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章 更高层的?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章 更高层的?

    如此这般一层之后又一层,一层之后又一层,层层深入,最终那层级数量达到了一个超乎任何人想象的程度,感觉上几乎超越了数字描述的极限,隐隐间,已经是接近罗帆感应能力的极限了。

    随着罗帆的观察不断的向着微观层面深入,那屏障繁复玄奇的结构在他的眼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只可惜,那其中的道理相对于他的层次来说,终究还是太高了。

    哪怕是已经看得越来越清楚,他也依然无法理解,甚至都不明白这屏障到底是如何起作用,如何硬生生的将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用这样的方式硬生生的分割开来!

    不过,这样不断深入,却也并非没有丝毫用处。

    在如此深入观察的过程之中,那创世之力与这屏障的相互作用的细节也随着他的深入而不断的细化,其中原本从宏观上只能够看到是创世之力与那屏障相互摩擦的过程,渐渐的化作更多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细节,一个个符箓和创世之力之间的相互作用,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映入他的眼帘,沉入他的心中。

    “并非这个也不是这个”一边深入观察,罗帆一边推测,比对,寻找着让这屏障消耗的创世之力因素。

    随着他不断深入微观层次,他所排除的因素就越多。

    等到最后,当他的深入观察接近了他感应能力的极限之时,也即是,那深入观察的层级已经是达到了甚至近乎超越数字所能描述的极限之时,他终于发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

    创世之力在与这极深层的屏障接触之时,有着丝丝缕缕,与其中的某种极为细微的符文产生了结合。

    这种结合与之前那么多层的结合不同。之前那么多层之中也有着符文之类的存在与创世之力结合,但那种结合却并不长久,当下结合了,很快的就已经重新分开。之后无论是创世之力还是那符文都没有因此而产生什么变化。就像是那种结合并没有出现过一样。

    而现在这种结合的情况却就完全不同了。

    现在的这种结合,却是再不可分割的一种结合!

    在这种结合之中,不单单是创世之力发生了改变,便是那符文,也已经变得与之前完全不同!

    正是这种不同,破坏了那屏障的一丝丝完整性。

    因此,使得这符文所牵连的一小部分屏障随着被屏障所排斥,从屏障之中脱离出来。

    这,便是那无数细碎的碎片从那屏障之中脱落的根本原因!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对于罗帆来说,一切难题就已经豁然而解。

    就像是在世俗凡间,一个科学家若是发现了某种变化的原理的话,很快就能够通过这种原理发明出种种根据这种原理运行的,对于某方面有着或大或小用处的工具出来一般。

    现如今,罗帆发现了这种让这屏障脱落点滴的变化原理,心中却是有着更多的灵感冒出来。本能的,便有着一道又一道的神通法诀从他的心底泛出。

    这些神通法诀,不是其他,正是专门针对这屏障进行破坏的神通法诀!

    其中任何一道若是施展出来,都能够将这创世之力对于这屏障的磨损速度提升个千万倍以上!

    不过,显然的,只是提升千万倍而已,却依然并不是罗帆所愿意接受的。

    要知道,千万倍这个倍数虽然惊人。但若是基数小到一定程度的话,那这样的倍数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显然的,以原本这创世之力对于屏障的磨损速度来说,哪怕是加快千万倍,也绝对不会被他放在眼中!

    也幸好,这些神通法诀不过是他本能想到的而已,却尚且没有经过精雕细琢,更没有经过深入开发,显然是依然有着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出来的。

    当下,他心中便是开始有着无数的玄妙道理不断流过,他的则之世界观的种种玄妙,观念神通的种种玄妙,乃至他那世界群之中所蕴含的种种威能,都在这时候如同山洪暴发一般,从他的记忆深处涌出来,充斥他的整个心神!

    随着这无数记忆,无数道理,无数玄妙,他开始对之前本能冒出来的那一道道神通法诀进行修改。

    每一道神通,都在这过程之中变得越来越精妙,对于那屏障的磨损速度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快速。

    以他对修行的理解,任何一道神通,只要他愿意,都能够变得无比精妙。

    若是他愿意耗费大量功夫去努力的话,那么,将某一道最普通的神通升华到一个足以让道尊门下震撼的程度都并非不可能!

    眼前这些专门用来破坏这屏障的神通法诀,自然也不会例外。

    在他的努力之下,不过是数日之间,他便得到了一道比起当初他本能创造出来的那众多神通之中,最强的一道神通都要强上不知多少亿万倍的强大神通!

    “虽说速度还是慢了点,但勉强也可以接受了。”感受着心中浮现出来的那已经趋于完美,再无法有任何改动的神通,罗帆叹了一声。

    在这叹息之中,他心中微动,抬手向着旁边的虚空猛然一拍。

    随着他这一拍,周围的无穷创世之力好似是被一股无上大力引动一般,开始疯狂向着他手掌所拍的方向快速汇聚。

    一点玄之又玄的奇异光芒随着在那创世之力汇聚的中央生成。

    这点光芒奇异无比,是显现出一种淡淡的青色,其中蕴含的破灭之感,甚至超越了单纯的破灭观念!

    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它就是破灭观念的升华,或者说,破灭的观念神通的升华一般!

    这点青光随着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的凝聚而开始疯狂膨胀,起初不过是巴掌大小。但只是一转眼间,其就已经是膨胀到数丈方圆!

    再一转眼,便已经是数百丈,数千丈

    一片片声波世界在这瞬间从那青光与虚空接触之处开始诞生出来,一个个堆积着向着四面八方疯狂扩散,转眼间就已经是化作一个巨大的声波世界群!

    无数符文、线条、图案、乃至其他种种光影在这瞬间从那青光之下开始疯狂的涌现出来。

    接着,那声波世界群不断的崩溃又不断的诞生,而那诞生的速度更是比起其崩溃的速度要快上许多,使得那声波世界群在这时候被那新诞生的世界群推动着不断向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涌动,疯狂的扩散着,眼看着就已经要超过这整个散修领域之中所有世界群的规模了。

    那青光之下的种种诡异的光影不断浮现又从中央开始不断的消失。

    最终,在某一瞬间,从那光影的中央,有着一种罗帆无比熟悉的气息传了出来。

    那,是属于道尊门下领域的气息!

    当初耗费了那么大的功夫方才创造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通往道尊门下领域的通道。但,这一次,他只是这么一拍,却就已经是直接创造出了一个数丈方圆的巨大通道出来!

    而且,这个通道在这之后依然没有停止扩大,而是以更加快速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推进,不断的增长着!

    “终于完全打通了。”看到这一幕,罗帆长呼出一口气。

    他创造那神通的时候却已经是给了这神通一个设定。这个设定使得这神通一旦出现,便将与那屏障不死不休!要么这神通本身消失,要么那屏障消失,只要两者没有一个达成,那么构筑这神通的基础便会疯狂的吸收周围的无穷创世之力化作其动力,推动着它不断增强,不断扩大!

    换句话说,对于现如今的罗帆而言,这一道神通却已经是完全不需要他来催动了。

    现如今的他,即便是转身离开,却也对两个领域重新合一再无任何影响了。

    就在罗帆刚自呼出一口气的时候,一种莫名的气息直接将他笼罩。

    “你到底做了什么?”一声有些不爽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

    这一把声音对他来说,却是完全陌生的一把声音!哪怕是他在这瞬息间扫遍了自己的记忆深处,寻找自己所遭遇到的任何一名会讲话的生灵,都无法找到这一把声音的出处,找不到这声音的主人!

    在这瞬间,罗帆猛然警惕起来,皱眉道:“你是何人?”

    随着他这话,那一股凭空出现,笼罩在他身上的气息微微一震,脱离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身前猛然一凝,就已经凝聚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

    这中年男子周身上下没有一个细节不完美,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个动作,都似乎蕴含了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哪怕是罗帆,在看到这男子的瞬间,都有一种自己的心灵深处要凝聚出一个属于这中年男子的烙印的感觉!

    好在他对于这种看到他人在心中凝成烙印的事情已经经过不知多少次,心中却已经是有了充足的应对经验。在这瞬间,心中灵光一凝,化作智慧利刃猛然一斩,就已经是将那要渐渐成型的烙印完全斩灭,使得他的心神重新变得一片清明。

    那中年男子对于他的这种表现却是毫不在意,在这时候面上只是疑惑,看着罗帆道:“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何人?原本以为你是一心为散修谋利,现在看来,你似乎别有阴谋。说说看你到底在做什么吧。”

    这中年男子的面貌没有任何高傲之色,但神色语气却都蕴藏了无法想象的傲然,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灵正在面对着一个匍匐在地上的凡人一般。

    那种理所当然的味道,让罗帆忍不住皱眉,道:“阁下想来是从五层甚至六层下来的散修强者吧。你有如此威能,更早早逆行而来都没有为众多散修做任何事情。现在却来指责我这已经做了不少事情之人,着实可笑。”

    对于这中年男子身份的猜测他有着绝对的把握。

    要知道,他现如今已经是度过第五次大劫的五劫强者!在没有动用层面的玄奥之时,哪怕是道尊之路第五层的强者在他面前都绝不会有任何优势,无法如同眼前这一名散修一般光是凭借气息就已经让他感到戒惧!

    眼前这一名散修居然能够做到这一点,其本身的实力之强,不言而喻。而拥有这种实力的存在,怎么说都只能是在第五层甚至更往上方才存在了。

    “现在,是我在问你。”这散修淡淡的道。

    随着这话,一种庞大无匹的气势瞬间笼罩在罗帆身上!

    这一股气势是如此的玄奇,似乎蕴含了世界群的威能,更包含了一种更加深邃的,属于世界观的深层特质!

    在这种气势之下,罗帆身体周围的创世之力开始疯狂扭曲,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数时空,无穷生灵,无限力量疯狂的涌现。

    每时每刻的,在他身体周围都似乎有着无数天地的生灭循环在不断的进行着一般!

    在这瞬间,罗帆便感到自己的身心承受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压力。

    他的生命本质在这瞬间都在嘎嘎嘎作响,就像是在你压力之下已经难以承受,要从里到外的开始进行某种程度的崩坏一般!

    他的则之世界观虽说无比强悍,防护能力无比惊人,相对于那种因气势而来的压力来说本质要高上许多。但,在量上,他的世界观相比于外界而来的那无穷气势而言,依然是太过渺小了。

    如此这般一来,却就使得他的世界观虽然能够守住他的生命本质不至于崩溃,但却也只是守住这一点而已,再难以守住他的其他种种,更别说他的身躯本身了。

    感受着这种难以想象的恐怖气势,罗帆不由得双眼一亮。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要不涉及层面的攻势,就不可能真正威胁到他的性命!

    眼前这一位从更高层逆行而来的散修的气势虽说恐怖,但终究没有涉及到层面。而这,也就代表着,这种气势,甚至这一名来自更高层的强者,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既然没有了威胁,那么,眼前这强者表现出越多的手段,越是玄奇的威能,给他的启示自然便越大,对他自然也就越有好处!

    就像是之前他在道尊门下领域之中所遇到的,那被第四师兄召唤下来的那媚师姐一样

    当初的媚师姐如何?不也是在最开始表现出近乎碾压的实力?但最终还不是被他的手段所制服,最终完全封印住?

    想起媚师姐,罗帆开始将眼前这散修与其进行对比。这一个对比,他不由得有些失望,眼前这散修的实力虽然强大,但运用手段隐隐间还与媚师姐有些差距的

    “果然,道尊门下便是道尊门下。一般散修想要超越道尊的传承,那难度终究还是太大了”罗帆暗自叹息。

    这时候,他的身躯在那种气势的碾压之下已经是层层崩溃。

    那气势所引发的世界群在这瞬间疯狂的吞噬他身体表面那被气势压碎的种种部位,看起来就像是在他身上一层层的刮肉一般!

    场面之惨烈,足以让一个心理承受能力稍弱之人做噩梦了。

    “果然不愧为敢算计所有人的存在。居然这样都能够承受。”那中年散修皱着眉头这样道。

    随着他这话,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变得更加的恐怖了。

    气势的变化自然而然的引发无边的变化,让罗帆身体周围那因为气势而诞生的众多天地、世界、时空乃至其他种种都在这瞬间猛然膨胀了数倍!

    更是让罗帆身上那种被层层刮下来的身体碎片在这瞬间猛然加速了数倍之多!

    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原本尚且有着几两肉的罗帆就已经化作一具骨架了。

    “先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首先,你必须将所有散修的世界群放开,让他们的意志,重新归本体。”那中年修士淡淡的说道。

    这声音如同神灵代天而言一般,直接在罗帆的耳边荡着,甚至化作玄之又玄的攻势,扑入他的心灵,要撼动他的意志。

    “你的真身呢?”这时候,罗帆却是开口了。

    随着他这开口,一道道灵光从他的身体内部迸发出来,首先将那侵入他身体,要继而侵入他心灵的声波给完全绞碎。再接着,便将那碾压在他身上,如同刮肉一般将他的身体刮成一具骨骼的气势给完全击溃!

    在这瞬间,周围无穷声波世界诞生出来,与依然在不断扩散的,那沟通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通道周围所激发出来的声波世界群融合在一处,使得那声波世界群的扩散速度随着变得越来越快,那规模也变得越来越大!

    而那些因为气势而诞生出来的众多天地、世界、时空乃至其他种种,更是被灵光所不断碾碎,重新化作创世之力,被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所吞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嗯?还有反抗能力?”那中年修士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不爽。哪怕是气势被击溃,他居然也没有半点紧张之色,就仿佛这种变化丝毫不会影响他制服罗帆的自信一般。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