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六章 恍悟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六章 恍悟

    在这时候,罗帆显然没有等待对方反应的想法——既然对方方才偷袭自己,自然就已经做好了被自己反噬的准备了。

    在这瞬间,他毫不犹豫的召唤来层面之间的屏障,一个包裹之间,就已经是将那中年修士给直接包裹在那屏障之中,直接一拉,拉入了那介于现实层面与概念层面之间的屏障之中!

    随着这种变化,在那媚师姐的眼中,那中年修士便是在罗帆的虚虚一拍之下,便已经是陷入了自己之前那种被封印的状态之中,直接消失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了。

    “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哪怕是再见一次,这媚师姐也依然对他所使用过的手段感到震惊,面上显现出一种极度凝重之色。

    方才她之所以能够脱身是牺牲了一件她在第五层之中所获得的唯一法宝方才做到的。

    虽说她已经是脱身,但事实上她对于罗帆所施展的手段到底是什么手段,若是下一次再遭遇这样的封印该怎么脱身,却依然没有任何想法。

    也即是说,若是罗帆这时候再使用之前那种手段来封印她,她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把握自己依然能够脱身了……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在方才才会一脱身便马上要开启召唤,将高层的道尊门下召唤下来对付罗帆。若不然的话,吃了那么大的亏,她怎会不想要自己对付罗帆?怎会在那么干脆的就决定要将对付罗帆的任务交给其他人?!

    “看起来你似乎没有其他手段了。”罗帆看着这媚师姐,若有所思的道。

    听到这个,媚师姐面色猛然一变。

    这是事实,但被对方直接说出来,那代表的意味可就完全不同了。

    当下,她就道:“你想试试看吗?难道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散修,在手段上真的能够压下道尊门下?”

    罗帆只是一笑,抬手一指远处那一个巨大的漩涡,也不开口,但那意思已经是表现得再清楚不过了。

    要知道,那漩涡可以说就是整个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屏障崩灭的根源!也是那众多道尊门下的意志被吸入的世界群所在之处……

    而无论是这两者的哪一个,都是罗帆对于道尊门下的胜利!也即是说,这个漩涡的存在,对于那媚师姐的这句话显然就是最为直观的反驳!却甚至都不需要罗帆说出任何语言来进行反驳了。

    媚师姐思维敏锐,自然是瞬间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面上神色猛然一僵。

    在这时候,她在心底却是暗骂那些第四层的道尊门下不争气,居然只是这么一点时间就已经是被一网打尽了……

    “不过是一点点优势而已便如此得意忘形?你现在不过是没有将他们逼迫到极限而已。若是逼迫到极限,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爆发出不下于我的爆发力。不信的话,你便试试看。”媚师姐只是淡淡的道。

    听到这个,罗帆却是一笑,道:“你说得我都有些怕了。”

    说话间,他抬起手,就要向着那漩涡抓过去。

    在这瞬间,媚师姐的面上神色猛然一变,她却是没想到罗帆居然会如此的暴烈。她之前所说的自然不是什么假话。若是那些道尊门下真的豁出一切的话,确实能够爆发出远超原来的爆发力,施展出远超其本身能力极限的威能!

    但,她所没有说的是,要爆发出这种超越极限的威能,那些道尊门下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却必然是超乎想象的巨大!

    说不定,一次付出,便可能让这众多道尊门下一夜之间回到一无所有的状态,变得比起一般散修都要不如了!

    而以此人的手段,即便是付出这样的代价,爆发出超越极限的攻势,对于他而言,似乎也并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取得胜利,甚至逃脱升天。如此这般一来,这种付出,怕也不过是能够得到眼前这散修一时的惊叹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若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等到那些道尊门下知道乃是因为自己的这句话方才使得那散修逼迫他们不得不付出代价爆发出超限攻势,他们怕是会直接将她撕碎……

    “放心,我与你们道尊门下并没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在这时候,罗帆的话语瞬间将这媚师姐从无所适从的深渊之中拉了出来。

    听到这话,媚师姐愣了愣,道:“你什么意思?你做了这些,难道还认为我们有着缓和的可能?”

    说话间,她忍不住露出不屑的冷笑。

    对于作为道尊门下的立场来说,她自己天生的就应该是高高在上,天生的就应该是凌驾于一切散修之上。一切散修,天生的就应该承受她的剥削,应该在她面前低人一等。

    任何对于道尊门下不利的行为,自然也就是她所深恶痛绝,更不可原谅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所做的一切或许在他自己看来不过是自己为了自己修行所作出的,对那些道尊门下的一些利用而已。但对于这媚师姐来说,却就已经是无法原谅的挑衅!若不是现如今她实在是想不到突破罗帆对她的封锁的话,她早就将自己所能够联系的最强的道尊门下召唤下来将他抹去了,哪里还有什么功夫来与他说这些废话?

    甚至,便是此时此刻,她看似正在与罗帆交流,但其实在背地里,她也是在不断的解析周围那种封锁,努力的想办法突破这种封锁。

    罗帆听到这话,却是一笑,道:“缓和?我并不觉得我需要与你们缓和。”

    他的这话,让媚师姐面色又是一变。这是何等狂妄?!

    “你们道尊门下虽说乃是道尊亲传,但,修行本是自我的事情。想要成就道尊,真正看的是自己。不管你们有什么身份,在成就道尊的终极目标上,你与我们散修根本没有多少区别。这样的你们,有什么资格站在散修之上?又有什么资格,让所有人都要对你们戒惧,为被你们看不惯而忧惧?与你们关系缓和还是关系紧张,甚至是不共戴天,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罗帆只是这样道。

    他的这话,让那媚师姐双眼之中透出无比强烈的愤怒火焰。

    “何等狂妄!光是这种想法,你就再无法在这道尊之路中立足!”这一声好似是野兽嘶吼一般的声响在这瞬间从媚师姐的口中传出来。

    声音之中夹杂着无穷震撼,无穷愤怒,更有着一种隐藏极深的,恐慌……

    这时候的媚师姐,早已是没有了之前的娇媚,有的只是一种愤怒,甚至疯狂。

    对于她而言,罗帆的种种思想,已经是动摇了他们道尊门下高高在上的根基!

    若是所有散修都是这样想的话,他们道尊门下怕是会永无宁日,甚至可能会直接被打落神坛,从此与那众多散修在泥潭之间厮混!

    这,却绝不是媚师姐这等道尊门下所能够接受的。

    甚至,在她想来,眼前罗帆所展示出来的思想,甚至比起之前他对这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屏障打破的的行为更加无法原谅!比起第三层之中,那一名将同样将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混同,将是道尊门下或是驱逐或是杀戮的那一名散修也都更无法原谅!

    这看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其实道理却是再简单不过了。

    对于道尊门下来说,能够将道尊之路分割一次,自然就能够分割无数次。

    现在看第三层第四层已经混同一处,再无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之间的差别,似乎已经做到了真正的公平。但,在高层的道尊门下看来,这也不过是暂时的而已。只是因为真正的强者没有在意这种变化,这种状态方才能够出现,能够保持。

    若是事情真的闹大了,到有真正的强者关注这些了,那么,各层的重新分割,不过是一动念的事情而已……

    甚至,若是真的引发了更高层的关注,这种分割说不定会比原本更加的绝对,更加的无法抵御!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对于低层的这种变化虽说会不爽,会愤怒,会想要将做到这一切的散修碎尸万段,但其实却也并没有多将他们放在心上,顶多也就是认为那不过是一个比较会蹦跶的蝼蚁而已。

    但,相比于这个,罗帆所展露出来的,那种将道尊门下的地位直接抹去,认为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没有任何区别,认为道尊门下成就道尊的机会比起散修根本没有优胜多少的观点,对于他们道尊门下来说,却就是绝对无法原谅的挑衅了!

    这样的思想,这样的观点,若是真的被所有散修所认同,那么,他们道尊门下的地位便再无法如同现在这般稳固,那其他受到这种观点,这种思想所鼓舞的散修,怕是会对这道尊门下的统治形成惊人的冲击,最终对他们所造成的损失,相比于几层道尊之路被混同来要强上无数倍!

    毕竟,更高层的除了道尊门下之外,散修同样不少……

    想到无数散修向着自己扑过来,口中高喊着要平等,要自由……这媚师姐心中杀意更盛。

    “决不能让此人飞升到更高层!”在这瞬间,她的心底冒出了这样一个决意。

    甚至,一种自我牺牲的想法,都从她的心底冒出来了。

    罗帆虽然不知道这媚师姐心中想法的具体转变方法,但却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在自己说完那句话之后身上的气势猛然大变,原本似乎只是想要脱身而已,现在却已经变成了难言的杀意!

    一种恨不得与自己同归于尽的杀意!

    “这种牺牲精神,简直像是为了维护自己的理想付出一切的烈士……”看着这女子,罗帆心中不由得闪过这样的想法,眼神不由得显现出探究之意。

    在这时候,媚师姐的身上开始有着淡淡的光芒冒出来。

    这光芒快速的冲击周围罗帆所营造出来的,那一层只是前四层道尊之路蕴含的玄奥组成的屏障。

    这一层屏障相比于单纯的,世界群的威能来说要强上千百倍。但,相对于第五层的玄奥来说,它显然便有些力有不逮了。

    此时此刻,在那种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的冲击之下,那一层屏障开始摇摇欲坠,丝丝缕缕的裂缝不断的浮现于这屏障之上,哪怕是在这屏障本身的威能之下快速的弥合,但其声响,动静,却并没有因为这种弥合而消失。而是时时刻刻的,发出无数诡异的声响。这种声响搅动了周围的创世之力,让那创世之力在这声响之下不断的衍生出无数千奇百怪的天地、世界、时空,看起来便是一个无比奇异的声波世界群在不断的生灭一般!

    与此同时,道尊之狱的力量若隐若现的开始出现在周围。

    道尊之狱的力量显然是凌驾于道尊之路之上的。哪怕是周围有着无尽的创世之力,哪怕是这些创世之力甚至能够从时光长河之中拉出一方方天地,一个个世界,一片片时空,相对于这种道尊之狱的力量来说,依然是如此的无力。甚至连接触它们,都根本做不到!两者重叠在一起,甚至没有任何相互影响,相互作用存在。就好似彼此之间是处于两个不同的层面,不同的次元一般……

    初初出现的时候,那道尊之狱的力量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似乎只是知道某欧中引发其出现的因素存在于这一片区域,但却根本无法确定那到底是在何处,具体是什么事物一般。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那媚师姐身上所释放出来的那种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耀眼,那道尊之狱的力量所锁定的范围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小。

    那种似虚似实的感觉,自然也随着向着真实渐渐的转变了……

    “原来是天地意志层次的意志……”忽然,罗帆悠然叹息,眼中透出一种恍然与喜悦,就像是忽然间弄清楚了一个阻挡在自己面前许久的难题的答案一般。那种喜悦与满足,着实不像是一个手段正在被破解之人!(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