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八章 顽固与阴影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八章 顽固与阴影

    就在这个时候,一种诡异的变化忽然笼罩住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

    所有的时光属性,都在这瞬间完全的凝滞下来。

    不管是创世之力内部所蕴含的时光属性,还是道尊之狱力量的时光属性,甚至是罗帆自身的时光属性,都已经是完完全全的凝固了下来!

    “这是什么?”在这瞬间,通过概念层面之中自己本身存在概念方才察觉到这种变化的罗帆猛然间心头一震。

    这时候,他的存在概念借助层面之间的联系向着那现实层面的感应探过去,瞬息间,他就发现了整个现实层面已经是完全凝滞下来。

    就好像忽然间时间完全暂停下来,所有本该在时间流转之下产生变化的一切都完全停留在时间暂停的那一瞬间!

    原本正在被道尊之狱力量硬生生拉入道尊之狱的媚师姐更是维持着即将完全消失的姿态凝滞在那里,便是那道尊之狱的力量,也像是忽然化作实质一般,与无尽的创世之力混合在一处。

    而罗帆在现实层面的身躯,更是没有丝毫感觉的,保持着那一个莫名的神色。

    存在概念微微感应,便知道,他在现实层面之中的自我现如今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思维,所有的思想,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意念,甚至所有的念头,都保持在之前那种暂停降临那一瞬间!

    就在这时候,一个若有若无的身影在这一片凝滞之中渐渐浮现出来。

    这个身影看起来乃是一名面色蜡黄的中年男子的模样。

    他身着灰色长袍,眼神浑浊,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在世俗小城的路上随时可能出现的普通中年中年一般。

    但,这个时候,罗帆却完全不敢将他看成是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绝不可能出现在道尊之路第四层!而且,更不可能在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时光属性完全停滞下来的时候依然能够能够自如的活动!

    光是他现在出现的方式,就已经足以看出眼前这面色蜡黄的中年男子本身的实力,境界,都至少超过了罗帆!

    “没想到不过数万亿年而已,第四层就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这中年叹息一声。

    说话间,他顺手一点,已经几乎完全消失的媚师姐便开始重新变得凝实,不多一会,就已经完全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

    不过,哪怕是这样,媚师姐在这时候也依然没有任何感觉,没有任何活动,依然是处于那种被时光完全凝滞的状态,和一旁的罗帆,没有任何区别!更是和那众多世界群之中的无尽生灵,也没有任何区别!

    那这蜡黄中年皱眉看着她,顺手一拂,原本弥漫周围的无尽道尊之狱的力量便已经是尽皆完全消失,就仿佛它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眼见如此,罗帆心中无比骇然。

    要知道,这可是道尊之狱的力量!是几乎完全针对一切修士,针对这道尊之路之中的一切存在的一种力量!

    这样的力量,对于一切修士来说,都近乎有着绝对的特性。任何修士在其面前,都应该是无法抵挡,是很值无法动摇的,怎么在这时候它居然被眼前这蜡黄中年如同操纵橡皮泥一般轻松的拂去?!

    “此人到底是什么境界?!”在这瞬间,这样一个疑惑出现在他的心中。

    心中微动,他各个层面上所对应的存在便开始四处观察搜寻,寻找着那现实层面之中的蜡黄中年在各个层面所对应的存在!

    他对于各个其他层面之中自己所对应的存在的操纵能力虽然比不得现实层面之中对于自己身躯的操纵能力。但,却也达到了一般修士所完全无法想象的层次。

    想要搜寻某种事物在各个层面所对应的存在,对他来说,却几乎如同一般人想要搜寻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存在的某一件事物一样轻松。

    很快的,他就已经是将自己的感知锁定了在各个层面上存在着的,那一团团奇异的存在了。

    “居然是这种存在方式”看着那一团团奇异的存在,罗帆心中浮现出莫名的震惊。

    虽说,那蜡黄中年无法做到如同罗帆这般,完美的操纵自己在其他各个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但,他却是运用了另一种方法,将自己在各个层面的存在守护了起来!

    比如,在概念层面之中,这蜡黄中年所对应的存在概念确实是存在着。但,这种他所对应的存在概念,在这时候却是收敛到了极致!看起来已经是变得无比渺小,而且隐隐间更有着一种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味道。

    稍稍操纵其他存在概念去与其接触,却就发现,几乎大部分的接触,都难以真正落实到那存在概念之上。唯有极少数极少数的,蕴含了他强烈意志的存在概念,方才能够真正对那种蜡黄中年的存在概念有着一些触摸

    不光是概念层面上的情况是如此,在其他层面上其所对应的存在,同样是如此!

    几乎在各个层面上,这蜡黄中年所对应的存在,都处于一种极度难以触摸,而且收敛到极度渺小的状态!若不是罗帆本身的意志足够强大,对于自己在各个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的操纵能力更是超乎想象,说不定连他都难以触摸到他在各个层面上所对应的各种存在了

    “嗯?”这时候,那蜡黄中年似乎有了感应,神色一震,猛然向着现实层面之中被时光凝滞住的罗帆望过去。

    那双眼中的浑浊在瞬间消退,转化为一种无法想象的,似乎蕴含了无穷天地奥妙的深邃!

    被这双眼睛照到的一切,似乎都在瞬间将所有的秘密向其敞开一般。

    良久,他看不出什么东西,眉头皱得更深了。

    “难道是错觉?”他喃喃着。

    在这喃喃中,他的目光收了来。就在罗帆以为他不再采取任何行动的瞬间,这蜡黄中年猛然抬手向着罗帆拍过来!

    这一拍来的仓促无比,更是裹挟了无限的威能,感觉上似乎将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一切力量,一切变化,一切威能,都瞬间凝聚在其手掌之中,直直向着此时此刻的罗帆猛送过来一般!

    在这种时光凝滞的状态之中,唯一能够活动的便是他。或者说,唯一拥有时光属性,依然能够用经历时间来形容的,就唯有他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这一拍,自然而然的,便是以超越一切的速度来到了罗帆的身上了。

    只听得,惊天动地的震荡瞬间从罗帆所在之处开始向着四面八方传递!

    连周围那原本被某种无比强大的威能所完全凝固的时光属性都重新流动起来,震天动地的动静随着不断的涌现,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在推挤当中,留出了一片越来越大的真空区域出现在罗帆的身体周围。

    或者说,罗帆原来存在之处的那一片区域的周围!

    因为,此时此刻,在那狂猛的威能爆发之下,罗帆在现实层面当中的身躯,已经是完全崩溃陨灭,甚至再无半点碎片残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被那创世之力所完全吞噬掉了!

    “不是他?”眼见这一幕,那蜡黄中年方才疑惑的道了一句。

    显然,他方才并不确定自己所感应道德不对乃是来自罗帆!但,仅仅是因为这个怀疑,他就已经是悍然出手,直接将罗帆抹去来证明自己的猜测!

    眼见罗帆已经是灰飞烟灭,那蜡黄中年方才摇摇头,将这放下。

    接着,他顺手一拂,正在他不远处凝滞着的媚师姐身上的时光属性便开始脱离桎梏,重新活动起来。

    随着这种时光属性恢复灵动,媚师姐身上那种凝固之感,死物之感,自然而然的便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远比一开始更加强悍的灵动!

    “嗯,还查了一些”看着虽然变得更加灵动,但却尚且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模样,这蜡黄中年喃喃了一句。

    接着,他顺手一抓,周围便凭空有着一团团如同活物一般的光芒浮现出来,并开始向着那媚师姐汇聚而去,转眼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随着越来越多的光芒融入其中,媚师姐身上那种灵动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强。

    最终,在某一刻,当最后一团光芒融入她身躯之中的那一瞬间,媚师姐双眼微微一动,原本无神的双眼开始重新恢复了灵动。

    那蜡黄中年的模样,也随着印入了她的双瞳之中。

    当看到那蜡黄中年的瞬间,媚师姐面上便显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惊喜,躬身拜倒,口中道:“多谢师兄救命之恩!”

    “不必多礼。幸好我这次正在第五层办事,否则的话,你发上去的求救信号根本无人能够理解。这次到底是怎么事,怎么会弄到现在这步田地?”这蜡黄中年虚扶起媚师姐,口中这样道。

    听到这话,媚师姐面色微微有些红润,道:“此事说来话长,还望师兄先将那罪魁祸首解决再说,他多留一瞬间,事情便多了一分变数。”

    “罪魁祸首?你说的莫非是方才在这里的那一名散修?”蜡黄中年淡淡的问道。

    这时候,那媚师姐方才开始关注周围,待得看到周围那完全凝滞的状态,眼中闪过浓烈的佩服,再看看原本罗帆所在之处,发现那里现如今存在了一片真空,再无任何罗帆所存在的痕迹,方才松了口气。

    正要说什么,猛然想到什么,连忙问道:“师兄,你方才将他解决,可曾遇到什么阻力?!”

    “阻力?”蜡黄中年面上显现出不屑之色,道:“你也太过高看他了,此人虽然有几分手段,但也不过是散修而已,在我面前如何能够有力量反抗?”

    “不好!还望师兄用自身的探查手段再仔细探查一遍,此人实力虽是不强,但手段实在是诡异。他不单单拥有超强的防护手段,更有某种未知的复活手段,无论将他毁灭得多彻底,都能够在瞬息间完全恢复过来!方才他既然连挣扎都没有挣扎便被杀死,那定然有诈!”媚师姐急切的道。

    从一开始遭遇到罗帆以来,罗帆给她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便是那一次次死亡又一次次的重生!

    这种死亡重生,超越了她以往所见过的任何死亡重生,更是超越了她所想象当中的一切死亡重生!

    感觉上,简直就像是他根本就完全排斥死亡这么一个概念一样。无论是什么手段,无论是将其毁灭得多么彻底,对于他而言,似乎也不过是一种状态的变化而已,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够逆转过来,重新将死亡状态排斥出去!

    正是因为如此,她虽说完全没有看到这蜡黄中年怎么将罗帆解决掉,但却本能的觉得,没有见识过罗帆死亡重生手段的对方,绝对没有真正的将他杀死!

    听到媚师姐的这话,那蜡黄中年皱起眉头:“你的心中已经有了阴影,若是不见这阴影抹去,对你日后的成长怕是颇有不利,你接下来的修行,还需要在这方面下功夫。”

    这话,分明就是完全不觉得媚师姐的担忧有意义,心底无比确信自己方才出手已经将罗帆解决掉了。

    听到这话,媚师姐更急了。

    她每一次解决罗帆之后的感觉也是如同这蜡黄中年一般确信,眼前这蜡黄中年这种自信满满的状态却让她不知不觉间忆起了每一次将罗帆解决掉之后的那种感觉,心中对于罗帆并没有身亡,而是依然在使用某种手段重生归来的预感却是愈发的强烈了。

    “莫要纠结,我所施展的手段并不是现在的你所能够理解的。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抹去心中的阴影,不然,你怕是永生永世都无法理解我施展的手段了。”那蜡黄中年眼看媚师姐依然不依不饶,叹息一声,有些失望的道。

    听到这个,媚师姐呆在了那里,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能够让蜡黄中年听她的劝。

    在心中的无奈之下,她心底忽然期望起那被蜡黄中年解决掉的罗帆马上便复活归来,直接给眼前这个顽固无比的蜡黄中年一个耳光了。(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