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八章 舍本逐末?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八章 舍本逐末?

    这一名中年散修明明已经是恢复了理智,找回了实力,但居然却完全隐藏自身的实力,削弱自身的存在感,藏在众多第四层修士之间,装作是第四层的修士的一部分!

    被罗帆从那人堆之中抓了出来更直接扫除一切表面假象,恢复了本来面目,那中年散修的面上神色显得颇为难看。

    其他修士在这时候更是目瞪口呆,眼前这中年修士他们几乎都不认识。但,这修士身上的气势,气息,气质,乃至那种从冥冥中传来的压迫,都告诉他们,这修士比起他们要强上无数倍!

    但,这样的强大存在,在之前居然完全收敛自身的一切,隐藏在他们所有修士之间,装作与他们乃是同样等级,同样实力的修士,这种情况,早已是颠覆了他们对于这种等级的强大修士的憧憬,一时间却尽皆心头发寒。

    “连这等修士居然都恐惧这强者……”这是众多修士心中所产生的震撼想法。

    在这想法之下,他们一个个的都变得凝重起来,看向罗帆的目光变得愈发的戒备起来。

    “虽说你没有禁锢我的能力,但你却是禁锢了我的身躯。”那中年散修神色难看的这样说道。

    他的声音,如同从最深的地狱之中传出来一般,其中蕴藏了一种深刻无匹的杀意,听到这声音的几乎一切修士都在这瞬间感受到一种真实的寒意笼罩住他们的身躯,甚至有些修士身上传来嘎嘎嘎嘎的寒冰断裂声响……

    只是一句话的功夫,这一片世界群的废墟,就已经是从原本的平常气候,化作了冰河时代……

    所有的修士在这瞬间心头更是骇然。

    原本或许还有许多修士怀疑这中年散修是不是只不过是外表看起来强大而已,其实本身并没有那么强大。那么,现如今,当中年散修展现出这么一招之后,他们却就已经是再不敢有任何怀疑了。

    光是现在这种凭借声音便让所有人的身心都受到影响的能力,这中年修士想要解决他们,都只不过是多费一番手脚的事情而已!

    这样的存在,其实力显然已经足以与他所展现出来的气势、气息相配了。

    罗帆却是淡淡的一笑,道:“禁锢你身躯的,可不是我,而是这第四层本身。”

    他的这话与那中年散修的那句话却是没头没尾,让其他修士一个个的感到莫名的疑惑,难以理解他们两人到底是在说什么。

    事实上,那中年散修所表达的很是简单,却是,这时候,他自身虽说已经是得回了自我,已经是找回了自己的记忆,自己的实力,乃至,其他一切!

    但,在更深层,他们的本质,却已经是发生了某种微妙的改变!他们,现如今几乎已经是化作了某个更广大,更玄奇的存在的一部分!自我的独立性,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受到了挑战,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失去了……

    这,其实就是与那些自己的世界群已经和其他诸多世界群混融在一起的那些散修一般无二,彼此之间的不同,也不过就是表现有些不同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这中年散修方才说罗帆已经是禁锢了他的身躯……

    至于罗帆所说的,更加简单。事实上,真正造成这种结果的,并不是他的力量的结果,更非是他的神通、威能的结果,追根究底,这一切之所以会发展到这一步,原因完全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本身的特质演化的结果!

    无论是,那诸多世界群混融在一处,还是现如今这中年散修觉得自己的身躯受到禁锢。一切的一切,都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本身的特质演化的结果!

    这看似不可思议,其实说通了却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这道尊之路第四层本身的特质乃是将修士的时光长河之中所存在的,他从能够开辟世界、天地、时空开始,一直到现在所开辟出来的,一切天地、世界、时空凝聚在一处的组成世界群。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修士自身的时光长河不断发展,其所开辟出来天地、世界、时空自然而然的便会得到成长。

    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只要他们并不出手,一切便会处于绝对稳定的状态。便是出手,最多也不过是让自身的世界群多上一些天地、世界、时空,得以壮大而已。

    但,显然的,罗帆并不是一般修士!

    这数千万年来,他所做的一切,已经是远远超越了一切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一切修士的想象之外,甚至也超越了古往今来,一切经历过道尊之路第四层所做到的一切!

    他,硬生生的,将所有散修、道尊门下,乃至来自更高层的强者硬生生的掌控在手,将所有来到这第四层的修士的意志都纳入自身的世界群之中,将他们的世界群,都纳入自身的掌控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随着时光的流逝,这无数修士所开辟的那无数天地、世界、时空,甚至那无数修士在各方天地、各个世界,各片时空之中的一切行为,自然而然的都化作他的历史,自然而然的,成为他时光长河的一部分……

    如此这般一来,以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特质,在那无尽的创世之力的助力之下,罗帆的世界群之中,自然而然的,便会产生相应的成长,衍生出种种微妙的变化,最终将所有修士的世界群,甚至将所有修士本身,都渐渐的包容进来。

    也即是说,罗帆的世界群,在这些时日之中,已经是不知不觉间,成长了不知多少万倍,自然衍生出了无数与那无数修士的世界群一一对应的天地、世界、时空,甚至,随着这些天地、世界、时空的衍生,更衍生出了相应的修士出来!

    这种变化的出现,原本该是自成一体,与其他一切修士本身没有任何关系的。

    但,奈何那些修士乃是融入罗帆世界群之中的修士,而那些世界群,也是与罗帆世界群接壤的世界群。

    如此这般一来,在种种微妙而奇妙的际遇之下,那部分衍生出来的,与那众多世界群一一对应的的天地、世界、时空,那与众多修士一一对应的,修士,自然而然的便与那些散修以及他们的世界群一一融合!

    而这样融合的结果便是此时此刻那众多散修所感应到的一般,自身的世界群,不知不觉间已经混融在一处,不知不觉间,成为了某个更加庞大的世界群的一部分!

    事实上,不单单是那些散修而已,其他的修士的世界群,包括那众多道尊门下的世界群,在这时候都在开始进行这样的融合,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刚刚恢复自我,刚刚重新沟通自己的世界群,这种进程现在正处于起始阶段,因此并没有完全显露出结果而已。

    这也是为何有些散修的世界群已经是毁灭了,那散修本身也丝毫无损的根本原因。因为,他们自身的根基已经改变,已经是变成了一个更加巨大不知多少亿万倍的世界群了。他们与自身世界群之间的联系,已经不再那么紧密!

    当然,这也是为何罗帆的世界群在这时候看似已经完全毁灭了,他却依然丝毫无损,没有因此而影响自身的任何记忆,任何修行成就的原因。

    他的世界群事实上已经是扩展了不知多少万倍,这部分原本的世界群的损伤,相对于他现如今扩展了不知多少倍的世界群来说,与一个完整世界群之中有着一方天地或者一个世界或者一片时空受损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不可能因此而受到什么影响。

    对于这一切,哪怕会死那中年散修在这时候也并不完全了解,但却已经明白了过来,现如今的一切,其实都是在对方的计算当中,是对方有意营造的结果!

    明白这个,他的心中更是产生莫名的恐惧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么做,对你的飞升根本没有任何好处!相反的,反而会大幅度拖慢你飞升的速度,为什么你要这样做?!”这中年散修神色莫名的说道。

    作为已经飞升过的存在,对于如何飞升道尊之路第五层,他却是最有发言权。因此,这种话,也只有他说来最有说服力。

    “飞升?我的追求可并不是飞升。”罗帆听了,却只是一笑,这样说道。

    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正统飞升之法,不过是通过修行,掌握自身的世界群,贯彻自身世界群的威能,最终反过来将这种威能融合这整片世界群,让这整片世界群在最后完全化入世界群的威能之中,再将这种威能反而化入修士的身体之中,真正的融合为一,不分彼此而已……

    换句话说,类似于将自己的世界群完全化去的一种进程。

    以这样的标准,世界群越小,虽说世界群的威能就会越小,但要将世界群化去的难度也就越小,飞升的难度自然也就会越小!而世界群越是广阔,虽说会让世界群的威能变得越大,但想要将其化入威能之中,再反过来化入身体之中,那难度也会变得越大……

    而对于修士而言,他们的智慧,便应该放在如何掌握这两者的平衡上,以什么样的基础飞升,这对于修士来说,便是一个选择。

    显然的,无论是用什么角度来说,现如今罗帆这种毫无顾忌的壮大自己的世界群,毫无顾忌的让自己与其他世界群之间的联系加深的做法,显然都不是一个英明的选择!

    这,正是让这中年散修感到不可思议之处。

    要知道,在他的认知当中,走这道尊之路,最终不就是为了走到最后,再通过道尊之路?为了这个目的,飞升,自然是他们修行所追求的最大目标!任何事情,只要有碍飞升,便应该直接将其抛弃!用这样的标准来看,罗帆的做法实在是愚蠢的无法想象,与他自身的能力相比,简直便是两个极端……

    这也是观念上的差别了。

    对于罗帆来说,道尊之路走到第几层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他本身的道行提升,是他的则之世界观的成长!

    若是能够在第一层就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足以冲击真圣及境界,能够让自身的则之世界观提升到真圣级数,他却绝不会跨入第二层!

    在这种指导思想之下,飞升在他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在这第四层之中能够获得提升,无论是对飞升有着好处还是有着坏处,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正因如此,他方才会做出这个时候在那中年散修眼中看来是无比愚蠢的行为……

    听到罗帆这么一说,那中年散修面上满是错愕。

    “不飞升?你进入道尊之路做什么?!为了一点力量,你居然放弃了飞升,你简直便是舍本逐末啊!”他不可思议的道。

    在这话之间,他的眼中居然显现出一种怒其不争的情绪……

    罗帆却是在心中暗自摇头:“我舍本逐末?是你们在舍本逐末吧?道尊之路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若是真的只需要走到尽头就能够成就真圣,那这道尊大天地之中岂会只有现在的那数千真圣而已?从古至今,甚至到无限未来之后,能够走到第九层的修士,哪怕是用再小的几率去估计,那数量也必然要以十万计算。但,到现在这道尊大天地之中有的真圣,也即是道尊,有多少个?道尊之路的存在意义,不过是给修士一个指引,让他们懂得修行方向而已。重要的,根本不是走到多少层,而是从每一层之中汲取到养分来成就自身!若是没有得到足够的养分,哪怕是用最快的速度提升到第九层,那也不过是一个第九层的修士而已,根本成不了真圣。”

    不过,这些话,他自然是没有什么必要和这中年散修分说,毕竟,他和这中年修士不管怎么说都是敌对的。

    而且,即便是他大方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对于这中年散修来说,怕也不过是一种谬论,根本不可能得到认同……无数亿兆年累积下来的信念,怎么可能那么容易颠覆?(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