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二章 原因所在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二章 原因所在

    罗帆的这点所谓的天地之光之所以在如此不完善的情况下便拥有这等超乎想象的威能,其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他曾经亲自模拟过,真正的天地意志!

    道尊之路第五层是怎么修炼的,又是如何能够凝练出一股拥有类似天地意志的意志的天地之光,他并不清楚。但,哪怕是这是道尊之路,哪怕是真正所凭空构筑而成的,它也不太可能让任何进入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修士去化身为天地意志!

    而没有亲身去化身为天地意志,那么,哪怕是对天地意志有再多的研究,哪怕是对天地意志有再多的分析,最终都只能算是隔靴挠痒而已。得到的不过是天地意志的皮毛,无法真正的得到天地意志的精髓!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所凝练出来的天地之光,看似已经是拥有了颇为完善的,类似天地意志的意志,让其看起来好似如同活物一般了。但,那其实不过是拥有一丝丝天地意志性质的,生灵意志而已

    甚至,连那一丝丝的天地意志,怕都是似是而非,难以真正获得天地意志的真正威能!

    相比之下,罗帆完全没有经过道尊之路第五层,完全靠着自己的推演,极力的通过自身所掌握的一切修行成就去凝炼那种天地之光,比起有着第五层引导的修士来说自然是困难许多倍,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能够完全将自己当初模拟天地意志的过程之中所留下的种种领悟,种种痕迹都融入光芒之中,继而让这一点光芒之中蕴含的意志,与天地意志的相似度,超过大部分第五层的修士所凝炼的天地之光之中所蕴含的意志!

    至少,相比之下,那媚师姐以及这蜡黄中年所凝练出来的天地之光之中蕴含的意志,在层次上,便比不得他现在这点光芒之中所蕴含的那点灵性气息!

    至于有没有其他第五层的修士凝练出来的天地之光比他的要更近似天地意志,这就不是现在所能够知道的了。

    对于这一切,罗帆最开始自然是并不明白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点光芒所展现出来的变化越来越强悍,随着这点光芒与之前他所接触的,那写光芒之间的差别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他却是渐渐的明白过来这其中的关键,面上不由得渐渐挂上了恍悟的笑容。

    “原来如此,原来他们并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强”他喃喃着,心底有着欣喜,又有着莫名的失落。

    对于他而言,一切遭遇,一切手段,一切决定,最终的目标都是为了让自己得到提升,让自己从中得到新的领悟,让自己与真圣更进一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敌人越是强大,敌人的手段越是高妙,对他虽然会越是危险,但同样也会带来越多的领悟,越多的收获!

    那更高层的修士比原来想象的要弱,这让他可能遭遇的危险变小的同时,也使得他能够从中领悟到的东西变少,这自然便让他有些欣喜,又有些失落了。

    明白了自己凝练出来的这点天地之光的本质优势之后,该怎么发挥,他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

    在这瞬间,当初他在那一个已经破碎的大天地之中模拟出天地意志的那个过程的一切感知,一切领悟,一切所思所想,都在这时候再一次凭空冒了出来,被他毫无保留的灌入那一点光芒之中。

    随着那巨量的信息的灌入,那一点光芒之中的灵性气息开始暴涨。

    但这种暴涨,却并没有让着光芒向着活物转化,相反的,反而是让这光芒下向着一种越来越没有存在感的方向转化!

    就仿佛,它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化为天地之间的一种现象,化作一种大道运转的规则,化作混沌状态的一种奇异的具现

    在这种变化之间,它对于周围按创世之力的操纵范围变得愈发的巨大,那创世之力在其影响之下所产生的变化也愈发的复杂,愈发的精奥,其所产生的威能,也因此而变得愈发的恐怖。

    原本的那蜡黄中年尚且能够勉强应对,但在这时候,在这光芒产生变化之后,他就发现,自己所承受的压力忽然暴涨了不知多少倍。

    之前只不过是像是自己的一切手段的过去未来都被对方看在眼中而已,这样虽说自己无论施展什么手段都会遇到最有针对性的应对,使得自己的手段无功而返,难以真正奏效。但,终究自己还是有着自主性,能够自主选择怎么攻击,能够选择怎么改变自己的手段。

    但,这时候,他却就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对方的一部分,自己的一切手段,都似乎只是在应和对方,最终都在反过来被对方利用来为自己营造恶劣的环境,让自己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差,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让自己沦落到了一个他所能够想象到的,最为恶劣的境况了

    四面八方,尽皆是他之前所发出的一切可能对自己产生威胁的攻势,而这些攻势在这时候完全是将他当成目标,让他感受到死亡的阴影将他完全笼罩。

    “怎么会发展到这个程度?!”在这瞬间,这蜡黄中年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在这样的想法之间,他之前所施展的一切,所运用的一切,都在这时候重新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哪怕是想起来,他也觉得自己的应对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他的一切神通变化,一切手段改变,都完全是针对当时的情况最好的应对方法。但,就是这样一切都无比正确的应对方式,最终发展到这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这一副模样,让他在下一瞬间就可能被完全撕碎,所有的一切都化作泡影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无数巧合堆积在一起所形成的结果一样。

    “为什么?这种润物无声的手段,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未曾踏入第五层的修士身上?!”他心中这个想法在不断的闪烁着。

    随着这个想法,他的身体开始渐渐虚幻,就像是有着某种力量正在这第四层之外拉着他离开这第四层一般。

    无声无息的,他原本所在的那一片区域完全湮灭了。所有的创世之力都在这瞬间衍生出无数毁灭的威能,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转眼就已经是扫过了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让改变了几乎一切创世之力的性质。

    好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创世之力的根源乃是这整个道尊之路。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根源没有被影响,哪怕是这创世之力被完全颠覆,完全覆灭,它都能够很快的就恢复过来。

    于是,在罗帆眼中不过是瞬息间,但在这创世之力自身看来怕是有千百万年之久的时间段间,所有创世之力的改变完全消失。

    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看起来已经是和最开始再无任何区别,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也正在这时候,那原本覆盖于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将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完全隔开来的那一层屏障,也同时湮灭消失,再无半点痕迹留存再来。

    原本彻底分开的,那散修领域与道尊门下领域,也由此而真正的完全融合在一起,就像是从来没有分开过一般。

    此时此刻,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却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种空寂的模样。

    那无数散修在这其中不断的挣扎着,艰难的一次又一次在那创世之力的侵蚀之中恢复自身,努力的让自身不被创世之力所同化。

    而那众多散修所构筑出来的众多世界群,更像是无边漆黑之中的一点点光明一般,为众多散修提供一个个落脚之处,让大部分散修不至于如同那些赶不及进入各片世界群之中的散修一般,在创世之力之间不断的生灭,艰难的挣扎着。

    “你已经达到你的目的了吧?”这时候,媚师姐有些莫名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一招,那一点散发着灵性气息的光芒便落入他的手中,化作一点如同烛火一般的小小光焰,悬浮着。

    接着,他才转头向着声音来源望过去。

    那媚师姐便悬浮在那里,周身缠绕着世界群的威能,将自身与外界的创世之力完全隔绝开来,眼神之中有着难掩的忧愁与悲伤,让她原本娇媚莫名的形容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更是撩动人心。

    “只是达到了第一步而已。”罗帆也并不隐瞒,只是这样道。

    “难道你的目的不是解放散修?让散修能够拥有和我们道尊门下同样的修行环境?”媚师姐皱眉道。

    “谁告诉你我的目的是这个?”罗帆只是一笑,反问道

    “这还用得着谁说?你的每一个举动,每一个决定,都是冲着这个结果而去的,不是吗?”媚师姐神色依旧的这样说道。

    罗帆却是哈哈一笑,道:“非也非也,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的恩怨,待遇与我有什么关系?散修得到低劣的修行环境也好,得到绝妙的修行环境也好,于我又有什么影响?”

    媚师姐眼中透出惊异,她一直以为罗帆为的便是散修的权益,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会觉得罗帆的思想如此危险,毕竟一个有着实力,有着意愿,又有着思想的敌人便是最为危险的敌人。但,若是罗帆只是有着实力,有着思想,但却没有意愿的,那虽然依然不算安全,但危险程度相比于原来怕就要小上无数了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媚师姐皱眉问道。

    她眼中有着疑惑,但,猛地,她灵光一闪,福至心灵,想起了当初罗帆如何对待那些第四层的道尊门下的,忍不住惊呼出来,道:“你想要将所有的散修也收入自己的世界群之中,让他们帮助你修行?!”

    这话说完,她看向罗帆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了。

    这样对待道尊门下还可以说他与道尊门下乃是阶级敌人,对付得越狠,在那些散修的心中,他便越有威望。在那更上层的散修,对他自然便越有好感。

    但,若是他将散修与道尊门下一视同仁,以对付道尊门下的方法来对付所有散修,那在众多所有散修的眼中,他就是一个见人就咬的疯子了。别说这低层的散修会视他为敌人,便是那高层的散修说不定都会有人看不惯他而出手对付他!

    这,几乎相当于自绝于一切修士了啊!

    “疯子!你完全就是一个疯子!”媚师姐神色有些惊恐的道。

    罗帆听了这话却是不以为意,笑道:“一直以来,我在你们的眼中不都是疯子?若不是疯子,怎么会选择你们认为的逆行之路?”

    听到这话,媚师姐丝毫没有放松,看向罗帆的目光依然是如同在看一个疯子,只不过在那种惊恐之中,却是多了一种怜悯:“你完了。除非你永不飞升,否则的话,踏入第五层,你将再无任何立足之地!无论是我们道尊门下还是散修,都绝对会在你出现的第一时间将你抹杀!”

    听到这话,罗帆的面色连变都没有变一变,道:“若是真的是如此,那也没有办法。我进入这道尊之路是为了不断提升自我,最终成就道尊的,却不是为了加入什么组织来与人为善的。道尊门下?散修?在成就真圣面前有什么不同?从古至今,我没有听说散修比起道尊门上更容易成圣,也从没有听说过道尊门下比散修容易成圣,既然如此,强制为自己划定群类,又有什么必要?”

    这媚师姐面上神色微微一滞。

    她却是没有想到罗帆居然会说出这样的道理。

    这种道理,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事实上,从古至今,只要对那道尊的出身有所了解的存在都清楚的知道,在所有的道尊之中,原先是道尊门下的和原先是散修的,在比例上,数量其实并没有多少差别。

    也即是说,所有道尊门下的数量加起来去对比那成就道尊的道尊门下形成的比例,与所有散修的数量加起来去对比成就道尊的散修形成的比例,差距却是微乎其微!

    就仿佛,成就道尊根本与之前的一切修行方式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完全只是看最后的机缘而已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成就道尊与之前的身份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的理论,自然而然的便形成了。

    只是,对于道尊门下而言,这种结论,显然不是他们所愿意接受的。

    因此,在历时长久的修行当中,在他们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道尊门下相比于散修之间的差距随着道行境界的提升而变得越来越大的时候,这个理论已经不知不觉间被所有道尊门下所忽略了。

    他们,几乎是一厢情愿的认为,成为道尊门下,天生就要比起散修距离道尊更近!成为道尊门下,成就道尊的几率,天生就比起散修要高!

    这媚师姐,同样是这种不知不觉忽略这个理论的其中一名道尊门下。

    但,在这时候听到罗帆以这样的理论来支持自己在她看来如此疯狂的行为,原本遮掩住她的心神的那屏障,终于被完全打破,让她重新想起了一直以来隐秘流传着的,对于道尊出身的统计!

    一种莫名的迷惘在她的心底渐渐浮现出来

    随着这迷惘出现的,还有着她之前所积聚下来的,对于罗帆那天地之光诡异的威能而出现的疑虑

    原本,她将这疑虑压下,就已经是因为这可能动摇她的修行根基,动摇她的修行之道的缘故。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她强制压下这种疑虑,最终也只能是治标不治本而已,一旦事情有变,这种疑虑自然而然的便会重新冒出头来,毕竟,疑虑就是疑虑,哪怕是你将其压下,也不过是将其忽略掉而已。这种忽略就像是自欺欺人一般,当有人将这种欺骗揭开,它自然便会重新爆发!

    而现在,罗帆这种暗合以前隐秘统计的话语,便如同一只有力的手掌将一切自欺欺人的欺骗揭开一般,让这种原本就已经在是在她的心底压制着的疑虑终于再无保留的爆发了出来!

    随着这种疑虑的爆发,她身上的气息开始产生莫名的混乱。

    那原本她艰难凝炼出来的天地之光,更是在这时候不由自主的从她的身体之中冒出来,开始在她的身体周围摇曳,让周围贴着她身躯的创世之力在这过程之中开始不断的变幻着种种千奇百怪的姿态。

    这种变化,有些类似之前罗帆的那点天地之光在与那蜡黄中年战斗之时所产生的种种变化,但却远比不得罗帆的天地之光所产生的变化那么灵动,那么自然,那么无迹可寻

    若是硬要对比的话,两者一个就像是真正的天地自然,一个却就像是人工对天地自然的粗陋模拟!

    “嗯?故意的?”这时候,罗帆忽然眉头一皱,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此时此刻,随着媚师姐的举动,道尊之狱的力量再一次凭空出现在周围,向着她蜂拥而至(未完待续。)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