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六章 反抗汇聚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六章 反抗汇聚

    在这时候,罗帆心中微动,原本在他的世界群之中的,众多散修,乃至道尊门下,都在这个瞬间猛然从他们的轮之中醒转过来。

    无数记忆,在这无数修士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们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明悟了他们的本来面目,道行境界随着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提升,只是一晃眼之间,几乎所有本身有着世界群的修士便都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自身的实力,恢复了自身的道行!

    在这瞬间,一股股狂猛无匹的气势从各方天地,各个世界,各片时空之中渗透出来,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交织重叠,排斥冲突,将整个世界群的气息搅得七零八落,混乱不堪!

    就在这个瞬间,那所有原本只能够靠着本能反应才能够对那些散修的前进形成阻挡效果的世界群,便一个个的恢复了活力,就像是忽然间从毫无理智的野兽进化成为拥有智慧,拥有理智的高等智慧生灵一般!

    这变化出现,对于那些正努力向着罗帆世界群冲去的散修来说,却是直如晴天霹雳一般,让原本就已经是感到无比艰难的他们,感到更加难受了。

    同样的力量,在不同的智慧手中,会发挥出不同的效果,两者之间的差距甚至可能是天壤云泥一般巨大。

    就像是一支绣花针,在绣工的手中,它只能用来绣花。但,在武林高手的手中,它却能够用来杀人!若是在修士的手中,它甚至能够被用来做世间的一切事情,完成一切平常物品的功能。若是在先天大罗之修的手中,它甚至能够蕴含世界

    连绣花针这等平常物品都是如此了,何况是一片世界群本身所蕴含的强大威能,以及那世界群之中所包含的一切力量了。

    其本能发挥的时候,同样能够激发出相当强的效果。但,这种效果,相比于那世界群的主人亲自掌控之时,却又要弱上不知多少倍了。

    因此,在这时候,那些向着罗帆世界群而去的散修,却就感到自己前方的阻力猛然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原本极快的速度,转眼间便已经是被完全拖慢,变得好像慢动作一般,一卡一卡的,需要耗费数十倍的时间才能获得之前的成果。

    “他怕了!”这是那些散修在这时候心中所产生的想法。

    他们所说的他,自然便是罗帆!

    对于这些散修来说,现在他们的敌人只有一个,那便是罗帆。而操纵这无数世界群的,也就只有罗帆一个。在这样的情况下,眼前这种忽然增加的阻力,对于他们来说,便是罗帆在出手阻拦他们!而这,显然便是给了他们一个信号,那便是,他们的行动,对罗帆有着威胁!唯有如此,方才会造成现在这般,罗帆出手阻止他们的行为出现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是大受鼓舞,一个个的神色都变得兴奋起来,就像是前方原本一片漆黑的所在已经出现了一点光明一般。

    与此同时,在罗帆的世界群之中,那些刚刚恢复过来的散修,道尊门下,已经是一个个的开始明白了现在自己所处的状态,各自都是惊怒交加。

    “居然真的这样玩弄我们的意志?!他的胆子怎会这么大?!”这是一名名道尊门下发出的怒吼。

    在这怒吼之中,他们一个个的挣脱原本束缚他们的天地、世界、时空,以无比狂猛的姿态降临那世界之外的虚空。

    被玩弄意志之后清醒过来,他们的手段显然不可能有多温柔。

    在这瞬间,却就已经是将不知多少天地、世界、时空给完全毁灭,差点便影响了罗帆的意志,让他不得不耗费心力,从那时光长河之中将那些天地、世界、时空重新召唤出来,补全了这些世界群,让这些世界群重新处于完整完善的状态。

    而这种行为,在那些修士看来,却就是对他们的挑衅。

    一时间,他们甚至恨不得马上便出手将那些之前他们所毁灭的天地、世界、时空重新毁灭了。

    好在,这些修士并不是普通修士,都是历经了无数考验,得到了无数奇遇方才成长起来的强者。理智却直接压下了心中的种种情绪,心中一动,就已经将重新施加破坏的冲动给完全压下去了。

    之后,他们各自转身,向着他们所感到熟悉的,那自己的世界群的方向快速的冲去。

    这一处位置再怎么说都是敌人的世界群。他们在这里,一切优势都无法发挥,一切劣势都被极度放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除非想要自杀,否则的话,留在这里就是一个最差的选择!

    显然的,没有任何一名刚刚恢复自我的强者愿意自杀

    对于他们的离开,罗帆并没有任何阻拦。事实上,他让他们恢复过来,便是要让他们离开的

    如此这般一来,这些修士却是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可以说是一转眼间,便已经是超越了极限,来到了那一层当初让这些修士遭受惊人考验,甚至现如今许多都被过去的自我所取代的那意识天地之前。

    对于这一层意识天地,所有的修士都是心有余悸,在这一瞬间,都是鼓荡着自身最强的力量,最强的威能,轰向这一层意识天地,硬生生的将原本完整无比的意识天地轰出了一个个破洞,再直接冲了出去。

    只是转眼间,这意识天地,就已经好似化作筛子一般了。

    而那些修士,却是已经一个个的穿透了这意识天地,脱离了他们自认为的苦海了

    “这也太简单了吧”有着修士喃喃着,哪怕是那意识天地已经是在背后了,他们依然有些无法置信,难以相信自己真的就已经是通过了那意识天地,逃出了那恐怖的世界群了。

    原本,他们虽然认为自己有着可能能够脱离那世界群,得到自由,但哪怕是再乐观之人,也不可能想象事情会顺利到这个地步,简直就像是阻挡在他们面前的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纱纸一般,他们甚至只是刚刚用力,那阻拦就已经被悍然破开,他们就已经是得到了自由

    “他定有阴谋!”有着修士眼中透出难言的恐惧。

    既然事情简单得超乎他们想象,那就证明,要么是他们的实力相比于他们的想象要强上许多,要么便是,这是他们的对手有意放水!

    而显然的,以他们作为四劫强者的身份,对于自身势力的掌控,自然早已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层次了。又怎么可能会对自身的实力把握不准,低估了自己的实力?!所以,显然就只能是第二个可能,他们的对手,有意放水!

    而在什么情况下,他们的对手才会有意放水?那自然是让他们离开会对其更加有利这种情况了。而这,用另一种说法,便是他们的对手有着阴谋正在等待着他们自投罗网!

    “那走不走?”这是那说出这个判断的修士心中所产生的第二个想法。

    “走!当然走!不管什么阴谋,到自己的世界群,都必然比起留在这里要有更强的应对能力!”瞬间,他便看清楚优劣,瞬间知道了该怎么做了。

    其他修士或许与这修士一般已经看透了,又或者并没有去多想,但不管怎样,不管是看透了还是只是顺着本能,没有多想的修士,最终选择都是一样的,那便是,尽可能的远离那强者的世界群,归自己的世界群!

    在罗帆的世界群周围有着无数世界群与他的世界群接壤,而现如今所有修士都已经开始在逃离罗帆的世界群。

    因此,很快的,便已经是有着修士开始归位,到了自己的世界群之中,开始与自己的世界群重新合一,让自身世界群的威能,力量,都重新与自己贯通,让自己得以重新掌握自身世界群的威能,让自己得以获得超乎之前不知多少倍的强大反抗能力!

    而也是在这瞬间,这些修士却就已经明白了一部分罗帆的算计。

    “这里,依然是处于意识天地的包围圈之中?!”这是那些修士所醒悟到的一个事实。

    却是,他们都忽然发现,自己的世界群表面,依然是覆盖着,那一层意识天地!

    就像是,这里依然是那一位算计他们的强者的世界群之中一般

    “怎么会这样?!这分明是我的世界群,为什么会覆盖对方的造物?!”那些明悟这一点的修士都有些无法置信,不愿意相信自己所感应到的事实,不愿意自己耗费了那么多的功夫,自以为逃脱了一切,最终居然还是自投罗网,依然还是处于对方的掌控之中!

    随着越来越多的修士入驻自己的世界群,这种事实,却是开始渐渐的流传出去,让越来越多的修士都知道了这一点,一时间,一种莫名的绝望情绪,开始在这众多修士之间弥漫开来。

    这就像是一个人在夏天觉得屋子里很热,于是他离开了房间,打算凉快一下,却居然发现外面和屋子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因为有着太阳笼罩,反而是更加的炙热!这种感觉是何等的绝望,可想而知

    这使得大部分修士的前进速度都变得缓慢下来,一个个的,都在怀疑自己这样前进的意义所在,怀疑自己真的有有必要到自己的世界群之中。

    随着众多修士恢复了理智,他们却就开始与那些正向着罗帆的世界群冲过来的那些散修接触在一处。交流,由此而生。

    在这交流之中,这些后来脱身的修士终于明白了过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修士为何如此歇斯底里的从外面向着这漩涡中央冲过来!

    而那些散修,也都明白了过来,为何忽然间阻拦在他们面前的力量、威能忽然间增强了那么多,原因居然并非是他们的对手觉得他们的实力足以对其形成威胁而阻拦他们

    这种发现,让那些散修不由得大为挫败。

    不过,在挫败的同时,他们却也产生了一种希望。

    那便是,他们这一方的实力,似乎忽然间增强了许多而且,这些新加入的生力军的情况相比于他们来说似乎还要好上许多,毕竟,他们的世界群,还是独立的,他们本身的力量,也都还是自主的。不至于如同他们这般,连自身世界群的威能,都似乎已经是隐隐间受到整个大世界群的牵制,变得不再完整,甚至都难以再控制了。

    “你们不如与我们一起,攻入那强者的世界群,将他的世界群完全毁灭吧!”有着散修这样对这前方那些与他们联系上的修士这样建议道。

    听到这个,那些刚刚逃离罗帆世界群的修士本能的摇头。

    攻击那强者的世界群若是有用的话,他们早早的便开始行动了,哪里还用得着离开那片世界群?!哪里还用得着在这时候与正向着里面冲去的那些散修对上?!

    面对着那些修士的怯懦表现,那些散修却是愤怒欲狂。

    “好!你们不愿意,那就让开道路!让我们来!”有着散修这样吼着,再不理会那些修士,直直向着罗帆的世界群冲去。

    那些修士现在完全掌握了自己的世界群,对于那些散修的行动,自然是再没有阻拦的心思,他们自己不反抗,并不代表着就要加入对他们施加种种迫害的敌人一方对反抗者施加迫害。因此,却就一个个的限制自己世界群的威能、力量,让开一条道路,让那众多散修在这过程之中快速的向着罗帆的世界群冲去。

    没有了诸多世界群的阻拦,那些散修的前进速度却是超乎想象的快速,一闪之间,便已经是一个个的云聚在罗帆的世界群之外,面对着那好似蜂巢正中央的一个巨大世界群。

    到了这即将跨入世界群的前一刻,这些散修终于有些紧张了。

    “这里就是我们的噩梦源头吗”一名名散修心底闪过类似的想法,眼神变得挣扎起来。

    那些逃离的修士的态度他们之前确实是表现得不屑一顾,但那些话语毕竟是同道的忠告,他们怎么可能不记在心底?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这种模样,简直就像是在说,我无论给你们多大的优势,你们都不可能反抗我一样”有着一名道尊门下从头到尾重新衡量这一整件事,心中忽然闪过这样的想法。(未完待续。)

    无弹窗,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