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九章 掌控

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九章 掌控

    对于那中年散修的不可思议,罗帆只是淡然视之而已,没有反唇相讥,更没有恼羞成怒。

    他的这种表现,却就让那中年散修面上那种怒其不争的神色变得愈发的明显,甚至,眼神都已经化作一种看着朽木的一种眼神了。

    那模样,就像是一个已经成功的前辈看着后辈走在一条死路上却又不自知,更顽固的不肯改正一般。

    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心中微动,世界群的威能涌动之间,创世之力疯狂渗入世界群,这世界群之中的无尽废墟如同时光倒流一般,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重新凝聚。

    一方方天地,一个个世界,一片片时空,在众多修士的眼中,开始无比快速的重聚,一切看起来就像是有着一只大手抓着时光轴开始将其逆转一般……

    整个场面哪怕是早就猜到这一切的那众多修士,在这时候也忍不住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居然真的能够轻松的恢复……”这是一名名修士在心中所产生的一个个蕴含着无尽绝望的想法。

    一种极为深沉的绝望,在这时候主导了这众多修士的心灵,让他们一时间只能够茫然悬浮在那无尽的天地、世界、时空之间的虚空之中,神色怔忪,麻木。

    哪怕是那中年散修,在这时候眼中也有着骇然存在。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他喃喃着,遥遥看着乍一看如同普通人一般,但细细感应却好像是一个擎天巨人一般的罗帆,心中充满了疑惑,充满了茫然。

    罗帆的这一切行为在他的眼中着实是摸不着头脑,一切举动,似乎在遵循某个规律的指引,似乎暗合某个目的。但,他却怎么都想不到按到底是什么,不明白罗帆最终想要达到的到底是什么目的!

    若是单纯只是看他的举措的话,甚至只会觉得他的一切举措都是那么混乱,简直就像是无头苍蝇一般……

    “到底是什么呢?”皱着眉头,这中年散修更加的茫然了。

    罗帆自然不会去理会那众多修士的疑惑,惊骇,在这时候,他只是操纵着创世之力,操纵着世界群的威能,不断地从自身的时光长河之中抓出之前被破坏的那些天地、世界、时空,让这个原本已经有一部分化作废墟的世界群快速的恢复完好,恢复完整。

    不过是短短的数个呼吸之间,这一切的变化便完全停了下来。

    这时候,这一片废墟,已经是重新化作完好无损的世界群,看起来就像是他们跨入这世界群之前,它尚且没有遭受任何破坏之前的模样一般无二!

    甚至,连其中所存在的,那无尽的生灵,无穷的修士,都是一般无二,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改变!

    “我再将这里交给你们破坏一次如何?”罗帆做完这些,转而向着众多修士淡淡的笑道。

    听到这话,那众多修士一个个的面色大变。

    罗帆的这种表现,简直就是对他们当面打脸……将整个世界**给自己破坏?这岂不是说他们便是用尽一切手段都不可能真正威胁到对方?!

    只是,心中虽说是极度的不甘,极度的不爽,但形势比人强,他们,确确实实的,并没有任何能力能够让罗帆的世界群遭受真正损伤!

    哪怕是罗帆真的将这个世界群毫无防御的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除了重复之前将世界群化作废墟的进程,根本再不能造成更大的破坏!

    而这种将世界群化作废墟的行动,对于罗帆来说,却是一动念就能够完全恢复过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有什么底气去反驳罗帆的鄙视?

    一时间,众多修士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罗帆看着众多修士,心神向上提升,渐渐的接触到了某种无形的,充弥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某种无形存在。

    这种无形存在似虚似实,甚至可以说,近乎虚幻的程度还要比真实的程度要多上无数倍。若是认真来说,怕是亿万份的虚幻方才对应了一份的真实而已。

    这种存在,遍布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似乎与其中的无尽创世之力结合在一处,又是超脱无穷创世之力之上。那模样,简直就像是这第四层在某种无法想象的存在之上的倒影一般。

    虽说是遍布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但却并不代表这种无形存在本身乃是完全均匀的。

    事实上,这种无形存在,却有着核心,有着重点。

    在那核心,在那重点所在之处,那无形存在的浓度,相比于其他位置却是要浓郁上不知多少倍!

    而那核心,那重点,不是其他,正是此时此刻,在罗帆面前的,这不知多少亿修士!

    这不知多少亿修士心中的一思一念,都在影响着这无形存在的运转方式,都在影响这无形存在的分布方式!

    而此时此刻,在罗帆眼中所见,那无形的存在萦绕在这众多修士周围,正随着这些修士的情绪变化疯狂的翻涌着,一道道奇异的长河不断的从他们身体之中涌出,在周围绕过一道道或是复杂,或是简单的轨迹之后,再转而从另一个方向回归其身躯……

    在这过程之中,似乎有着某种存在被从其身体之中带出来,融入周围无尽的无形存在之中,让周围的无形存在在这过程之中产生着种种微妙的改变,继而使得整个无形存在每时每刻的发生这改变。

    而这时候,罗帆在这无形存在之中,却是占据了一个绝对强势的地位。

    他悬浮于这里,哪怕只不过是一个投影而已,却就已经是几乎能够操纵整个无形存在的每一寸区域,操纵这无形存在与每一名修士之间的联系!

    甚至,若是他愿意的话,想要将某一修士排斥出这无形存在,似乎都是有可能的。

    这无形存在,其实便是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大势!

    一种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甚至说是虚幻更多的,一种特殊的存在!或者说,是一种只有意识到其存在的生灵方才可能感受到它的一种存在!

    就像是那规则之源一般……

    此时此刻,罗帆之所以能够对这种大势能够有这样强的掌控能力,却正是因为他这时候已经是将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的所有修士都掌控在手!更具体的说,是因为他能够决定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所有修士的生死,所以,他已经是成为了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真正主宰!由此,自然而然的,能够主导这第四层的大势!

    若是他愿意的话,现在甚至能够将这种受他掌控的大势加持在自己身上,提升自己的修行速度。

    就像是,那道尊之路第三层之中成为主宰的那一名第四层的散修所做的那样。

    但,显然的,他却显然并不愿意这样做。

    这种加持,虽然好处不少,但他却并看不上。至少,相比于他之前耗费那么多功夫来掌控这无数修士的性命来说,这种收获,着实有些得不偿失。

    大势,说起来玄妙,其实却就是存在于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一切生灵对于这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影响抽象而成的一种特殊存在。

    这种存在,若是利用得好,却是足以调动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绝大部分威能,单单用来加持自己的修行速度,那却就像是用大炮打蚊子一般。却是极大的浪费。

    “已经差不多了。”此时此刻,罗帆细细的感应这种充弥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大势,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大势既然乃是一切生灵对于这第四层的影响抽象而成,自然而然的,也便与一切生灵的心意息息相关。

    正常来说,罗帆掌控了所有生灵的生死,成为了所有生灵的主宰,也即是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真正主宰之后便已经能够掌控这种充弥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大势了。

    但,这样的掌控,其实却只是最基础的掌控而已。

    就像是一个王者统一某个国度一般,若是这个国度之中的所有人对于这王者的统治并不认同,甚至觉得自己只要揭竿而起就能够轻松的将王者推翻的话,那这王者的统治,必然只是浮于表面而已。说不定这王者哪怕是想要为自己立一座雕塑,都会遭到重重阻滞,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可能成功……

    而罗帆对于这个道尊之路第四层的统治,便与那王者对于其统一的国度的统治一般。

    在原本,那众多修士并没有清楚的认识到他们与他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甚至有着众多道尊门下甚至认为自己只是一时不慎才落入他的掌控,若是他们认真起来,恢复自己的实力,便能够轻轻松松的将他解决掉。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由他们所主导,受他们心态所影响的大势对罗帆的顺服又能够有多少?

    或许,这种顺服,对于想要从这大势之中得到修行加持的修士来说,已经是足够了,足以让他们心满意足,但,对与现如今对这大势有了更多想法,想要引导这大势来做到其他事情的罗帆来说,那显然便是远远不足了。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方才会有之前的举措,让这无数修士真正恢复过来,再将自己的实力直接摆在他们面前,任凭他们施展任何手段,将彼此的差距完完整整的彰显出来,以真正打消那众多修士心中不切实际的幻想,让他们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屈服!

    唯有如此,受他们心态、情绪影响的大势,方才可能真正的完全顺服罗帆……

    显然的,这时候,在罗帆的感应当中,这种抽象出来的无形存在对他的顺服,已经是达到了某个界限,却已经是勉强足以让他达成自己的目的了。

    随着罗帆那个想法闪过,众多修士就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不舒服从自己的的心底泛出。

    这种不舒服是如此的诡异,又是如此的绝对,出现之后,让他们一个个的感到烦躁不堪。

    一道道目光四处张望着,寻找着这种不舒服的源头。

    最终,他们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此时此刻悬浮在世界群中央的那罗帆身上……

    此时此刻的罗帆,乍一眼看上去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他身上已经是多了一种绝对的威严!

    就像是已经化作他们心中最为威严,最为绝对的存在一般……

    他身上的每一缕气息,每一丝气势,都像是直直钻入了他们心灵的最深处,击中了他们心底最为脆弱的位置!

    一种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尊敬的情绪不由自主的从他们的心中诞生出来。

    原本对于罗帆的畏惧,愤怒,仇恨,不知不觉间,转化为一种敬畏……

    这种情绪一出现,那众多修士便一个个的感受到异常,心底同时泛出一种自我受到扭曲的愤怒!

    作为能够来到道尊之路第四层的强者,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到底是来自何处?怎可能感觉不出自己的感知是否受到扭曲?

    只是,哪怕是愤怒,他们却也难以将其真正的指向罗帆。

    毕竟,他们内心情绪的扭曲,他们自我的扭曲,可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从根本上所产生的一种扭曲!

    这样的扭曲,即便是他们认识到,知道其存在,在没有将其扭回来之前,也是无法可想……

    至于将这种扭曲扭回来,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自然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种扭曲来自从他们身上抽象出来的大势!可以说,除非,他们断绝了自己与大势的联系,或者说,完全战胜这时候正悬浮在他们面前的罗帆,否则的话,却是怎么样都不可能改变这种状况。

    这种没有指向的愤怒自然不可能长久,很快的,便消散了。

    而那些修士,则是在这种愤怒消散之后,很快的就再次诞生强烈的愤怒,甚至,比之前更强的愤怒——其中,有着想要指向罗帆的愤怒,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愤怒。对自己,居然连对罗帆发怒的能力都没有的愤怒……

    “看来,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这时候,罗帆看着这众多修士,面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口中这样说道。

    “你想要借助这种加持修炼?!”那来自第五层的中年散修面上显现出不可思议之色,惊呼一声。(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