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四章 活物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四章 活物

    随着这话,那中年修士的身上猛然浮现出一道光芒。

    这一道光芒活灵活现,便如同一个真正的活物一般,转眼间便在他的头顶凝聚出来,看起来有眉有眼,隐隐间甚至能够听到其中传出某种无比怪异的语言出来。

    这光芒出现之后,罗帆便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某些东西盯上了。

    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光芒在这时候似乎极为缓慢的蠕动变幻着种种千奇百怪的姿态,忽而凝聚出若干条腿,忽而凝聚出若干翅膀,忽而化作怪异的头颅,忽而展现出诡异的身形,种种类类,几乎穷尽了生灵的想象极限!

    若是按照正常生灵理解范畴的时间的话,这种千奇百怪的变化怕是要耗费许多年时间方才能够完成。

    但,在这时候,那光芒从头到尾展现出这么多,这么复杂的变化,最终甚至没有耗费任何时光!

    哪怕是罗帆,完全从头到尾,无比清晰的看遍它变化的每个细节,最终却依然发现时间点与之前根本就是一般无二。那光芒变化的整个过程就像是没有耗费任何时光一般!

    这种如此矛盾的感觉出现,罗帆便面色大变,神色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因为,他无比清楚,这种感觉的出现,代表着眼前这光芒拥有着扭曲他的时光感知的能力!

    对于这一点,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比如,在对敌的时候说出很长一段话,但自己的对手却在瞬息间,无比清晰的听到这句话的每一个字。比如原本无比迅捷的一拳,最终却让对手看得清清楚楚,认清这一拳之中的每一个细节。等等等等,这种事情,他做得太多太多了。

    而想要做到这一切需要达到什么目的,罗帆更是明白至极。

    那却必须在对时光的掌控上远远凌驾于对手之上,甚至达到足以影响,甚至操纵对手的时光感知的地步方才能够做到的。

    换句话说,眼前这光芒能够让自己产生这种矛盾之感,却就表明了,至少在时光上面,它是凌驾于自己之上的!

    明白这个,他怎么可能不凝重?!

    “这是那四种我没有领悟的玄奥之中的一种!”凝重过后,他很快便有了判断,眼神之中开始闪耀着探究的神光。

    眼前这光芒所生出的变化是这样的微妙,这样的玄奇,甚至让罗帆根本无法理解。但,他通过与那屏障之中的种种道理进行对比,却就发现那屏障之中的八种类别的玄妙道理之中,有着一种,与眼前这光芒所透出的感觉有些类似

    确定了这一点,他自然也就明白了之前那中年修士所说的境界的差距是什么意思了。

    “用凌驾于第四层的玄奥来对付我吗?那就让我看看这种玄奥到底有什么威能吧!”心中这样想着,他凝聚心神,抬手虚空一抓,一个三足圆鼎便浮现于他的面前。

    这个三足圆鼎乍一看上去和之前他在对付那媚师姐之时的三足圆鼎一般无二。

    但只要仔细看过去便会发现,那三足圆鼎内部的景象已经是与当初完全不同!

    当初那三足圆鼎内部只是无数光影混合成为类似混沌的混乱场景。而现如今,那三足圆鼎内部却已经是一片无边广阔的虚空!

    就像是最开始的那散修领域之中的那一片虚空一样的那种虚空!

    若是感知再敏锐一点,观察能力再强一点的话,甚至能够通过这虚空看到那充斥虚空各处的,包裹住虚空的那一层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屏障!

    那一层看起来与隔开了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那一层屏障有些类似的屏障!

    当然,相比于那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那平静而稳定的屏障来说,这一层在三足圆鼎内部虚空深处的屏障却是无比活跃,每时每刻都有着亿亿万的变化在其中展露。而每一种变化,似乎都在同时酝酿着难以想象的威能,似乎任何一点释放出来,都足以将某个世界群完全绞碎了

    这时候,那在中年修士头顶的,好似活物一般的光芒微微一凝。

    叽叽叽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来。

    紧接着,罗帆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某种无法形容的玄奇威能所限制住。

    这种玄奇威能有别于他以往所了解的任何威能!不管是世界群的威能,还是观念神通的威能,甚至是世界观的威能,都与这种玄奇的威能有着本质的区别!

    “再见了。本来想要留着你的意识的,但现在看来,你的意识终究还是被抹去比较好。反正,我只要你的记忆。”那中年修士似乎颇为可惜的看着罗帆,口中这样说道。

    不等罗帆有所反应,那一种无比玄奇的威能便已经是微微一动。

    随着这一动,罗帆身体内部的一切结构便开始崩溃,不管是身躯还是力量,不管是体内的时空乃是神魂,甚至是生命本源,生命本质!

    只是一转眼间,他就感到一阵迷糊,一种弥留之感油然而生。

    恍惚之间,他就感觉自己好似是进入了死亡的深渊了

    在这时候,他通过本体却是看清楚了自己的分身到底产生了什么变化。

    只见得,那种玄奇的威能在这时候渗入了他的身躯内部的一切,再猛然用力之间,将他的身躯的一切完全绞碎,让他在这现实层面之中的一切存在,都在这种绞碎之中完全失去原本的结构,整个身躯直接化作一团无法分辨的烟雾,他的意志化作无尽的光芒混合在这烟雾之中,被那些威能继续更进一步的消磨,星星点点的不断熄灭

    就在这瞬间,一种莫名的力量从不知何处降临,开始向着那中年修士而来。

    感应到这种力量,这中年修士面色一变,他头顶那一团好似活物一般的光芒发出一阵不甘的情绪,微微一颤之间,崩散消失不见了。

    随着这光芒消失不见,那种凭空降临而来的力量茫然的乱窜了一阵便消失不见了。就像是忽然间失去了其原本降临应该针对的目标一般。

    “差点便被道尊之狱发现了”感受到这种力量消失,这中年修士方才松了口气。

    那种忽然降临的力量不是其他,正是道尊之狱的力量!

    而这种力量之所以降临,显然便是因为他之前动用了那种光芒的缘故了。

    那种光芒,其实乃是他从道尊之路超过第四层的层级玄奥之中所提炼出来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已经超过了这第四层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一旦动用,自然便会触动道尊之狱,让道尊之狱确定他的身份,知道了他逆行而来的事实,自然而然的,便会有力量降临,要将他拉入道尊之狱之中去镇压。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弊端,所以他方才在之前并不施展这种手段,只是靠着那屏障进行掩饰来间接运用自身在更高层所领悟的种种。

    “不过,这也够了。哪怕是将低层的奥妙运用出一朵花又如何?层级之间的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超越的。”这中年修士淡淡的说道。

    说话间,他抬手向着罗帆崩散所化的那一阵烟雾抓过去。

    这一抓之下,有着一股无形力量直接深入了那烟雾之中,开始搜刮其中隐藏着,某种近乎不灭的记忆!

    “你明明知道我的本体有着办法联系分身的,为什么还认为单单对付这个分身能够真正制服我?”这时候,从那烟雾之中传出了罗帆的声音。

    这声音,瞬间让那中年修士眉头皱起。

    在方才,罗帆的分身确确实实的就已经是被完全解决掉了。若是没有本体通过其他层面时时刻刻的关注这分身,在这分身被崩灭之时重新将其意识凝聚起来,说不定这分身就真的已经被完全磨灭,那记忆完全被那中年修士予取予夺了。

    但,可惜的是,这种若是并不存在。

    他的本体,在那分身的意识被磨灭之后,立马便将那意识重新凝聚起来,让那意识重新掌控住自己已经粉碎的身躯乃至其他一切!

    虽说,在这过程之中,他依然是承受着那种玄妙威能的不断破坏,每时每刻都需要对抗那种威能对他意识的消磨,但终究已经是能够让自己的记忆依然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能够做到让任何人想要夺取自己的记忆,都需要先将自己的意识完全击溃才行。

    如此这般一来,却就已经是完全阻止了那中年修士原来的打算了。

    “原本还打算留你的本体一命,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好一会,这中年修士叹了一声,神色显得有些可惜,更有些萧杀。

    “这可就由不得你了。”罗帆这时候却是叹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那中年修士猛然面色大变。

    因为,他在这瞬间忽然感觉到,自己原本为了禁锢罗帆分身而构筑出来的,与外界完全隔绝开来的这个创世之力领域在这时候居然已经被逆反了过来,从原本禁锢自己的对手,变成了对自己的禁锢!

    “你做了什么?!”他轻喝出来。

    随着他的这话,这周围与外界开来的创世之力开始暴动起来,种种光芒衍生出来,疯狂的向外冲去。

    这些光芒在即将冲出这个领域,跨入外界那无穷创世之力的瞬间,一层微妙的屏障直接出现在其前方,将其前进的道路完全挡住无论是四面八方哪个方向,都是如此!

    这种阻拦的过程,明明可以看到无比剧烈的暴动在你屏障之上出现,在那光芒之前诞生,但哪怕是罗帆,哪怕是这中年修士,却都没有体内感到其中有任何声响传出来!

    光是听声响,甚至都不会认为这种冲撞有多么激烈。

    唯有看那其中释放出来的种种恐怖波动,看那创世之力在这种波动之中生灭的那天地、世界、时空方才能够想象出来那种冲击到底是多么恐怖!

    要知道,哪怕是之前罗帆与那中年男子所交换的最为激烈的招式所引发的,创世之力的变动,都远比不得此时那屏障周围的创世之力变动的万分之一!

    这冲击到底是多恐怖,不言而喻

    “还得多谢你的提醒,若不是你演示那种手段,我还无法对这屏障做这种程度的操纵呢。”这时候,罗帆的声音传入这中年男子的耳中。

    听到这声音,那中年男子面上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这已经是多少次了?

    每一次自己施展出足以将对手制服的手段,不多一会对手居然就开口表示在自己的帮助下他更进一步了

    不管这是真是假,都已经足以让他感到极度不爽了。

    “没有进入那一层,你再怎么领悟,都是似是而非!”当下,他冷冷的说道。

    说话间,那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衍生出来的光芒暴增千百倍!

    在这光芒暴增的过程之中,他却是显现出一股吃力地神色,浑身上下微微发抖,面色变得莫名的苍白,汗水更是不断的从其毛孔之中渗透出来。

    等到那无尽的创世之力尽皆已经化作光芒之时,他甚至连气息都开始变得衰弱起来了。

    就好像是为了支持这种变化,他连自身的本源都已经被剧烈的消耗了一般。

    随着这种变化,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这光芒所散发出来的压力都已经增大了不知多少倍。

    罗帆在这领域之中的分身在这种光芒的压力下,已经是被硬生生的压缩成为一个小点。

    一个甚至无法用大小尺度来衡量的小点!

    而即便是这个小点,在这时候也依然承受着那种无边恐怖的压力,整个小点时时刻刻的震颤着,恍惚之间似乎有着更加强悍的压力正在不断的侵入这个小点深处,要将这个小点内部的结构也完全瓦解

    这内部的压力都是如此恐怖了,其对于外界,这光芒原本所针对的,那屏障的压力更不用多说了。

    只见得,那外面的屏障在这种光芒的冲击之下开始不断的摇晃起来。

    丝丝缕缕的裂缝,出现在那屏障之上。

    这些裂缝起初只是一道道小小的痕迹而已,若不是仔细观察甚至可能会将其完全忽略掉。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那些光芒变得越来越多,这种裂缝变得越来越明显,其中的缝隙变得越来越大!

    最终,在罗帆莫名的眼神之中,那屏障,终于完全崩溃。

    不过,其崩溃之后,却并没有如同一般事物崩溃之时一般完全化作无数碎片,而是以一种极为奇特,极为诡异的姿态展开,重新化作一张平面,一闪就消失无踪了。

    这却是,这屏障本身其实并不是罗帆构筑的,而是他借助之前从那中年修士所施展的手段之中所领悟出来的手段将两个领域之间尚且存在的那一部分屏障卷曲起来形成球形,再转移到了周围将被这中年修士所掌控的这一部分创世之力包裹住方才形成的球形屏障。

    如此这般一来,这种屏障的本质和与将这种屏障凝聚成球形的那些威能自然便有了差别。哪怕是罗帆将这种差别完全隐藏起来,尽可能的让这差别变小,也不可能真正做到让其消失的地步。

    所以,在之前那种无穷创世之力所转化的光芒的压力之下,那屏障本体并没有受到丝毫损伤,但那将屏障转移、扭曲成为球形的那种威能,却就承受不住,被直接破坏掉了。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会出现方才那般,那球体屏障被破坏掉之后,并没有破碎成为无数碎片,反而是展开成为一个平面,并且瞬间消逝无踪

    在将那屏障冲破的瞬间,那光芒开始收敛,转眼就已经是收敛到了他的头顶,形成了那一个变幻不定,好似活物一般的形态!

    却赫然便是之前轻轻松松将罗帆的分身碾碎的那种形态!

    随着这光芒收敛,这中年修士那种无比疲倦,简直如同本源被消耗的虚弱状态开始渐渐消退,神色与气息都开始快速的恢复过来。

    这一切说起来似乎是颇为复杂,但其实整个过程所经历的时间却是极为短暂的。

    从那光芒诞生,一直到其冲开屏障,收敛其头顶,那时间甚至过去了不足一瞬息!

    这中年修士这时候举目望去,便发现在几乎有十分之一的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已经连通在一起。或者说,十分之一的散修领域,已经被收了道尊门下领域之中,与道尊门下领域重新融合成为一体了。

    “时间有些不对”他皱皱眉,心中闪过这想法。

    若是按照他原来所想,他在那自己营造出来的,的领域之中经过了三百多万年时光,外面应该不过是数个呼吸而已。

    这点距离,那修士对于屏障的破坏进度绝不会前进太多即便是看得出来破坏增加了,却也绝不会有多明显才对

    他毕竟乃是修炼到道尊之路更高层的强者,在这时候却是很快的就想到了这是怎么事了:“那人本体与分身之间的联系居然比我想象当中要紧密无数倍?!这怎么可能?!他到底是使用什么办法建立联系的?!”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