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五章 压力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五章 压力

    这众多散修心中生出种种复杂情绪,一个个都将之前千万年之间自己与其他散修之间的矛盾抛在脑后,只是一心关注着此时此刻诸多世界群的状态,关注着自己的状态!

    作为已经拥有自身世界群的散修,他们对于世界群代表着什么却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对于世界群生出这种改变会导致什么结果,更是无比明白。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愈发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连自我的独立性也失去了,那我们现在算什么?某人的分身?投影?”

    这是在那众多散修心底最深处的担忧

    那最先醒悟过来的散修在这时候对这自己的仇敌淡淡的道:“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可惜,包括我在内,我们都明白得太晚了。”

    那仇敌这时候就像是之前的他一般,无法置信,三观颠覆,狂躁,疯狂,愤怒,绝望。

    看着这个原本自己无比痛恨,甚至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的仇人,这散修现如今却没有半点快意,有的只是一种感同身受的悲哀。一种如同看到一名镜子之中的自己的那种悲哀

    相比于他们自身的命运,相比于他们自身的前途,甚至相比于他们自身的独立性,之前千万年之间所积累的矛盾有算得了什么?

    不光是在这里,在其他位置,在其他诸多敌对的散修之间,类似的事情都在发生。

    原本他们耗费一切记忆去追求的目标,在这时候似乎已经变得无足轻重,原本宁愿付出天大牺牲也要达成的结果,在这时候更是变得索然无味,甚至连让他们稍稍重视都不能了。

    “这一定是那位强者的阴谋”有着散修喃喃着,说出了这一个明明已经在所有散修心中,但在之前没有任何一名散修敢说出来的事实。

    他的这话,让那所有散修一个个的神色都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他们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另一个方向。

    这一个无比巨大的,创世之力漩涡中央所在的方向!

    也即是,此时此刻,诸多世界群混融在一起所包围住的中心,那一个与其他世界群关系无比怪异,似乎混融,又似乎有着本质差别的世界群

    “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有一名散修喃喃着道。

    自我,对于一切修士来说,都是最为根本,最为重要的存在,甚至可以说,是他们最后的最后所拥有的存在。别的事物都可以失去,哪怕是他们的修为,他们的世界群都能够失去,只要自我存在,他们的性命便存在,他们便有着东山再起的机会,便有着重新超脱的可能。

    但,一旦自我失去了,那哪怕是其他一切都存在,甚至是实力都增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比原本超越千万倍,那对于其自身来说,也相当于完全没有。因为,连你自己都不是你自己的,你的东西有再多又怎么算是你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失去了自我的独立性,对于这无数散修来说,就相当于自己的一切都已经失去了。

    这般一来,他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还有什么可以恐惧的?

    越来越多散修想清楚了这个事实,在这时候一个个的神色都产生了变幻,转而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那漩涡中央的世界群,转向那造成他们陷入这种绝望之境的罪魁祸首!

    紧接着,一个个散修开始了行动。

    他们直接抛弃了之前他们守护的或者他们对付的世界群或者其他力量,一个个的化作各种各样的存在,向着那漩涡中央的世界群飙射而去

    其中,最前方的,最为坚决的,就是那最开始醒悟的那一名散修。也即是,自己的世界群被“仇敌”给完全毁灭的那一名散修。

    因为世界群被毁灭了自己依然存在,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需要世界群也已经能够做到之前拥有世界群所能够做到的一切。清楚的明白,哪怕是世界群完全毁灭了,他也依然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损伤!

    知道这个,他自然便会爆发最大的决心,便会表现出最为决绝的态度,向着他真正的仇敌发动最为强势的复仇!

    在这时候,在那漩涡之外的罗帆数年未动的身躯重新动了起来。他,抬起双眼,向着旁边漩涡之中那已经大概混融在一处的诸多世界群望过去。

    对于那漩涡内部的众多世界群来说,时间已经是过去了千万年之久。但因为在创世之力之间的时光相对独立,所以在外界,在罗帆自身来说,时间其实也不过是过去了数年而已。

    在这数年时光之中,他并没有多关注在那漩涡内部诸多世界群,诸多散修之间的变化。而只是关注着此时此刻在他身前的,那天地之光与情绪时空之间的争斗而已。

    毕竟,对于他来说,在那漩涡内部,那诸多世界群,诸多散修之间的争斗,哪怕是发展到最激烈,也都是处于他的掌控之下!不可能超脱他的掌控!甚至,便是这最终的结果,也都是在他的安排下所呈现出来的!事情从开始到现在的整个发展过程,绝对不可能有所偏离,不可能有所改变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去关注这漩涡内部的情况,岂不便相当于自娱自乐一样?

    相比之下,那天地之光与情绪天地之间的争斗就完全不同了。

    天地之光拥有着已经完全恢复天地意志层次的灵性气息,能够自主的根据一切其所面对的情况演化出相应的针对性变化,而那情绪天地本身的级别同样不低,同样会根据天地之光的种种变化演化出针对性的手段

    如此这般,两者之间的争斗,其实便相当于两名吾近乎天地意志等级的存在在斗智斗勇,你精彩程度可想而知,可以说,每时每刻所产生的变化,都是超乎生灵的智慧理解范畴的,其中展现出来的种种修行的玄妙,足以让任何修士眼界大开,甚至从中明悟出原本需要不知多少亿万年才可能领悟到的种种玄奥。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怎么可能不将关注重点放在那天地之光与情绪时空之间的争斗上?!

    在这众多散修感知之中的上千万年,而在他感觉来说不过数年的时间里面。

    那天地之光所展现出来的相对应的变化足足以亿兆计算,而那情绪时空所展现出来的变化,也是分毫不差!哪怕是,最终在那天地之光所演化的种种攻势之下,这情绪时空节节后退,到现在已经有大半情绪时空已经被天地之光侵入,被沾染上了天地之光的色泽。而在那情绪时空内部,更是每时每刻都有着无数千奇百怪的天地、世界、时空在诞生,再被投入那被沾染的部分时空与原本正常的时空交界之处,无数种无比激烈,却又无比玄妙的,好似将一切巧合都凝聚在一处所形成的种种矛盾,争斗随着诞生,产生的种种波动,种种气息,不断的爆发,不断叠加,最终转化为一波又一波毁天灭地的浪潮,或是让情绪时空将被侵蚀的区域反推去,或是反过来,让那天地之光将侵蚀更进一步推进!

    最终结果,便是那天地之光所侵蚀的区域在不断的向着整片情绪时空推进

    当然,这看似理所当然的结果,却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毕竟,天地之光的对手,可是那若是成长起来甚至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占据一层地位的情绪时空!

    这样的存在,虽说因为成就根基的缘故,因为自身成长度的缘故,相比于罗帆所凝聚出来的天地之光要差上许多,但却也不是什么弱小的存在。天地之光想要战胜它,却也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的

    所以,那情绪时空在这过程之中被不断的侵蚀,那天地之光,却也承受了超乎想象的压力!

    在这种压力之下,不知有多少天地之光在与那情绪时空的争斗之中悍然崩溃,化作齑粉,或是被天地之光重新收集,或是被那情绪时空完全吞噬、毁灭。

    也幸好这天地之光之中的灵性气息已经恢复了天地意志的等级,对于一切境遇都有着绝对完美的应对,哪所以哪怕是遭遇到这样巨大的压力,哪怕是在这过程之中时时的承受情绪时空所造成种种破坏,它也能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将这种种遭遇消化,甚至反过来化为自己成长的资粮,使得自身反而在这过程之中汲取到自己所需要的养分,继而得到新的提升!

    如此这般数年下来,到现如今,这天地之光的灵性气息,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有了微妙的改变,似乎被触动了什么,要开始酝酿一种新的变化一般。

    这种变化,自然是让罗帆暗自惊喜。

    要知道,他原本已经是做好了这天地之光在道尊之路第四层无法完整的打算了,却不想现在看来却还有机会。

    确定了这种变化可能是那灵性气息向着真正的天地意志演化之后,罗帆自然便产生了无数联想,隐隐间却已经是明白了为何会有这种变化出现了。

    人若是被逼迫,便会激发出本身具有的潜力。推而广之,一切生灵的意志,都是类似!

    一旦懒散下去,那么,哪怕是原本能够做到的事情,都会变得无法做到。而一旦真正有强大的压力对其进行逼迫,那么,哪怕是原本可能做不到的事情,都会变得能够做到。

    这天地意志等级的灵性气息,自然也是如此。

    对于这灵性气息来说,同样是如此。

    若是一直处于那种绝对无敌,一切在其面前都能够通过短短几个演化便轻松搞定的状态,那么,它哪怕是本身有着升华蜕变的潜力,也会无法发挥出来,甚至渐渐沉沦。

    但,现如今,其面对的却是那能够对其造成威胁,甚至一不小心的话,甚至可能反客为主,直接反过来对其形成强大压迫的情绪时空!

    在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的压迫之下,这天地之光如何能够懈怠?

    如何能够不极力激发自身的潜力?

    如此这般一来,自然而然的,便使得其本身便具有的,蜕变潜力,得以激发,使得它,开启了,向着天地意志演化的进程!

    当然,毕竟这情绪时空相对于这天地之光来说还是要弱上一些的。所以,这压力却也不过是足有让其开启这个进程而已,想要让这种演化进程快速完成,终究还是不能的。

    所以,虽说已经是过去了数年,但现如今那灵性气息却依然只是具有那种蜕变的趋势而已,真正的蜕变,却还没有完成。

    “必须增强压力,再这样下去,别说数年,便是数万年,数十万年,这种蜕变都不能完成。”衡量着这天地之光的蜕变速度,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判断。

    有着这种判断,他的目光却转而看向旁边那个巨大的漩涡,看向那漩涡之中存在的,那已经混融一片的无数世界群!

    “或许,能够从他们身上找到途径”看着那些奋不顾身向着自己世界群扑过去的众多散修,罗帆心中微动。

    这些散修本身的实力相对于他来说却是完全不够看,便是所有人集合起来,都不足以给他带来多少压力。

    但,他们代表着的,却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主体!

    他们的存在本身,其实就已经代表着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一种根本规则

    平常来说,这种规则不会有什么意义,便是对于那些散修来说,这种根本规则,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并不足以给他们带来多少好处。但,对于罗帆来说,只要进行一定的调整,一定的改变,却就能够将这种规则转化为强大的威能,转化为一种滔天的大势!

    这就像,在道尊之路第三层之时,那来自第四层的散修能够通过将道尊门下推下深潭,自身成为其主宰来获得巨大的加持,让自身的修行速度得到极大的提升

    事实上,若是罗帆愿意的话,现在其实已经是能够如同那散修在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所做的那样,获得这第四层的极大加持,让自己的修行速度得到提升了。

    毕竟,他这时候已经是将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无论是道尊门下还是散修都掌控住,将他们尽皆限制在自己的世界群辐射的范围之中了。如此这般一来,他对于这第四层的掌控程度,甚至相比于当初那散修在第三层之时更加的强力,更加的深刻,又怎么可能做不到第三层之中那散修所做到的那种种?

    只不过,相比于得到这第四层的加持,他更加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来利用这无数散修以及道尊门下,这才使得他没有激发这种加持而已。却并非他做不到。

    “杀!”就在这时候,那众多散修却已经是冲到了那些尚且没有混融的众多世界群之前,开始疯狂的冲入其中,直接撕开一切阻拦在他们之前的天地、世界、时空,开始产生无尽的杀戮与破灭!

    这些世界群已经被混融在一处的散修并不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所有散修。

    他们,不过是在之前那情绪时空诞生之后,为这情绪时空的成长提供资粮的那些散修而已。因此,此时此刻,在罗帆的世界群周围,却依然有着数量相当繁多的众多道尊门下与散修的世界群如同蜂窝一般的方式堆叠着,隔绝着他的世界群与外面混融在一处的无边广阔的世界群之间的联系。

    那些散修想要真正接触到罗帆的世界群,却还需要先通过这无数散修与道尊门下的世界群方才能够做到。

    那些世界群的主人虽说已经是尽皆被罗帆投入自身世界群之中无尽天地、世界、时空的轮之中,去为那世界群的成长提供动力了。但,他们并非身亡,当初罗帆也依然给他们的世界群留下了足够强大的战斗本能。

    因此,面对着这外来的威胁,那些世界群却一片片的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反抗能力,无数天地的力量,世界的力量,时空的力量,从各个方向向着那些散修汇聚,形成了无数层的防御层挡在那些散修的面前!

    远远看过去,便是那些散修经过的位置,便如同无数烟花爆发一般,产生一团团浑浊的烟雾,不断的向四面八方扩散,最终只留下一片片天地、世界、时空的废墟,以及,无尽的怨气、煞气留在他们经过的位置,形成了一道血腥而惨烈的的轨迹

    那些散修每一个放在任何天地、世界、时空之中都是超乎想象的恐怖存在,动辄毁天灭地。

    对于这样的他们来说,前方除非是有世界群的威能凝聚,否则正常世界群之中的一切力量,都不过是招数多少的问题而已。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的推进速度,却并没有因为这种阻拦的出现而减少多少。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便已经是悍然推进了数十万世界群,隐隐间已经是对罗帆的世界群遥遥在望了!(未完待续。)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