为他,本能的在时时刻刻调整着那个阵法,也调整着这一道创世长河!

    若不然的话,他将一个分身投影放在那创世长河的源头之处又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去抓一个个沉入创世长河之中散修而已?

    而在之前,在那众多散修破坏了阵法之后,他就已经是做出了决定,直接放弃了维持那个阵法,也放弃了调整那创世长河,直接任凭这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通过那一个拳头大小的通道相互沟通,相互作用。

    而这样的结果便是,那整个限制住创世长河的阵法以那被众多统治者所开出来的破孔为突破点,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崩溃,在短短的数日之间,便已经是然整道创世长河表面的阵法完全崩塌,让那创世长河内部的无穷创世之力再无任何限制的向着四面八方宣泄而出……

    在这之后,又数年之间,方才造成了此时此刻这般,创世之力充斥这散修领域之中的无限虚空的情况。

    至于在这过程之中那些散修如何绝望,如何悔恨,如何愤怒,如何怒骂,如何哀求,这自然不用多说。

    唯有最终的结果,让罗帆微微有些满意而已。

    “嗯?通道增大了?”猛地,罗帆眉头一皱,双目一凝,似乎有着两道光芒直接穿透了无穷创世之力的阻隔,看到了原本创世长河源头之处,那一道连通这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的通道!

    那一个通道,相比于之前,却是增大了一丝丝……

    这种变化,让罗帆却是暗自惊异,心中一动,他的身形瞬间撕开了无穷创世之力的阻隔,直接来到了这一个通道旁边。

    来到这里,他细细感应,便发现在无穷创世之力不断从那通道之中涌出来的过程之中,那通道的边缘却是在被极为缓慢的消磨着。

    隐隐间,他甚至能够从那边缘之中看到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繁复难言的符文、线条、文字,乃至于,种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光影!

    这一切,在那创世之力的冲刷之下,化作一点点的碎屑,不断的脱离出来,化入创世之力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居然能够磨损?!”看着这一幕,罗帆却是失去了原本的淡定。

    隐隐间似乎有着亮光从他的双眼之中透出。

    这一个通道之所以存在,其实不过是他通过种种手法将原本就存在着的,无穷道尊门下领域与这散修领域之间的通道融合在一处所形成的。

    至于为何原本存在那无数细小的通道只能有丝丝缕缕的创世之力渗透过来,现在融合在一起却能够支撑那一道巨大而绵长的创世长河。这原因自然更加简单,无非便是在道尊门下领域之中罗帆的本体在通道旁边营造出了一个创世之力浓度超乎寻常环境千百倍的环境所导致的而已。

    也即是说,看似是罗帆轻松打破了两个领域之间的屏障。但事实上,他对于那屏障,根本无能为力!

    正是因为如此,此时此刻发现这屏障居然在那创世之力的冲刷下不断溶解,他方才会这样的震惊。

    在这瞬间,他完全将这散修领域之中的众多散修抛在脑后,一心一意都投注在这通道之中,投注在那创世之力对那屏障的作用方式上。

    对于他们这个等级的存在来说,天地宇宙之间绝没有无法重现的变化!没有无法总结的规律!

    眼前这通道之中所发生的,那创世之力对于那屏障的磨损在一般生灵眼中顶多也只是惊喜,意外,甚至神迹。根本无法做到对其进行研究,总结。但,在罗帆眼中,这却就是一把钥匙,一把,理解这屏障的钥匙!

    此时此刻,他感知催动,无穷无尽的感知包裹向那通道的周围,深入这通道边缘与创世之力接触的每一个点,将那创世之力与那每一个点之间的反应都纳入心中。

    创世之力乃是一种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四种基本存在以某种极为诡异的方式凝合在一起,转化为一种力量形态存在的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自然没有什么基本单位,更没有什么所谓的创世之力粒子之类的东西。不管是深入几层,不管是将自己的视角放大多少倍,那创世之力,依然是创世之力,看起来和宏观看来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而显然的,那屏障虽说相比于创世之力更加稳固,但却终究没有创世之力的这种特质。

    当罗帆的视角每深入一层,这屏障的模样便变化一次。

    最开始宏观看来不过是一层若有若无的薄膜而已。深入一层,就变成了无数符文、线条、文字、图案,乃至怪异的光影。又深入一层,就化作一个个世界的虚影,一方方天地的虚影。

    再深入一层,又转化为更密集,更复杂,更玄奥的符文、线条、文字、图案乃至怪异光影……(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