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一章 掌控?!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一章 掌控?!

    在这瞬间,从罗帆身体之中涌出来的灵光已经是悍然将周围那气势所引发的一切世界群完全绞碎,继而通过创世之力传递到了眼前这中年修士身前,想着他而疯狂的压下来!

    这一股灵光之中蕴含了无尽的道理与玄奥,其中的结构,隐隐间居然有着几分那隔绝了这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的屏障的几分味道!

    当然,他毕竟无法完全理解那屏障这种蕴藏的玄妙,所以在这时候所营造出来的,这种属于屏障的味道,也只是极为粗浅的,属于他所能够理解的那一小部分而已。而且,即便是这一小部分,他也是硬生生的用超越那屏障数万倍的威能方才勉强的构筑出来

    如此高难度的手段,最终所获得的效果自然也是超乎想象的。

    那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在这种蕴藏这丝丝玄妙的灵光的之下显得那样的脆弱,被轻轻松松的便给绞碎了。

    而周围那因为这气势而诞生出来的诸多世界群更是在这灵光之下显得那样的脆弱,根本就无法反抗

    甚至,哪怕是眼前这来自更高层修士的投影似乎也无法承受这灵光一般了。

    “不过如此。”这时候,那中年修士冷笑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冷笑,他猛然抬手虚虚一拂。

    一种诡异的波动凭空生成,直接便扫过此时此刻铺天盖地一般向着他覆压过去的那恐怖的灵光!

    紧接着,灵光悍然崩灭,化作无尽的碎片被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给完全吞噬一空,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是直接针对那屏障结构的一种攻击!”在这瞬间,罗帆双眼一亮,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那一股波动单单凭借力量与威能来说,相比于他所发出的那一点灵光弱小了不知多少万倍!但就是这样弱小了不知多少万倍的力量与威能却居然直接穿透了他灵光的一切防御,深入到了这灵光的最根本结构,硬生生的将让这灵光威能如此强大的那一部分他从这屏障之中悟出来的丝丝结构轻松瓦解,使得那灵光随着完全崩溃了

    这种情况,显然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眼前这修士对于这隔绝了道尊门下领域与散修领域之间的屏障的研究,比他要深入不知多少倍!

    “原来,他逆行而来,便是为了研究这个屏障!”在这瞬间,罗帆福至心灵,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至于那中年修士研究这个屏障到底有什么目的,是为了将这个屏障打破,还是单纯的为了自己的修行,这一点他却是完全不用去想便知道答案。

    对方,绝对是为了自己的修行方才研究这屏障!

    若是为了打破这个屏障,以他的研究,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能够做到罗帆现如今所做到的一切了。更别说的,在罗帆构筑出创世长河之后,他也有着无数机会能够通过这个源头感应到道尊门下领域之中那众多散修的际遇,若是他真的有心想要为了众多散修来打破这个屏障的话,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关注那他们?一直等到现在,等到罗帆将那屏障的存在根基完全瓦解,让这个屏障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彻底崩溃之时,对方方才以那众多散修的经历为借口找上门来?

    没错,现如今,罗帆却已经是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一名中年修士之前上来所给自己的那个理由,不过是借口而已!而且,是那种几乎没有任何诚意的,随意找出来,甚至都没有心思让罗帆相信的一个借口!

    “那么,他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想要获得我破坏这屏障所施展的手段?还是单纯的想要泄愤,亦或是有着更深的用心?”罗帆心中种种想法电转而过,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在这时候,那一名中年修士却已经是又有了行动。

    只见得,他顺手一抓,虚空当中的创世之力便开始快速涌动,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抓着开始进行某种诡异的捏合一般,转眼间,便有着一个巨大的印玺出现在其面前。

    这个印玺不算庞大,顶多也不过是一人大小而已。

    它出现在创世之力之间,自然而然的产生一种无法形容的气势,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在这种气势之下就像是臣民面对帝王一般,自然的臣服下来,连运转姿态,都开始发生了改变,从原本肆意向着四面八方涌动,开始化作围绕着这印玺流转。

    转眼间,以罗帆的视角来看,周围巨大范围的创世之力渐渐的与外界分割开来,形成了一个而完整的整体,开始隐隐间排斥外界的一切创世之力,更是将内部的一切都渐渐的封锁住。

    在这瞬间,在道尊门下领域之中的罗帆本体便忽然感觉到自己与分身之间的联系受到了巨大的干扰!

    这种干扰,甚至比起混沌状态对于分身与本体之间的联系的隔绝都要强悍!

    若非是他已经是有了更高的视角,能够通过其他层面沟通分身,这时候说不定就已经是失去自己的分身,让那分身得到直接在那一处被封锁的区域之中开去了。

    “好奇妙的操纵手段,果然不愧为更高层逆行而来的强者,对于创世之力的运用手法着实是让人惊叹。”在这瞬间,罗帆无论是本体还是分身面上都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赞叹之色。

    一直以来,他进入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看似无往不利,无论是道尊门下还是散修,还是那从更高层逆行而来的道尊门下,都在他的手中大败亏输,让他在事实上成为了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无论是道尊门下领域还是散修领域之中的绝对主宰。

    但,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对于那创世之力,也即是那种充斥整个第四层的,拥有着混沌状态性质的漆黑力量的操纵手段,却都只是止于让其自然演变的层次!

    无论是构筑自己的世界群,还是借助自身世界群的威能去影响那创世之力,一切的一切,其实归根结底还是靠着这创世之力本身的特质去发展的结果而已。

    他真正直接操纵这创世之力产生某种变化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发生过任何一次!

    毕竟,创世之力,相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终究还是太过深邃,太过玄妙了。

    哪怕是面对那遍布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将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完全分割开来的那屏障,他也能够通过不断深入细化,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微观深入来观察其结构,领悟其结构。但,对于这创世之力,哪怕是他似乎已经能够随意的隔绝,随意的借助这创世之力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他也依然无法对这创世之力的结构有任何理解!

    无论是他用宏观的角度,还是极度微观深入的角度,那创世之力依然是创世之力,现在是什么模样,他改变角度之后,依然是什么模样!

    如此表现,显然代表着,他对于创世之力的运用层次依然不过是处于一种对于表象的运用层次而已,哪怕是他现如今几乎已经将这种表象的运用玩出了一朵花,做到了轻易碾压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上的一切修士的地步了,表象也依然是表象,不能变成本质,更不能让他如同操纵其他力量,升华其他力量一般,操纵,升华这创世之力

    而此时此刻,眼前这一名中年修士所展露出来的手段,哪怕依然只是运用了创世之力的表象而已,但却至少已经是直接操纵了创世之力,直接改变了创世之力的运转规则!相比于他来说,已经是更加接近创世之力的本质!

    眼见如此,罗帆怎么可能不心动,怎么可能不感兴趣?

    就在这时候,那个中年修士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道:“这样的话,你与本体便再无联系了。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居然能够凌驾于众多道尊门下之上吧。”

    说话间,他整个看起来似乎开始疯狂的膨胀,那种原本便已经极为强烈的存在感好似吹气球一般开始疯狂的膨胀,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这种存在感便已经是增强到了一个哪怕是罗帆都震撼的程度!

    当其稳定下来的时候,罗帆方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从来没有什么分身投影!

    眼前这修士,从一开始,便已经是那来自更高层的散修的真身!

    之前那分身投影的状态,不过是这种真身运用某种现如今他尚且不能理解的手段硬生生模拟出来的而已!

    而这时候,那中年修士的大小也再非之前变化之时所给他带来的那种极度膨胀的感觉,而是依然处于原来的大小,只不过变得更加凝实,那种原本虚幻的状态变成了血肉之身的状态!

    至于他身上的气势,更是已经超越了某个界限,已经是与周围的创世之力完全融合在一处。

    虽说罗帆依然能够感应到这种气势的无边恐怖,能够知道,这一股气势相比于之前其模拟出分身投影状态之时的气势要强悍不知多少倍。但,它们却是再没有在周围的创世之力上展现出任何异常,没有让那创世之力发生任何异变,什么世界群之类的存在更是半点没有出现

    这种变化,让罗帆心中微动,隐隐间有了微妙的领悟。

    就在这时候,周围那已经与外界分割开来的创世之力的流转方式开始微微改变。

    随着这种改变,这内部的时光流速开始疯狂加速,转眼间便已经让罗帆的分身感觉到的时光流速从与本体相同的状态增长到了远比本体所在快上不知多少亿兆倍的恐怖程度!

    也即是说,本体所在之处过去一个呼吸,在他这里,这分身所经过的时光,怕就要增长到不知多少亿兆个呼吸。也即是,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了

    “原来,这就是他的目标。”在这瞬间,罗帆便感到之前的一切疑问都已经有了答案。

    眼前这中年修士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一层的散修的死活!更没有在意过这一层的散修与道尊门下之间的关系如何。他一直以来所在意的,都只是那些让他感兴趣,或者说,能够让他感到惊异的玄妙!

    而显然的,之前罗帆破坏那屏障之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玄妙,便是让这中年修士所感兴趣的

    之后这中年修士所作的那一切,却尽皆是为了现在这一幕,为了控制住他的分身,继而通过一切手段,深入挖掘这分身的一切秘密,挖掘他能够做到之前那一切的根源所在!

    明白这一切,他不由得似笑非笑,道:“没想到道友居然是这样的算计,果然不愧为来自更高层的强者啊。”

    这时候,那中年修士却已经是并不着急了,他看着罗帆,笑道:“过奖。你是主动将你的一切秘密展示出来,还是我自己来挖掘你的秘密?放心,不用急的,现在我们的时间有的是。”

    “将我与本体的联系截断,然后加速时光流速,使得本体赶过来的这段时间变得无限漫长,这种手段却也算不得多高明。”罗帆只是叹了一声。

    “高明不高明,够用便可。”这中年修士神色依然镇定,完全没有因为罗帆对他手段的鄙视而有任何愤怒。

    “不过,这种直接操纵创世之力的手段倒是颇为精妙。能不能让我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罗帆撩了撩周围的创世之力,问道。

    此时此刻,周围的创世之力乍一看和原本没有任何区别。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其中每一丝每一缕和原来相比都已经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其演化方式,隐隐间都有了种种倾向,再无法如同之前那般,保持着绝对公正,能够倾向演化成为任何时空,任何世界,任何天地!

    虽然尚且不知道其中的究竟,但罗帆却能够确定,对于周围这些创世之力而言,怕是有着很大一部分的天地、世界、时空,无法演化出来。

    至少,属于则之世界观的天地、世界、时空,便已经难以演化出来了。

    那中年修士看着罗帆,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道:“在这个时候依然能够这样冷静的询问这个,怪不得能够在这个阶段就拥有这等实力。”

    罗帆只是一笑,道:“不单单是我,几乎一切能够走到这第四层的修士,几乎都有着这样的心态吧。”

    那中年修士却是冷笑摇头,道:“你却高看了他们了。若是他们有着这种心态,如何还可能停留在这一层这般长时间都没有任何进步?没有创世之力?这根本就不是理由!这整个散修领域之中哪怕是在一开始,都每时每刻有着创世之力冒出来,若是有心的话,早就能够研究出穿透屏障,沟通道尊门下领域的方法了。但你看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故步自封!居然直接将一个个创世之力源头给围起来,彼此相互监督,不能让任何人前去影响那一个个源头!若非是你,他们现在和以前可能有任何区别吗?”

    罗帆一阵沉默。

    确实,这中年修士虽然有些偏激,但这些话语却并没有太大的错误。

    哪怕是他没有到来之前,这散修领域之中也同样是有着数量相当繁多的创世之力源头!

    这些源头虽小,但毕竟是沟通着道尊门下领域!若是真的有魄力的话,以自身的智慧,以自身的威能,甚至借助众多同道的智慧、威能来对这源头进行研究,进行实验,说不定早在罗帆到来之前无数年便能够做到罗帆当初所做到的一切,将那创世之力源头扩展开来,使得涌进来的创世之力的量暴增无数倍,最终改变整个散修领域之中空旷孤寂的状态了。

    但,最终,一直到罗帆到来之前,这整个散修领域却都是保持着当初那屏障设置之时的那种状态,一直保持着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的巨大差距。这,难道真的只是那道尊门下的问题?那些散修,难道就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中年修士看着罗帆沉默,面上神色一松,笑道:“正是因为看透了他们,所以,我哪怕是已经研究清楚该如何破开这屏障了,也从没有想过帮助他们破开这屏障。”

    听到这话,罗帆却是失笑了:“何必说得这么高尚。无非便是你尚且没有完全领悟这平展的奥妙,所以不愿意这屏障消失而已。哪里有那么多的理由可言?”

    那中年男子神色微微一滞,接着笑了起来,道:“这自然也是其中一部分原因。但,我所说的理由,也是我的一个考量因素。”

    罗帆这时候却已经将自己的心思完全从之前这中年男子所说的那些抽离出来,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中年男子,道:“我也没有心思理会你这么做的理由,你也没有必要让我认同你做的理由,你想要用什么办法挖掘我的秘密就来吧,反正,束手就擒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出现在我的身上。”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