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三章 奇异成长

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三章 奇异成长

    道尊之狱的力量既是一种无比严格的力量,又是一种无比宽容的力量。

    它,对于一切没有逆行道尊之路,从高层下到低层的修士乃是无比宽容的哪怕是这样的修士施展出了超越这一层的威能、手段对其他生灵造成何等伤害,它也丝毫不会在意,更不会对这生灵施加惩罚。

    但,它对于一切从高层逆行到低层的修士却又无比严格。

    这样的修士,只要施展出任何超出这一层承受极限的手段,它自然便会降临而来,对其施加最强的惩罚!

    除非,那修士,强大到能够将道尊之狱的力量也限制住

    就像是之前的那蜡黄中年一般。他刚自出现,就直接将道尊之狱的力量凝滞,顺手将其驱逐出这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甚至反过来将媚师姐从即将进入道尊之狱的身躯给硬生生的抓来。之后更是随意的施展那他在第六层的种种收获都不会引发那道尊之狱的任何反应。

    但,显然的,这媚师姐却没有强大到那蜡黄中年那个层次的地步。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忽然施展出这种如同活物一般的,从那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方才能够得到的天地之光,却就自然而然的引起了道尊之狱的反应,让道尊之狱降下力量来惩罚她了

    罗帆皱着眉头,看着媚师姐身上那种如同活物一般的天地之光在混乱之间不断释放自身的威能,看着那道尊之狱的力量将她包裹住,看着道尊之狱的力量锁定她的身躯,再看着道尊之狱的力量将她拉着渐渐消失在这第四层,最终,看着她完全消失无踪都没有任何变化出现,神色不由得有些愕然。

    “难道是为了逃跑?!不应该吧,用这样的方式逃跑,这代价也太大了吧”他心中这样想着,眼中满是惊疑不定。

    他原本还以为媚师姐是在搞什么阴谋,打算做出什么对他的反抗。却没想到等到最后,她居然直接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让他的警惕完全落空

    思考了良久,他都弄不清楚媚师姐到底是怎么一事,最终也只能先将这个问题放下了。

    毕竟,现在媚师姐已经被拉入道尊之狱之中去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显然不可能直接跑去道尊之狱之中去询问她是怎么想的。甚至,便是他豁得出去,直接进入道尊之狱之中,也难以确定自己就真的能够见到媚师姐

    “可惜了”他叹息一声。

    当下,身形一晃,就已经是到了自己的世界群之中,重新坐镇在这个世界群的正中央。

    想了想,他顺手一抓,原本被他封镇在那层面之间屏障的中年散修就已经被他抓出来,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中年散修这时候依然是保持着当初被封镇之前的那种状态,无论是思维乃是心神,还是动作。就像是他的时光完全被罗帆给凝滞了一般。

    事实上,对于这中年散修来说,他也确确实实的就是被罗帆给凝滞了时光。

    在那层面之间的屏障之中,时光这种属性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如此这般一来,被完全封镇在其中的这中年散修的时光属性,自然也就相当于不存在一样。而这,看起来就与被凝滞并没有任何区别了。

    此时此刻,这中年散修看似已经是在罗帆的面前,似乎已经和被释放没有任何区别了。但事实上,他这时候却依然是处于被封镇的状态,依然是一动都不能动,更是连对时光的感知都已经被完全剔除,此时此刻的他,思维依然保持在最后被封镇的那一刻!

    “让我看看相比于道尊门下你到底强多少吧。”这样喃喃着,罗帆将手中的那点粗陋的天地之光向着这中年散修按下去。

    在他的操纵下,那层面之间的屏障自然是无法对这一点光芒产生任何作用,让这光芒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穿透了屏障的阻隔,直接没入了那中年散修的身体之中。

    在这光芒没入其中之后,那中年散修的身躯开始渐渐发光。恍惚之间,就像是他忽然间化作一个太阳一般

    在这种发光之中,这中年散修的身躯开始渐渐分解,渐渐消融,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化作一缕缕的气流,在那层面之间的屏障之中不断散开。

    紧接着,那粗陋的天地之光开始产生变化。

    这光芒自身猛然分解,化作不知多少亿兆个部分,直接包裹住那中年散修分解出来的无数个部分,穿透了那层面之间的屏障,向着这世界群之中的无数天地,无数世界,无数时空投去!

    这些光芒本身蕴含了天地意志的灵性气息,威能之强,甚至相比于那媚师姐所施展出来的,意识完整的天地之光都要恐怖。压制那已经被分解成为不知多少亿兆部分的那中年散修的意志,自然是一件轻松无比的事情。

    此时此刻,那中年散修虽说已经脱离了层面间屏障的封镇,但却依然是迷迷糊糊,朦朦胧胧,根本难以形成有效的思考,更加无法对外界的变化有任何感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轻轻松松的就让那粗陋的天地之光直接带着这些中年散修的身体部位直直投入了那一方方天地,一个个世界,一片片时空之中,直接融入了其中的轮,化作一头头生灵,在那一方方天地,一个个世界,一片片时空之中生存、挣扎

    这些投入轮之中的存在虽说是一个整体分解成为不知多少亿兆份之后的产物,但毕竟根源是来自那中年散修,是一个至少是来自道尊之路第五层的强大修士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投身于各方天地,各个世界,各片时空之中的众多部分所化的生灵,自然而然的便拥有了远超这些天地、世界、时空之中土著生灵的资质,拥有远远超越他们的成长速度!

    最开始,那些部位在轮之中投身而成的生灵,不过是一些低级的,没有智慧的生灵。

    但,数次轮,经历足够的时光成长,在轮之中汲取了足够的养分之后,它们很快的,便脱离了低级生命的层次,获得了各自的,不弱的智慧!

    有了这种智慧他们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踏入修行之路,并很快的,就在各自的世界,各自的天地,各自的时空之中,走到了极高的层次。

    而当他们走到极高层次之时,他们却是开始渐渐的发觉了自己与各自所在的天地、世界、时空之中的其他修士的不同之处。

    便好似,在他们的心底,有着一把声音正在时刻的提醒着他们,他们有着远不是其他生灵所能够想象的使命!

    他们的存在,并不只是为了修行,更不知是为了提升,而是为了一种更加崇高,更加伟大的目的

    但,虽说心中确定自己有着使命,有着目的,但他们却怎么都找不到其中的根源,寻找不到自己的使命,自己的目的。

    向下,在不久之后,绝大部分的这些身体部位,便各自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主动投身轮,开始新一轮的转生。

    如此这般,一次又一次的轮,一次又一次的修行,又一次又一次的迷茫,再接着便是新一次的轮,新一次的修行,新一次的迷茫

    如此这般,形成了一个近乎死循环的循环!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些中年散修身体部位所化的生灵,相比于在那些天地、世界、时空之中土生土长的生灵,甚至相比于之前被罗帆投入其中的,道尊门下、散修来说,活得却是艰难了无数倍,痛苦了无数倍!

    “这种纠结,就是半梦半醒之人的纠结吗?”罗帆在世界群的中央感应着这些生灵的纠结,心中却是暗自叹息。

    这种纠结,哪怕是他看了都觉得痛苦,更何况是经历了这种纠结的那众多身体部位了。

    不过,哪怕是看了都觉得痛苦,他也丝毫没有就此解决这中年散修身体部位各种纠结的想法!不单单是因为当初这中年修士出手对付了他那么多次,更是因为,他在这过程之中,能够无比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那分散的天地之光,在不断的成长!

    似乎是他们的每一次纠结,每一次轮,每一次迷茫,都给了这天地之光大量的成长资粮一般

    天地之光乃是道尊之路第五层方才可能凝练出来的手段。

    这种存在,罗帆现在能够凝练出这么一个粗陋的雏形,已经算是极为难得。想要让其获得成长,那难度甚至相比于他想要飞升都要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看到这天地之光得到成长,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连罗帆自身,都已经是放弃了这种希望。

    在这样的情况下,忽然能够感受到这天地之光得到成长,而且是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在成长着,这对他来说,是何等的喜悦,可想而知。

    而相比于收获,想要获得这种好处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却不过是一个自己的敌人的痛苦而已,这该怎么决定,难道还用得着多说?

    “为什么会有成长呢?”罗帆心中暗自想着,当下却是连原本打算的,将那所有散修都拉入自己的世界群之中来帮助自己那无数天地、世界、时空成长的打算都放下了,心中一动之下,心神一闪,就要已经是投入了某一方天地之中,没入了在那其中的那中年散修的身体之内隐藏着的那丝丝天地之光之中。

    这天地之光看似只是一丝丝,但因为本身蕴含了无尽的玄奥,它内部却是如同无数世界群一样复杂。别说只是将一缕心神藏在其中,便是罗帆想要将自己的整个世界群藏在其中,都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已。

    因此,哪怕是自己的体内多了罗帆的一缕心神,但那中年散修的身体部位,却依然没有任何察觉,依然是在进行着轮、修行、成长、迷惘,再轮这样的循环。

    罗帆的这一缕心神躲藏在这天地之光之中,感应着这身体部位的心灵变化,感应着它在这过程之中所产生的,那种种微妙的想法,以及那天地之光在这过程之中如何汲取那丝丝资源来壮大自身。

    在这世界群之中每一方天地,每一个世界,每一片时空的时光流速都近乎的,与外界的一切时光属性都没有任何联系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罗帆的本体所在不过是过去了数年,在那一方他心神进入的天地之中,时光却就已经是过去了数百亿年之久了。

    这数百亿年之间,平均每三千万年,那中年散修所化的身体部位就修行到一个迷惘冲得他不能思考,甚至无法修行的地步,不得不进行新一轮的轮转生

    如此这般,数百亿年以来,这中年散修的身体部位转生的次数,也已经是达到了上千次!

    而这上千次转生的过程之中所发生的每一点变化,都被隐藏在他体内那一丝天地之光内部的,罗帆的心神看在眼中。其中一切变化所引发的一切影响,更是被他所无数次的推演,无数次的计算,想要寻找到造成那天地之光得到成长的根源。

    而经历了这么多次轮之后,罗帆所需要的那个答案,也已经是在不知不觉间呈现了出来

    “居然是因为这个”当得到那个答案之时,罗帆的心神不由得有些莫名。

    他的天地之光之所以得到成长,与那中年散修的身体部位所化的生灵之所以在修行到一定高度之后便会感到迷惘,感到茫然,感到无法接受根本就是同一个原因!

    便是因为,这一缕缕的天地之光在那天地、世界、时空之中轮的时候,自然而然的与那天地、世界、时空之中的天地意志产生共鸣的缘故!

    天地之光之中所蕴含的,乃是天地意志的灵性气息。

    这种灵性气息的存在,对于任何天地的天地意志来说,都是代表着同类

    而天地意志,同样是拥有着的完整的意志,拥有着思维能力,拥有着一切智慧所该就有的一切特质的。只不过,这一切都是与生灵的意志有着本质的不同,让任何生灵意志都无法理解它的存在形势,更无法与其形成交流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天地意志发现同类,自然也会自然而然的和它进行某种生灵所无法理解的交流。

    这种交流,在罗帆这种不过拥有生灵意志的存在来说,便是这种共鸣!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